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给青塘城!

    蔡京听到张叔夜的建议,顿时对这个开封将门出身的知兵文官够变扭的,明明是个大将,偏偏要做文官,做了文官又总往兵事上靠刮目相看了。

    这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仁多保忠对嵬名乾顺再不满,他也有一个大家族要吃饭。如果没有了地盘,仁多一族不得饿死?别说给个归义军节度使,就给了大白高国的皇帝他也不能叛变啊。

    但是青塘城的油水肯定比卓罗城、盖朱城、喀罗川和仁多泉城这些边角料要多啊!那是后世青海省城西宁市的所在,又靠近水草丰美的青海湖地区,宜牧宜耕。一旦归了仁多家族,仁多家说不定就能发展成第二个唃厮罗,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

    所以一旦宋军碾压了青塘吐蕃,又痛击了援助吐蕃的仁多保忠,再拿出青塘城的地盘引诱,仁多家族多半会倒戈。

    而仁多家族一倒戈,河西走廊就有可能被宋军拦腰斩断!这样西夏就不得不从东线的无定河前沿抽调精兵去反扑卓罗城、盖朱城、喀罗川和仁多泉城一线了。

    “好!”蔡京拍了拍手,“嵇仲,你果然是知兵善战的文臣!你的建议很好,老夫一定会设法促成。你且放手为止,不过一定要记住,在招诱仁多保忠之前,一定要严格保密,哪怕自己人都不能说,否则朝中一定会有人反对让出青塘城的,可明白了?”

    “下官谨记相公吩咐。”张叔夜当下大喜,连忙拍着胸脯做了保证。

    同一时间,韩忠彦正在苏东坡府中探望病人。病人就是苏东坡本人!他在今年元月的时候染病,一度咳血,到了天气转暖后才有所缓解,不过今天苏东坡又告了假,没有去上朝,所以韩忠彦非常担心,当晚就上门探望了。

    韩忠彦抵达苏府的时候,苏东坡和儿子苏迨一起出迎了。跟着进了房后,韩忠彦才松了口气,苏东坡似乎并无大碍。

    等韩忠彦落座,苏东坡就笑着和他说:“昨天晚上又受了点风寒,今天早上有点伤风,就告了假,请了大夫在家休养了。”

    “没有大碍吧?”韩忠彦问。

    苏东坡道:“并无大碍,总能再支撑个两三年吧。”

    韩忠彦点点头道:“人到了咱们这把年纪,保重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苏东坡笑着:“是啊,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替晚辈们支撑起一片天地了。”

    韩忠彦点点头,对于苏门实学来说,苏东坡活着是最要紧的!他是名震天下四十多年的苏东坡苏大才子啊!不仅资格老,而且善读,善用,文章独步天下。现在他又是副相,又有武好古和梁师成两个很厉害的小人帮衬,别的小人也不敢再用文字狱对付他。所以在政坛、文坛、学坛上,苏东坡都是一株可以给实学一脉遮风挡雨的大树。

    如果他不在了,界河商市和云台学宫可就要风雨飘摇了。

    “你是得好好养养,”韩忠彦道,“再过几日,你就要两度宣麻了!”

    苏东坡现在就是尚右丞,再宣麻就是当尚右仆射兼门下侍郎了。虽然苏东坡身体不好,但是赵佶还是决定让他接替蔡京出任右相蔡京升任左相,以便保持朝中的平衡他哪怕天天在家生病,只要人在,朝中就会风平浪静。

    “只是后继乏人啊!”苏东坡微微摇头,“秦少游、陈无己已经不在人世了,黄鲁直和李文叔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秦少游就是秦观,陈无己则是陈师道,这两人都是苏门六君子的一员,不过已经病逝了。而黄庭坚和李格非身体也都不是太好,也不知道能支撑几年?如果这两人和苏东坡都过世的话,苏门蜀学中够分量的人就只剩下苏辙、晁补之和张耒三人了。而苏辙偏偏看不上苏门学士中真正的灵魂人物武好古

    觉得气氛有点压抑,韩忠彦笑了笑道:“不是还有武好古、武好文、米友仁,还有几位苏家的后起之秀吗?再过十年,他们中就有人可以宣麻了。”

    苏东坡摇摇头:“还需十年”

    这十年中,至少有五年是“空窗期”,蔡京、赵挺之、张商英这帮新党悍将能放过那几株幼苗?

    韩忠彦叹了口气,安慰道:“也许不用那么久这一次的河湟之战也是个机会,兴许可以立点军功,这样五年也能到朝臣了。”

    他说的立点军功,争取五年做到朝臣的人当然是武好文了。这个晚上,他正在和娘亲冯二娘告别。

    明日,就是他随军开拔,往兰州而去的时候了!

    而在今年二月,刚刚当了官的武诚之也跟着米芾一起去了苏杭造作局所在的平江军。家中的长子武好古现在又在界河商市做元首,要到秋天才会返开封府。

    “娘亲,真的不要搬到梨花别院去和嫂子一起吗?”

    晚饭的时候,武好文又向母亲提出了搬去梨花别院的建议。梨花别院还有一大家子人,冯二娘搬过去也能热闹一些。

    “不必了。”冯二娘看着儿子,“为娘就在这里住便好,有媳妇,还有孙儿陪着,怎会寂寞?”

    她当然不愿意去和潘巧莲一块儿住了。因为武好古和潘巧莲一直管她叫“小娘”,这是用来称呼父妾的用词。而冯二娘的确是小妾扶正,还不是良家出身,实在有点不大过硬。在武好文的妻子韩娘子面前也就罢了,武好文到底是她的亲儿子。可是在潘巧莲面前,真个有点抬不起头。

    特别是潘巧莲是哥哥潘孝庵当年还和她好过,她青楼出身的事儿,潘巧莲都知道啊!

    “如此也好。”武好文也知道他妈不喜欢潘巧莲,他看到母亲眼眶里面闪烁着泪花,知道是在担心自己,于是就道:“孩儿此去也不会太久,迟则一年,快则数月就能来了而且也不会有危险的,孩儿是安抚司的主管机宜文字,不必临阵的。”

    这话其实是在骗人。安抚司的主管机宜文字必须跟着安抚使走,王厚是个武将安抚使,肯定要领兵出阵,武好文怎么可能不临阵?

    而且迟则一年,快则数月的预期,也是毫无根据的。

    “嗯,娘亲知道的”

    冯二娘轻轻点头,看着已经长大成人,而且就要西去为国家建功立业的儿子,说不出的欣慰和不舍。

    武好古正坐在界河武家大宅的房里面,手中捏着一本厚厚的花名册在看。这是一本刚刚统计上来的界河商市公民名册。

    商市公民的人数一共是两万一千五百余人,其中男性公民有两万一千余人,女性公民有四百多人哦,这并不意味着界河商市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而是登记成为公民的女性远远少于男性。

    女性当然可以成为界河商市的公民!只要她们依法纳税达到一定的额度,就可以成为公民,而且不必服兵役。不过这个时代有独立经济地位的女性并不多,在界河商市就更少了。所以女性公民的人数也就少得可怜。

    不过在武好古家里面,女性公民还是蛮多的。现在陪在他身边的西门青就是公民!因为西门青名下拥有一条街的物业,都是需要缴纳地税的产业。

    另外,武好古的外室奥丽加和杜文玉都是公民。奥丽加是“女骑士”拥有庄园,在界河商市也有自己的住宅,因为缴纳地税所以称为了公民。杜文玉的产业就更多了,不仅有大宅子,而且还有自己的画文玩行,是非常富有的女资本家。

    曾经充当过武好古家伎的阎婆儿也是公民,她在界河也拥有豪华住宅和自己的青楼,当然是纳税的公民界河商市可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地方!

    而同样拥有一份纳税产业的罗汉婢却不是公民,因为她并不是自由人,而是奴隶。

    根据界河商市的法律,奴隶可以拥有私人财产,而且也受保护,但是奴隶不能成为公民,除非他她先成为自由人。

    顺便再提一下,界河商市公民权和户籍是两个东西,界河商市没有户籍的概念,只有公民、商民和奴隶三种身份。只要在商市居住的自由民,登记注册后都是商民。而公民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承担一定的义务,同时也享有相当的权利。

    “老爷,”奴隶罗汉婢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了,“潘大官人和苏员外的信送到了。”

    “拿进来。”武好古开口道。然后就听见吱呀呀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接着就是挺着个肚子走进来的罗汉婢。

    罗汉婢现在已经怀上了武好古的孩子,不过她并没有休养,而是依旧跟着武好古忙前忙后。

    西门青伸手接过了罗汉婢送上的信,轻轻撕开了落款潘孝庵的信,取出里面的信筏,递给了武好古。

    武好古展开信筏,一目十行扫了一遍,眉头就皱起来了。

    “官人,出了甚状况?”西门青关切地问。

    “老师又宣麻了,尚右仆射兼门下侍郎,李文叔也宣麻了,尚右丞。不过老师的身体还是不好,宣麻第二天就告了假,还咳了血,宫中的御医都去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