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见着武好古放下毛笔和潘巧莲要长谈的样子,罗汉婢也不磨墨了,“老爷和夫人先聊着,奴婢去替老爷准备练功房。”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罗汉婢莫急着走,还有事情和你说。”潘巧莲开口叫住了罗汉婢,语气也算温和。

    见着潘巧莲颇有大妇风范,武好古心中也越发安心起来。虽然他不打算多纳妾室,但是外室却有两个,加上一个以武好古管事家伎自居的白飞飞,再加上陪床的丫头罗汉婢,女人实在也不少了。

    要是潘巧莲和自己的那位弟妹韩娘子一样,这家中可就得不安宁了大宋官员纳妾养家伎的很不少,但是妾室家伎的身份却是很卑微的,理论上她们都是从属于大妇的。如果潘巧莲要管教,哪怕用上刑罚拷打,武好古也不好插手。

    而且武好古对待妾室家伎的方式也和宋朝寻常的官员不同,他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女人往外面发遣赠送的。可是潘巧莲要是有别的想法,那么武好古就很难做了。

    总算还好,虽然武好古可以感觉到潘巧莲并不喜欢除了西门青以外的那些外室家伎和陪房的婢女。不过总算也没太欺负人,还是能容得下她们的。至于要潘巧莲怎么关爱她们,那是不可能的……无论男女,武好古都是不会强使人成圣的。

    “罗汉婢,”潘巧莲当着武好古的面对罗汉婢是非常客气的,笑着说,“现在就是你陪老爷了,可得注意月事是否按期,如果逾期没有来,要立即报告,可知道了?”

    “奴婢知道了。”

    罗汉婢也乖巧地点头。在武好古的女人们中间,她的身份最卑微,就是个奴隶,便是生下孩子也不能管她叫妈的。不过她却是看上去最开心的,整个乐呵呵的,也从没和谁提过想当妾室。仿佛就心甘情愿一辈子当武好古的女奴。而且还非常听话,不论是武好古还是潘巧莲又或者是西门青,都可以随便指使她。

    潘巧莲又道:“若是有了身子,也别在界河呆着,还是要好生伺候老爷,陪着他一块儿回开封府。”

    “嗯,奴婢明白。”罗汉婢还是一副我乖我听话的模样,而且脸蛋上挂着笑容,一点也看不出不满的样子。

    “你是奴婢,”潘巧莲看了武好古一眼,然后又道,“照着礼法,生了孩子也不是你的,可知道吗?”

    “知道,”罗汉婢点头,“奴婢不管生儿生女,都是夫人的孩子。”

    “好!”潘巧莲放沉了声音,“你给我记住了,不管你给老爷生了多少儿女,你的身份都不会改变……你一辈子都是奴婢,是老爷的奴婢!”

    “奴婢知道,”罗汉婢笑着点点头,“奴婢一辈子都是老爷的。

    “好!”潘巧莲满意地笑了,又打量了武好古一眼,“就说定了,好好伺候老爷吧。”

    “嗯。”

    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武好古在心里面更看重潘巧莲了潘巧莲的这些要求可不是她小心眼,而是在保护罗汉婢。

    奴婢产子当然是属于主母的!潘巧莲提不提要求都一样。

    而且罗汉婢什么出身?连汉人都不是,不过就是个黄毛女真野丫头,被部族卖给了光明君,再由光明君送给武好古的。

    在等级观念森严的时代,别说争大房了,连个妾室都没有可能。

    如果她有这样的想法,想要母凭子贵,就算潘巧莲没有意见,可西门青能答应?

    西门青是什么人?罗汉婢怎么可能和她一边大?以西门青的手段和心计,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罗汉婢做掉都有可能!

    现在有了潘巧莲的言语,西门青就不会向罗汉婢下手了。

    “去准备练功房吧,”武好古一挥手,“待会儿会有云台学宫的博士生过来,你负责考核他们的剑技,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罗汉婢笑着回答道,“奴婢击剑的本事是奥娘子传下的,可厉害了。”

    奥丽加是从小被她爹当成佣兵训练的,而东罗马那边的佣兵非常注重近身格斗和单兵作战还有小分队配合作战。所以她的剑术非常厉害,如果要真打,林冲和周云清都不一定是对手,只有赵钟哥可以稳赢她赵钟哥也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这点林冲和周云清都比不了。而且林冲和周云清都是不注重近身格斗的宋朝禁军的武官,击剑的技艺只是平平。如果要比射箭,那奥丽加可就差远了,恐怕连罗汉婢都比她强一点。

    “好,”武好古笑着,“去准备吧!”

    看着罗汉婢一阵风似的离开,潘巧莲摇摇头道:“就是个没心眼的野丫头啊!”

    “没心眼用着才舒服啊。”武好古看着潘巧莲,“十八姐,我看着她也是个能生养的……她的儿子以后也不入义字辈,和奥丽加生的一样,都算铁字辈!”

    “好的,奴家知道了。”

    武好古站了起来,“十八,咱们去瞧瞧丽娘吧。”

    武丽娘是武好古的次女,就是潘巧莲这回生下的闺女,和她的姐姐美娘一样,也是一生下来就能瞧出是个美人坯子的。武好古自然是万分喜欢的,每天都要去瞧上好几回。

    ……

    “点到名字的都带上盾牌、护具和木剑!其他的都散了吧。”

    和武好文一样已经做到登仕郎的米友仁一声喊,一百多个在云台学宫的大练功房里面列队的博士生就哗啦啦四下散去。只剩下了十几个被点到名的博士生,纷纷向存放盾牌、护具和木剑的库房走去。

    米友仁现在是云台学宫的博士科丞,负责博士科生员的日常教学和生活。

    在国子监论道之后,云台学宫博士科的课程又有了进一步的改良,一共设立了儒学传授儒家五经、天理说和实证论、击剑、乘马、射箭、音乐、文学、书画、军学、算学和地理风物等十门课程。

    而通才科的课程则调整为了儒学、算学、自然学、史学、地理风物、律法、书画、乘马、射箭、击剑、音乐、文学等十二门课程。

    当然了,虽然两科都开了乘马、射箭和击剑三门课,但是训练的强度是不一样的。博士科的生员至少有一半的课时用在这三门课程和军学上面。而通才科的学生在武艺方面花费的时间就少多了。

    另外,武好古还把写文章的技巧从儒学中分离出来,和诗赋填词合并一起,设立了文学课。而儒学课则变成了主要传授哲学的课程。

    而律法、自然和算学三门课程,则成了通才一科中的“实学”课程。律法教授是从开封府高价聘请来的讼师,按照培养讼师的标准授课。

    自然学则用实证主义和自然生物、物理和化学等各方面的课程结合起来,还有许多调配染料、火药、中药等方面的实用知识。

    而算学包括了做账和打算盘,学好了完全可以做一个账房先生。

    通才一科学的东西的确是有点杂了,不过这也没办法。三年的课程总要想办法填满吧?别看课程那么杂,其实除了律法、儒学和文学三门课程外,大部分都算不上精深。

    想精深也不可能啊!

    不过云台学宫会为所有有兴趣对自然生物、物理、化学、算学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的毕业生,提供研究性的职位和经费……

    ……

    米友仁的弟子范之文是十几个被点到名字的博士生之一。在云台学宫学习了将近两年之后,范之文终于有了一点“武夫祖宗”的样子,不仅看上去强壮了不少,而且真的有了一点武艺。

    在几个从开封禁军中请来的老教头的传授下,范之文终于知道祖宗留下的黑云长剑是怎么用的了。

    原来黑云长剑是配合盾牌使用的,使得是“剑盾术”,还要披上铁甲或皮甲。而且还有“死士战”、“三士战”、“十将战”和“剑阵战”等多种战法。如果运用得法,剑盾兵绝对是步战格斗中的王牌!

    不过剑盾兵遇上骑兵就歇菜了,所以在大宋建立之后就不大流行了。

    但是作为“博士”,还是应该学会剑盾之术、乘马和射箭。有了这三门武艺,博士才能从军或者布道,遇上不讲理的蛮夷也能让他们心平气和的聆听天理说了。

    已经取了沉重的皮质护具按照皮甲的重量打造的,还加入了配重的铁块,长度重量都接近于真剑的木剑,以及一面上书红色仁义二字的藤盾的范之文回到了米友仁跟前。

    “从斌,”米友仁看着范之文,笑道,“今天要带你去拜见你师公了,还要演示剑术,可要好好表现!”

    师公……

    一想到自己的师公,范之文就有点哭笑不得。他拜入米友仁门下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武好古是米友仁的老师!要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拜的。

    可是拜了以后才知道,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现在可是尊师重道的大宋朝啊,他还能反出师门?那是欺师灭祖啊!

    只是这师公也太欺负人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