<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厚当然不能让开封府来的精锐在兰州混日子,精锐们还等着拿吐蕃人的脑袋换房子呢

    “永之莫要小看溪赊罗撒,此贼素来善战,另有豪酋多罗巴相助。多罗巴及其三子皆善战,宁可高看一眼,也不要轻视他们。”

    高俅听了王厚的言语,就在心里面给溪赊罗撒、多罗巴和多罗巴的三个儿子估价了这五个的脑袋,应该值不少房子吧?

    “溪赊罗撒、多罗巴二人都是有勇无谋之辈,青塘本就人心离散,万事艰难,他们还借款赵怀德通宋起事,自相残杀,自乱家门,根本是寻死之道。”高永年的声音沉了一点,“真正需要防备的是西贼!有消息说西贼的晋王察哥素有勇略,眼下正在主持整军,想要重整旗鼓和咱们大干一场。不过整军之事也不是朝夕可成的,这一次应该抽不出多少力量干涉河湟战事,只是将来怕又要为害了。”

    嵬名乾顺和嵬名察哥两兄弟的励精图治其实都是叫“天可汗”赵佶的房奴兵给吓出来的太可怕了,魏武卒的标准,而且还战意冲天,宁死不退!

    察哥到兴庆府后把所见所闻和哥哥一说,两兄弟就好一阵抱头痛哭啊。

    大宋出了天可汗,大白高国可怎么办啊!

    为了不当亡国君臣,两兄弟也拼了,哥哥乾顺封弟弟察哥当了晋王,还让他全权主持军务改革,并且赐下尚方令锤以节制三军不听号令,先捶后奏。而察哥则提出了全民皆兵,屯田备战,轮番出征的建议。同时还提出大量装备强弩,以增强部队防御能力的建议。

    不过这些改革措施想要见效是有个过程的,在改革完成之前,西夏军队还是处于弱势,根本不可能同占据优势的宋军在河湟地区展开决战。

    童贯则长笑道:“现在西贼的重心都放在无定河和灵州,能用在西线的也就是仁多家的兵马。”他停顿了一下,“如果能把仁多保忠的兵马从卓罗城骗出来到青塘城周围就好了。”

    在横山之役后,宋军对上西夏就有了十足的心理优势。况且童贯手中还有强大的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虽然只有区区5000人,但是仁多家族又能有多少精锐?撑死了就三四千,完全不够看的。

    “倒是可以一试。不如兵分两路,一路出京玉关走北道,一路出安乡关走南道,两路进军湟中,会师湟州城下。在攻占湟州之后就止步于渴驴岭待明年再战,这样西贼多半就会派仁多保忠的兵马越癿六岭入援青塘城。”王厚说着诱党项入援青塘的计划,言语间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自信。

    现在宗喀吐蕃大致上就是三块地盘,一块是多罗巴控制的湟州;一块是溪赊罗撒占据的青塘;还有一块是吐蕃部大首领洛施君令结控制的廓州。不过洛施君令结墙头草,不值一提。要对付的就是溪赊罗撒和多罗巴。

    王厚的计划很简单,先是分兵两路,以泰山压顶之事把多罗巴控制的湟州拿下,然后大军在湟州过冬,给仁多保忠留出增援溪赊罗撒的时间。只要仁多保忠率部越过癿六岭入援青塘城,那么宋军就能把他和溪赊罗撒的部队一起消灭。

    而仁多保忠的主力一完,西夏右厢卓罗监军司的本据卓罗城也就是熙河军的囊中之物了。虽然王厚此时并不知道赵佶和蔡京各自在下一盘大棋,都把卓罗城当成了关键地点,但是他也想到了夺取卓罗城。

    卓罗城和卓罗城背后的喀罗川是西夏在兰州附近的大据点,一旦该地被宋军夺取,西夏就得退守秦王川。而秦王川周遭地形并不险峻,防御起来非常吃力。这样西线战场的主动权,就将完全落入宋军之手了。

    如果宋军还能再进一步,直接拿下秦王川,那么西夏就会被一分为二!

    不过即便做不到夺取秦王川,单是拿下卓罗城,也足以调动西贼摆在无定河一带的主力西援了。这样无定河一带就会完全被宋军控制在失去横山后,无定河一带就是遮护兴庆府的最后屏障了。但是和秦王川相比,无定河就不那么重要了。

    因为失却无定河,兴庆府就会在几年后陷入危机宋军必须先在无定河屯田,有了收成后才能西征兴庆府,但是西夏还可以举国西迁。别看西夏打不过宋朝,但是到了西域,两个鹘还不是随便打打的?

    而一旦秦王川被宋军占据,那么西夏想要逃走都不可能,只有坐以待毙了!

    所以秦王川的重要程度,其实是超过无定河的。

    武好文这时忽然插话问:“如果要这么打,就得出兵五万,攻战一年左右,兵粮能拿得出来吗?”

    “拿不出来,”张叔夜笑道,“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粮食?五万大军,而且还有大量的马匹。如果考虑到输送过程中的消耗,攻战一年至少消耗两百万石粮食和马料,靠兰州、熙州、河州、岷州和洮州的储备怎么可能供应?”

    “没有粮草怎么打仗?”武好文一愣。

    “当然是吃吐蕃的!”张叔夜道,“大军占领湟州耗时一个月就够了,所以兰州方面在安乡关、京玉关上囤积可供大军和民伕消耗两个月的粮草就足够,之后尽可以吃湟州藩部的。”

    “他们肯给咱们吃?”武好文不能理解。

    王厚连连点头:“肯的,肯的我大宋天兵以德服人,他们怎么不肯?”

    宗喀吐蕃和西夏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权。所以和西夏打仗,对方一旦失利就会坚壁清野,让入侵的宋军无法就地筹集粮草。而宗喀吐蕃没有办法坚壁清野,所以宋军可以让湟州的吐蕃部落提供粮食和马匹不给是不行的,大宋西军也很善于以德服人!

    武好文还是不大相信以德服人的效果,皱着眉头问:“我们何时可以出兵?”

    张叔夜道:“六七月间应该可以准备就绪。”

    六月,东南风大起的时候,苏适和吴四德乘坐招财号桨帆船从耽罗岛返了界河商市。

    商市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繁荣热闹,城内城外到处都是正在施工的工地。界河码头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海船河船,穿着短褂,光着胳膊的码头工人,正穿梭往来的搬运着各种货物。

    港口码头的区域,又比吴四德上一次离开的时候大了不少,出现了许多新建的码头。不仅界河南城沿岸地区都被利用起来修建码头了,连界河北城沿岸也出现了不少装运牲畜和木料的码头。

    界河上面浮桥又多了两座,上面来来往往的都是车马人流!

    在界河南城的城外沿岸地区,出现大量的造船场,西城外都是打造内河纲船的船场,东城外则是建造海船的船场,全都繁忙异常。远远的就能听见叮叮当当的敲打声音,还有工人们劳动号子的声音。除了船场和码头,在界河城西的一大段河道边上,还出现了十几架高大的水车,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在距离南岸界河稍远一些的地方,就是一字排开的学堂。有云台学宫界河分院、界河骑士学院、界河船政学堂、界河东开院,还有几家吴四德也不知道是教什么的新建的学校。

    界河城西,距离河岸稍远的地方,则矗立着不少冒着黑烟的烟囱,还有那种界河商市特有的没有顶盖的砖窑。黑烟弥漫,烟尘粉尘飘的到处都是。

    城市的环境虽然出现了恶化的趋势,但是整个界河商市也因此显出了一种特有的活力这是属于资本主义的活力!

    苏适看着眼前这种勃发热闹的景象,再想想他在耽罗岛上,以及在日本国的博多港口见到那种几乎属于不同世界的场面。他就愈发有点看不懂武好古了。

    界河、海州、开封府那么好,还有什么必要去图谋那些贫穷蛮荒的地盘呢?有什么意思呢?而且人家还不怎么待见,自己堂堂一个大宋的官员,还在日本国的博多吃了闭门羹,连太宰府都没让去。只是派了几个日本的芝麻官,跑到博多应付一下了事。

    真是太没面子了!简直是用热面孔去铁这些倭人的冷屁股

    “招财”号才在界河船政学堂的码头停下,几个水手就熟练的抛锚下缆,跳板也飞快的搭了上来。苏适早就有的耐不住了,他可是大半年没有踏足宋朝的土地了。于是就第一个走下了踏板,在他的背后,还跟着几个穿着汉人衣服的矮个子男女,都是一脸震惊,就跟那些从什么穷乡僻壤出来第一次到开封府的人差不多。

    界河船政学堂的司业,吴家海商的吴延昭已经闻讯出迎了,远远的就冲着苏适抱拳拱手:“仲南兄,可是仲南兄吗?可把你给盼来了!”

    苏适也抱拳礼:“原来是吴司业啊,真是许久未见了宣赞可在界河吗?”

    “在的,不过不在城内。”吴延昭说,“他又去河北郊外打猎了,估计得过几日才来。”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