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当秦风无衣的词句,被牟驮岗马场一角的原野上正在一边烤火,一边享用官家御赐食物的御前骑士们最先吟唱起来后,很快就感染到了成功当上房奴和没有如愿以偿成为房奴的猛男们。这首激昂慷慨中存着几分悲凉的战歌,就在牟驮岗上空荡起来了。

    在一顶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大圆帐之中,这个时候赵佶正在赐宴。今次演武前十的猛男,都在赵佶对面几丈开外的地方席地有松软的假冒波斯毛毯而坐,一人跟前摆着一个案几,案几上摆上了几样汁水淋漓的肉菜,一壶酒中仙,还有碗筷杯碟,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东西房契一张,钥匙一串!

    官家重信守诺,演武中位列前十的猛男,一人一套至少价值3000缗的房子!

    位列前十一到前二百的猛男,则拿到了三十年免息分期付的房子3000缗的房子,一年只要还100缗,对于这些御前猛男而言,绝对不是承担不起的。

    除了这二百个光荣的御前房奴,剩下的参加演武的勇士,也都得到了相应的奖励。其中有约4000人在规定的时间内跑、走、爬到了终点,其中的大部分成为了御龙猛士直的猛士,拿上了200缗包括各种补贴的高俸禄。

    余下的1000多人,累死的都得到了抚恤真的累死了几个啊!,中途退出的得到了一些赏赐,坚持“爬”到终点的现在可能还在路上!不过赵佶已经金口玉言下旨了,凡是能到终点的,都让御拳官收了去训练,明年再比。一切训练费用和其间的生活费,都找界河市舶司拿!

    另外,凡是今年没有当上房奴的,无论有没有进入御龙猛士直,以后都可以再比,直到当上房奴。而且从下一届开始,朝廷还会拿出更多的房子作为奖励。

    总之,以后为了房子,开封府这边不知道有多少禁军要天天打熬把自己练成猛男了都不需要军官督促了!为了开封府城内的房子,谁不拼命啊!

    终于找到了练兵妙策的赵佶,现在当然是非常高兴的。听着外面四五千猛男在高歌无衣,再看看对面坐着的十个壮士,再偷眼悄悄面如死灰的大辽和西夏使臣,那个扬眉吐气啊。

    原来强军一点儿都不难!赵佶心道:自己的哥哥、爸爸、爷爷还有再之前的祖宗们怎么就没想到那么简单而且绝秒的办法呢?难道自己真的特别圣明?

    唔,以后这样的演武一定要坚持举行!或许这次打青塘的时候也应该拿出几百套开封府的房子给高俅掌握,让他去奖励战士上战场的时候就让高俅拿着开封府的房契督战这个好啊,万一丢了也不怕,青塘蛮子总不能拿着房契到开封府来住吧?

    想到了这个绝妙的主意,赵佶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圣明了,大宋有了那么圣明的官家,开疆辟土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这顶大帐篷一角坐着的武好古,这个时候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原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是对的!但是要怎么用好这个重赏就是学问了。

    他现在到底是个武官了,当然知道宋军是怎么赏的宋军就是临时抱佛脚啊!训练的时候不怎么管,基本没人管,也没什么赏,到上战场开战了,再来谈赏赐的问题。那些大头兵平时忙着赚钱打工或苦捱日子,临上阵了不大刀磨了又磨好狠宰一顿啊。

    所以没有赏赐这帮家伙真的会在战场上拒绝作战的!

    可是有了赏赐他们就能打赢了?也不可能,平时不锻炼,上了战场看到赏钱就变超人了?怎么可能?

    因此练兵一定要有奖励,而且还要有足够引动人心的重奖厚赏头可以去界河北士的那些小奴兵中试试,云台学宫的博士和通才们也要有相应的奖励手段。

    对了,还有伎术人员的奖励措施也有尽快完善,毕竟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韩忠彦和苏东坡两个旧党的大佬,这个时候已经获准提前离开牟驮岗返自己在开封府城西的临时住处了。他们俩都是年高老臣,可禁不住大冬天的在牟驮岗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过夜哪怕潘孝庵已经让人在这里建了几栋砖瓦房,也是不大方便的。所以赵佶就让他们先琼林宫附近为宰执准备的住所休息,明天再来牟驮岗看骑兵表演。

    两位宰执这时同坐一辆马车,在一群打着火把灯笼的伴当陪同下,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正响起秦风无衣歌声的牟驮岗。

    “看来要打仗了!”

    韩忠彦轻轻叹了口气。

    “打就打吧!”苏东坡淡淡地道,“官家现在文治鼎盛了,就想着要立点武功了我们怎么拦得住?”

    韩忠彦又叹息一声:“打仗其实也甚了不得,就只怕有人会接着这次三征青塘挑起政争啊!”

    “政争?”

    韩忠彦看了苏东坡一眼,“子瞻,你是不怕的上一次朝议放弃青塘的时候,你还在海州呢。这事儿和你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却怎么也逃不掉的。”

    “上一次放弃青塘?”苏东坡一愣,“那是元符三年和建中靖国元年的事情,现在都建中靖国三年了。”

    韩忠彦只是摇头,“若是我被弹劾,就请郡大名府,首相的位子肯定是蔡京的,不过次相我推你来。右丞的位子也不能让出去!”

    “可以让李格非来接,”苏东坡皱眉说,“官家好像特别看重他。”

    “好的,”韩忠彦道,“他现在是翰林学士兼都承旨,这一科的知贡举也肯定是他了,儒臣做到这个地步也到头了,再进一步就应该是宣麻了。

    另外,王厚好像和你的学生武好古很亲近啊。”

    “呵呵,”苏东坡道,“他敢不亲近?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你也见到了那可是真正的精兵啊,虽然只有四五千人,却可以以一当十!这支兵现在可是高俅在带。”

    “说的也对。”韩忠彦点点头,“子瞻,你觉得那个高俅真的能带兵吗?官家把四五千精锐交给他,该不会坏事吧?”

    高俅曾经在苏东坡门下做过吏,不过因为苏东坡没有保举过他,因此也算不得恩主。不过两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苏东坡也很熟悉高俅的为人。

    “高俅不是带兵的人,”苏东坡说,“不过坏事应该不至于毕竟有王厚和高永年在,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知道怎么用好这四五千精锐的。而且熙河路本身还有数万战兵,怎么都不至于败北。就怕”

    “就怕官家好大喜功?”

    苏东坡轻轻点头。“今天西贼的使臣也在场,应该知道我大宋的军威日盛,应该不至于出动大军和咱们过不去。现在的问题就是鄜延、环庆、秦凤、泾原四路了章质夫不在了,吕吉甫又太会惹事,范德孺范纯粹又太老实,我弟弟子由又不通军事”

    韩忠彦只是摇头,“子瞻,你别想了你向来就不通军事,还是让蔡元长提名吧,咱们只管拉住王厚就行了。”

    同一个夜晚,蔡京却在自己的府邸中和来访的陕西转运副使陶节夫密谈。

    陶节夫是饶州潘阳人,年纪约莫四十多,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他虽然是正经的进士出身,但是因为跟随章楶多年,长期谋划军事,接触武人,难免也沾染了一些武夫的武气。现在坐蔡京的房里,也显出几分肃杀之气。

    “子礼,怎么样?见识过官家的精锐了?”

    蔡京今天没有跟随赵佶出城,而是奉命在城内留守。而陶节夫并不在朝为官,而是入京等待赵佶召对,所以也没有资格跟在赵佶左右。不过他还是微服跟随,看了半路,然后赶在城门关闭前返了开封府。

    “见过了!”陶节夫道,“很不错啊如果下官没有记错,奖励房子的主意是蔡相公出的吧?”

    蔡京笑着:“名义上是我,但是实际上却是武好古!”

    “武好古?”

    “对,”蔡京苦笑道,“是武好古向老夫提议的老夫觉得不错,就报与官家里,没想到最后却害了吕望之的儿子。”

    “那武好古”

    “呵呵,”蔡京笑着,“不简单啊!官家的人,而且官家还预备大用的。”

    “大用?”

    蔡京道:“平辽复燕!”

    “他?怎么可能?”

    蔡京摇摇头:“今天之前,老夫也是将信将疑,但是现在那四五千御龙猛士若是再多个十倍的人数,可有摧破燕京的战力?”

    “摧破燕京?”陶节夫连连摇头,“契丹人没有那么弱吧?况且燕京是坚城啊。”

    “坚城,也会被他的钱砸开的!”蔡京道,“这一点,老夫是百分百相信的。

    北面对付辽国的只能是他了,可是陕西六路,一向是咱们的地盘,不能让出去的!”

    “下官明白!”陶节夫点点头,“下官已经有办法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