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花满山闻言笑了起来,打量了若有所思的阿比留亲一一眼,慢慢道:“阿悠当然是很不错的,她这样的女子若是在大宋,可是某家这样的商人高攀不了的……士大夫之女啊,还恁般鲜嫩,莫说是某,就是某的主上武客省也不可能纳之为妾啊。可是阿悠却这样不被重视,真是太可惜了……”

    他的话说得阿比留亲一的脸色都有点沉郁了,真是太伤人了,人家没有嫁人的妹子都让姓花的睡了又睡,姓花的居然还说这样的话如果是江户时代的武士老爷听了这样的言语,估计就要拔刀砍人了!

    不过阿比留亲一却只是脸色难看,根本没有砍人的意思。

    花满山的话虽然难听,但是绢给的大方啊!

    而且阿比留家又太穷了,对马岛上才几亩地啊?虽然紧挨着高丽国和博多商港,但是阿比留家在管理日本国对外贸易的太宰府没人啊。所以阿比留家根本吃不到多少博多的油水,只能守着对马岛上的村子过苦日子,最多就是在博多港贩卖些不值钱的海鲜。

    花满山摇摇头,又摇摇头,轻轻自语:“……对马国多好的地方啊,离高丽国那么近,又在大宋船只东行的海路上……要是能开港设商市,年入十万贯缗都是有可能的。”

    听着他的自语,阿比留亲一脸色一动,沉默了一下,就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大陆,嘴里的话语却是冷冷的:“宋国的商人之富,我们也是知道的,也知道做生意可以赚到钱。可是我们阿比留家是武士名主,世世代代都为朝廷守护对马国门……三禁令是朝廷的律令,我们只能遵从!”

    花满山摇头笑笑,并不在意阿比留亲一冠冕堂皇的话语。相处这么些日子,阿比留家是什么东西他早就知道了。什么武士,什么名主,都是给自己脸上贴金。

    他们家不过是对马岛上的土豪,为了获得庇护把土地寄进给了平安京的公卿,自己则世世代代做个庄园管家。那点可怜巴巴的地租还得分不少给上面的公卿,到自己手里的真没几个。家里的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都要送去伺候太宰府任官的公卿,肚子被搞大了还要当成一件光荣的事情。

    阿悠之前就伺候过一任什么太宰府少贰,梦想着要做人家的侧室,可惜人家被召回平安京时就不要她了。而她又忘不了人家,不愿意嫁个穷武士,就借口要等这位公卿回心转意,自己在博多居住,还搭上几个有钱的宋商……其实就是个卖肉的妓女!

    说起来,这些所谓的武士比起大宋朝的武官,可是差了太远了。宋朝的武官被文官歧视是一回事儿,但是该拿的钱可不少一文!

    大宋的武官,可是理直气壮爱财的!

    想到这里,花满山轻轻地道:“你又不是阿比留家的少主,管恁多做甚?”

    阿比留亲一的爸爸阿比留亲忠有很多儿子,而亲一虽然是长子,却是和农民的女儿生的,所以没有资格继承家督之位。而且阿比留家族在对马岛上传了不知道多少代,衍生出不少分支,同时也把有限的家产分了又分。现在留在阿比留宗家手中的土地土地的所有权还不是他们家的非常少,没有几个村子了,根本不可能给一个没有母家势力的庶子再分一份了。

    所以等到阿比留亲一的父亲去世时,阿比留亲一就连个地头武士都不是了……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庄园制下是很自然的。拥有或管理庄园的武士、骑士总是能生下比较多的儿子!如果土地和财富不能有相应的增长,发展到后期就会出现家业不够分配的窘困局面。就会出现大批穷困的武士,而他们将会成为战争的源动力。

    武好古现在也正是看中了日本的这股力量!

    花满山看着阿比留亲一,眼神儿诚恳:“亲一,我们大宋讲究的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谁能给你土地和俸禄,谁才是你的君上!你好好想想吧,如果愿意为我家主上效力,以你的本事,几百贯的俸禄是唾手可得的。”

    阿比留亲一只是沉默不语,望着大陆的眼神,却露出了几分热切。

    阿比留家家主亲忠派他偷渡出境,大约就存着让他在海外闯一闯的心思吧?

    ……

    大宋建中靖国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海州湾内,朐山县天涯港正东。

    海面上,一艘2000料的大帆船,卷起了雪白的浪花,缓缓的驶入港内。这里的水面不像博多港那样狭窄崎岖,水道宽阔。但同时水面上又泊了不计其数的船只,大大小小,各式各样。有方头硬帆的宋式大船,有体态修长挂着软软的三角帆的大食式样的船只,也有日本来的桨帆并用的中小型商船,在天涯镇和海州榷场的码头外排起了长队。

    码头上面,到处都是货物栈房,海州榷场码头的栈房看上去破旧低矮,而天涯镇码头的栈房全都是高大的砖木建筑。穿着短衫,强壮结实的码头力伕,正在穿梭往来的搬运着大包小包的货物。

    如果再往远看,就会发现天涯镇码头后方,一座座崭新的高大房屋密密麻麻的排列着,还有更多的搭着脚手架的工地。一看就是一座正在腾飞的新兴城市。如果再多一点高大且不环保的烟囱不断喷出黑烟的话,可就有那么一点工业革命的味道了……

    工业革命当然还早呢,技术和资本的积累远远不够。不过随着实证论的出现和云台学宫、云台学宫船政学堂的开设,还有高度自治的商业城市的出现,通向工业革命的大门实际上已经打开了!

    不过也用不着工业革命的繁荣,只是当下这个还处在资本主义前夜的大海州的繁荣,就已经让远来的日本客人震惊了。阿比留亲一和他那个看上去就不正经的妹妹这会儿都立在船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就是大宋的海港?不是说自唐朝灭亡后,这个国家就已经衰弱了吗?不是有不少宋人因为“深蒙德化”、“欲报朝恩”、“慕皇化,感圣恩”而到日本国来朝贡吗?

    闭关锁国的日本自以为天朝上国,所以也是很吃这一套的,有不少宋国商人就钻空子,以朝贡的名义规避日本的“年纪“制度

    可是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港口和城市所展现出来的繁荣和规模,都远远超过了阿比留兄妹的想象。

    莫说博多了,就是平安京,恐怕都没有眼前的海州那么庞大和富庶吧?

    这才是天朝上国的气象啊!

    “亲一,海州在我大宋不过是中等的州府啊!东京开封府的繁荣,要更胜海州十倍!”

    花满山的声音在这对兄妹耳边响了起来。

    “阿悠,我在海州城附近有一所庄园,比天满宫还要富丽,你如果做我的侧室,我就把它送给你。”

    “真的吗?”少女发出了惊喜的声音。

    “真的!”花满山笑着说,“这样的庄园我有好几处,而且和海州天涯镇上的宅子相比,乡下的庄园对我而言根本不怎么值钱。”

    “好的,我跟随您!请多关照!”阿悠已经沦陷了,没有一点悬念,立即忘记了那个让她思念许久的公卿。

    那个公卿和花大官人比起来,就是个穷光蛋啊!

    “亲一,你呢?”花满山又问,“要不我把你推荐给主上,你做了主上的家臣,我现在有的,你将来也会拥有!”

    “真,真的吗……”

    ……

    “杀!杀……”

    上百个披着铁甲,手持圆盾和长剑的“大宋武士”,正在云台学宫校场演练冲阵原来剑盾兵也是可以冲阵的!

    在一旁和刚刚到来的童贯、苏适一起观看的武好古,其实也是第一次知道剑盾兵冲锋起来也有这样的气势。

    上百人组成的方阵,盾牌连着盾牌,第一排战士手中的宝剑都向前放平伸出,仿佛长枪一样。然后同时以差不多的步伐向前奔跑……

    这样的阵型对付骑兵是不行的,但是用来步战的问题却不大。如果对方的阵型不是很严整,极有可能会被一冲而散。

    “开!”

    随着一声大喝,上百剑盾兵呼啦啦的站住了脚步,然后阵型就开始向两翼伸展,从方阵变成了一列横阵,接着就开始缓步向前这是用来挤压对手的阵型。步兵间列阵而斗,通常有两种战法,一是“挤压”,二是“拍打”。前者是剑盾、刀盾、陌刀这些近战格斗兵使用的,后者则是使用超长长枪的战士列阵厮杀的办法。

    “好兵!”童贯抚掌赞道,“武宣赞,没想到你竟然能练出这样的兵!”

    武好古笑了起来,“这兵可不是某练出来的,而是某花钱买来的。”

    “买?”

    “他们是阻卜人,”武好古笑道,“被辽人捉到后卖到界河商市为奴,我让人从阻卜奴中选了这百人……也就这点了,多了可没有,就给大官你做使团护卫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