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沙门岛上的兵卒,还有一伙看着和乞丐差不多的囚犯,不一会儿都被呼延庆聚拢起来了。

    跟着武好古一块儿来的几十个阻卜战奴也下来船,个个都顶盔贯甲,携带着刀盾弓箭,在沙门岛上一块用做校场的平地四下矗立,看着就有点瘆人。

    十几筐绢帛和相同数量的白面馒头,也都被进宝号上的水手抬了下来,摆开在了兵卒和乞丐一样的囚犯们跟前。

    兵卒和囚犯,眼睛全都直了,也有点傻了。

    这个是什么意思?

    “诸位”武好古手按着剑柄,在奥丽加、武诚久,还有呼延庆的陪同下,站在众人跟前,开始训话了。

    他先目光炯炯地扫视了眼前的众人一圈,特别留意看了囚徒他们可是新世界的开拓者啊!一个个果然都有点穷凶极恶,应该是亡命之徒吧?

    其实被送上沙门岛的坏人干什么的都有,其中肯定有冤假错案,所以不一定是亡命徒。不过能活到今天的,不亡命也得亡命了!

    不过武好古却也没兴趣惩恶扬善,他只是想要把这些人改造成更加邪恶的殖民者。

    以德服人的事情用不着他们!他们去当坏蛋就行了。

    这些大宋的坏蛋去北方遇上阻卜坏蛋和女真坏蛋是不够瞧的,东方的日本坏蛋他们也不一定对付得了。

    但是南方岛屿上的蛮夷,他们应该是能对付的他们到底还有装备的优势,还有生产力的优势嘛。

    “本官奉旨提点五岛,”武好古这时开口了,“并接管沙门岛囚徒!从今日起,沙门岛上不会再有一人饿死!该多少人,就发多少粮食。

    至于沙门寨的士卒武官,愿意留下的,从现在起都是界河市舶司的人,虽然是厢军的身份,却可以拿禁军上兵的粮饷。”

    他顿了顿,语气已经放沉:“不过市舶司的饭和市舶司的饷,也不是恁般好拿的!你们可愿意替朝廷,替本官做事?”

    “小底们愿意”

    岛上的士卒武官还没开口,一帮饿得眼睛发绿的囚徒已经吼起来了。

    直娘贼的,谁管干什么啊?能吃饱再说吧!哪怕上法场砍脑壳,也是个饱死鬼儿。

    “宣赞,您说甚?”

    “官家要在海上开疆辟土!本官就是为了此事才接管沙门岛的。呼延寨主,这可是建功立业的机会,若是能在海外替官家拿下个大岛,一个官身是不在话下的。”

    “宣赞,真的有这等好事?”

    “周指挥,本官怎会拿王命开玩笑?怎么?你也想替官家去海上开拓一番?”

    “官家想要开拓海外,下官自是愿意为马前之卒的,只是下官有一事不明这海外拓岛之事和那些囚徒有甚关联?”

    “有关啊,他们得去海外的岛屿戍守,有些岛屿上还有一些茹毛饮血的蛮夷,也得他们去收拾则个。”

    “戍守?那岂不是变成朝廷的官军了?”

    “对,对,就是官军了!”

    沙门寨内,这个时候已经摆上了酒宴。上一任的提点五岛使臣周皋带着厨子和食材,急急忙忙坐着刀鱼船上了岛,就在寨子里面寻了个敞亮的所在,摆酒宴请武好古。

    在酒宴之上,武好古就给周皋和呼延庆透了底,还流露出了延揽的意思。这两人都是水军的军官,而且还是驻扎在海岛上的水军军官,多少懂一点航海和水战,当个海军舰长问题不大吧?现在武好古手上能用的船长就两个,还有一个在耽罗岛上没来,所以得多招揽一些才行。

    另外,武好古虽然兼任了提点五岛使臣的差事,但是他根本没有多少功夫在“五岛”上驻留,必须找人代理自己的职位。周皋和呼延庆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让岛上的囚徒当官军?”长得有几分斯文,年纪约莫三十岁的周皋愣了下,“能行吗?”

    武好古笑道:“本官带了人来调教他们,再怎么不堪,有两三个月也能一用了。”

    跟着武好古上岛的有五十个阻卜战奴,还有三个界河商市的骑士,足够调教三百几十个坏蛋了。而且西门女大侠还特别善于和坏蛋讲道理

    “还要,还要给他们兵器甲胄?”

    “当然要给了!”武好古点点头道,“总不能让他们赤手空拳去和蛮夷斗吧?”

    “您就不怕他们据岛造反?”周皋问。

    “不怕,”武好古笑着,“只要岛屿四面的大海都在大宋手里,就不怕他们反了。况且,官家也不会叫他们白干啊!”

    “官家会给他们官职不成?”呼延庆追问。

    武好古点点头,抿了一口登州出产浊酒,笑着说:“有功劳自然得赏赐了。便是没有甚底功劳,只要用得着,官家也会有官职赐下的。

    当然了,二位跟着本官,自然少不了转上几个官了。”

    听到有转官,周皋和呼延庆都喜出望外,双双起身行礼:“下官小底,愿唯宣赞马首是瞻!”

    武好古和呼延庆、周皋二人把酒言欢的时候。阳谷女侠西门青正在以德服人!

    几个披着铁甲的阻卜战奴正揪着一个面目狰狞,满脸都是乱蓬蓬大胡子,晒得黑黑的壮汉在揍!当着三百几十个恶棍的面揍!

    挨揍的这个壮汉也姓周,名字叫什么没人知道,因为岛上人人都叫他铁山周大侠。大侠嘛,自然要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在他被京东东路提点刑狱司逮起来之前,他就纠集了一伙好汉,专门在徐州下辖的利国监铁山一带除暴安良。凡是不向他交保护费的冶主开矿炼铁的老板就是“暴”,必须除掉!凡是交够了钱的,就是良,得保护。

    西门青和他居然还是认识的!当年都是京东江湖上的朋友,这位周大侠被逮进去判了死刑的时候,西门青还帮着找过门路。

    而这位周大侠也算走运,虽然判了死罪,但是还没有到杀头的日子就碰上了宋哲宗大赦天下,从死罪改成了刺配沙门岛。上了沙门岛后,周大侠凭着一身的蛮力和几下拳脚功夫,很快就在沙门岛上建立了“霸业”,现在是沙门岛上的霸主。所以就成了西门青以德服人的对象。

    西门女大侠也是个爽利的性子,也不和昔日的江湖朋友废话,问出了沙门岛上牢头就是周大侠后,便笑着让手下的阻卜战奴把他揪出来就是一顿胖揍。她自己则坐在一张杌子上笑吟吟看着。

    “西门青,直娘贼的不仗义!”

    “你周爷爷不服”

    “西门青,你个小娘皮”

    “哎哟,哎哟,直娘贼的”

    “”

    “别,别打了”

    “西门大姐,周铁锤服了,铁锤服了”

    “别打了,别打了”

    刚开始打的时候,周大侠还嘴硬,叫骂不止。可是嘴再硬也没拳头硬啊!那些揍人的阻卜战奴也都是几十个里面挑一个的壮汉,拳头比石头还硬,而且在草原上都干过杀人放火的勾当,现在打个人还会留情?所以拳头好像锤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下,打到满嘴满脸都是血,眼眶也破了,鼻梁也塌了,牙齿也打断了几颗,这下周大侠终于扛不住服软了。他也知道最毒妇人心,要这么挨揍下去,打死了也白死!

    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西门青轻轻挥了下手,以德服人的阻卜战奴们立马停了手,推开在了一旁。

    西门青笑着:“周铁锤,可知道为何让人打你?”

    当然知道了!周大侠心说:你这骚婆娘一定是为了替姓武的脏官收服老子的三百多个弟兄,所以就叫人揍你周爷爷立威只是姓武的一个脏官,要恁多亡命做甚?难道想造反么?

    心里明镜儿似的,周大侠的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要不然就真的让人打死了。

    “女侠定是为了岛子上被周某欺负的兄弟抱打不平。”

    沙门岛上就三百份犯人的口粮,可是吃饭的嘴却远远不止三百!周大侠作为牢霸,自然少不了要动手清理掉一些“吃闲饭”的

    “行啊!”西门青笑着,“周铁锤,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你在岛上称王称霸,一定有帮手吧?他们是谁?”

    “女侠,”周大侠咬咬牙,“那等恶事,都是周某不好,不关兄弟们的事儿,您要罚,周某一个人顶着就是了”

    做大侠的可以服软,打不过没得办法啊!可是大侠不能不讲义气,出卖兄弟,至少不能公开出卖。

    西门青一笑:“还挺讲义气的!”她秀目流转,扫了眼那群臭哄哄,脏兮兮,一看就不是甚好人的囚徒,“自己站出来吧!要不然你们周大哥可又得挨揍了!”

    大侠是讲义气的,他手下的几个小侠也一样讲义气,这个时候怎么能退缩?而且缩着就不挨打了?于是三条沙门岛上的好汉,硬着头皮就从人群中走出来了

    西门青笑吟吟看着眼前的三人,“好啊,果然是有义气的!江湖男儿就该是如此。奴家也不叫人打你们了,只问你们一句话。

    你们,想做朝廷的鹰犬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