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苏适在耽罗岛上想尽办法忽悠高丽人的同时,这一次往高丽贺正旦的大宋使团的正使刘逵,已经返海州数日了。

    到海州的刘逵,并没有马上带领返的使团往开封府而去,而是借口海上风波劳苦,住进了自家岳父吕嘉问新购置的思园别墅休养。

    思园原是纪忆的产业纪忆在海州拥有大量的地产,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因为流传着朝廷将在海州开办京东商市的消息,所以纪忆又赚了不少不过这次他不是什么都没做,而是将其中的一个园子卖给了吕嘉问,吕嘉问则将之改名为“思园”,作为自己在海州长居之处。

    吕嘉问的石炭勾当现在也越做越好了,不仅运输石炭,还在徐州买了个石炭矿,成了真正的“煤老板”!

    “煤老板”自然是要买房子的!除了从纪忆手中买下了思园,他还在运盐河两岸大肆购置土地他很清楚,京东商市得到批准的可能性极大!

    因为武好古、潘孝庵、高俅、向宗、向宗良、王诜、米芾等等在开封府手眼通天的人物,这段时间也一样在海州大手笔吃进土地。

    京东商市,肯定是十拿九稳了。

    “公路,你不如也投一点钱在海州吧肯定可以赚上一大笔的。”

    听到生平最恨奸商的岳父吕嘉问说出这样的话,刘逵的眼珠子瞪得老大,简直被惊得傻了。

    岳父怎么变成商人了?

    “岳,岳丈,小婿不是商人,不会做生意的。”

    吕嘉问一挥手:“嗨,老夫也不是商人。”

    您还不是?刘逵心说,海州最大的吕记石炭行谁开的?

    吕嘉问说:“而且这门生意不需要会的!”

    不需要会的生意?刘逵心说:世上还有这样的生意?要有的话,谁还当贪官?

    “就是买进!”吕嘉问气势很大的说,“朐山县城附近的土地,有一块买一块!朐山县城里面的房子,有一间买一间等到明年京东商市一开张,翻一倍卖出去就是了。”

    “岳,岳父,真的可以翻一倍?”刘逵有些不确定地问。

    “怎么不能?”吕嘉问道,“你现在知道界河商市的三十三家股东在土地上赚了多少?当时他们只投了一万缗就拿到整整一个坊的土地,哪怕已经便宜卖出一半了,剩下的也都价值几十万啊!”

    几十万啊!

    吕嘉问那个咬牙切齿啊!怎么就没在界河商市入一股呢?一万缗谁没有啊?

    “几,几十万?”刘逵咽了口唾沫,“真有那么多?”

    “当然有了!”吕嘉问道,“现在界河商市的户数已经超过两万了,人口超过了十万。而且还兴起了酿酒、木材、牲畜、药材、粮食转运、刻印、造纸、造船、造砖、泥灰等十几个财源滚滚的行当”

    武好古圈地建商市的眼光当然是好的,选了个极佳的位置开设界河商市废话,那地方差不多就是天津市嘛,位置能不好吗。所以界河商市才开了四年,现在已经相当的繁荣兴旺了。还出现了一大批“支柱性”产业!

    除了吕嘉问列出的十大行业之外,还有以界河大相国寺解库为首的金融业,还有房子卖得飞起来的地产业和相关的建筑业,还有刚刚开始兴起的军工产业,还有生意兴隆的餐饮零售业,还有金银漆器,还有贩卖人口的贩奴业,还有不入流的青楼瓦肆等等。

    总之,现下的界河商市就是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真是发展最快的时候儿!而界河商会的股份,也就成了让人眼红的聚宝盆了商会从去年开的就向股东派发股息了,每股一共就33股派息超过一万缗,等于一次收了全部投资。

    不过那些购买了商会股份的股东,现在根本就不在乎分红了。因为他们没一家都能分到一个坊的土地!当初是不值钱的,可是现在已经升值的不像话了,而且还在继续看涨

    这样的财富效应摆在眼前,又怎么能不让人心动?

    所以当曾布、蹇序辰联名上奏请开京东商市之后,朐山县城周围的地价就开始飙升了。之前错过了界河商市的豪门权贵富商,现在都盯上了还没有出炉的京东商市了。

    “武好古那厮得意不了太久了!”刘逵咬咬牙,“界河商市也快到头了!”

    “怎么啦?”吕嘉问看着刘逵,似乎有些吃惊,“公路,你在说甚?”

    “岳丈,”刘逵压低了声音,“您大概还不知道吧?武好古那厮在界河商市私蓄精兵!他要造反!”

    “瞎说!”吕嘉问一挥手,“他造哪门子反?他那么多钱,官家又待他如兄弟。”

    “真的!”刘逵道,“这一次他从界河商市调了100精兵护送苏适去日本国那100人都是私兵,精锐异常啊!”

    “100人,100人怎么造反?”吕嘉问还是摇头,“他现在是将门,养100私兵也不为过啊,而且他的界河商市现在至少价值上千万缗,不养点兵护着能行吗?”

    “可是那100人个个都有铁甲!”

    养私兵在宋朝不是大罪过,王安石自己搞了保甲法,不少豪门钻空子把保甲养成自家打手的多的事儿。

    但是保甲也不能藏有五领以上的纸甲,更不用说百领铁甲了!要认真论起来,武好古的脑袋都是可以搬家的。

    吕嘉问皱眉问:“你亲眼见到了?”

    “见到了!”刘逵道。

    “那些披甲的私兵呢?”

    “大概在耽罗国吧。”

    吕嘉问笑了起来:“那不就是没有吗?你这个是口说无凭啊!耽罗国不是大宋的土地了,咱们也管不着啊。也不可能派人去耽罗国调查啊。”

    这个不对啊!

    刘逵突然感到不对了,自己岳父怎么啦?怎么在替武好古说话啊?武好古不是和他有杀子之仇吗?现在有武好古造反的证据,虽然武好古和官家要好,不一定能要了他的性命,但总归能让他栽个大跟头吧?

    可自家岳父为什么好像不大乐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岳父”刘逵斟酌了一下,“小婿在国子监的一个门生现在做了监察御史里行,可以风闻言是,不如让他上个弹章”

    “不可!万万不可!”

    不可?刘逵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这位是吕嘉问还是吕好问啊?

    在确定没有认错之后,刘逵才问:“岳父,您这是您这是怎么啦?”

    “公路,”吕嘉问摇摇头道,“你怎就不明白呢?界河商市不是武好古一个人的,三十三家股东中有二十五家是大宋这边的,除了武好古和他的几个心腹之外,都是开封府的亲贵!更不用说在界河商市开买卖发大财的那些人背后的主子了。你要是告他一个谋反大罪,那界河商市能脱得了干系?他要养私兵也就在界河商市吧?那是他的地盘,商市还要开吗?到时候那些人还不把你当成仇寇?

    而且现在是京东商市和京东市舶司开设的关键时刻!如果界河商市和界河市舶司出了问题,还会有京东商市和京东市舶司吗?”

    原来如此!刘逵已经明白是怎么闹的了,原来他的老岳父现在全部身家都压在京东市舶司和京东商市上了,说不定还借了高利贷。要是最后泡了汤,开不成了,老头子还不得破产跑路去躲债?

    死一个儿子算什么?吕嘉问有很多儿子呢!财路被挡才是大事儿,要是破了产,那么多儿子孙子将来怎么办?

    唉!刘逵在心里面一声长叹!金钱果然是万恶之源,连自己这位从来最鄙视商人的岳父老泰山,现在也被金钱腐蚀成了商人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岳丈,”刘逵顿时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和武好古这个贼子斗争了,他自己也想小小的发一笔呢,“小婿为官清廉,宦囊不丰,只有三万缗的私蓄,存在大相国寺解库。等小婿了开封府,就让人把这笔钱汇到海州,请岳丈帮着买地如何?”

    “好好,”吕嘉问点了点头,“咱们和武好古那厮的过节,自然是要清算的,不过不是现在你可记住了,别再和人说武好古私蓄精兵的事情了。要不然武好古死不了,你的前途说不定就完了。”

    “小婿记住了。”刘逵心说:岳丈啊,你都快变成武好古第二了!还清算个屁啊!

    “你也别以为老夫就这样放过那厮了!”吕嘉问放沉了语气,“那厮的日子可不好过!”

    “不好过?”

    吕嘉问冷笑着说:“一个左右榜进士,一个国子监改革这是在和天下士子为敌!现在武好古和界河商市已经成了靶子。虽然一时批不倒,但是绝不会有好日子过。等到京东商市搞起来了,官家说不定就用不着他了!”

    刘逵心想:只可惜一个武好古倒下了,千千万万个武好古起来了这千千万万个武好古,将来就不和天下士子为难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