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杜文忠杜十三郎的最近的心情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他是杜文玉的嫡亲哥哥,在开封杜家里面并不得意。因为他喜欢和御拳馆的力士们混在一起,在画一途上就耽误了,完全不能和自己的亲妹妹杜文玉相比。但是身子骨却练得不错,骑马射箭都还来得,不过却远远达不到武艺高强的水平,文采也不大行,考个武进士肯定中不了,有点文武不就的意思。

    对于他妹子杜文玉被当成礼物送给潘楼街出身的武好古,他更是不满到了极点。为此还和自己的爷爷杜用德吵了一架,在杜家的地位就更低了。

    可是在熬了两年苦日子后,他妹子杜文玉的“姘头”武好古却发达得不成样子了。他妹子也跟着风光了起来,还找上他这个哥哥,让他去界河商市帮着打理画行。可是杜文忠的性子粗疏,对画行的经营并不在行,干了一年后就没兴趣了。于是杜文玉又给他安排了个肥缺去当界河商市财政所行税务的勾当官!再肥的缺没有了,这妹子还真是照顾他。

    而行税务勾当官这个缺主要肥在两方面,一是薪俸高,月俸高达三十匹绢,年入就是三百六十。另外,还有免费而且宽敞的住房,还有每月二十匹绢的公使钱就是办公费、车马费等等,花不完可以装进自家口袋,不够花也不会再给了。

    二是油水足!就是受贿的机会多了!因为界河商市的制度比较严密,元老院的监督也算有效,所以清水衙门很多。不过因为存在“行会议税”的制度,行税务就是不多的肥缺之一了。行税务里面有四个勾当官,每个勾当官负责22个行会的“议税”。

    这个权力可就大了!现在界河商市的主要财入就是行税、地税和船税,其中行税又是大头,建中靖国二年就收了不下二十万!今年只怕能收到三十万了。也就是说每个勾当官过手的行税在五万到八万之间。虽然主管财政所的张熙载会敲定一个指标,但是勾当官的权力还是很大的,稍微伸伸手几千匹绢就有了。

    至于请吃请喝请三陪什么的,对行税务勾当官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这份差事还真是个肥缺啊!唯一的问题,就是容易翻船界河商市的公行饭碗可不是铁打的!只要给元老院那帮孙子逮着,一准就是砸了饭碗逮进去想要出来就得用钱赎!而且花了钱也不可能把职位再买来了,还是永不录用!

    所以这钱贪得还是有点风险的

    杜文忠其实也不缺一年几千匹绢的进项,他妹子可是得了武好古绘画真传的杜文玉啊!现在武好古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画画了,所以就把自己用在绘画上的押印给了杜文玉,还让杜文玉模仿自己的字迹。她一年以武好古的名义卖个几幅大作,怎么都有几万缗进账。

    另外,武好古还给了杜文玉好几块界河商市城内的土地,又让教她以土地入股,参与了几家青楼瓦子和酒楼,现在每年都有两三万分红进账。

    而杜文玉对她唯一的嫡亲哥哥也很大方,三五千缗的给起来一点不心疼。

    可是杜文忠挺大一爷们,总靠妹子养着也不像话啊!所以杜文忠还是想要自力更生的。而且看着惹人喜爱的黄白之物和绢帛送上来,谁又能往外推?

    武好古那厮当年不一样捞钱?而且不但捞钱还捞女人,自己大好的妹子不就归了他?

    再说了,姓武的在界河商市就是任人唯亲啊!用了多少姓武的,姓西门的,姓慕容的,姓潘的,姓米的。还有早年跟随他的苏家兄弟,林家父子,黄家兄弟,张熙载和花满山两大家子,还有赵钟哥的亲戚门人,不都是自己人?自己一个杜家人有甚好怕的?

    仗着“朝中有人”,杜文忠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归他管辖的22个行会里里外外都被他勒索了一遍。连阎婆儿那的骚婆娘在当行首的青楼瓦子行也不例外!

    别人怕阎婆儿,他可不怕!他知道武好古和阎婆儿就是逢场作戏。如果是白飞飞来他还有点怕,阎婆儿人老珠黄算个屁。阎婆儿被他“逼”得没办法,还真给了他三千匹绢。

    除了青楼瓦子行,还有另外三个归他管的大行会,分别是酿酒行、造船行和米粮行。酿酒行就是酒中仙行一家独大,这是武好古和潘楼合开的买卖,杜文忠实在惹不了。米粮行会则是商市元老苏安利在主持,也没啥好说的,人家不仅是武好古的心腹,而且还是元老院元老,怎么敲诈?于是造船行就成了杜文忠重点敲诈的目标了。

    顺便提一下,这个界河商市的造船行一开始的时候就只有界河船政学堂下属的界河船场一家买卖,并不是大行业。但是因为界河商市的木料特别便宜,而且量还足。所以就吸引了不少造内河纲船的商人入驻,没两年就做大了。而武好古控制的造海船的界河船场,因为没有什么业务,也没盈利,所以就没去控制造船行会。

    而这个造船行会看上去也没什么后台,所以杜文忠也就不客气了,狮子大开口,索要八千匹绢的贿赂!要是不给,那么建中靖国三年的行税起码翻上一倍至少得交三万匹绢!

    不过那帮造船的显然没有阎婆儿那么爽快,为了八千匹绢拖拖拉拉了好一阵子,怎么都不肯掏出来,等得杜文忠都有点不耐烦了。

    昨天他就让自己的副手去放了狠话,如果造船行会的那帮腌渍货再不把绢拿出来,那他可就要把造船行会抗税的罪行报上去了。

    界河商市可不是没有强制手段的!根据元老院通过的法案,商市政所有权对抗税对象处以驱逐和没收并拍卖财产的处罚如果是整个行会抗税就处罚行首,如果是单一的商户抗税则由行首举报,商市政所核实后进行处罚。

    虽然被处罚对象还可以通过向元老院申诉,可元老院那边不需要花钱疏通?

    至于举报什么的,杜文忠压根不担心。在界河商市,有几个元老会不给自己妹妹的面子?

    所以当林冲带着两个警巡官出现在杜文忠面前,并且告知要对他进行羁押和调查的时候,杜十三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林教头,你没搞错吧?我可是杜文玉的哥哥!”

    林冲看着眼前的杜十三郎,很有一点哭笑不得。杜文玉的哥哥管甚用?你要是潘巧莲的哥哥,那武好古怎么都得包庇的。

    “十三哥,莫慌张,乖乖和某走吧,不会为难你的。”林冲好言道,“就算是做实了,最多就是开革罚钱杜娘子一定会替你出钱的。”

    “武大郎,武大官人知道这事儿了?”杜文忠还是不死心。

    “就是奉了元首的命令来拿你的。”林冲温言道。

    “他,他竟然”这下可把杜文忠给气着了。

    武好古怎么能六亲不认啊!太不仗义了不对,是太看不起人了!之前西门安国和慕容鹉也捞钱了,比自己还多呢,不是包庇起来了?他们不就是西门青的亲戚吗?一样是小妾,自己的妹妹拿点不如西门青了?

    越响越生气的杜文忠这个时候就不乐意跟林冲走了。不过林冲他是打不过的,而且姓林的还带了两个帮手,看上去都有两下子。

    “林教头,”杜文忠到底是在开封府市井混迹过的,心思就是活络,当下就对林冲说,“我得去收拾则个,你不放心的话,就叫人跟着。”

    林冲带人“抓捕”杜文忠的地方是界河商市财政所,是一栋三层砖瓦楼房。杜文忠办公的官房在二楼,楼下就是马厩。

    林冲往官房里面张望了一下,很小的一间,摆着桌椅架,还放着一些私人的杂物。

    “不必了,”林冲笑道,“我们就在门口看着。”

    “那好”杜文忠应了一声,转身就装模作样西自己靠窗摆着的桌走去,到了桌跟前就拉出椅子,没有坐下去,而是忽然一下跳上了椅子,接着又上了桌子,然后一下撞破窗户跳了出去!

    这是跳楼自杀了?

    林冲看见这一幕都有点傻了!不就是几千匹绢吗?至于作死吗?

    这发愣的时候,一阵吸溜溜的马鸣声传来。

    “林大官人,下面是个马厩,姓杜的大概要跑!”林冲的一个手下这时叫了起来。

    “该死的!”

    林冲骂了一句,跑到窗口一看,杜文忠果然已经骑上马正要往外跑。

    “大官人,弓箭!”

    跟着林冲的一个警巡官把一张竹木长弓递过来了!林冲的箭射得极好,保证能一箭射死杜文忠可那是杜文玉的哥哥啊!

    就这么稍微一犹豫,杜文忠已经策马疾驰,出了财政所的院子。

    “快追!”

    林冲一声发吼,转身就出了官房,一路飞奔下楼,也去马厩牵出了一匹不知道是谁的走马,然后急匆匆追了出去。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