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是武元首射的?”

    陈笑天的问题一出口,杜文忠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不过这货的心理素质还是过硬的,连忙啐了一口:“呸!他敢!他要敢射我,我妹子跟他没完!”

    “我想也是啊。”陈笑天吐了口气。

    杜文忠道:“还不是那个狗屁差事哎呀呀轻点,轻点!”

    陈笑天的保镖这时正在替杜文忠包扎能在界河商市里面立足的豪商,大多都养了不少保镖打手。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有好几千的战力!而这些战力不受武好古的控制,有时候也会做出犯王法的事情

    “原来是差事啊”陈笑天笑着,他心说:一定是这厮逼得人家太紧,被人家买了杀手伏击了。

    陈笑天顿了顿:“现在不早了,城门大概要关闭了,不如且和我去庄子上过一夜,明天再送你入城吧。”

    陈笑天有个兄弟也选了骑士,他的庄子就在界河商市附近,就是陈笑天要带杜文忠去的那个。

    “好,好的,就依陈大哥安排。”杜文忠大松口气,他现在可不敢进城。而且肩膀疼得要死,肚子又饿,根本没力气赶路。不如先去陈家庄子上安歇,等明天早上再寻机会开溜。

    可是要溜到哪里去呢?再开封府去看那个糟老头子的脸色?还是找个什么地方闯荡则个?可是要闯荡也本钱啊

    “老师”杜文玉的声娇媚,也嗲嗲的。她坐在床边,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着武好古,别提有多让人怜惜了。

    她已经跟了武好古不少日子,年纪也长到了二十出头,加上也滋润过了,所以完全发育到位了。皮肤晶莹剔透得简直可以吹弹得破,胸脯更是胀鼓鼓的,简直要把小衣涨破了一般。

    武好古昨天晚上安慰了她半宿,没想到今天才一醒过来就看见她哭哭啼啼的模样了,真是可怜啊!

    “文玉,不用担心。”武好古说,“你十三哥不会有事的,现在大概都快入城了吧?”

    “呜呜”杜文玉还是哭,“入了城也是坐监。”

    界河商市也是有监狱的!不在南城,而在北城,由警巡院负责管理,监狱的条件自然是比较艰苦的。

    “他受了伤,不必坐监了。”武好古说,“就让他在家里养伤吧。”

    杜文忠的家眷还在开封府,武好古说的“家”是杜文玉在界河商市的宅子。她的宅子现在和西门青的住的宅子分开了。西门青住在武家大宅内,而杜文玉又在杜家经营画街后面另外建了宅子。武好古在界河的时候就是两头跑。另外奥丽加和罗汉婢都是跟着武好古的,他到哪儿,两个女人都跟着伺候。

    武好古和杜文玉正说话的时候,突然卧室门外传来了罗汉婢的声音儿:“老爷,刘二狗刘员外和阎娘子有急事求见。”

    “刘二狗和阎婆儿一起来了?”武好古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了。

    刘二狗可不是什么体面人,他是武好古从开封府带来的一个泼皮头子。后来武好古又将万大瓦子交给他和阎婆儿两人打理,也不指望赚钱,就是想让刘二狗和阎婆儿以万大瓦子为中心,经营出一张情报书包网.bookbao2。

    但是界河商市实在是一个情况过分复杂的地方,内部又太自由,所以情报书包网.bookbao2很难做到密不透风。不过还是能打听到不少消息的,今天刘二狗和阎婆儿一起过来了,显然是有什么重要情报了。

    看到武好古坐了起来,杜文玉也不撒娇了,而是默不作声的就去帮他穿衣服。

    才把外衣披上,就听见外面阎婆儿扯开嗓门大声音:“老爷!十万火急!有人想在界河商市闹事!是纪家、张家和向家在捣鬼”

    闹事?

    武好古霍的一下推开了杜文玉,光着脚就想跳出去。才到门口,又转身进来,示意杜文玉帮他穿好衣服,再慢慢穿好了靴子。

    现在这个时候,可得沉住气了,自己可是堂堂大宋朝的忠臣,还怕你们几个奸佞小人闹事?

    穿衣服的这点时候儿。武好古脑子飞快转动起来了,有人闹事还是是纪家、张家和向家在捣鬼!他们想要干什么?反对元老院和自己在界河商市的英明统治?纪忆那厮这段时间不是在开封府上窜下跳推销他的京东商市计划吗?会不会和京东商市的筹建有关系?自己可从来没有反对过京东商市啊,他们倒先下手为强,在自己的界河商市闹起来了。

    衣服穿好,武好古就板着面孔往外走,看着他走出去。杜文玉忍不住叫了一声:“老师奴的十三哥会不会也是被他们陷害的?”

    武好古头一笑,淡淡道:“文玉,且放心吧,十三不会有事的,大不了就是罚钱走人。”

    他的语气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界河商市的法纪并不严酷,但也不是没有!虽然有些时候还不得不法外施恩,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让武好古来开后门的。

    而且就算是西门安国和慕容鹉,他们这辈子在武好古的系统里面也别想再碰钱了!

    武好古走出自己的卧室,在内堂里面见到了匆匆赶来,连妆都没化的阎婆儿还有脸上满是义愤的刘二狗。

    “出了甚事?”武好古问。

    刘二狗急急地道:“禀元首,杜十三郎主管议税的造船行、弓箭行、铁匠行、屠宰行的行首和东家正在串联,预备向元老院请愿。要求参照元老院的模式开设行会院,公开议税。”

    阎婆儿也道:“奴家从宿在软玉温香阁里的几个生那里打听到,最新一期的士林界河版旬报会拿杜十三索贿案做借口,抨击商市腐败,要求开行会院参与议税、议政。而且这事儿是纪家、张家和向家在操纵。他们还计划,如果元老院拒绝,就要发动联合抗税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武好古有些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杜文忠的这点破事会被人如此利用。

    而且纪晟、向宝、张克相这三个腌渍货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是要开上下院的节奏啊!

    不对啊,他们为毛要这么干?他们自己就是元老,干嘛要再开个下院来分享权力?虽然元老院被自己把持着,可就算再开个下院,他们就能说了算?

    武好古眉头皱了起来,这事儿不那么简单!而且纪晟、向宝、张克相这三个腌渍货哪有那么高明?还开下院这是要名垂青史吗?他们哪里懂这个?背后一定有高人!而这个高人不用说,就是纪忆、吕嘉问、曾布、章惇这伙奸党小人了。

    可是这**党小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在界河商市政所大楼旁边,商市元老院大楼今儿跟开了锅似的。早上造船行、弓箭行、铁匠行、屠宰行的行首一块儿来递了请愿文后,元老院的议事堂就变成了个鸭子堂了。三十三位元老或者元老代理还有跟随元老入场的文案幕僚们,全都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来了。直到武好古进场,才稍微安静了些许,然后就是元老们依次发言表面立场了。

    武好古就在长方形的会议桌当间的位子坐着,左右分别坐着武诚兰和赵佳人,两人都在埋头记录,将元老们的发言一条条记下来,然后拿给武好古做参考。

    现在界河元老院的议事规则是这样的,先是元首或是元首代理通常是西门青宣布议题,然后元老或元老代理依次发言,再是元首或元首代理进行总结性的发言,最后举手表决。看上去还是挺民主的。不过有谁如果认为界河商市元老院实行的是万恶的代议制民主,那就大错特错了!

    实际上界河元老院是个股东会,所谓元老其实就是股东代表,并不是界河市民推举的。

    所谓的界河商市,就是元老代表的股东出钱合办的一个市场和菜市场什么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四行会请愿事件,就相当于在菜市场里面卖菜的商贩团体对菜场的收费和管理方法有意见。想要杜绝暗箱操作,成立一个公开的行首会讨论缴费和管理方法。

    基本就是这么事儿了!也不知道西方的那些资产阶级自由市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和菜市场差不多的局面?反正武好古一手建立的界河商市,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所以武好古这个“菜市场经理”手里可用的招儿也不多,砍人肯定是不行的,无非就是辇人可是那些“菜贩子”不会因为“界河菜市场”不让摆摊了就改行吧?现在大宋可不止一家“菜市场”了!界河“菜市场”不做,还可以去“京东菜市场”、“蓬莱菜市场”、“板桥菜市场”继续摆摊卖菜。

    一定是这样的!武好古琢磨了半天,终于想清楚了缘由,纪忆那厮一定是这么打算的,他一定想利用纪家、张家和向家在界河商市的元老鼓动风潮,再趁机挖界河商市的墙角!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