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披甲已毕!”

    一个胡子花白的禁军用力勒紧了束带,然后麻利地打了个活结,最后大喊了一声。

    已经穿上了自己的黑漆濒水山字甲的武好古笑吟吟看刚刚着穿上了一身棕漆濒水山字甲的兄弟。

    武好文生就一副颇讨女孩子欢心的白面生的模样儿。他也不像武好古已经坚持“健身”好几年,多少有点块儿了,而且还开始蓄须,瞧着颇有点威严了。他还是那副比豆芽菜强不了太多的纤细身材,加上一张秀气的和女孩子且有一比的脸庞,白白嫩嫩的,也没胡子。现在穿上了一身原属于武好古的皮甲,怎么瞧着都有点后世电视剧里穿越过来的娘炮将军。

    “不好,不成体统”武诚之看着自己披挂整齐的小儿子,眉头微微拧起,“二郎是文官,怎可披甲带剑?会不会被御史弹劾失仪?”

    “老爷,奴看二哥儿这样挺好,威风凛凛,就像个将军。而且二哥儿今天是奉旨担当演武官,怎么能不披甲?”

    冯二娘眼中的武好文总是完美无缺的,明明一娘炮将军,在她眼里也是威风凛凛的。

    “二郎,且走几步看看。”

    武好古则笑着要求武好文走上几步。他的这两身甲胄虽然是皮的,但是份量还是挺足的。

    牛皮不如铁那么坚固,想要取得较好的防御能力就得加厚,一层皮不够就上两层,两层不够就上三层,而且皮甲里面通常还要衬上一件或两件麻布甲,就是用十几层麻布缝在一起,硬度跟个鞋底板差不多所谓的衣三层甲,就是一层皮甲或铠甲,里面加上两层布甲,经济条件和力气都许可的范围内,还有人会采取一层皮甲、一层布甲和一层锁子甲的配置。

    而今天的武好文只是穿了一层厚重的皮甲,不过这身甲胄还是有二三十斤重,份量不轻,仿佛还是可以承受的。

    试着走了几步后,武好文笑了起来,“还行啊!大哥儿,没你说得那么累。”

    武好古只是笑笑:“这才多久啊?穿上一整天你就知道厉害了披甲行军有时候是会把人累垮的!”

    “披甲行军?”武好文有点奇怪,“为何不卸甲行军?”

    “卸甲?”武好古笑了笑,“那得有骑兵遮护才能卸甲若是周遭都是敌人的远拦子、夜不收,还不时有轻骑骚扰,我军的步卒就得披甲而行,这样才能随时应战啊。”

    “还有这样的事情?”

    武好古笑着把一个头盔递给了兄弟,“当然了,要不今天的演武为何要应试之卒衣三属之甲,携强弓箭镞,持长枪,冠胄带刀,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将头盔合在了自己的头上,武好古又笑着对弟弟说:“二郎,你要不行的话就换上官服,可别走一半就累倒了。”

    “不会的,”武好文咬咬牙,“这点苦吃不了还能去河湟建功立业?”

    “好样的!”武好古赞赏的点点头,然后对武诚之和冯二娘道,“大人,小娘,我和二郎先走了。”

    武诚之答道:“路上小心,且看着二哥儿。”

    “省得了。”

    武好古说着就冲着两人一抱拳,然后就转身和弟弟武好文一起大摇大摆出了门。

    在武家大宅门外,一高一矮两匹健马早就准备就绪,由武诚久和另外一个武家的马伕牵着。

    高的那匹是骟马,就是武好古从界河商市带来的四匹第一代界河马之一,是武好古自己骑的。矮的那匹则是给武好文的,是一匹温顺乖巧的小母马,一直都是给武好文骑着进宫说的。

    兄弟二人上了马,就在几个随从的护卫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宣德门而去了。

    宣德门外的广场之上已经站满了五大三粗的猛男,每个猛男跟前都摆着一堆甲胄清一色都是沉甸甸的铠甲,都是为了这一次的御前演武而特制的。铠甲的用料多考究不好说,但是份量却是一点不能差的。一副铁铠包括头盔,总重超过53斤!

    这些铠甲两侧,则摆放着需要猛男们携带的弓箭、直刀、长枪、还有所谓的“三日之粮”和一大袋凉水。

    一千来个开封府的老禁军则扛着大称,在一些小武官的监督下,在给盔甲和“三日之粮”称重盔甲的重量不能低于53斤,三日之粮则是12斤,两种相加至少65斤。另外长枪、直刀、弓矢也都要一一检查。完毕之后,才可以两人一组,互相帮助着披甲。

    武二郎,不是娘炮武二郎,而是猛男版的武松武二郎一大早就带着几个郓州来的猛男,从琼林宫外的营地出发,雄赳赳、气昂昂的入了城。

    因为今天是正月初六,还在年节之中,所以开封府的街面上格外热闹,挤满了围观“房奴猛士”的民众。猛士大家是不感兴趣的,按照开封府流行的审美观,苏东坡这样的大胡子文士才是美男子。猛男不吃香,不过当了房奴的猛士就不一样了!

    开封府可有着全世界最高的房价啊!对于普通的无房百姓而言,一房,绝对难求!而且是高不可攀的!

    哪怕现在开封府已经有了万家行、保利行、绿桂园行等几家专盖“廉价房”的地产行,“石库门”和“筒子楼”的项目也渐渐多了起来。

    但是在房产供应增加的同时,价格并没有降低!这是因为“石库门”和“筒子楼”不仅是单纯增加供应,而且还是在开发市场。把本来有心无钱的在京中下级官吏和中小商人,都吸引到开封府楼市中来了

    所以开封府的房价,现在依旧居高不下,而且还有节节走高的趋势。

    现在官家居然拿出高不可攀的房子来奖励御前演武得胜的猛男,这在文采风流的文士看来固然是大煞风景,可是开封府的小市民哪管这个?

    这些猛男可是凭本事当上房奴的而且这御前演武,也不是今次一届,以后还要办的!想参加的话也没甚门槛,只要有把子力气就行了,就算现在的力气还不够,头加把劲练一练,没准就成官家的猛男了!

    看着一众猛男都披挂整齐,扛着长枪,挎着弓箭,腰带上还挂着长刀,果真是威风凛凛的模样,站在宣德楼上的官家赵佶都有点热血沸腾了。

    “好!好!果然是精锐!”

    下面的人还没开跑,赵大官家已经连声夸赞起来了实际上这样的演武校阅,开封禁军一直在举行。只是以往都是装样子,可没有日中而趋百里,而且也参加演武的士卒也不分高下,更没有房奴可当

    不分高下,也没有房子做奖品,又是长久没有仗打,谁还有打熬气力的动力?

    没有了动力,那就上下相蒙吧!例行的校阅演武,都是敷衍了事,上面催逼得紧了,则干脆弄虚作假。在这次御前演武开始前,军器监的匠人们已经很多年没有打造过份量十足的步人甲了!那些穿在所谓的禁军精锐身上,供官家参观的铠甲,全都是偷工减料的样子货,只是看上去比较像那么事儿。

    而这一次,为了给参加演武的各地猛男凑足铠甲,军器监的匠人们可是叫苦连天了好一阵子。不过在赵佶的严令之下,总算还是拿出了几千副够份量的铠甲这些铠甲的防御能力怎么样另说,但是份量肯定是不缺的!

    总有八十多斤还是宋斤的重量,已经加在了武二郎强壮的身体上了,这差不多就是驮了个人了,还要日中行百里,且不容易呢!

    而且行百里只是个开始,能够在六个时辰内跑完的人,只是获得了成为御前猛男的资格,房奴还是没有做的。

    想要做房奴,还得再考射箭!而且是跑完100里后马上考!用猛男们自备的竹木长弓射百步之外的靶。这个项目成为“长垛”,是唐朝武举的项目,宋朝不考了北宋大部分时间的武举考试射箭不须中靶的也不知道射来何用?但是猛男想要当房奴,长垛必须中靶!连珠二十箭,根据中靶的多少定名次。

    前10名直接奖励房子,第11名到第200名,可以打折加分期付买房子如果二十箭皆中之人超过十人之数,那么就要进行第三项考核,御前格斗!用剑木剑盾格斗,决出前十名!

    武好古这个时候已经和王厚一起,顶盔贯甲还骑着高头大马,还带着几个壮声色的骑士出现在宣德门外的广场上了。他们俩今天的任务是带路兼裁判100里的徒步急行军路线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先要绕城半圈,然后再沿着早就戒严的一条官道直赴城外的牟驮岗。

    而武好文则会全程陪伴官家赵佶充当解说,跟在猛男们身后赵佶也会带着几个重臣还有一众使臣,在他的御前骑士的护卫之下,浩浩荡荡的前往牟驮岗。

    到了牟驮岗后,先看猛男射箭,再看骑士表演,最后还要给猛男和骑士们赐宴的确是有点重武轻文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