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晕船!

    他第一次出海就晕菜了,吐了又吐,胃里面难受得要死,整个人都软了,只好枕着奥丽加那双日益粗壮起来的大腿哼哼,看上去要多惨有多惨。

    奥丽加倒是一点儿都不晕她就是从中东那里用船贩卖到中国的,要晕船的话说不定就晕死了。

    所以一路上她都在给晕得不行的武好古讲故事分散他的注意力。她讲的都是圣经故事,什么创世纪,什么大洪水,什么出埃及武好古根本不信这些,如果平时听她这么说,早就教训了,不过这会儿也没力气,只能把奥丽加的“罪行”记在心里,等上了岸再狠狠惩罚!

    想着惩罚奥丽加的事儿,武好古居然晕的好一点了。这时船只摇晃的似乎也没有那么厉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快到地方了?

    他正想到这里的时候,西门青就从舱房外面进来了。西门大姐也和奥丽加一样不晕船,进来后看到武好古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就摇摇头笑道:“老爷,船已经开进港湾了,可要起身走动则个?”

    “好好。”武好古应着。他听见船已经到点了,知道马上就可以踩上坚实的大地,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在奥丽加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载着武好古和他的随行人员前往沙门岛的船只一共有两艘,一艘是“进宝”号,还有一艘是临时租来的商船,比“进宝”号要小一圈,大约2000料上下。这条船上载满了食物,是用来喂饱沙门岛上那些饿得哇哇叫的囚犯的。

    根据宋朝的刑律,流配由重到轻分几个等级:重者,沙门岛砦;其次,岭表;其次,三千里至邻州;其次,羁管;其次,迁乡。而刺配沙门岛是最严厉的一级!关押在岛上的都是本来判处死刑而获得从宽减刑的罪犯。

    但是大宋朝廷有时候也很虚伪,一方面喜欢赦免死刑犯显示自己的宽仁;一方面又不想让这些死刑犯在将来归社会继续作恶。所以就出了一个额定口粮的损招,只给300人指罪犯的额定口粮。可是流放到岛上的罪徒怎么都不止300人,差不多每年都有这个数目的犯人上岛,所以食物是怎么都不够吃的。

    而为了解决食物不够的难题,管理沙门岛的知寨就只能让岛上的囚徒相互争斗,淘汰掉多余的人口。所以送上沙门岛的囚犯,十之八九都是饿死或被人打死,比直接杀头还不如呢!

    不过这些大宋朝廷嫌弃的罪犯,在武好古看来却是难得的财富,所以不能都饿死了。

    在奥丽加的搀扶下,武好古已经站在了“进宝”号的后甲板上,沙门岛就展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座怪石林立的小岛,临海之处尽是高涯危壁,非常险峻。小岛的东、北、西三侧,还分部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岛屿,它们围成了一个半圆形,形成了一个阔大的海上塘湾,塘湾内常常是风平浪静,称为沙门塘,是一处难得的避风良港。

    围绕沙门岛组成沙门塘的岛屿中有几个比沙门岛还要大,似乎也更加平坦一些。隐约看去,似乎有耕地村落城寨和码头,俨然就是一处海上的屯兵之地!

    “不错啊!”

    武好古看着四周的海塘,精神头顿时好了许多。

    “是个不错的避风之地。”进宝号的船头花满仓接过话题,“跑契丹和高丽的海商都知道这处宝地,遇有大风浪时只要寻到沙门塘就得活了。”

    “岂止可以避风?”武好古笑着,“此处就是一片海上基业,也是咱们将来远航四方的起点啊!”

    “基业?起点?”西门青问,“难到不是界河商市?”

    “界河冬天是结冰的,如何能做船队的据点?”武好古笑着,“虽然咱们现如今只有一艘船,但是将来一定会做大,上百艘大船也会有的,必须要有个安稳的停泊、修理之所。此处海塘,的确非常理想。”

    船队冬天不是应该南下吗?

    武好古的话说的有点“外行”了,懂一点航海的西门青和老船头花满仓都互相看看,也没有点破。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武好古预备要建立的并不是一支商船队,而是一支用来控制东北亚海上霸权的舰队!

    舰队在冬天当然不能停留在冰封的界河上,更不能南下去做买卖,必须要有一处可靠的母港。原本武好古想在海河口外寻找合适的滩涂进行改造,可是那样做的成本太大。现在找到了沙门岛海塘,倒是解决了难题。

    岛上的知寨名叫呼延庆,在后来的评上大大有名!不过在真实的历史上他就是驻防登州沿海的平海军的一个下级军官,今年才二十多岁,今年抽到他做最让平海军的将校们头疼的沙门岛知寨沙门岛知寨和刽子手差不多,而且刽子手是奉命杀人,沙门岛知寨则是不得不杀人,而且还没有命令所以平海军的军官们都不怎么想当沙门岛的知寨,不得已只能抽签,呼延庆手气不好,抽到了一任知寨。

    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必须要做这等没来由的恶人时,却从上级那里得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沙门岛知寨的上级,提点五岛使臣换人了,由提举界河市舶司的武好古兼任。

    这真是有点莫名其妙了!提点五岛使臣是管辖包括沙门岛在内,几个位于辽国苏州安复军和登州之间的小岛的武臣。官职是很小的,可向来由水军编制的平海军的武官担任,现在怎么委任给一个做买卖的吏商来做?

    心里面虽然有点不服气,不过官场上的规矩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武好古不是官大一级了,而是官大了二十几级!武好古的武阶官是正七品的供备库使,在宋朝这可是中高阶的武官了。

    而呼延庆不过是无品的进武校尉,在一共五十二阶的宋朝武官阶中排四十几级,比武好古的官阶小了二十几级。如果按部就班的升官,武好古现在的供备库使,呼延庆下辈子也别想了。

    所以在手下来报说看到打着武字将旗的海船入塘时,呼延庆哪里敢怠慢,马上带着一班属下,在沙门岛城寨外的码头上躬迎了。

    沙门岛的码头上也有几只小船,船身细长,也是桨帆并用的。已经多少懂一点水军和造船的武好古知道那是“刀鱼船”,乃是用来缉私和追捕毛贼的小型战船。在内河和近海比较多见,远航可就不行了。

    “武宣赞,下官沙门寨知寨呼延庆,见过宣赞。”

    一个年龄和武好古仿佛,身材雄伟,容貌却有些丑陋,面如锅底,虬髯蜷曲,略显细长的双眼中射出寒芒,倒是有一点悍将的模样儿。

    “你叫呼延庆?”已经踏上码头的武好古听到这人自报的姓名顿时讶异了一下,又仔细瞧了瞧他。这个名字他在后世听说过,仿佛是评里面的名将。

    “在下正是呼延庆。”呼延庆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长得文质彬彬,好似一个生的武将上官。

    “好,好。”武好古笑着,“登州兵马钤辖可有移文给你?”

    “已经收到移牒,知道宣赞兼任了提举五岛使臣。”呼延庆道,“提点五岛使司不在沙门岛上,而是在对面的大谢戍。

    下官已经派了刀鱼船去大谢戍接周提点了。”

    大谢戍就是后世的南长山岛,岛上原本有个戍卒营地,被称为大谢戍,所以就以此为名了。

    因为大谢戍远比沙门岛宽敞,所以提点五岛使臣衙门就摆在了大谢戍,现任提点姓周,也早就接到了牒文,就等着进行交接了。

    “不急,不急。”武好古笑着一挥手,对身后的花满仓道,“花船头,卸货吧!”

    “喏!”

    花满仓应了一声,呼延庆却是一愣,卸什么货?

    武好古笑着:“呼延知寨,本官问你,岛上现有多少兵卒,多少囚徒?”

    “禀宣赞,”呼延庆忙说,“岛上一共有一百五十五名士卒,还有五名军校,囚徒总共有三百六十二人。”

    武好古点点头,“本官也不是空手来的,给大家伙带来些犒赏和吃食劳烦呼延知寨把人都召集起来,本官给他们发犒赏,发吃食。”

    呼延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个界河商市来的提举是什么路数?发犒赏?要打仗了?还要给囚犯吃食?朝廷不打算饿死他们了?

    看到呼延庆一脸迷茫,武好古笑道:“呼延知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去处。本官慢慢与你分说这一次你和岛上的士卒还有囚犯,可都走了运啦。官家有开疆辟土的大事儿,要交给咱们去做!”

    什么?真的要打仗了?呼延庆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想:打谁啊?不是要渡海攻辽吧?就沙门岛上的几个水军,在海上还行,真的要上了岸,人家契丹人还不砍瓜切菜一样都给宰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