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别墅内的练功房是一个标准设计的室内功房,四四方方的敞亮房间,地上铺了厚厚的草席,用屏风隔出了专供更衣的区域。用来摆放剑和木剑的的兵器架子就在进门的地方。

    范之文和他的同窗们在米友仁的带领下,鱼贯而入,先将佩剑和木剑还有盾牌分别放在兵器架子上,然后再扛着沉重的护具走进屏风隔出的区域去穿戴护具。整套的护具是没有办法独自穿戴上的,只能在同伴的协助下穿好。

    穿好护具之后,他们就一一出现在了练功房的中央,在武好古跟前站成了一排。

    “诸位,我就是武好古,”武好古淡淡开口,“供备库使,合门宣赞舍人,带御器械,提举界河市舶司事。”

    “参见武宣赞。”

    包括范之文在内所有的博士生,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这会儿都恭敬行了一礼。

    武好古点点头,“官家已经允可了东坡先生提出的科举改革,如果不改元的话,建中靖国六年的春闱大比,就将分为左右榜。左榜为文,右榜则是允文允武。要考乘马、击剑、射箭和军学!

    诸位云台博士,都可以免解直接去考右榜大比。而且无论左榜右榜,都是一样的进士!”

    进士啊!

    管它左榜右榜,哪怕是个武进士也比没有的要好啊!

    在场的博士生们一下子都眼热起来了。他们本来都是考不上进士的,无论左榜右榜或是文武进士,都是考不上的。要是能考上的,在云台学宫也不会入博士科,而是去通才科了。

    而现在,他们在云台学宫的所学,就正好应对右榜进士考试,不说百分之百能中,把握总还是相当大的。

    哪怕右榜进士的前程只是武官,那也比没有官要强太多了重文轻武什么的,那是对米友仁这样考上文进士的文官而言的。没有官的士子,如果再没有好爹爹的话,那就是个措大,有什么资格去轻武?

    武好古的目光从这些博士生脸上缓缓扫过,将他们的表情全都收入眼底。心里面却有点失望……还是要考进士做官啊!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招点博士生,要不然将来一定没几个博士生毕业后去博士团了。

    “不过现在有个机会摆在诸位面前!”武好古道,“若是抓住了,就不需要等到建中靖国六年再考了,也许明年此时,你们就都是我大宋的官人了。”

    还有这样的机会!?真的假的?大宋朝的官那么容易当?

    武好古顿了顿,提高了嗓音,“你们中的十个人,将会组成仁义博士团下属的第一个布道团,将我儒家大道布于远方的岛国耽罗!

    愿意前往的,上前一步!”

    布道成功就可以做官?不会是骗人的吧?而且布道教化的事情哪儿那么快出效果?怎么都得十年八年有小成吧?

    这些博士生都有点将信将疑,正不知道要不要站出来的时候,一旁的米友仁忽然咳嗽了一声。这是在给范之文发信号呢!作为武好古的徒孙,他可不能不站出来。

    虽然武好古这个师公不怎么好,可是米友仁这个恩师还是很好的。这两年范之文可没少受恩惠……而且恩师是不会坑自己的!

    “学生愿往!”范之文上前一步,拱手行礼。

    “好!”武好古看着强壮起来的范之文,心里想着:这两年自己的这个徒孙也吃了不少苦吧?也不知道手上的功夫怎么样了?待会儿就让罗汉婢那个野丫头先试一试他。

    “范之文是吧?”武好古温言问道。

    “正是徒孙。”范之文硬着头皮回答。

    这是不能不认的!

    而且认了也没坏处。武好古现在可是儒家实证学派的开山鼻祖,是大大的儒了。而米友仁又是武好古的大弟子,范之文则是米友仁的大弟子……

    “好!”武好古笑着,“你第一个站出来,不愧是我的徒孙。等待会儿通过了考核,你就是耽罗布道团的团长。”

    第一个站出来就当团长了?

    没有站出来的博士生们那个后悔啊!布道团团长本身就是个职官啊……

    “学生愿往……”

    “学生愿往耽罗!”

    “愿往!”

    “……”

    有人带了头,剩下的博士生们纷纷跟进了,很快十几个跟着米友仁进来的博士生,全都向前走了一步。

    虽然有些勉强,不过武好古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是他们个人的一小步,却是华夏儒生的一大步了。

    “很好!”武好古点头说道,“诸位愿意挺身而出,布大道于岛国,实乃我儒门之大幸。

    布道之事当然不是短期可以成功的,但是只要我们能在耽罗国建立书院,租用港口,开设商市,带回耽罗星主的国书,便是极大的功业,天子必有厚赏。”

    武好古是大儒了,大儒是要以德服人的。所以他也不会派出舰队去占领耽罗而且他也没有舰队可以派,所以他采取的方法是先软后硬。

    一开始要放低姿态,不要追求名义上的藩属国,建立吃力不讨好的朝贡体制。而是要追求实际利益,比如开办书院,开设商市,建设港口等等。为了达成这些目标,手段大可以灵活一些,该给的贿赂的时候千万别舍不得!

    而在得到了开办书院,开设商市,建设港口的权力之后,则要暗中加强力量,同时进一步对布道的对象进行渗透用金钱或是儒家大道!军事上的准备也要在这个时候开始了。譬如修建堡垒式的书院,招募当地的雇佣军,拉拢不得志的当地豪强权贵等等……

    当然了,军事准备的关键还是布道博士本身一定要有武力!他们必须是战士,然后才能领导一场持久的战斗。

    所以最让武好古担心的还是云台学宫的第一届博士的武力太弱了,他们毕竟不是六艺书院出来的,也不是大石头那样重武轻文的辽国博士。

    虽然他们要去的耽罗国也弱鸡得很,不过表现也不能太差不是?至少能和罗汉婢这样的姓完颜丫头手下走几个回合吧?“

    “开始吧!”

    武好古一挥手,宣布了考核开始。

    考核的项目也很简单,就是单人盾剑术这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武术,不过和后世电视剧里面那种花狸狐哨的武功是不一样的,都是笨功夫。二三十斤的护具皮甲一穿,十几斤重的木剑和差不多重量的皮盾拿好了。然后用“击”、“刺”、“格”、“洗”指用剑刃进行攻击四母剑术母剑术的意思是一种大的技法之下还有几种子技法运用长剑,配合仁义藤盾是一种圆盾进行格斗。这可绝对是个体力活儿,没有一点剑侠的飘逸的仙气儿,完完全全是战阵上的扎实功夫。

    在真实的战斗中,面对一个穿着盔甲,持着藤盾,挥着长剑的战士,剑侠什么的,是很难取胜的。

    范之文要早上两年,根本就玩不动这一套装备。不过现在他已经能够穿戴起来耍上一个时辰了这可的很大的运动量,开封府禁军中九成九的人是玩不动的。不过范之文的祖宗起码可以全副披挂战上一整日!

    而现在和范之文对战的罗汉婢,因为从小就保持着很大的运动量,又有天生的好身板,耍上三个时辰是没有问题的。另外,罗汉婢到底是由名师奥丽加指点过的,运用盾剑的姿势非常到位。因为现在她是皮甲持盾,所以不怎么用“格”和“洗”这两种母剑术洗剑术是用来攻击无甲目标的,而是运用“击”和“刺”的技法,在盾牌的掩护下频频发起攻击。

    范之文一开始居然也能招架,运用盾牌和木剑遮护格挡,不让对手的刺、击得手,而且防御之余,还能还上几招当然了,他也就能顶住罗汉婢,要是换成担任裁判的周云清,一招就放倒了……

    不过罗汉婢还是很快试出了对手的底牌,便加快了攻击的速度,手中的木剑频繁刺击,而且用力很大,和范之文的木剑相交时发出“当当当”的刺耳声响。

    “老师,从斌要招架不住了!”站在武好古身边的米友仁因为出生将门,所以从小就练过,在云台学宫时又向剑术老师请教了不少,虽然手上的功夫不见得多好,但是眼光还是很准的。

    他的话语为落,担任裁判的周云清已经大声喊了起来:“罗汉婢胜!”

    武好古连忙看过去,发现罗汉婢和范之文的剑都击打在对方身上了。不过罗汉婢是刺中了范之文的前胸,范之文的剑则劈砍在罗汉婢的肩膀上。

    面对披甲的对手,宝剑劈砍基本是无效的,只有击和刺才有可能造成伤害。而且刺和击的距离比劈砍要近,所以先击中对手的是罗汉婢。如果罗汉婢持的是真剑,范之文很可能已经死了,根本没有机会劈砍对手。

    “好!”武好古还是满意地点点头,“从斌,你的武艺进步很快啊!这样的剑术,足够应付耽罗岛上的敌人了!

    现在,下一个!”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