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再入开封府的时候,已经快到除夕了,京城中越来越有节日的气氛了。

    而且今年的这个年节比过去的两年更加热闹,因为三年一度的春闱大比就将在明年二月开始。现在已经有不少满怀着做官希望的举子云集到了天子脚下的开封府城。

    不过让这些饱学才子们大感意外的是,除了他们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批赳赳武夫,也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也到了开封府这座天下首善之城中。

    这些粗鄙武夫据说是来参加所谓“御前演武”的猛士壮汉,演武中试者,不仅可以进入殿前司充御龙武士,拿到高于从九品文官的军饷,而且还可以分到开封府的房子或是得到低价分期付款购买开封府住房的机会

    开封府的房子啊!

    只要考过几次礼部试的举子,都知道开封府是一房难求的!许多为官多年的老臣子,都不一定能攒出在开封府购房的积蓄。这些粗鄙武夫,怎么就能得到分房子或分期付款买低价房的奖励?

    不是说好了“中自有黄金屋”的吗?现在读考进士的都没有房子,一帮粗鄙武夫怎么先分房子了?

    当今官家到底是看重文章还是看重刀剑啊?难道大宋朝立国以来重文轻武的国策要变了吗?

    这可不行啊!

    祖宗之法就是要变也不能这样变啊!

    “那些粗鄙武夫算甚本事,怎么就能拿到开封府的房产呢?”

    “是啊,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都没有房子,那些粗鄙武夫算甚好汉?怎么就爬到进士头上了?”

    “何止拿到房子,听说还邀请了各国的使臣和官家一起去看演武!”

    “这不是重武轻文吗?朝中一定出了奸佞啦!这样搞下去,怕是要天下大乱啊!”

    “是啊,岂止重武轻文连先贤传下的经典,都有人要用劳什子实证论去验了。”

    “还有那个天理说,也是通篇胡扯,说甚天理人欲的他程伊川不过是肉骨凡胎,怎么可能窥视天道天理?难道他是佛陀道祖一样的神仙?”

    “我看他就是在妖言惑众”

    大相国寺的烧猪院中,一群正在用饭的举子们正滔滔不绝议论着时政,几乎每个人都显得非常不满。

    在以往科举大比将要举行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就是万众瞩目的明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终究是要落榜的,也就是发解试后到礼部试放榜之间的这段时间,能够站在舞台的中央风光一下。

    可是现在居然来了一群武夫,要参加什么御前演武这不是在抢他们的风头吗?而且这帮抢人风头的武夫还能得到房子作为奖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而且还有更加让他们感到沮丧的消息。

    “听说从下一次科举开始,就要分左榜右榜了,左榜考文,右榜要允文允武!

    而且左榜右榜的进士,在待遇上都是一样的!”

    “这肯定是要重武轻文了!”

    “岂止重武轻文?简直就是要挡我们这些寒门士子晋升之途啊!”

    “这话怎么说?”

    “文穷武富啊!要是没有万贯家资,怎么可能负担子弟允文允武的开销?”

    “不是说有国子监和云台学宫吗?”

    “哼!那种地方是我等寒门士子能进去的?”

    “唉我等寒门士子就是苦啊!”

    聊着聊着,正在用饭的士子们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低落了,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生还偷偷流起了眼泪住在大相国寺里面,在烧猪院这种档次的饭馆里面吃块东坡肉就米饭的,当然不是什么富家子了。考完了礼部试如果不中,去后就是穷措大了。

    现在眼看着晋升的路子越来越窄,前途也愈发渺茫,怎么不伤心呢?

    “这些读人就是话多,又没封了他们晋升的路子,只是分个左右榜而已。”

    烧猪院的一间雅室之内,身着儒服,头扎方巾的官家赵佶低声嘀咕着。

    他此时正和武好古、高俅、潘孝庵三人一块儿喝酒吃肉呢。

    武好古是一天前才到开封府的,本打算今天下午去崇政殿面君的,没想到高俅一大早就来了梨花别院,把他叫去大相国寺陪微服出宫的赵佶游玩了。

    赵佶这几日兴致很高,而让他高兴的源泉,就是已经被安置到琼林宫附近新建的军营中的骑士和猛士。赵大官家已经去看过他们了好几千个猛男啊,让一心要建立盖世武功的赵佶看着都高兴。

    现在他都有点等不及要举行御前演武了,一想到契丹、党项、高丽、大理、安南,还有日本国的使臣瞧见大宋猛男时的表情,赵大官家就高兴的不行了。

    不过不和谐的杂音还是有一点的!

    总有一些不能理解赵佶雄才大略呆子官员上疏反对御前演武和进士分榜分左右榜,以及在国子监教授武艺。认为这么做违反了大宋重文轻武的祖制

    不过圣君赵佶却毫不在乎,把一堆上疏丢在一旁,自己微服出宫,找武好古玩耍去了。

    哪知道,在大相国寺的烧猪院里面,又听到了一群措大在妄议朝政了。

    武好古笑着解释道:“小乙哥,朝廷的官职总是有限的,开了右榜进士后,生们的路子终究要窄一点了,他们有怨言也不奇怪。”

    “这不是因为我朝的文官其实御不了武吗?”赵佶哼哼道,“出将入相古以有之,我朝恁多名相,有几个能临阵作战的?便是号称知兵的范仲淹、韩琦,也没有统帅大军临阵厮杀的本事啊!”

    呆在后方的城堡里面知兵是一事儿,临阵指挥又是另外一事儿了。

    宋朝一方面宣称以文御武,另一方面担任抚帅阃臣的文官又没有临阵指挥的能力,因此以文御武在战时是无法实行的。而且因为安抚使、转运使、兵马总管、一军正将还有监军的内官之间互相掣肘,权责不明,因此宋军作战时常常会出现不知道谁是主帅的情况。

    不像高丽人那里,倒是非常清楚的,就是文官宰执出任判兵马行营事。

    “小乙哥说得对,”潘孝庵在一旁乐呵呵附和道,“将来的右榜进士都是文武双全的,定能出将入相,为大宋开疆辟土的。”

    高俅也笑着:“其实也不必等到将来,眼下就有个好机会可以开疆辟土了。”

    “没错,眼下就有机会了。”武好古也满脸堆笑着说,“臣管了几年市舶司,已经发现海外有不少大岛,地域广阔,气候滋润,土著也少,也没有甚武力,是非常容易拿下的。”

    “海外大岛?”

    赵佶、高俅、潘孝庵都是一愣。他们本以为武好古会提及河、湟二州,没想到他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潘孝庵摇摇头道:“我听人说海外大岛都是蛮荒之地,瘴痢丛生,中华之民根本没办法在岛上过日子啊!”

    “海外岛屿蛮荒,西北那边就不荒了?”武好古一笑,“一样是个荒地,去海外岛屿可比去西北容易多了乘船出海,走个十天八天就能拿下一块地盘,花费也不甚多,而且最要紧的是往来方便,维持起来也便宜。”

    武好古当然是反对向西开拓的现在的关中平原地力耗尽,亩产很低,根本不足以支持西军向西夏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就算能拿下河、湟二州,维持起来也很困难,不但不能获得税收,而且还要每年倒贴上大笔财富。

    所以在武好古看来,与其在西北方向上投入太多的精力和财富,还不如在东南的海洋上用力呢!

    如台湾、吕宋、冲绳这样的岛屿,有个千把人加上几艘大海船就能拿下了,然后在岛屿上找个风平浪静的海湾建个据点,就是大宋帝国自古以来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了!哪怕现在不会产生什么收入,将来没准会有大用呢?

    “至于瘴痢丛生”武好古笑了笑,“其实也好办,把沙门岛上的囚犯送去不就行了?只要建好了码头和据点,一个方圆几百里的大岛就是咱们的了。

    而且海外岛屿也不都是瘴痢丛生,好地方也是有的。现在依附于高丽人的耽罗岛就很不错,另外臣还听说在日本国附近有些小岛上盛产黄金。”

    “真的吗?”赵佶只是笑笑,并没有流露出多大的兴趣,只是说,“大郎,你现在是提举市舶司事了,有权派遣船只出海招商若是招商途中发现了无主的岛屿,自可以派人占了。若是需要人力,上了奏章,沙门岛上的那些凶徒给你用就是了。”

    他的语气稍稍放沉,显得非常坚定:“不过河、湟二州还是要恢复的!等到演武结束,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就要成军西征了。”

    “臣知道了!”武好古知道这话是赵佶要自己传达给苏东坡的现在朝中韩忠彦越来越像个三旨相公,蔡京又事事迎合赵佶,也只有苏东坡敢于提出一些不同意见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