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

    做朝廷的鹰犬?真的有这等好事儿?

    三个沙门岛上的“小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虽然他们想当初没有被逮住送到沙门岛的时候,也是横行一方的英雄,但是朝廷也没派人来招安过。现在都困在沙门岛这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方苦捱了,怎么还能给朝廷当鹰犬呢?

    “女侠,”周大侠手下,名叫刘达的好汉胆子比较壮,第一个开口发问了,“您莫不在和某等说笑吧?”

    西门青嗤地一笑:“你叫甚名字?”

    “西门大姐,他叫刘达,江湖人送绰号大刀刘。”

    说话的是周大侠,他现在要努力表现,争取做一个可以改造好的大侠,这样才能和他的三个兄弟一起,都做朝廷的鹰犬。

    西门青打量了一番名叫刘达的汉子,也是一副狰狞面目,高大的身材,只是显得消瘦,有点皮包骨头的意思。估计在岛上也没啥吃的,饿成这样了。

    “刘兄弟,”西门青站了起来,“想做朝廷鹰犬的话,就别问那么多,就跟着来便是了,还有两位也一样若是不想做,呵呵!”

    呵呵的意思大概就是杀掉吧!包括刘达在内的三名“小侠”身子都是一颤,连忙上前几步,冲着西门青就是一个揖拜之礼。

    “小底愿效犬马之劳!”

    西门青又看了眼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周大侠,“周大哥儿,你还能走动吗?”

    “能,能走的”周大侠本来是坐着的,听到西门青的话连忙挣扎着爬了起来,还一瘸一拐走了几步。

    “好,还没打坏。”西门青笑着一招手,“也跟着一起去拜见我家宣赞吧,看看能给你安排个甚差遣。”

    “好好,”周大侠一听到有差遣,马上就忘记西门青刚刚让人揍他的事情了,也行了一礼,“小底也愿意效劳。”

    西门青满意地点点头,武好古交待的任务,总算是圆满完成了。

    其实武好古早就计划好了,要将沙门岛上的三百多恶人分而治之。所以西门青就必须要打掉周大侠这个牢霸的威风,然后才能把周大侠的人马分给他的手下,从而形成几个独立的殖民团体。

    稍后还会有别处的罪犯也会被送上沙门岛,他们将会被整合进独立的殖民团。

    同时,武好古留在沙门岛上的打手还会对这几个殖民团体进行训练。等到今年秋天北风乍起的时候,就能把他们装船发运去台湾岛、琉球群岛和吕宋岛当殖民者了。

    如果这些殖民者可以在岛上支撑到明年秋天,并且站稳了脚跟,那么武好古就会为他们求得可以世袭的官职,就犹如府州折家、播州杨家,以及西北那些受了大宋朝廷官职的藩部、羌部头人们一般。

    若是他们站不稳脚跟,被南方海岛上的蛮夷或是疫病消灭了,那就再派另一批更加厉害的坏人前往

    总之,如今的大宋朝有许多坏人,如果都能放出去,足够圈下半个地球了。

    也甭管有用没用,地皮先圈了再说!

    大宋天子赵佶,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武好古、武好文两兄弟了。

    因为他正准备去和冯二娘见面。仅仅是见个面,喝杯茶,聊个天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好朋友兼大忠良武好古的小娘。呃,现在武诚之、武好古、武好文父子三人天各一方,都在为大宋江山奔忙,冯二娘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貌熟妇在家里面那么孤单,作为武家父子的上级,去关心则个,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赵佶赵大圣君心里,怎么就那么忐忑呢?

    心中忐忑的圣君坐在一间位于马行街上的茶馆里面,喝了一肚子茶水,却没有品出一丁点儿的滋味。

    提举皇城司的李忠带着一柄宝剑站在赵佶背后,不时将目光投向窗外的街上。

    冯二娘还没有出现,不过李忠却知道她是一定会出现的。

    因为官家赵佶手中有一幅她送给潘孝庵的写真图这图要是在潘孝庵手中也就罢了,可现在流到了外头,还让人摹了副本,如果拿到外面去发卖,可就不大好看了。

    冯二娘现在是官太太,儿子也是堂堂的进士了,可不是那些青楼女子

    所以从李忠那里拿到了赵佶的摹本之后,冯二娘就答应了见面,还约了个潘楼街上的茶楼。只是来了以后会不会被官家拿下,可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位官家有时候也忒荒唐了,在宫里面和皇嫂刘太后搞在一起,出了宫又想和冯二娘偷欢,怎么看都不像是圣君啊!

    这事儿要是让武好古和武好文知道了真是不大好办啊!

    就在李忠对赵佶的圣明程度产生了怀疑的时候,换上一身宽松的儒服的冯二娘,人已经到了约好的茶馆门外。她的心脏这时越跳越厉害了,身子也有点发颤,那张充满成熟风韵的俏脸更是涨得通红。

    实际上,她知道那个托人给自己送画的登徒子是谁!她是见过李忠的,知道他是个大貂珰,还是官家跟前的红人。而且赵佶还在临摹的画卷上题了首诗,那笔瘦金体,冯二娘也是见过的。

    另外,她也算是赵佶亲信圈子边缘的人物,怎么会不知道这位官家有多么轻佻?

    可是再轻佻,他也是官家啊!

    这段时间,苏东坡的身子骨越来越差,隔三差五就病倒几日,而预备要接苏东坡班的李格非好像也是个病秧子。

    万一他们俩都不在了,蔡京可就要独霸朝堂了到时候武二郎怎么办?

    想到自己宝贝儿子的前途,冯二娘咬了咬牙,轻移莲步,走进了茶楼。

    “小乙哥,”李忠这时已经发现了冯二娘,于是便低声对赵佶道,“她来了,还穿了身男装。”

    “呵呵呵”赵佶笑了起来。

    冯二娘这种早就嫁作人妇的女子,而且已经三十多岁了,是不必着男装才能出门的。而且她也不是什么大户高门出身,甚至不是良家妇女出身,何必穿着男装掩人耳目?

    看来她就是存在偷情的心思来的这可真有点意思了!

    正想到这里,一个虽然穿着男装,但是仍然掩饰不住明丽妖娆的妇人,已经带着一股幽香,姗姗而来了。

    “可是赵小乙么?”冯二娘细细糯糯,还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传入了赵佶的耳中。

    赵佶看着她,一张相当俊朗的面孔上带着微笑,说不出的风流倜傥。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眸中,射出的却是炽热的目光,从冯二娘略施粉黛的羞红的脸庞一直扫到了她鼓鼓囊囊的胸脯

    “冯二哥,”赵佶笑着拱拱手,然后一指自己对面空着的位子,“且坐下说话。”

    冯二娘看着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年纪,却要英俊强壮许多的赵佶,轻轻叹了口气,便依着对方的话语,在一张玫瑰椅上坐下了。

    王厚的老搭档,知岷州事高永年,今年四十多岁,跟王厚、童贯差不多年纪,有着一副高大威武的好相貌。一部大胡子又浓又密,显得霸气十足,看上去比和他并肩而立的王厚更有气势。

    “道夫,武机宜,高都指挥,王都指挥,一路辛苦了!”

    “四位一路辛苦!”

    “辛苦了。”

    高永年和王厚还有张叔夜都并肩站在兰州州衙的大门口,冲着到来的四人拱手行礼。

    “分内之事,未足为劳。”

    风尘仆仆的武好文首先谦虚的行礼他的官职比童贯、高俅、王禀都低,但他却是进士出身的文官,还是帅司的主官机宜文字。所以童贯、高俅、王禀都礼让他一番。

    童贯、高俅、王禀三人都行了礼后,便被走下来的王厚、高永年、张叔夜拉着手进入了衙署内厅之中。

    现在洮西帅司的几个头头终于凑在一起了王厚是主帅,童贯是监军,高永年虽然挂着知岷州的衔,实际上却是副帅,知兰州的张叔夜其实是管后路和后勤的,高俅、王禀两人带来了5000精锐战兵和3000辅兵,算是冲锋陷阵的将军。

    而武好文应该是军师想当初王韶就是以主管机宜文字的名义主持河湟开边的!不过武好文没那本事,所以他就是个打酱油混功劳的。

    各依座次落座之后,高永年首先开口说话了,他是河湟战场上的宿将,又长期负责指挥番军,对河湟的吐蕃和羌人情况非常熟悉。所以就先说话了:“西藩不足虑,也不须劳动御前精锐,只要与某家精兵两万,当取溪赊罗撒的首级送往开封府!”

    王厚明白高永年的意思,他是担心高俅、王禀带来了8000开封禁军添乱这样的事情在西北战场上不知发生了多少!想当初西贼刚刚兴起的时候,只要听说和开封府来的禁军作战,就要互相道喜了。

    因为开封禁军的战斗力忒弱,根本不堪一击!

    不过这一高俅、王禀带来的8000大军可不大一样,如果西藩王子溪赊罗撒还用老眼光打仗,搞不好真的把脑袋送人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