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坡先生不会有事吧?”西门青的语气也透着担忧。

    不会有事儿才怪!武好古吐了口气,历史上苏东坡是建中靖国元年去世的,现在已经是建中靖国三年快到夏天了。寿数早就到了,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官人,如果东坡先生不在了,蔡京会不会”西门青知道武好古和蔡京之间的约定,不过她根本不相信蔡京会遵守约定。

    现在蔡京不敢对武好古下手,无非就是因为武好古在赵佶跟前正当红,朝中也有苏东坡这棵大树可以靠着。如果苏东坡不在了,大宋庞大的文官集团,很可能被蔡京控制。到时候武好古的日子就没现在这么好过了。

    “蔡京”武好古摇摇头,“这厮不好对付,不过我也不怕他!”

    他说话的时候,西门青又将苏大郎写的信从信封里掏出来,递给了武好古。

    武好古展开信又看了起来。苏大郎首先报告了京东商市筹建和蓬莱、板桥商市买扑权唱卖的事情。

    京东商市的建设计划是分成南北两市的,北市就是现在的天涯镇。南市则建在朐山县城的南面,包括了原来的海州榷场和运盐河两岸的大片土地。

    其中京东北市的地盘早就让武好古布了局,整个城镇几乎就是武好古依照着界河商市的模式建起来的。而且海州武家的大本营也摆在了天涯镇京东北市上,云台学宫在天涯镇上也设了点儿,建了教师住宅,开了预备学堂,还开了附属的小学六艺院,可以说打了相当扎实的基础。

    在将来的京东商市市老院之中,武好古的人至少可以占到百分之三十。

    不过京东商市的主导权,肯定在纪忆这厮手中,毕竟他手上掌握着京东市舶司和市舶司派出的官派市老这的确是个麻烦!

    至于蓬莱商市和板桥商市,都会通过唱卖的办法买扑出去。

    其中蓬莱商市的唱卖由佳士得行负责,苏大郎就在信里和武好古请示了是否要拿下蓬莱商市或板桥商市。

    由于界河市舶司这几年所产生的财富效应,现在开封府那边不少有背景的豪商都在摩拳擦掌,想要一展身手。还有不少豪商权贵寻到共和行,想要合作拿下两个公开买扑的商市。

    “大姐,”武好古将苏大郎的信放在了桌上,思索着问:“花大的船可以远航了吧?”

    花大名叫花满仓,是花满山一辈儿的老大,是个四十多岁的船头,跑了半辈子的海,结果在几年前失了手,船货两失,人也差点死在海上。本来想要金盆洗手,一辈子不再出海了。可是架不住万恶的金钱和阎婆儿的好言规劝,一年前又答应出山。被武好古任命为“进宝”号的船头,还和吴家海商的吴延昭一起编写了船政学堂的航海课本。

    而在几个月前,“进宝”号桨帆两用船终于完工,花满仓便带了一群经验丰富的老水手和胳膊粗壮的桨手开始试航。

    试航还算成功,在渤海湾里面转了几圈,还在辽国的辰州和苏州港停靠,运了不少毛皮和药材,还接了一名赵忠哥、马政派来的信使。

    这名信使带了平定萧海里之战的现场记录,对于研究生女真完颜部的作战方式非常有价值。武好古还从报告中发现了完颜部可能采用了一种类似于后世“墙式冲锋”的骑兵战术!仅仅用两波冲锋,就将数量远超过自己的“契丹骑兵”打崩。

    另外,赵钟哥还在信中详细报告了一种“车轮”加“墙式冲锋”的战术。按照赵钟哥的原文就是“胜不追,败不乱,整军在后,并肩而进,更进迭却,坚韧持久,令酷而下必死,每战非累日不决,盖自昔将兵所未尝见。”

    很显然,这是一种以百骑左右的小队轮流进行墙式冲击的战术!而且这种战术注重耐久,一打就是一整天,即便打不垮对手,也能把对手累个够呛。

    在和慕容忘忧、慕容鹉、林冲和西门安国等人研究了女真骑兵的战术之后,武好古就下令在自己的“假子军团”中进行“墙式冲锋”和“车轮冲锋”的训练了。

    不过武好古并没有想过自己的“假子军团”会很快被派上战场,所以他在布置了一番之后,注意力就转到了开疆辟土之上了。

    “可以了,”西门青信心十足的对武好古言道,“花老大的船现在哪儿都去得了。”

    哪儿都去得?美利坚能去么?

    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显得非常满意。“不错啊!”武好古笑道,“大姐,你来安排则个,过两个月陪我去一趟沙门岛!”

    “去沙门岛?”

    沙门岛可是流放重刑犯的地方!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请管辖沙门岛的奏章已经递上去了,官家应该很快能批。到时候沙门岛和岛上的重刑犯就都是咱们的了。

    大姐,那些犯人你可能和他们说上话?”

    “这个”西门青蹙起秀眉,那个尴尬啊,自己凭什么就能和那些打家劫舍的贼人说上话?人以类聚啊!难道自己是坏人?

    “大姐,你不是女侠么?”武好古看着表情有点古怪的西门青,“那些贼人该是江湖上的朋友吧?”

    “呃”西门青僵硬地点点头,“奴家,奴家在京东河北的江湖上的确有点面子。

    不过沙门岛上的贼人都是穷凶极恶的,怕不好拨弄”

    “不怕。”武好古摇摇头,心说:自己是大石头的老师,阿骨打的朋友赵钟哥在信里面说了这事儿,还怕什么穷凶极恶的恶人?

    武好古笑了笑:“我自有办法叫他们乖乖听话!”

    常起居之后,便是崇政殿中天子加上宰执重臣们的议事。议事结束后,蔡京和苏东坡都被留了下来。御药院的小黄门搬来了几张大方桌子,拼在了一起。然后就扛来了一个巨大的卷轴,在拼起来的大桌子上展开。

    卷轴展开之后,就是一张巨大的兰州、熙州、河州、湟州、鄯州、廓州等六州地理及形势图。图上的姑臧南山、大雪山、癿六岭、小积石山、拔延山分列两侧,山峦起伏,黄河、洮水、黄水在群山之间蜿蜒流淌,条条支流清晰可辨。

    正在两位宰相的注意力被地图所吸引的时候,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人侧目望去,来的原是提举皇城司的李忠和一个穿着绿袍的武官。

    看到那名武官,蔡京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那人竟然是种师极。

    种师极原名种建中,是关洛大儒种放的从曾孙,名将种世衡之孙,也是西军将门之一的种家将如今的掌门人。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武人,而是个儒将,曾经拜在关学大儒张载门下。也许受了张载的影响,种师极对于新党新政并不是很赞同,时常会发表一些不同观点。因此不大受待见,不久之前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议论了一番募役法,结果被御史弹劾,免了原州通判、提举秦凤常平的差遣,改任顺德军使。他这次来开封府就是照常利在就任前上京诣阙,本来是例行公事,却不知怎么被李忠带到了崇政殿

    种师极和李忠双双行了揖拜大礼。

    种师极已经年过五十了,有着一副文质彬彬的好相貌。为人也是温文尔雅,言辞知礼,气质淳淳如饱学宿儒。气质和蔡京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赵佶显然对种师极的长相非常满意,笑着则冲他招招手,唤到了地图台前。

    “蔡京上奏说青塘易得而难守,建议取青塘城后,以青塘之地诱惑仁多一族来降。仁多来降,河西走廊就会被我切断。不知种卿你对蔡京的说法如何看?”

    目前宋朝和宗喀吐蕃的分界线在兰州的京玉关和河州的安乡关。另外,河州州治所在的宁河香子城也在宋军的控制之中。

    而安乡关以北、京玉关以西都是吐蕃控制区。而安乡关和京玉关都在黄河边上,黄河在两关之间打了三个湾,非常曲折,实际上就是在群山之间穿行。另外,洮水和黄河的交汇点也在这两关之间。

    而黄河和洮水,又是宋军在河湟一带立足的根本。这两条河流的沿岸有不少可以开垦的谷底,居住了不少吐蕃和西羌部落,可以提供一定的补给和战马。而且两河本身也有一定的通航能力,使得沿岸的宋军堡垒不会陷入后勤中断的困境。

    但是要向湟州、鄯州青塘而进,宋军就失去了水路的补给,虽然也有一条湟水可依,但是湟水水流太急,水文情况也不明,很难用来运输物资。

    所以宋军一旦离开安乡关和京玉关西进,就会陷入后勤补给困难的局面之中。

    鄯州、湟州、廓州等地一再得而复失,缘由就在于此。而这次再度开边河湟,对于取胜是没有人怀疑的,但是对于长久的守住鄯、湟、廓三州,却是谁都没有把握的。

    既然三州难守,那么拿出一部分用来诱惑仁多保忠是否可行呢?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