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韩相公这是要走了?”

    童贯是在琼林宫外,新开张的小潘楼酒楼里面,一间僻静的厢房里面提起这个话题的。

    宗喀吐蕃的变故现在成了蔡京为首的新党攻击韩忠彦的一个口实了。因为河湟二州是在韩忠彦、安焘两人的提议下,由占领改为羁绊的。在建中靖国元年的时候,这个决策也没什么不妥。因为之前的横山之役消耗过大,陕西六路府库非常空虚,根本无力再支撑河湟二州的“治安战”了,不如暂时放弃,以集中精力巩固天都山横山一线的防御。

    如果宗喀吐蕃内部不发生变故,赵怀德可以继续糊弄事情,名义上当大宋的驻西藩都护,知鄯州。那么蔡京等人一时也没有攻击韩忠彦的口实,毕竟河、湟之地名义上还在。只是由直辖变成了羁绊。

    可是宗喀吐蕃偏偏发生了内讧,换了个一心想要“去大宋化”的藩家王子溪赊罗撒。

    这下韩忠彦主张的羁绊就变成了弃土辱国的罪过了!蔡京一派的御史言官可就不客气了,弹章雪片一般的往韩忠彦身上砸过去了。

    而韩忠彦也不是什么抗压性特别强的官僚,看到弹章一多,自己就先软了。连着上了几份辞呈,请郡大名府,同时推荐苏东坡出任首相。

    “韩相公也做了几年首相,是该急流勇退了。好在有苏相公接替,左相是不可能的,不过一个右相还是有的。”

    高俅笑着接过话题,他一边给童贯、武好文倒酒,一边笑着说:“而且苏相公原来的右丞会给李文叔接,旧党还是可以稳住阵脚的。”

    “如果能以资政殿大学士出判大名府也不错了,”武好文笑了笑,又道,“只盼着官家不会穷追建中靖国元年的弃地之错。”

    其实武好文并不赞成岳父请郡退让,因为这次西征是必胜的,而且担任西征主力的御前骑士又是韩忠彦倡议下组建的,如果能够建功,自然少不了韩忠彦的份。况且他还是首相!

    所以只要硬着头皮顶住,过几个月也就“将功补过”了。而且旧党这边还有武好古这张王牌,大不了让他快点来去官家那边进忠言

    当然了,苏东坡上去当右相能够起到的作用也不比韩忠彦小。毕竟苏东坡党羽众多千万别以为苏东坡只是个会写诗词还特别会发牢骚的才子,其实他是一个学阀!苏门蜀学是和洛学、新学一样的儒学山头。门下进士一大堆,而且都是上了年纪,中进士许多年的老资格文官,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可以宣麻的。

    另外还有一个梁师成好像真的是苏东坡的“出子”,现在也因为能写一手瘦金体毛笔字,得到了赵佶的宠信。

    而韩忠彦就是孤家寡人,背后只有一个相州韩氏门阀。可是现在又不是门阀时代,韩氏门阀在政坛上的影响力根本不能和苏门学阀相比。

    可问题是苏东坡的身体明显不如韩忠彦,元月的时候就病了一场,咳嗽不止,听说还吐了血,直到天气渐暖后才好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一病不起!如果苏辙和哥哥苏东坡政见相同倒也不怕,大不了让苏辙再来接班。

    但是二苏现在因为左右榜进士和国子监改革的事情闹了矛盾!因此不可能让苏辙去接苏轼的班,如果苏轼不起,就只能让眼下颇受皇恩的李格非去接班。

    可李格非又过于清高,和苏东坡门下的支柱武好古关系冷淡。似乎也不赞成左右榜进士和国子监改革!

    看到武好文的眉头越皱越紧,童贯还以为他在为岳父的前途担忧,便笑着安慰道:“相州韩家可是深得皇恩的,而且蔡京也没功夫去和韩相公过不去东坡先生可不好相与!”

    武好文摇了摇头:“东坡先生推行左右榜进士,又主持太学改革,又提出了天理说和实证论,所作所为争议颇大。若如王荆公当年那样四十八岁宣麻还好,到底身强力壮,足够支撑上二十年。可是东坡先生今年已经68岁了”

    高俅叹道:“蔡京那厮却是体壮如牛啊!”

    韩忠彦软弱,苏东坡体弱,而蔡京却是手腕和身体双优,根本无懈可击。一旦苏东坡过世,旧党这边恐怕就要靠李格非独立支撑了,可李格非又如何是蔡京的对手?

    童贯眯起了眼睛:“无论东坡先生,韩相公还是蔡相公都先帝留下的老臣。东坡先生是仁宗朝的进士,韩相公也是仁宗朝就入仕了,蔡相公年轻一些,也是神宗朝的进士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苏东坡、韩忠彦和蔡京都是几朝老臣,对于当今的官家而言都是爷爷辈的官了,真的能看得上?大宋官场的未来,还是武好文和高俅这等后进的舞台啊。

    高俅眯起了眼睛:“蔡京那厮好像在力推陶子礼,想要和咱们争功啊!道夫兄,你熟知西事,那陶子礼到底如何?”

    “陶子礼?”童贯眉头微皱,“倒是个真知兵的,跟随章质夫多年他现在派了甚差遣?”

    高俅道:“陕西转运副使,知延州事。”

    “知延州事?”童贯一愣,“蔡相公莫不是想在东路立个奇功?”

    武好文问:“能成功吗?”

    “不好说,若是能成功,只怕北面又要风波骤起了!”童贯摇摇头道,“就不知道界河先生能不能应付了?”

    现在的辽国其实很不愿意和宋朝开战,但是他们在宋夏战争问题上也是有底线的。除非出现磨古厮或是后来阿骨打那样的乱子,否则辽国绝不会坐视西夏灭亡而无动于衷。

    一旦宋朝在西北战场上取得决定性的进展,辽国必将会进行军事干涉。

    而界河商市这块摆在辽人嘴边的肥肉,极有可能成为辽国兵锋所向的目标!

    “辽人会对界河商市下手?”高俅顿时有些急了。

    现在高俅、武好古、潘孝庵再加上一批认同实学的苏门弟子才是真正的一党。而他们的根本就是财源滚滚的界河商市!有了界河商市,他们才能有钱有资源,才能替赵佶办成各种大事儿。若是界河商市因为蔡京、陶节夫在西北的冒险成为辽人攻击的目标,那么这一党人的根基就要动摇了。

    童贯呵呵的笑了笑,“知道他们的打算就不怕了,东坡先生和界河先生都是有办法的人,不会让蔡京和辽人得逞的。咱们只管在洮西打好就行了。”

    “给了四百张房契?呵呵,官家真是越来越会拨弄那帮武人了!”

    赵佶要用开封府的房子去激励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力战的事情,当天晚上蔡京就已经知晓了。告诉他这事儿的正是张叔夜,因为王厚“投靠”了旧党,所以张叔夜的官运就来了,被蔡京推荐为权发遣兰州蔡京、陶节夫需要一个熟悉兰州情况的官员去执行拉拢仁多保忠的任务。而张叔夜因为担任过很长时间的兰州录事参军,熟悉那一带的情况,又允文允武,所以就成了不二之人选。

    另外,张叔夜还当过兵学司的教授,和不少兵学司出身的御前骑士很熟,可以从他们那里打听到不少消息。赵佶用房子犒赏骑士和猛士的消息就是他打听来告诉蔡京的。

    “相公,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本就精锐非常,如果再有了房子做激励,恐怕会打得那西藩贼人找不到北了。”

    蔡京看着张叔夜,“西藩很弱?”

    “很弱,念经念坏掉了!”张叔夜笑道,“西北的羌胡都有这毛病,西贼也不例外,不过他们比吐蕃人好点儿,要不然支撑不到如今了。”

    在唃厮罗建立宗喀吐蕃王国的时候,大宋君臣一度非常害怕,担心吐蕃就此崛起!可是唃厮罗的雄起并没有完成太久,就被一帮吃斋念佛的子孙折腾坏了其实唃厮罗自己也是个和尚,靠佛教凝聚人心,子孙更是沉迷宗教,杀性也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所以大宋西军虽然打西夏打得挺累,但是虐宗喀吐蕃是没一点问题,只是受制于后勤压力而无法长久占领青塘高原。

    蔡京点了点头:“如果宗喀吐蕃惨败了,西贼是不是会出兵青塘?会是仁多保忠带兵吗?”

    “多半会的,”张叔夜说,“如果要出兵,必是仁多家族的人马冲在前面。如果能痛打仁多家族,仁多保忠就有可能倒戈。”

    “得给多少好处?”蔡京问,“一个归义军节度使可够?”

    “不够。”

    “归义军都不够?”蔡京皱眉,“难不成仁多家还想要定难军?”

    张叔夜摇摇头道:“归义、定难都是空的。仁多家族占据卓罗城、盖朱城、喀罗川和仁多泉城却是实的。如果仁多家族倒戈,这些地盘都有可能不守。仁多保忠怎么肯弃了实实在在的地盘去图一个虚职?”

    “那咱们该给甚好处?”

    “给青塘城!”

    蔡京一愣,“给哪里?”

    “给青塘吐蕃的大本营青塘城!”张叔夜道,“只要咱们肯给,仁多保忠一定会把仁多家族带到咱们这边来!”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