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武好古不仅送了王厚一匹好马,还一路相送他了馆驿。这王厚到了开封府也不来拜见,现在还和武好古打得火热,会不会”

    武好古和王厚相交的事情,果然没有逃过蔡京父子的眼线。当天完上,蔡攸就在房里面向自家的老爹通报了此事。

    其实王厚是在蔡京的提议下才得以起复的因为蔡京察觉到赵佶有了开疆辟土的雄心,所以就想捏一把河湟吐蕃这个软柿子。

    而要动河湟吐蕃,自然要启用王韶的儿子王厚了。他可是参与了两次河湟开边,而且还在西军中呆了多年的宿将。

    另外,王厚他爹王韶晚年虽然很不讨人喜欢,见谁都要怼,牢骚话特多,但是他总归是新党阵营里面的干将。

    爹是新党,那么儿子自然也应该是新的!

    所以蔡京现在就琢磨着要大用王厚,将之扶植成为新一代的西军统帅。

    可是没想到王厚这厮没他爹的本事指考进士,却遗传了他爹的坏脾气,压根不知道阿谀奉承这事儿。入了开封府也不去蔡京府上拜见送礼送多少礼不重要,重要的是送礼的态度!

    态度决定阵营啊!

    更让蔡京父子没有想到的是,王厚不来蔡府送礼,却收了武好古的馈赠。武好古是什么人啊?武好古是旧党领袖苏东坡的弟子,而且他弟弟武好文还是旧党的另一个巨头韩忠彦的女婿啊。

    王厚收了武好古赠送的战马,岂不是要投靠旧党了?

    这个是叛徒啊!

    新党出叛徒啦!

    “可武好古不是反对开拓河、湟二州的吗?”蔡京皱着眉头追问。武好古和赵佶、高俅、潘孝庵三人在烧猪院的那番议论,也被蔡攸打听到报告给他了。

    “是啊,他是反对啊!他主张从海路开拓,派个几条船千把人的去占岛圈地建港口,地图上好看不说,还省钱省力。”

    “那他怎么和王厚走到一块儿了?”蔡京瞪大眼睛,“王厚可是主张开拓二州的。”

    “大人啊,那武好古不是幸近小人嘛!小人自然要迎合上意的”

    蔡京愣了一阵,总觉得自己儿子这话说得不大好,过了一会儿才道:“苏东坡呢?苏东坡也变成小人了?”

    现在韩忠彦变成三旨相公了,也就是剩个苏轼会有不同意见了。

    “苏东坡当然不会变成小人了,但是他会被武好古这个小人蒙蔽啊!”

    蔡京咂了咂嘴,摇摇头:“小人总是比君子难对付啊!”

    蔡攸点点头:“是啊,大人,现在苏东坡身边的小人可不止武好古一个,还有潘孝庵、高俅、梁师成”

    “怎么还有梁师成啊?”蔡京问,“他不是内官吗?”

    “这个梁师成的父亲和苏东坡有故交,昔日苏东坡远谪之时,曾经把一个侍婢相赠给梁父,后来该婢不足月而生师成。故梁师成一直自称苏轼出子,而苏东坡也没否认,所以”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蔡京连连摇头,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大人,要不找个御史去参一本?”

    “参一本?”

    “参苏东坡勾结内侍”蔡攸道,“这可是文官的大忌。”

    蔡京嗤嗤一笑:“若是神宗朝,也许可以因此扳倒苏东坡。可是当今官家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主苏东坡因远谪而赠妾,以至梁师成幼而无依,才净身入宫的,这事儿能怪苏东坡还是怪梁师成?”

    “大人,那咱们就这么算了?”

    “算了?”蔡京冷笑,“为父手中又不是只有一个王厚!”他顿了顿,“而且这王厚终究是个武夫,还能当上四路经略使不成?”

    蔡攸问:“那爹爹想用谁啊?”

    蔡京道:“用陶子礼!他不是上京公干吗?你去见他,叫他献上取西贼之策!”

    “喏!”

    蔡京说的“陶子礼”名叫陶节夫,是现任的陕西转运副使,此人再早前做个章楶的幕僚,多有谋划,算是文官中比较精通西北军事的一人。

    看到儿子转过身准备离开,蔡京又开口将他叫住了,“今日开封士林的舆情如何?”

    蔡攸转过身,对父亲道:“还是纷扰的很,文曲星、士林、新儒家等几大旬报上都是议论‘文武轻重’和‘工商贵贱’。”

    “文武轻重”的议论是由马上就要举行的御前演武引起的,汇集开封府的举子们都感到“官家变心”了,除了私下里面抱怨,还向开封府的三大旬报文曲星、士林和新儒家投稿,呼吁圣君赵佶心转意。

    而“工商贵贱”的议论则是因为曾布、蹇序辰提出设立京东市舶司和京东商市而引起的。这事儿本来和“工商贱人”什么的没有关系,可不知怎么搞得,据称是由商人把持的界河商市就被人拎出来同士人领导的京东商市做比较了

    蔡京笑了起来:“‘工商贵贱’的事儿先缓缓,‘文武轻重’的事儿得多议论则个。”

    “孩儿明白了。”

    夜已深。

    没有月光的夜晚,显得格外阴沉压抑。不过地面上的开封府城,却仍旧沉浸在年节将至的欢愉和热闹之中。

    已经改名叫范进的范之进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开始检查自己亲笔所写的雄文这是一篇批评商人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的大作,是要投到士林和新儒家两份旬报上去的。

    现在开封府三家最大的旬报背后,都是有一股政治势力的!其中文曲星当然是圣君赵佶和小人武好古的喉舌了。

    而士林则是范纯仁两个在洛阳范园守孝的儿子开办的当然了,办报纸的钱不是他们出的,而是向家的保利行“领投”的,范之进的东家庞宽也往里面投了五千缗意思一下。

    至于新儒学则是在海州办起来的,创始人是“吕秀才”,主要观点都是新党新学一系的。

    不过旧党的士林和新党的新儒学在观点上倒不是完全对立的,比如在最近非常热门的“文武轻重”和“工商贵贱”这两个大议题上,它们是完全一致的

    文当然比武重!而工商当然是贱的!

    范之进文笔其实是很好的,这篇滔滔雄文如果让武好古看了,多半也会觉得自己这个工商真的是下贱到了极点,都没脸见人了

    “范夫子,老爷有请。”

    范之进刚刚检查好错别字,门外就有个仆童来传庞宽的话了。

    “这就来。”

    范之进知应了一声,收好了纸笔,就出了自己的屋子,跟着前来通传的小厮去了庞宽庞大官的卧室。

    庞宽可是赵佶能够当上官家的功臣,而赵佶这个官家待人还是不错的,没有卸磨杀驴的意思,而是继续让庞宽做入内nei侍省都都知,也就是俗称大内总管的大宦官。

    这种级别的大阉臣的卧室自然是富丽堂皇的,范之进到来的时候,上好的熏香已经在四角炉子里面燃足了,一股奇异的香味萦绕室内。屋子里面还有地龙取暖,诺大的卧房里面只觉得暖洋洋的仿佛到了春天。

    绕过一面珊瑚屏风,就看见一个肥胖臃肿的老头,正靠在榻上,两个美貌的使女跪在老头两旁,用纤纤玉手按摩着老头的粗腿。

    看见范之进走进来肃容行礼,庞宽只是淡淡一笑:“范夫子,宜男桥边上那块白地下个月就要在保利行挂牌发卖了多少钱可以拿下,你算好了吗?”

    宜男桥在开封府城的西南角上,在开封府城内算是个比较荒僻的所在了。宅店务在那里有一块白地,并不太大,原本租给商人做堆货场。最近租约到期,太府寺和店宅务就想把地皮卖了套现,用来给官家盖琼林宫。

    而范之进因为一直写文章抨击共和行的地产生意,也利用业余时间研究了开封府的地产业。因此觉得宜男桥边上的地产项目是很有赚头的所以就建议自己的东家庞宽投资了。

    庞宽也对共和行在地产业中取得的巨额利润垂涎三尺,早就想分一杯羹了。所以马上就同意了范之进的建议,还让这个范夫子全权操办。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范之进是庞宽的人!他拿着庞宽的名片直接找了负责半个“都亭驿”建房项目的朱勔,请他做了设计和预算。

    “已经算好了。”范之进道,“只要地价不超过50万缗,就一定能赚到不少钱。”

    “50万”庞宽嘟囔着,“咱家倒是有一笔闲钱可以投,范夫子,这地产行的勾当可难做吗?”

    “不难,不难。”范之进笑道,“这勾当再好做不过了,就是花钱买地土地一到手,建房的项目自可发包出去,咱们只稍微盯着些就行了。而且发卖房产也容易,不必等到房子建好,就能开卖了,开封府就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

    庞宽点点头:“范夫子,咱家身边也没会做买卖的你现在反正也不考科举了,不如就交给你吧。行吗?”

    范之进不是不考了,而是他没考过开封府的发解试

    “行,行啊!”范之进道,“就交给属下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