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就赢了?

    这也太容易了吧?

    当三四千个解除武装,害怕的瑟瑟发抖的萧海里所部“勇士”,被数量远远少于他们的生女直勇士圈在雪地里面,等候发落的时候。当阿骨打拎着萧海里的脑袋,喜气洋洋跑到完颜盈歌和完颜乌雅束跟前报功的时候。

    按出虎水完颜部的首领完颜盈歌和他的继承人乌雅束,还有全程观战的马政,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赢得太容易了!战斗结束的也太快了。正面的交锋就打了三个合,萧海里的人冲了一阵,生女直的骑兵则冲了两阵,然后大约5000名萧部的战士就完全崩溃,丢盔卸甲,惊恐尖叫着奔逃。还没有等他们逃自己的营地,“萧海里死了”的喊声就从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大营里面响起了然后就是打扫战场了。

    如果从双方开始列阵时计算,整个交战时间也就是两个时辰多一点。二千女直勇士就把三倍于己的“契丹勇士”打得全军覆没了。

    “太师,乌雅束,”银术可这时骑着战马飞奔而来了,“除了阿骨打和斡里衍所部之外的各部都问过了,一共十六位勇士归天,二十一位勇士受了伤。”

    乌雅束道:“父亲,现在大功告成,可以向辽主复命了。就让人割下斩杀的贼人左耳会同萧海里的首级,一起送往辽主的春捺钵。”

    完颜盈歌点了点头:“好!就让好记性阿离合懑前去吧,让他和辽主仔细分说一番。”

    伤亡不到四十人!

    听到这个数字,马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2000人打得6000人全军覆没,自己的伤亡还不到40这帮生女直蛮子都是刀枪不入的?怎么就恁般能打呢?

    若是大宋有这样的兵就好了!萧海里那厮的兵马看上去和西贼的精锐也差不多。如果大宋能有2000如生女直完颜部一样的兵,还怕西贼消灭不了?

    看来自家得在生女直这里多呆些日子,好好和人家学习

    “阿骨打,你受伤了?”

    完颜斡里衍看见阿骨打的胸前插了一支断箭,顿时吓了一跳。

    “受伤?”阿骨打压根没感觉,看见斡里衍指着自己的右胸,才低头一瞧。“咦,真的有一支箭啊!可是不疼啊”

    “大概没穿透甲胄吧?”一旁的赵钟哥也发现了,“我帮你卸了甲看看。”

    骑将冲阵,身上挂个几支断箭是稀松平常的,只要甲胄够好就没什么,最多擦破点皮。当下赵钟哥和斡里衍就一起动手,帮着阿骨打解开束甲带,取下遮挡前胸和腹部的札甲。同札甲一起取下的还有一本。

    原来射中阿骨打的那支箭的箭镞从甲叶的缝隙中钻了进去,并且被卡住了。不过钻透扎甲的箭镞仍然有不到半寸长,因为阿骨打的铠甲里面没有穿布甲,直接就是一件皮袄,不足半寸的箭镞还是可以将之穿透再给阿骨打放点血的。可是这支箭镞却不偏不倚,正好一头扎在被阿骨打顺手塞在怀里的那本天理说上面!

    “怎么还有一卷经?”完颜斡里衍不认字儿,不过他却见过佛经来完颜部做买卖的渤海人都信佛,随身带着佛经,但不是一本本的线装,而是一卷卷的蝴蝶装,所以斡里衍也没有“本”的概念。

    “这是天理说,不是佛经。”完颜阿骨打小心的取下了那本天理说,发现没有被穿透。“还真是天理保佑啊,要不然这次就得见血了。”

    “天理保佑?”斡里衍不明白什么意思,懵懂地看着阿骨打。

    阿骨打道:“天理就是世间万物万事之源!世上的一切都是天理所造的,所以天理可以保佑俺们打胜仗!”

    “真的吗?”斡里衍将信将疑。赵钟哥却顺手塞给他另一本天理说,“斡里衍兄弟,宁信其有,莫信其无,你且拿着,兴许也能保佑你。”

    “好好,那就多谢了。”斡里衍和完颜部的其他人一样,都信萨满巫师。而长生天这个最高主宰的概念,此时也正好出现在东方的萨满教体系中。天理之说正好对应“长生天”,而且理论更加完善,更加难以证伪。再加上萨满教不是一个组织严密,戒律森严的教派。所以完颜阿骨打和完颜斡里衍等人也就很自然的将天理和长生天看成了同一个事物了

    此时此刻,在高丽国东北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面,一支首尾都望不到边际的大军,正滚动一般的前行。

    高丽国的土地上,都是南北向的山脉,东西方向的运动比较困难。另外,高丽国内罕有的平原都集中在西部沿海地区,那里也是高丽王朝的统治中心所在。而高丽国这一次用兵的方向又在东北曷懒甸,和开京的直线距离虽然不远,但是道路却非常不便。

    不过高丽国朝廷也不是没有一点准备,一条自西京平壤向东延伸,再转而向北,绵延将近500里的道路,在花了近两年时间,前前后后征发了十几万民伕辛苦劳作之后,终于在去年秋季竣工了。同时建成的,还有沿途十一个用于转运物资的兵站。

    可以说,高丽国的朝廷对于北伐女直的这场战争,还是进行了相当充分的准备。

    不过饶是有这样一条道路,饶是高丽国的府兵和六军精锐都算得上吃苦耐劳,这条路仍然走得非常不易。

    这条路,并不像贯穿高丽国南北的官道那样,是在海边或者两山之间的平地上蜿蜒前行。而是在山上山下起伏,高处要翻越两百余丈的山头。险处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峭壁!而且沿途别说城邑了,连个村庄都不多见,除了十一个兵站,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林干率领的高丽大军,就在这样的道路上,士气高昂地前行。人人走得汗流浃背,但是脚步却没有丝毫要停顿下来的意思。

    因为就在林干率领大军到达西京平壤之时,好消息就从定州传来。定州牧李日肃利用除夕节代表高丽大王赐宴的机会,捕获了十四个女直部落的酋长,并且迫使他们向高丽国大王效忠。因此曷懒甸五水之地的女直部落,纷纷来归。

    现在大高丽国的版图已经越过了千里长城,把整个长白山都画进去啦!

    开疆辟土的大功看起来唾手可得,谁不是急着赶路,好早一点到达曷懒甸之地?

    所以用不着林干下令,他麾下的将领们就一个劲儿催促部下赶路,大军在这难行的山路之中,竟然也行进的非常迅速。

    童贯也在这支军队当中,他骑着匹矮小的走马,带着十来个从禁军之中选拔出来的武官,就跟在林干的中军之后,顶着高丽国的春寒行军。

    他可是个懂行的军事宦官,曾经跟随李宪在西北军中历练多年,见多了西军精锐。而且他自己是开封人,也知道开封府的禁军是个什么德行。

    所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拿高丽国的府兵和六军精锐和大宋的军队做比较。在开京的时候,童贯一度觉得天天吃泡菜粟米糊糊的高丽府兵和要饭的差不多,根本没有战斗力,只有六军精锐还能打。

    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行军,童贯对高丽军队的看法又发生了变化。其实他们的叫花子府兵也不算太差一天两顿泡菜加粟米饭居然也能支撑他们走上几十里,而且还扛着不少辎重和武器!大宋的禁军可不行,要是只有泡菜和粟米饭,早他妈哗变了!

    而且就算好吃好喝供着,大宋的禁军也不大可能一天走上几十里的山路要这样走法,还不得叫苦连天?

    光是行军一项,大宋的禁军,哪怕是西军精锐,恐怕都输给高丽人的叫花子兵了。

    另外,童贯还发现高丽军中有一点远比宋军要强。就是人家真是有主帅的!不像宋朝的西军总是一堆经略、招讨、宣抚、都总管还有监军,谁说了算只有天知道?也是章惇独相的时候,让他的堂兄章楶做了实际上的主帅主要是章惇太凶了,人人都怕西军才算有了统一的指挥,横山之战可以大捷,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此啊!

    几十万军队在前线作战,怎么能没有统一的指挥?

    人家高丽人的以文御武倒也干脆,直接是文官之首的门下侍郎兼平章事林干领兵出征!而且还给了判兵马行营事的大权,还给了斧钺,可以便宜行事。好像也没派出监军的宦官

    且不说林干那老头能不能打,但是人家至少也组织了幕府,还亲自骑着马带着十万大军虽然王颙征集了十几万人,但是现在可以出征的就是十万,浩浩荡荡地开进。看着这样子,总是要亲临第一线指挥的,而且应该也能指挥得动。

    这可比大宋朝堂上的那些用兵如神的大臣们强多了打仗这种事情,你在崇政殿里只能说个大概,想要指挥就得上一线去!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