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几匹健马也跟着川流不息的车马,走在距离惹眼的武藤亲一和阿比留悠不大远的地方。当先的骑士是个身长六尺,仪表堂堂,一双锐目中发散着寒光的大汉。如果武好古见到此人,一定会马上认出他就是武二郎不是武好文,而是武松武二郎。

    武松这几年混得不好不坏。说不坏呢,他现在大小是个官。因为几年前活捉梁山贼头李进忠的功劳得了个从九品的三班借职,是有品的武官中最小的。说不好呐,则是他的官运大概也止于小使臣了。

    宋朝的武官是很难靠磨勘往上升的,如果没有军功的话,五年一磨勘,就算合格也是转一官,从小使臣起板的三班借职到最大一级的东头供奉官一共八级,按部就班晋升需要40年

    武松今年是奔三的年纪了,40年后不死翘翘也快70岁了,还当什么武官?

    所以武松现在就是吃不饱,也饿不死的混日子。有点像后世那些清水衙门里面的公务员,一张报纸一杯茶水,混个三十年,了不起就是个科级干部退休其实也不错啦,武松毕竟不是在开封府这种什么都贵的地方做官,他是京东西路的武官。就在西门青的老家郓州做巡检、寨主之类的小官。俸禄虽然不高,但是多少有点油水,而且郓州一带的土豪西门家和他关系也不错,互相照应则个,日子还是挺风光的。

    顺便提一下,武松现在还是西门家的女婿了。他原本有点喜欢西门青,不过西门青看上了武好古。但是西门家还是给了他一房娘子,名叫西门玉兰的。两人在元符三年完婚,现在玉兰还给武松生了个儿子,大名还没有起,乳名唤作阿虎。

    其实武好古也没忘记过他,在发迹之后曾经写信请他去界河市舶司做官。不过武松一想到阳谷女侠西门青居然做了武好古的妾室,就有点讨厌这个武大郎了西门青可是京东江湖上响当当的女侠啊!居然做了武大郎的妾不就是趁几个臭钱吗?武二爷不稀罕!

    嫌钱臭的武松,本来以为自己就这样平平淡淡混日子了,可是去年的时候,郓州的兵马钤辖找上了他。要他领上几个好汉在建中靖国二年底的时候去开封府参加什么御前演武,说是如果表现好的话可以到殿前司做官,还能分到开封府的房子

    这可是个机会啊!房子什么的,武松也不是很在意他不是开封府人士啊,但是殿前司的官看上去不错啊!

    而且那些钤辖也不白让武松辛苦,拨下了一笔“练兵费”,还叫他去郓州的厢兵中挑选壮汉一起练。

    还别说,宋朝的士大夫虽然大都萎了,但是下层还是有点壮士的。要不然岳武穆后来也没那么容易就拉出岳家军啊!

    一个民族的尚武精神,也不是靠短短一百多年就能消磨殆尽的。

    所以在武松武二郎的努力调教之下,郓州这一次派出了七个好汉,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一块儿去开封府争取给宋徽宗当房奴了

    “寨主,您看那边有个拿着大弓的好汉!”

    武松的一个手下,名叫张铁头的眼尖,发现了在前方慢悠悠赶路的武藤亲一。

    “好奇怪的装束”武松顺着手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先入眼的是怪模怪样的武藤,接着就看着骑马跟在武藤身后的花满山了。

    “这不是子虚兄吗?”武松嚷了起来。花满山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字号,连忙头去看,一眼就见着高大威猛的武松了。

    “原来是武二哥啊!你也是上京去参加演武吧?”

    “是啊,”武松驱马向前,到了花满山身旁,又笑着冲武藤亲一拱拱手,“在下武松,官拜郓州临水寨知寨,不知足下高姓大名?”

    “这位是日本国使者,太宰少监武藤亲一,”花满山笑着介绍,“这位是武藤亲一的妹子阿比留悠”

    “妹子怎么和哥哥用两个姓?”武松挠挠脑袋,不是很明白。

    “武藤是氏姓,”武藤亲一用一口明州话说,“阿比留是苗字在一般场合,用苗字称呼即可,氏姓是用在正式场合的,因为本官是太宰府的使臣,因此用武藤。”

    “原来如此,受教了。”武松压根没听懂武藤的明州话,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也不官别家的闲事。拱拱手,就要和花满山分别。

    就在此时官道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好俊的马军啊!”

    马军?

    还好俊?

    怎么可能?

    武松自己就是个能在马上打架的“骑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在马上的那几下子也就只能在京东一带的英雄中称雄。真的去了西北战场,还是不够瞧的。

    “好俊的马军啊!”

    “这是拿家将主的兵?”

    “莫不是西军的骑兵吧?”

    人们停住了脚步,纷纷议论起来了。武松听到些话,也伸着脖子向前张望,然后就被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前方一处十字路口,向北延伸的官道上出现了以两列纵队开进的骑兵。骑兵的队伍非常严整,一看就知道进行过严格的训练。走在最前面的似乎是“枪骑兵”,人人都背着长长的马矟,矟尖向上,指着天空,在阳光下反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芒。

    “好俊的马军啊!”武松喃喃道,“没想到大宋竟有如此精锐的马军”

    和武松一样,武藤亲一也被震慑住了。

    传说中瘦死的骆驼果然比马大啊,至少比日本国最大的对州马还要大得多。

    看看这些骑兵胯下的马和他们背上的长枪,就知道整个日本没有能和他们相比的武士了。他们要是和那些在云台学宫见到的铁衣武士一起去了日本那么日本神国没准就要灭亡了!

    大宋天朝,大大的可怕啊!

    高俅那个得意啊,他原本还在埋怨武好古不让他去管琼林宫修缮所,可是在界河商市接管了1000名骑士后,他才知道武好古真是好兄弟啊!

    有了这1000名骑士,接下去就是建功立业了!北伐燕云和辽国干暂时不敢,但是西贼应该是能欺负一下了。西贼是那个劳什子铁鹞子大约也就这样的水准吧?

    再退一步,也不打西贼,打吐蕃部落总可以吧?这1000骑士要去了河湟,还不是横着走?

    而且官家还打算在牟驮岗演武功选猛士,若是能得到几千个魏武卒一样的步军,那么自家建功立业的机会就来啦!

    建功立业,开创一家将门,才不负男儿生平啊!

    想到这里,高俅扬起马鞭遥指前方在阳光底下显出黄金色的开封府城,大声道:“诸君,再加把劲儿,今天咱们就入开封府,明天说不定就能上殿面君了!”

    “万岁!”

    骑士们齐声呐喊。

    他们虽然是武好古养起来的,又让慕容忘忧调教了好些时日,可是他们的主子,依旧是赵佶!

    “吃义父的饭!穿义父的衣!住义父的房!为义父效死”

    界河北岸,一座隐没在树林中的校场之内,武好古正在给人当爹他现在不是五个孩子的爹,而是一千零五个孩子的爹了。其中五个是亲生的,还有一千个是买来的阻卜或是别的什么族的少年。

    就如他们现在喊的那样,这一千名少年奴隶兵武好古购买的可不止一千,只是不断有人被淘汰这些年吃武好古饭,穿武好古的衣,住武好古的房子将来还要为武好古效死!

    他们是武好古的假子,也是武好古养得死士士是必须要养的!

    不是几句漂亮话笼络一下,人家就把命给你的。死士得花时间,花金钱,花精力去养。

    当然了,还得有自家的地盘!

    死士在开封府里可藏不住,哪怕赵佶包庇,别的大臣也不干啊。到时候大家一起弹劾,武好古也就完了。

    不过武好古养这些死士也不是为了造赵佶的反,而是为了不让赵佶去白山黑水之间养老至少他现在是这么想的。

    有了御前骑士,有了房奴猛士,有了这些死士假子,还有云台学宫的博士,再加上将来重金收买来的北地战士。怎么都能组成一支能战的精锐吧?

    站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木头高台上,全身披挂整齐的武好古按着剑柄,轻轻点头,然后扯开嗓子:“孩儿们!今日就让为父看看你们的本事!

    凡是射箭、马术、剑盾、枪术前三者,皆有重赏!”

    原来武好古是在检验自己的这些假子过去一年的训练和学习成果武好古是以马木鲁克的标准去训练他的这些假子的。虽然后世法兰西的官家拿破仑说过什么“2个马木鲁克能打赢3个法国骑兵,100个法国骑兵能打平100个马木鲁克,300个法国骑兵能打败300马木鲁克”之类的话,可是武好古是不知道怎么训练出300个法国骑兵,更不知道怎么交出拿破伦时代的法国军官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训练“小马木鲁克”比较靠谱。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