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契丹人变得不怎么凶残了,不再动不动就用车轮斩屠灭阻卜人的部落。被他们抓到的阻卜壮丁,也便成了可以卖钱的财产。

    而界河商市现在因为有大量的工程,对劳动力的需求非常强烈,所以就成了奴隶贸易的终点站。这几年间,至少有上万名来自阻卜部落或是别的什么地方的蛮族奴隶被卖到了界河商市。

    武好古则让手下高价收购其中的壮士,组成了护卫队他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造反,而是为了方便管理奴隶。省得这些壮奴成为奴隶起义的核心。

    不过符合壮奴标准的也不多,武好古总共也就收购到来两三百,其中一百余人被调教成了一个步兵队,还让武好古调来了海州。

    当然了,这上百名战士是空着手跟着慕容忘忧的几个子侄过来的。到了海州后,武好古才从私自截留的兵器里面拿出了100副铁甲把他们装备起来了。

    至于他们使用的长剑和藤盾,都是合法可以买卖的武器,所以武好古让人从海州榷场的铁匠铺中买了新的剑,还让人买来了最好的盾牌。

    而这上百人的护卫队也不是武好古自用的,而是要给出使高丽国的使团充场面高丽人现在也心大,如果不摆出一点威风,就怕以后的生意不好做。

    另外,这些人还要用于遣日使团。当然不会真的去日本了,而是会被风“吹”上耽罗国……

    “耽罗国……宣赞是想让耽罗做我大宋的藩属吗?”童贯听完了武好古的计划,皱着眉头追问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耽罗是高丽的藩属国……大宋如果在耽罗问题上和高丽起了冲突,双方搞不好就撕破脸了。他这个观军容使会不会被高丽人抓起来咔嚓了?他童贯还得留着有用之身去替官家南征北战呢!

    要是就这么给高丽人宰了,那可就是大宋的损失了……

    “不不不,”武好古只是摇头,“耽罗是高丽的,这一点并无异议。本官只是想以耽罗为跳板,打开日本国的大门。”

    异议当然是有的,不过现在不能明说,否则童贯就不敢去高丽国了。

    童贯眉头皱着:“日本国怕是不好弄吧?他们自从唐末开始就关起了国门,不大理睬咱们了。”

    “不理睬?”武好古笑了起来,“这事儿难得倒我吗?只要能在耽罗国的地盘上建立了书院、港口、商市和牧场,日本的国门就关不住了。

    而且,现在已经有日本人的官人往咱们这儿来了!”

    “哦?是吗?”童贯挑了下眉毛。

    “真的?”一旁的苏适也兴奋起来了,“这可的大宋开国以来所未有之事啊!”

    这可不是小事儿!

    日本遣唐使派了一拨又一拨。可是遣宋使却从没来过,只有一些日本和尚跑来大宋。

    而大宋移牒日本的次数,也比日本人回牒的次数少。

    考虑到大宋天朝有那么多才德超过“平庸之君”李世民的明君,居然不能让日本人遣使来拜,这个有点没面子啊!

    “日本国遣使回牒了?”童贯知道云台学宫现在有了移牒日本的权力,还以为苏东坡的面子大,日本人终于回应了。

    “回牒到了,”武好古道,“而且还派了个官员来咱们这儿学儒。”

    其实云台学宫的移牒现在是石沉大海,日本人根本没回应云台学宫邀请日本儒者来华接受再教育的事儿,多半够他们的朝廷讨论上半年!而且讨论的结果也可以想见,肯定是拒绝了!大日本国现在也是自以为天朝的,和高丽国平等相交都不肯,何况同大宋堂而皇之的往来?要是让日本国的武士们见多了大宋的天朝气象,都心生向往了可怎么办?

    不过日本人不回应没有关系,武好古让自己的文案武诚兰去云台学宫的书库中找到了日本国给明州州衙的移牒抄件,然后照着仿了一份……

    “哦?”童贯问,“人已经到了吗?”

    “到了!”武好古笑着,“他也和咱们一样,正在观看我大宋天朝的赫赫军容呢!”

    “是吗?”童贯道,“那可得赶紧相见啊!”

    ……

    阿比留亲一站在新落成的云台学宫大楼四层高的云台阁上,看着下方校场上的练兵场景,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其实这个阿比留到了海州后就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

    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房屋高大结实,城墙厚重坚固,百姓衣着华丽,食品丰盛美味……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大宋帝国才是真正的天朝!

    而现在,看到大宋的铁甲武士,他就更是凉气一口接着一口的吸了。

    那些大宋的武士个个都闪闪发光的,身上穿的是铁甲?那一身铁甲该多贵啊?

    怎么多的铁甲武士要是到了对马岛,阿比留家大概就要灭亡了吧?

    不仅对马岛的阿比留家扛不住,就是法皇陛下的北面武士,大概也打不过这些穿着铁衣的大宋武士吧?

    “这样的武士……大宋皇帝有多少?”

    “八十万!”站在阿比留亲一身边的花满山道,“大宋有八十万禁军,个个都和他们一样!”

    这牛吹的……大宋要有八十万和阻卜壮士一样的禁军,大辽国和西夏国早没有了。

    “八十万?”阿比留亲一不大相信,“有那么多铁衣武士,怎么还灭不了契丹?”

    “因为契丹有四十万铁骑!”花满山叹了口气,“铁骑比铁甲步兵厉害,所以八十万铁甲兵打不过四十万铁骑。”

    阿比留亲一吸了口凉气儿,心想:要是大宋皇帝从他的八十万铁甲兵中抽出一万派来日本,日本国恐怕就要灭亡了!

    正心惊肉跳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了,然后就是一个声音响起:“花员外,閤门宣赞有请日本国遣宋使阿比留亲一。”

    遣宋使?

    阿比留亲一听到这个名头就是一惊。

    “怎么变成遣宋使了?”

    花满山一笑,温言道:“亲一,你不是想当宣赞的家臣吗?”

    “啊……”阿比留亲一点了点头。他本来没有下决心,但是在看了自己妹妹的新家后,就再也不想回对马国了。

    那做庄园,真的比天满宫还有富丽堂皇啊!

    墙壁居然都是砖头砌起来的……天皇家里也不过如此了吧?

    还有吃不完的珍馐美味,还有那些绫罗绸缎,还有堆积如山的铜钱几千缗铜钱搁一块儿就不得了啦……阿比留亲一都恨不得自己是个女流,也给花满山做侧室了!

    “当然了!”阿比留亲一重重点头,“在下已经决心追随宣赞阁下了。”

    “那就冒充一回遣宋使吧!”花满山道,“你很快就是宣赞的家臣了,不是那个原藤家的家臣。”

    “是藤原家,阿比留家的主公是日本第一名门藤原家。”

    花满山摆摆手,“不管原藤还是藤原,肯定没咱们宣赞有钱吧?宣赞是大宋除了官家以外的第一有钱人!你在日本国的主公管不了你了,你还怕个啥?”

    说的也是啊!阿比留亲一压根没想到在大宋也是有王法的,只是觉得阿比留家的主公抓不到他,于是就放心了。

    ……

    “真的是日本国的官啊!”

    童贯看着被带到跟前,穿着武士褐服的阿比留亲一,拱拱手问:“不知这位日本官人高姓大名,官居何职?”

    “本官乃是……”阿比留亲一说到这里有点卡住了,不过也没露馅,因为他是日本官嘛,汉话说不利索很正常其实日本的公家大多能说汉语。而阿比留亲一虽然不是公家,不过一直在博多港做事,和宋商接触多了,也学了一口汉话,不过是明州口音宁波话。

    花满山笑着替阿比留亲一回答:“这位是日本国太宰少监阿比留亲一。日本国的太宰府相当于前唐时候的节度使司,管他们的九州岛地方军政外交等一切事物。太宰少监相当于节度判官的副职。”

    居然说自己是太宰少监!

    能听得懂汉话的阿比留亲一都有点脸红了,不过还好他的肤色比较黑,就是红了也瞧不出来。

    “哈伊!”脸红归脸红,为了当上大宋首富的家臣,阿比留亲一也拼了,硬着头皮点了头。

    童贯则听了个大概,他也不知道九州岛有多大?不过相当于“副节度判官”的官也不小了。于是又拱拱手道:“不知少监来访我朝所为何事?”

    “本官乃是奉命学儒。”阿比留用明州官话说。

    童贯和武好古都听不大明白,花满山笑道:“少监是来大宋学习天理说的,还希望从云台学宫请几位博士去日本国内开设书院,传授天理说。”

    花满山说的这些,在伪造的移牒上都说了这次的“移牒外交”发生在太宰府和云台学宫之间,并不涉及双方的朝廷。

    “原来如此!”童贯点点头,又看了眼武好古,“宣赞,云台学宫有人可派吗?”

    “有啊,”武好古笑着,“已经准备好了10个博士和100个随从,还打算请苏仲南带队,去日本国的博多走一遭。”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