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看了!”武好古转过身,笑着对身后的几个人说,“现在时候还早,不如去码头瞧瞧吧?那里可有要紧的大买卖啊!”

    要紧的大买卖自然是往洛阳白波运粮食了!这事儿并不是武好古亲自操办的,而是发包给了苏大郎的一个兄弟,名叫苏安利的粮商。苏家在开封府主营酿醋,兼营粮行。每年经手的米粮也有好几十万石。不过百万石辽粮的买卖,却是第一次做。

    那位苏老板去年冬天的时候就随着光明君和郭药师一起北上辽阳,在“买卖郎君”光明君的撮合下,和渤海右姓的首领大公鼎、高清明见了面,敲定了粮食买卖的细节。

    同时,马植也受了武好古的委托,出面疏通了辰州建安军的关节。

    而吴家海商则接下了海运的业务在吴家商船将兵器从海州运往高丽之后,就直赴辽东辰州港,装上了今年秋天收获的辽东麦子,趁着东北风开往界河商市。

    现在从辽东和海州运来的粮食就堆积在界河商市,正分批装上内河纲船。

    界河商市码头。

    大量的装着粮食的蒲包从红砖砌成的库房中被苦力扛了出来,装上了独轮小车,仿佛流水一样运往内河纲船使用的码头现在界河的内河外海码头已经被一座浮桥分隔开来了。

    在去年界河封冻的时候,黄四郎主持完成了界河浮桥工程。他利用河面冰封,把用于建造浮桥的小木船拖上冰面,排列整齐,系上了铁索,铺好了木板。等到今年河面解冻,一座浮桥就建好了。

    有了这座浮桥,界河南北两市就融为了一体,来去变得非常方便了。

    同时,内河纲船和外海的海船,也被分隔开来,互相之间不能再在河面上瞧瞧碰头了。不仅走私的情况被基本杜绝,而且也确立了界河商市的海运、河运枢纽地位。

    现在连运往析津府的辽东粮食,也必须在商市中转了。而武好古也以此为契机,请马植出面去游说萧保先、马人望,想要让辽国把辽粮东运的业务也发包给吴家海商与其让那些根本不会航海的渤海人以徭役的形势运粮,还不如花点粮食雇佣吴家的海船呢!

    虽然辽国方面还没有允可,不过渤海人运粮的终点还是变成了界河商市。

    这样一来,到了初冬时节,在界河河面还没有封冻之前,商市码头就迎来了最繁忙的季节。

    苏家粮行、吴家海商的管事,界河市舶司、界河商市码头所的公吏,还有大辽国南京道转运司的官员,都满头大汗地在一样样对照着这些来自辽东和海州的粮食。哪些粮食该装上南运或北运的粮船,可千万不能出错啊!

    另外,这些粮食的转运都是免税的。但是“搭便船”的物品却是要照章抽税的这些可都是界河市舶司和界河商市的收入啊!界河商市从明年,也就是建中靖国三年开始就要给商会股东分红了,另外如果不改元的话,建中靖国五年起就要向宋辽两国缴纳承包税,现在暂定是每年上交十万匹绢,宋辽各半分。

    武好古站带着西门青、慕容忘忧还有苏家粮行的苏安利一起到了码头的一角,他们只是随意走走看看,不时地让人打开一个蒲包,取出里面的粮食仔细查看。大部分的麦子都不错,颗粒饱满,也没有混进什么石子沙子。

    武好古点头满意地对苏安利笑道:“辽国东京道的麦子就是不错啊,看上去都比咱们的好……这辽东真是好地方,土地一定非常肥沃。明年还得多买一些,最好能到二百万石。”

    苏安利和苏大郎是完全不一样的相貌,苏大郎是个胖子,生了一张恭喜发财的面团脸。苏安利却是白面书生的模样儿,今年四十不到的年纪,颌下留着几缕须髯,看着仿佛是个文官。他说话的腔调也是文绉绉的,一看就是读过不少书的。他笑道:“宣赞可真是朝廷的肱骨,居然能想出购买辽粮补充西北之法。朝廷要是知道了,必然更加重用宣赞了。”

    武好古微微点头:“我这个提举市舶司不就是做这个的?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只是可惜啊,漕运直到白波,再往西就是陆运……2000里啊,代价太大了。”

    想到往西北运粮的事情,武好古就忍不住叹口气。2000转运的送达率顶天就1015,要往西北前线补充1000万石粮食,就得往洛阳白波至少运去7000万石……当然了,这7000万石并不都是粮食,大部分都是供牲畜食用的草料和豆饼。

    武好古拍拍手,朝苏安利道:“现在运出去多少了?再有10日可以全部装运完毕吗?能保证多少送达率?”

    “再有10日足够了,”苏安利笑道,“送达率没有问题的……这事儿既然包给了我家的粮行,自然能让100万石粮食安安稳稳的送到。”

    “好!这事儿既然包给你了,就好好去做吧。”武好古说,“回头官家一定会论功,也保你一个官做。”他左右看看,他的文案武诚兰快步走了上来:“宣赞,刚刚收到潘宣赞潘孝庵也有了个宣赞的阁职寄来的信,信上说曾布、蹇序辰一块儿给官家上了奏章,提出要效仿咱们界河商市和界河市舶司,开始京东市舶司和京东商市……”

    “京东?”武好古皱了下眉,这名字听着就很厉害啊!

    “就是京东东路市舶司,”武诚兰道,“另外还想把海州划入京东东路,把京东市舶司设在海州,并且在海州开始商市。”

    “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武好古笑了起来,“不仅有了威尼斯,还有了热那亚……”

    “威……斯?”武诚兰愣了又愣。“宣赞,应该怎么答复潘大官人?”

    “不必答复,”武好古笑着,“等过些日子,我就要回开封府去了,到时候当面说吧。”

    武好古当然知道这是曾布、蹇序辰、吕嘉问可能还有纪忆想要和自己竞争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界河商市的地理位置太优越了,而且已经形成了规模,有了不可动摇的优势。

    而且……海州那边自己也早就落了子,有云台学宫、天涯镇、云雾山茶、界河大相国寺解库,还拉拢了吴家海商,还把半个武家宗族摆了过去。

    现在曾布、蹇序辰、吕嘉问、纪忆能怎么着?能绕过自己在海州布下的局?

    呵呵,大家一起玩吧!

    资本主义可不怕竞争,哪怕争个鸡飞狗跳呢!

    “对了,”武好古的心思已经收了回来,“花满山和那两个日本人到开封府了吗?”

    “信上没有说,”武诚兰道,“大约还没有到吧。

    对了,潘大官人还提及了一件事儿。官家想在苏州、杭州开设一个造作局,用于制造宫廷所用的珍巧器物,并且搜集流落江南民间的古书画。”

    “哦。”武好古点点头,若有所思,“信上说谁要去主持这个造作局?”

    “说了,”武诚兰道,“官家想让米芾和令尊去主持……”

    “令……我爹?”武好古愣了又愣,“怎么会是他?”

    ……

    “怎么会是我?”

    武诚之也和武好古一样,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做官。虽然宋朝荫补做官也可以惠及老爹的,可是武好古却从没有想把荫补的名额给武老头。他现在是海州武家的族长,身边又聚集了一大批追随着,需要保举的人太多了。

    而且武诚之还做什么官?好好在开封府养着最要紧……大宋官场上多辛苦啊,一个个吃喝玩乐到天明的,武老头吃得消吗?可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他要是被吃喝玩乐累死了,武好古可不仅是伤心的问题了,他还得丁忧当孝子啊!

    可不知怎么回事,官家赵佶忽然想到了还是白丁布衣的武诚之,居然想给他个官做,而且还要委以重任让他做米芾的副手,一起去江南搜集古董字画,督造珍巧器物!

    这可是个大大的肥缺啊,多少人打破头都抢不来,现在居然给了武诚之了。

    这些武氏一门三父子,可是个个都得了重用啦!

    “官家说,您是书画鉴赏的大家,您过目的东西,基本上就假不了啦。”

    武好文对父亲说。

    “我?”武诚之哭笑不得,“我可没少看走眼,还给开封府逮去过……”

    “这回不会有问题的,”武好文笑道,“还有米襄阳呢,他可是真正的大行家。”

    武诚之摸着胡子,看了看儿子,然后又瞧了瞧嘴巴笑得都要合不拢的冯二娘。

    “官人,”冯二娘道,“旁人想做官都没机会,你现在可是推都推不掉了……二哥儿,这次官家想给你爹做甚官啊?文官还是武官?”

    “是个文官,”武好文说,“从九品的将仕,职官是勾当苏杭造作局公事。”

    “这可太好了,”冯二娘笑着,“官人,你可真是老来有福了……我看你就别往外推了。”

    武诚之皱着眉,“不如等大郎回来和他商量则个……”

    “不用了,”冯二娘道,“大郎一定赞成的,这么好的事情,他怎么会不赞成?”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