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道是为了诱敌还是因为两天两夜的追击消耗了战马太多的体力哪怕是一人双马、一人三马,那些马也奔跑了那么长时间没休息了。总之,完颜盈歌指挥的女直大队人马没有趁着萧海里的契丹,其实也不都是契丹,而是杂牌军休息的时候发起猛攻。而是拉出了一个松松垮垮的横阵,然后各自下马蓄力。

    看到这番布置,马政暗自摇头:这个盈哥太师失算了,刚才就应该猛扑过去!

    完颜盈歌也下了马,一边咳嗽一边取出赵钟哥赠送的水牛角弓,搭上一只重箭,对准正前方射了一箭。

    然后马政又看见许多女直武士也和完颜盈哥一样,拿出自己的顽羊角弓射了一箭,接着又纷纷向前去捡箭镞。

    “这是在测风。”完颜盈歌不必亲自去捡箭,而是笑着给一脸懵懂的马扩解释。“测好了风,儿郎们就知道怎么射箭了。”

    “怎么大的风也能射箭?”

    “不能也得能啊!”完颜盈歌苦笑,“老林子里面的豺狼虎豹熊瞎子可不管刮不刮风俺们这些在老林子里打猎的汉子可不比你们南人,手上的本事就是性命啊!”

    马政点了点头,心道:这些生女直论起单兵的本事的确很高明,自家这样的骑士也比不过他们若是大家说好了在哪里打上一架胜负难说,但是他比坚韧,比刻苦耐寒,比几天几夜不睡觉干熬着,北沧州的那些骑士绝对累死苦死了。

    而在艰苦的西北战场上和党项人打过仗的马政非常清楚,能吃苦就是战斗力啊!特别是用作野外搜索、警戒、屏蔽的时候,一个能吃苦的女直战士至少能顶得上几个北沧州的骑士。

    如果能从完颜部拉上1000人去西北充当远拦子、夜不收,绝对可以把党项人变成瞎子聋子!

    不过兵是好兵,将却有点挫,本来一个偷袭就完了,干嘛非得摆开来打?

    而且队形也太散了,虽然骑兵不一定要多严整,但是今天完颜部并没有带着步兵来啊,没有步兵组成阵列,骑兵再这么散乱,就不怕被对方一冲而散吗?

    “哈哈!”萧海里这个时候也披甲上马,带着他的心腹儿郎们出阵了。

    萧海里麾下有几千人,多是熟女直和渤海人,只有最核心的带兵官才是他在大国舅帐结交的好兄弟。几千个渤海和熟女直汉子被他分成了八个部,分别命名为“天部”、“地部”、“上部”、“下部”、“左部”、“右部”、“前部”、“后部”。其中“天部”有壮士千人,都配备了铠甲、皮甲、顽羊角弓和最好的马匹,是萧海里的亲兵。

    这些亲兵大多也和萧海里一起睡了,如果刚才女直人直接冲过来,说不定全都交待了。

    一想到指挥这些生女直汉子的多半是个缺心眼,萧海里就放心了不少。

    其实他也没想错,完颜盈歌的心眼肯定是不多的,要不然肯定得留着萧海里啊。让他慢慢闹腾,让契丹人慢慢围剿,自己一遍遍的捞油水,然后再出工不出力多好啊!

    “海参、海狗、海山,”萧海里换着自己的三个心腹,一个名叫萧海参,一个名萧海狗的,一个名叫萧海山,“你二人各带本部兵马打第一阵!

    天部,摆凿穿阵

    其余各部,横队压阵!”

    “诺!”

    萧海里麾下一共有6000余人,扣除1000人是“天部精锐”,其余七个部都是七百余人。现在“地部”留守大营,余下的都乱纷纷的从营地里出来了。而萧海里也不会给敌人突袭的机会,所以是先带着“天部精锐”出来压阵。

    现在大队人马都出来了,于是他开指挥部队展开了。

    三个部是炮灰,乱纷纷的勉强列出了个“椭圆阵”。三个部在后面压阵,摆出一个同样散乱的横队。剩下一个萧海里亲率的部摆出了个“凿穿”阵,摆在最后。

    马政看了对面这些叛军的布置,暗自点头。这个萧海里还是有点将才的!

    他大概已经有点明白了萧海里想干什么了?就是用两大群看着都有点散乱的骑兵缠住数量上处于劣势的女直人,然后率领精锐绕到女直人背后攻击,速战速决,解决了这帮缺心眼的女直人然后好去睡觉他们实在太累了!

    现在就看盈歌太师怎么应付了?

    “上马!”

    随着完颜盈歌一声令下,所有的生女直战士都翻身上了已经休息了一阵子的战马。个个精神抖擞,胯下的战马也显得精神了不少。

    反观对面的“契丹人”,无论人马都显得无精打采。生女直的那些“敢达”如果现在冲锋,大概一个合就能击溃眼前的这些“契丹人”了吧?

    不过完颜盈歌还是不大自信那些可是打败了契丹人的精锐啊于是就下达了后退三十步和且战且走的命令,然后就把指挥权交给了儿子乌雅束。

    马政大约明白,完颜盈歌的想法是把敌人从他们是营地前面引走,以便为阿骨打和斡里衍的偷袭创造条件。

    因为“契丹人”没有女直勇士的野外生存能力,所以他们必须依靠储存在营地的物资生活。一旦营地被抄,他们就必须援,这个时候女直人就可以乘势反击了。

    就在马政的“经验值”快速上升的时候,萧海里的三个部已经慢腾腾的开始向前压了。

    由于现在的风越刮越大了,而且鹅毛大的雪花也落下来了,所以“契丹人”没有选择放箭,哪怕他们顺风,也掌握不了准头。所以他们干脆举起盾牌,举起马枪战刀,开始催动战马加速前进了。

    而生女直的战士们却个个都举起了顽羊角弓!

    战场上的气氛顿时好像凝固了似也,一边蒙着头冲,一边则是人人举弓,个个搭箭,动也不动一下。

    眼看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马政的心脏也收紧了。

    这些女直人真的缺心眼马?现在风那么大,他们又是逆风,箭镞能射三十步就顶天了而三十步是人的三十步,对四条腿的马而言,一眨眼就过了。

    而女直人射完了箭再收弓取枪冲刺也来不及啊!

    人动作再快,马也不行啊!最多十几步的距离,马怎么冲?

    难道完颜部要被打败了?

    唉,可惜了那么多的好汉了。

    马政寻思着等完颜盈歌败死了,自己一定收拢些完颜部的勇士去宋朝投靠官家那个阿骨打不错,银术可也是好样的,斡里衍也好!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帮“契丹人”也兴奋起来了,他们也都是在马背上打老了架的。自然知道马战须借马力!冲起来的骑士肯定能打败冲不起来的骑士。

    萧海里的心腹,名叫萧海参的汉子一马当先,举着一根马枪嗷嗷叫了起来:“杀敌啊!杀敌啊”

    一边叫,一边已经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几十步开外一个看着就很敦实,也有点傻乎乎的女直蛮子身上。

    蛮子就是蛮子,那么近的距离,四条腿的马一眨眼就过了,你还放箭?而那么大风,射得找么?

    老子一会儿就用长枪扎你个透心凉。

    正想着呢,萧海参忽然就感到身子被不知什么东西抬了起来,然后就听见一阵马匹嘶鸣是惨叫!

    自己的马被敌人的弓箭射中了?还没等他明白怎么事,他胯下的战马已经将刚刚扬起的前蹄放了下来,再一次踩在了地面上。

    “吸溜溜”

    又是一声惨叫!然后战马的前蹄又不受控制的扬了起来,变成用后腿站立了。

    这是

    “嘣嘣嘣”

    弓弦的轻响这时在萧海参耳边响了起来。

    女直人射箭了!

    骑在直立起来的战马上的萧海参感到有那么一刹那,时间仿佛都凝固住了,于是他四下看看,见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原来战马出状况的还不是他一个!和他一起冲在最前面的骑兵的战马,有一半出了毛病,不是前蹄扬起,就是干脆躺倒在地!声嘶力竭的惨叫,在整个战场上弥漫。

    这是踩上铁蒺藜了!

    打过仗的萧海参已经明白怎么事了!原来那帮女直不是真的缺心眼,他们利用早到战场的优势,在蓄马力的时候顺手扔了不知道多少只铁蒺藜,这东西最伤马蹄,只要踩上就坏事!

    不过,也不是每一匹冲在前面的马都踩上了铁蒺藜,还有一些没踩上的继续在冲。

    和萧海参一起率队冲锋的萧海狗就比较走运哦,也不能说走运,因为他的马成了女直人箭镞的目标!几支利箭破开寒风,在很近的距离上猛地刺破了战马的皮肤。骑在马背上的萧海狗听到了战马痛苦的嘶鸣,也明显感觉到了马速放慢。但是战马还在负痛冲锋!

    “杀啊!”萧海狗大吼着挺起长矛,将矛尖对准了一个穿着铁甲的女直武士。

    那个被他用长矛对准了的女直蛮子到是不慌不忙,飞快的收起顽羊角弓,然后从腰里抽出个什么东西,用力一掷,一团黑影就旋转着飞了过来。

    不好萧海狗想要闪躲,却还是慢了一拍,直觉得脑袋上一阵剧痛,然后眼前就是一黑

    原来那个缺心眼的女直人扔了把斧子,正好砍在萧海狗的脑门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