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元首,下命令吧!属下的一百保正和四百保丁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您一声令下了!”

    看着武好古沉默不语,西门家的元老西门安国有点沉不住气,开口请战了。

    原来武好古在今天的元老院会议开始前,就让西门安国去召集“菜场保安”了!100名骑士保正还有400名从黄植生领导的营造所工程队中动员来的兼职保丁,在第一时间就布署起来了。骑士们骑上大马,带上弓箭和直刀,“临时保丁”则拿着棍棒和藤牌,都在界河商市各处警戒了。

    不过武力好像还是有点弱啊!

    听了西门安国一声嚷嚷,武好古忽然发现界河商市的军事实力关键时刻不大够用啊如果不算那些还没长大的“马木鲁克”,界河商市的“常备军”就是二百个“骑士保正”、二百个阻卜战奴、二百个水军,还有几百个警巡,总数不过千余人。

    而且警巡还要负责维持城市的治安,不是随时能拉出来的军队!

    至于登记在册的保丁,人数倒是有好几千,可是事到临头真的能动员起来吗?而且这些保丁绝大部分都在八十八个行会下面的商行里面勾当吧?这些家伙在关键时刻真的能上战场吗?他们可不是西周国人和罗马公民啊!

    想到这里,武好古哈哈笑了起来:“安之,准备好就行了,还要本官下何命令啊?不过是请愿而已咱们准与不准,都不必伤和气。界河商市毕竟是一桩买卖,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诸位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武好古说着话,目光却阴冷地投向纪晟、向宝和张克相三人。

    “是啊!买卖不成仁义在!”纪晟笑着答道,“大不了就是辇人他们又没杀人越货,咱们能怎么样?还能强买强卖不成?”

    向宝也道:“西门安之,你也忒冲动了!你的保丁要是真的打杀人命,人家去开封府敲登闻鼓怎么办?你还真当武元首是一镇节度啊?”

    张克相嗤地一笑:“武元首,我看这次的事情政所也有不对的地方,杜文忠那厮吃相忒难看,向青楼瓦子行索贿三千,又向造船行索贿八千商会股东一年才分多少?不过一万匹绢,他倒好,开开口就一万一了!而且他一年还有六百匹的进项,还住着免费的宅子,朝廷的七品官都不如他拿得多!

    而且这厮还跑了!呵呵,我看他多半还收了别家的钱,说不定能有几万了!要不然他跑个啥啊?”

    “是啊,要是行税务的勾当都和他一样,咱们商会一年要损失多少?”

    “他又不是官,怎么也敢这样搞钱?这事儿也难怪下面的行会不服气了。”

    “我看行会提出的要求也有道理,行税的确得公议。”

    “还是公议好”

    在场的元老有几个居然开始附和张克相了!不过张克相的话也有道理。

    杜文忠这货就是个吃扣的公司业务员,还指望股东给他说话?

    而且现在由财政所行税务掌控的税收模式的确问题不少,贪钱的行税务也不是杜文忠一个,只是这货要的太多了,引起了造船行的反抗。

    “元首,”潘孝庵的侄子潘琦这个时候也发话了,“依我看,这个行税收得的确不合理,不如取消行税,增加地税有多少房产,就交多少税吧。”

    潘家开银行的,交行税肯定不如交地税合算啊!银行又不占多少地,能交几个税?可是要收行税就不一样了,谁都知道银行有钱,怎么可能少交?

    “这可不行!”向宝马上提出反对,“地税已经很高了,去年交了六万多,地产行还交了三万多行税,房产契税还有两万多,拢共十二万出头了,已经很重了!”

    他家的保利地产是界河商市第二大地产商当然不肯多交地税了。

    “向元老,”武好古微笑着发话儿,打断了正在和潘琦争论的向宝,“你支持开办行会院?”

    “我看可以啊,”向宝笑道,“一年收人家那么多钱,总是打蒙包也不好吧?况且现在京东商市的市老会也有三分之一的席位是给行首的,咱们何不效仿一二?”

    京东商市的情况和界河商市其实是不一样的,京东商市是先有“菜贩子”摆摊做买卖,后有“菜市场”来规范管理。在这种情况下,“菜贩子”有比较大的发言权也是理所当然的。要不然也甭搞什么商市,就让海州官衙去收税不就行了?除了收得钱都跑到贪官污吏口袋里去了,也没什么不好啊。

    而界河商市则是先有的“菜市场”,再招来“菜贩子”,而且界河商市理论上没有官府参与不存在官派的元老!完全都是股东在经营管理。可就是这么一座商办的“菜市场”,在短短的几年内就拥有了十万人口,差不多达到了一个州的级别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界河商市,变成了一个董事会管理的中型城市了。

    董事会管理的城市,统治基础其实是比较薄弱的,就是三十三家股东。而且这三十三家股东细论起来,大部分都不算是“资产阶级”,而是贵族官僚至少他们主要的身份是贵族官僚!

    而那些行会行首,虽然不一定是良心乌黑乌黑的资本家,但绝大多数都没有贵族官僚的成色,大多都是从事工商业的市民。

    “潘二哥,”武好古又问潘琦,他的年纪和武好古仿佛,辈份却小了一辈,在他一辈中行二。“你怎么看?”

    “我看行啊,”潘琦笑着,“只要行税清清楚楚的收上来,公议就公议吧!”

    “郝大官,您看呢?”武好古不动声色,又把问题抛给了提举界河应奉局的内官郝随。

    郝随是刘太后的心腹,但是在内官之间的斗争中却败给了庞宽、杨戬和梁师成,被踢到界河商市来了。

    “咱家也觉着可以,”郝随道,“反正已经有了京东商市的先例,咱们照着办理也无不妥吧。”

    京东商市其实还没开张呢!不过商市的管理办法,却已经讨论了一段时间。

    “曹殿直,您老人家怎么看?”

    武好古现在问的是曹家将门的一个老头,是曹彬的后裔,却是不吃香的庶流,因而被派到界河商市做买卖。

    “行啊,”曹老头一笑,“有了个行首会,以后咱们亲自和行首们谈,怎么都比现在好吧?”

    武好古心想:这老头真以为那帮行会商人都很好说话吧?

    “马大哥,”武好古又把问题出给了马植,他是八个辽人元老的首领,“你觉得能开个行会院吗?”

    八个辽人元老都是贵族味十足的家伙,其中四人出身燕四家,一个萧保先兄妹的族人,一个奚王府的买卖郎君,一个是十二宫帐派出的买卖郎君,还有一人是会掷骰子的辽国宰相李俨又名耶律俨,靠掷骰子赢了个宰相的子侄。

    不过这八个辽国的显贵在界河商市这里却比较弱势,因为他们都没什么商业眼光,除了卖马卖羊卖木头,基本上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分给他们的八个坊的土地,大部分都早早卖出去套现了,也没卖出什么好价钱,只有马植把土地交给西门青运营,才囤住了大部分土地,而且还赚到了一大笔绢,现在他大概是辽国首富了。

    “开就开呗!”马植也是一脸无所谓,“不就是一些商人嘛!还能翻了天?某看他们也是不堪胥吏勒索才提出这般要求的。”

    就是一些人畜无害的商人?武好古心里笑了笑:中国古代的商人看上去是没怎么太厉害不过真的开了商市下院,那可就不是少数商人参与的事儿了,因为行首并不一定只有资本家才能做。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行首嘛!这三百六十行其实就是社会工种的总称,代表的是以城市市民为主的群众。

    一旦有了行首下议院,就等于界河商市的市民有了真正的议政之权。而有了议政权力的市民,就会变成西周的国人,就是西方的公民了好好的一个“界河菜市场”,这下要变成公民们的灯塔市了!

    你们这些腐朽没落的封建贵族官僚真是什么都不懂啊!

    武好古摇了摇头,笑道:“既然大家都赞成开行首院,那么不如就同意他们的请愿吧诸位可有反对的?”

    没有人反对。董事会怎么会反对一个更好的,更透明的捞钱的办法呢?

    “那就算通过了!”武好古接着说,“不过咱们也不能白白给那些行会议税的权力!”

    权力和义务应该是对等的!行首们这一次也没怎么斗争,就拿到了成立行首下院的权力可不妥,所以必须要让他们付出点什么!否则这些行首早晚被惯成刁民。

    “对!不能白给!”西门安国马上附和,然后又问了一局,“元首,那咱们该提甚条件?”

    武好古看了眼这个粗旷高大的汉子,笑着说:“本元首建议在界河商市实行公民制。”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