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做官啊!

    还是文官!

    还是肥缺!

    还是武诚之热爱的老本行

    所以“不就”是不可能的,哪怕武好古提出反对,武诚之也不会听的。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武好文就带着老爹的答复入宫去了。不过他这个崇政殿说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见着官家的,得等到“常起居”和“崇政殿问对”都结束了,才有可能轮到他和苏迨上工。

    之所以是“有可能”,那是因为赵佶不是很喜欢“听”。武好文和苏迨说的都又不是好玩的评,他们俩说说大道理的,赵佶这样文采宇宙第一的圣君还用得着听吗?

    儒家的五经还有礼记、论语、孟子、荀子、天理说、实证论,大圣君赵佶本本熟读,根本用不着听的。而且他是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记忆力超强,那些儒家的名篇他都能背出来。

    另外,赵佶现在也有点烦苏迨和武好文。他们两人凑一块儿的时候说的话就不能听了,尽是夹枪带棒的很显然两人在天理说和实证论上有重大分歧。

    苏迨是这两部著作的编纂者,自然要全力维护的。他用“可信假说”的立场来阐述包括天理论在内的儒家经典,还说儒家的圣人毕竟还是人,是人就会错,错了就要改所以实证论是可以用来检验所以儒家道理的!

    而且用实证去检验,同“信”并不矛盾。因为真正的“信”并不是迷信,也不是尽信。

    武好文的观点则和苏迨存在冲突,他认为“信而证”的理论并不适用于“伦理纲常”。因为“伦理纲常”,譬如“左衽”好还是“右衽”好,“蓄发”好还是“秃发”好,“一妻”好还是“四妻”好,敬天法祖好还是拜鬼神不拜祖宗好,这些根本就不能实证。而这些恰恰又是“华夷之分”的关键,所以“信而证”的理论是有适用范围的

    至少儒家的伦理纲常和道德标准,都是只能信而不能证也不须证的道理。

    总之,武好文和苏迨凑一块儿就辩论,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听得赵佶有点烦了,干脆让他们俩一天隔一天入宫说,也能图个耳边清净。

    今天正好是武好文说的日子,在崇政殿外面候了一会儿,等到问对的重臣们都散了场,武好文才获准步入大殿,就听见了乐呵呵的声音。

    “二郎,你爹爹可答应去江南替朕采购画古玩了?”

    “禀陛下,家父已经答应了。”

    “好,好。”赵佶笑着吩咐正在准备伺候他用膳的内官,“再加一副碗筷,朕和武卿一块儿吃吧。”

    “谢陛下。”武好文连忙行礼称谢。

    他到底不是武好古,和赵佶没有那么熟悉,所以今天赵佶叫他一起吃午饭那是属于“赐宴”,大大的荣耀啊!

    “坐坐,”赵佶显得心情愉快,“既然你爹爹愿意走这一遭,那么朕明天就让翰林拟旨吧。

    等过了上元节,就让他和米芾一同启程吧。”

    这个时候在殿内忙活的小黄门已经给武好文搬来了一张杌子。武好文坐了下来,可不敢学他哥那么随便,只敢坐半个屁股,有点像个挨训的学生。

    赵佶看着武好文的坐姿,眉头皱了一下,“你爹爹现在还能画画吗?”

    “能啊,家父才四十多岁,正是壮年啊。”武好文道。

    “那你爹会武大郎的园林建筑画技吗?”

    “会一点,”武好文说,“我大哥的画法都传给我爹爹了。只是他上了些年纪,学东西慢了,所以画得不如米友仁、杜文玉和张择端好。”

    “能画就行了,”赵佶笑着说,“朕听说苏杭颇多名园,虽不富丽,但极有韵味头叫你爹爹画了,拿来给朕瞧瞧。”

    他轻轻叹了口气:“朕虽为帝王,却无缘悠游天下,更不能亲眼领略江南的秀丽山水,只能看看图画了。”

    赵佶想要江南园林的图画并不是只为了看看,而是想将江南的园林山水“搬”到开封府不过这事儿不方便和武好文说,武好文年纪不大,脑子却有点古板,越来越像他的老师和师公了。要和他说盖园子的事儿,多半会招来一番谏言的。

    想想还是武好古好,既能办事儿,又能体会圣心,而且还能玩在一起。

    “对了,”赵佶又想起个事儿,“你哥哥最近又立了个大功,招来了日本国的使臣,大约这几日就要跟着米友仁一块儿到开封府了。

    朕给你派个差遣,当一馆伴使吧。”

    武好文一愣,“臣做馆伴使吗?可是臣只是正九品的选人啊”

    “来的也不是正经的国使,”赵佶笑道,“不过是奉了日本国太宰府的命令来咱们这儿学天理说的儒生。你是程门弟子,懂得天理说,正好做馆伴使。开封府这边没有专门接待日本国使的使馆,因此朕决定将日使安置在琼林宫内。

    另外,你哥还在奏章上说日本儒生都比较尚武。要让他们心服口服,就得展示我朝武功鼎盛。因而你要安排日使去观摩牟驮岗演武”

    赵佶提起牟驮岗演武,脸上就洋溢出了兴奋的表情。在当了几年的官家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文治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只是武功还差了一点。上台眼看就要三年了,不仅没能开疆辟土,还丢失了先帝打下来的河湟之地,总归有点遗憾。

    不过现在武功方面总算有点起色了高俅的奏章日前已经送到开封府了。在奏章中,高俅对御前骑士们大家赞赏,说他们是堪比唐之玄甲的精锐!

    如果高俅所言不虚,那么大宋总算是有了一支真正能战的骑兵。接下去就看明年元月的牟驮岗演武中能不能选出四五千可用的“宋猛士”了。

    为了尽快选出“猛士”,赵佶早在去年年中时就诏令各州军贴出皇榜,广募壮士了。

    在他想来,大宋有四百军州,亿万庶民,只要一个军州能挑出十个猛士,四千堪比魏武卒的宋猛士不就有了?

    四千猛士加上一千骑士,那就是五千精锐之兵。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对付河湟的吐蕃部落应该足够了朝中的大臣们不是都说河湟地处偏远,转运不变,以大军征伐很难维持吗?那就出兵五千人,后勤上总没有问题了吧?

    将要在武好文的陪同下,在开封府游览参观的武藤亲一和阿比留悠两兄妹。在米友仁和花满山的护送下,已经到了开封府界之内。

    两个日本人还是一身奇装异服,特别是阿比留悠一路上都穿着一身“壶装束”。也就是脑袋上扣了顶边缘缝制了垂绢的“市女笠”,身上穿着看上去非常肥大的“袿”,肩膀处还束着一条“悬带”,看着还真挺像只酒壶的,也难怪被称为“壶装束”了。

    武藤亲一则是一身公家武官的束带装束,切平绪上插了把太刀此时日本还不流行肋差,一般就带一把刀,还背着装箭用的“平胡箓”,一只手上还拎着一把表面上有精美莳绘、长度惊人,而且呈现下弓臂短,上弓臂长的伏竹弓这张弓的长度超过八尺,都快赶上马枪的长度了,因此装不进弓袋,就只能由武藤拿在手中。

    一个“装成”酒壶的女人,一个拿着把超长弓的小个子男人,还骑着高度只有四尺的兔儿马,走在车马川流不息的开封府内的官道上,又怎能不吸引眼球?

    而在人们纷纷投来好奇目光的同时,武藤亲一也在观察赶路的宋国武士!

    的确是武士!

    在进入开封府界后,亲一就发现官道上面匆忙赶路的武士多了起来。而且个个高大威猛,都是十几人一群,有的骑马,有的步行,人人都带着弓箭、长枪和直刀,一副赶着去打仗的模样儿。

    “米伴使,”武藤亲一忍不住问起来担任接伴使的米友仁,“大宋皇帝准备打仗吗?”

    “打仗?”米友仁不明白,“何以见得?”

    “路上那么多的武士,都和我们同路,应该是往开封府去吧?”

    米友仁笑着,“他们是去参加明年元月的牟驮岗演武的壮士,都是各个州军选拔出来的好汉。”

    “演武?”武藤亲一问,“为何要举行这样的演武?在下能够参加吗?”

    米友仁看了武藤亲一一眼,摇摇头道:“演武自然是为官家的御龙亲卫直挑选猛士了!不过使臣您最好别参加了,因为这一次演武虽然奖励丰厚,但是考核极严,须要衣三属之甲,操强弩硬弓,负矢五十,置矛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这可不是寻常人能中试的!”

    那么严格?武藤亲一这时脑海中浮现出了在云台学宫时见到的“铁衣武士”那些人大概就是按照这个标准挑选出来的吧?

    大宋果然是天朝上国啊,他们的武士个个都那么厉害,日本国可招惹不起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