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用一座易得而难守的青塘城去诱惑西贼一边的豪族仁多家,从而一举切断河西走廊!

    赵佶不能不心动啊,苏东坡也同样心动了,蔡京则是得意洋洋。而种师极虽然和蔡京不对付,但是在天子面前却是就事论事地说:“青塘吐蕃最好的地盘就在青塘城以西,青海周边。那里有大片的平地,水草丰饶,宜耕宜牧,而且出产龙种马。乃是一块可以建立偏安王业的宝地,唃厮罗就是以此为据点建立王国的。如果陛下真的肯拿出青塘诱降仁多家族,仁多家族是没有理由不投靠的。毕竟在西夏那边,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嵬名一族一直提防仁多一族,给他们的土地都非常贫瘠。”

    但是仁多一族得到青塘之地后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唃厮罗呢?种师极不好在天子面前说蔡京计谋的不是,只能用此曲言。苏东坡轻轻颔首,这种师极的心思还是非常细密的。

    他问道:“仁多家族能够抚平青塘吐蕃么?我们如果得到了卓罗城,又能不能守住?若是贼军大至,以熙河路的兵力能不能守住卓罗城?而以卓罗城和喀罗川为据点,到底能不能切断河西走廊?”

    卓罗城是西夏右厢卓罗监军司的本据城,位于癿六岭的东侧,紧挨着黄河的一条支流喀罗川。而整个喀罗川两岸的谷地,也都在仁多家族的控制中。

    也就是说,仁多家族一旦倒戈,宋军就能沿着癿六岭和喀罗川布防。

    “拿下卓罗城和喀罗川还不足以切断河西走廊,不过在喀罗川以东约40里有一片洼地名曰秦王川,乃是昔日西秦霸王薛举屯牧之地。那里地势开阔,水草丰美,自成一川,是可以屯驻大军的。而驻扎在秦王川的大军,就能切断凉州和灵夏之间的交通。”种师极停了一下,沉声道:“如果仁多一族倒戈,秦王川就会变成西贼的存亡之地!秦王川在我,西贼即使不亡也要举国西迁!”

    存亡之地,必有存亡之战!

    赵佶沉吟良久,方说道:“你且下去吧。”

    种师极揖拜之后,就退出了崇政殿。神色中隐约有些兴奋,这一次真的有了灭亡西夏的可能了!

    这可是不世之功啊!

    赵佶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图边缘喀罗川以东的一片洼地,缓缓低吟:“秦王川”

    蔡京提声道出了赵佶心中的犹豫:“若如种师极所言,当以泾原、熙河两路之合力战于秦王川!”

    熙河路和径原路是两个紧挨着的安抚使路,在陕西六路里面都比较靠西。而且熙河路是王韶开边后新设的一个路,大部分土地都是新收复的,比较荒芜,汉族人口也少,居民大多是藩羌。而泾原路就好多了,拥有泾州、原州和渭州这些人口密集,经济比较发达的州郡,而且军事实力也非常强大。足以动员出大量的军队和民伕支援秦王川大战。

    赵佶点了点头:“不过合两路之兵就得有个总帅吧?熙河路的钱盖能够胜任吗?”

    钱盖是吴越王钱俶的后裔,元丰八年的进士,官运一直不错,到建中靖国元年时已经做到了河东安抚使,不久之前又改任熙河路。

    苏东坡奏道:“钱盖生,素不知兵,且资历浅薄,如何能将两路大兵?老臣建议启用吕惠卿兼任熙河、泾原两路安抚使。”

    听到苏东坡举荐吕惠卿,蔡京吃了一惊,随即就暗骂了一句:老奸巨猾。

    苏东坡的弟弟苏辙曾经说吕惠卿“怀张汤之辨诈,有卢杞之奸邪,诡变多端,敢行非度。”这可都是骂人的话,就差直说这厮是奸臣加酷吏了!

    苏辙这么看吕惠卿,想来苏东坡也不会对吕惠卿有什么好印象的,现在居然举荐投闲置散的吕惠卿主持两路军务!这要是让他在秦王川打赢了,还不得入朝宣麻啊?

    吕惠卿当年连王安石都敢反对,要让他当了宰相,蔡京和他有的好狗咬狗了!

    很显然,苏东坡是在为自己的身后事做盘算了。想要给蔡京树一个很难打倒又被不得不打的对手。只要蔡吕二人咬上几年,武好古、武好文这一波也就成长起来了。

    赵佶其实也不大喜欢吕惠卿的为人,不过他手头的确没有什么能用的“帅臣”了。

    章楶已经死了,蒋之奇和安焘则病得快死了!范纯粹只能防守,根本不愿意去进攻。不用吕惠卿还能用谁?蔡卞?他没打过仗,谁敢用?

    实际上刚才提出在秦王川打一场生死之战的种师极倒完全可以胜任两路安抚。但是他是个武官,官位又不大高。根本不可能兼任两路,而王厚的情况也差不多。

    大宋毕竟是重文轻武的,武将出任一路安抚还是有的,兼任两路这可得加宰执的名义了!

    赵佶叹了口气:“就用吕惠卿吧!不过要想兼任熙河、泾原两路安抚,光靠资历也不够。”

    苏东坡马上奏道:“那请陛下加吕惠卿同知枢密院事,以枢臣之尊领熙河、泾原两路军事,当能如臂使指。”

    赵佶点了点头:“他倒是有资格同知枢密院的。”

    苏东坡又说:“刚才那位种师极显然是个将才,年纪也过了50岁,再不大用就老了。”

    其实种师极早就被人唤作“老种”了,他就是后来的种师道。他还有个小八岁弟弟名叫种师中,也有四十多了,被人称为“小种”,眼下正在泾原路当知州。

    “也是啊!”赵佶点头道,“再不用就老了用在何处为好?”

    苏东坡道:“就让他去做泾源路都钤辖提举弓箭手吧。”

    这个人情可不小!

    一路兵马都钤辖的职责是佐帅臣总辖本路军马,虽然本身不将兵也不能兼任正将,但是却可以受命率领本路各将出兵。

    一旦秦王川大战开启,种师极就能指挥泾原路的大军上阵了!这要是打好了,老种可就厉害了,将来以武资担任一路帅臣都是有可能的。

    “好,就让他去做泾源路都钤辖提举弓箭手。”赵佶也看老种挺像名将的,于是就同意了苏东坡的提议。

    这下熙河、泾原两路可算是有了豪华阵容了!总帅是吕惠卿这个牛人,熙河一路的大将有王厚、王禀、高俅,还有一个高永年,监军是童贯,张叔夜也去了熙河。泾原一路的大将有种师极、种师中,还有刘法、苗履、折可适现在也都在泾原路。

    可真算是精兵强将云集了,总归能开疆辟土了吧?

    想到开疆辟土,赵佶忽然笑了起来,对苏东坡说:“苏卿,你的学生武好古日前也上奏请求出兵了。”

    苏东坡一愣,“武好古也想去西北建功?”

    “并不是西北,”赵佶道,“他想出兵东南海上,替国家开疆辟土。”

    海上?

    苏东坡隐约听过一耳朵,也没当过真。

    蔡京道:“海上只有蛮荒之岛,要来何用?”

    是啊,美利坚现在也蛮荒的很,要来何用?

    蔡京反对的,苏东坡当然就要支持了,他马上说:“海岛荒凉,河、湟之地就不荒芜么?朝廷不也每年花费数百万维持?”

    赵佶点点头:“武好古也是这么说的他说西北拓土百里就要耗费几十万到几百万,海上开疆万里,也就这点花费了。

    反正一样蛮荒,也无甚不同。”

    就是地图好看多个青海和多个美利坚对宋朝人民来说也没啥不一样。

    所以武好古就想趁着海上没啥对手的时候,派船出海圈地去,能圈的都圈了,也不需要完全占领开发利用,建个据点,多插几面旗帜,然后把图一画,再设置几个没什么人口的州县就行了。

    没准几百年后就发展起来了呢?

    “既然不花多少钱,”蔡京看到赵佶支持了,马上紧跟赵大官家的思路,“那就不妨多占几个岛吧。”

    赵佶点头道:“钱,朝廷肯定是不出的!让武好古自己想办法,不过人还是要给几个的。”

    蔡京眉头大皱,“难道要安排民户去海外岛屿开垦?”

    “不用民户,”赵佶说,“用囚犯武好古想要沙门岛和岛上的犯人。”

    “要沙门岛?”苏东坡一笑,“给也无妨若是武好古真的能拿下海外的蛮荒之岛,以后可以把全国的死囚和重罪徒都流放过去。”

    赵佶又看着蔡京,蔡京也道:“臣附议。”

    “就如此吧,给他个提点五岛使臣的差遣吧。”

    赵佶拍了板,今天的召对也就算结束了。苏东坡和蔡京二人告退,提举皇城司的李忠却没有离开,还是站在一旁等候赵佶的命令。

    “怎么样?”赵佶返了御座,等着开饭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

    “禀陛下,”李忠道,“韩娘子已经带着孩子去大名府省亲了,现在冯娘子一人独居在家。”

    “不出门吗?”

    “有时候会出门,”李忠道,“常去逛潘楼街。”

    “哦。”

    李忠说着话,又将一只卷轴双手奉给了赵佶。赵佶接过卷轴,展开一看,笑着说:“是武好古的工笔写真,画得可真好啊!哪儿弄来的?”

    “从潘孝庵的夫人那里得来的。”

    “好!”赵佶笑着,“朕摹上一本,你拿去送给她。”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