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京东市舶司?”

    纪忆第一次听到日后名震商场的“京东”之名,却是有些发愣,“岳祖丈,京东市舶司在哪儿?”

    “京东路的市舶司啊,”吕嘉问插话道,“设在密州板桥镇那个。”

    密州板桥镇就是后世青岛市的地方,那里是历史上宋朝在北方开设的唯一一个市舶司。不过这个市舶司管辖的板桥港发展的并不好,不仅比不了海州这个淮河以北第一大港,而且现在还被刚开张没几年的界河商市抢了风头。

    “不是的”章惇挥挥手,将正在歌舞助兴的女伎们全都打发了出去,诺大的船舱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接着说:“板桥镇哪有海州好?板桥镇有港无河,连接不了大运河就是个孤立的港,所以争不过界河商市。吾观北地诸港,能和界河商市相比的唯有海州商港了。所以京东市舶司不应该设在密州而应该设在海州。”

    “有道理!”吕嘉问点点头,“陆运可比不了水运啊!徐州的石炭如果用大车拉到海州,要走上四百多里,而且一车最多拉上几百斤,根本不行啊。”

    “这才四百多里,”章惇笑着,“从密州板桥镇出来要入运河起码走上一千里,而且沿途还有不少是山路。这密州板桥镇怎么和海州还有界河争啊?

    所以这京东路的市舶司得搬到海州来才能做好!”

    纪忆摇摇头,“岳祖丈,海州不属于京东东路啊,海州是淮南东路的地盘。”

    章惇一笑:“这太好办了,只要一旨诏不就行了?海州划入京东东路,同时循界河例在海州设立商市和市舶司,称为京东市舶司,除海州商市之外,还管辖密州板桥镇,登州蓬莱镇等两处市舶务。包括海州商市、板桥镇商市、蓬莱镇商市在内的各处商市,都可以如界河商市一般买扑给商人或商会运营。”

    “官家能答应?”吕嘉问有些怀疑地问。

    “怎么不能?”章惇笑道,“朝廷的官员通常只派到县,市镇向由地方把持。况且之前不搞大商市买扑,全国的海贸商税拢共不过几十万。现在界河商市一家明着就能交上十几万,暗中给官家花用的还不知有多少!而且还卖兵器运粮食采买木料、马匹,不知给朝廷办了多少事儿。这样的市舶司和商市要多来几个,王荆公当年也不用那么得罪人了。”

    纪忆点点头:“当今官家心大,敢于放权,应该会答应设立京东市舶司的若是咱们能把这个市舶司和市舶司下最肥的海州商市拿在手里,将来就不怕没有钱花了。”

    章惇看着曾布。现在章惇和吕嘉问都是隐退之身,不方便上疏言事了。在场的三位还在台上的官人之中,曾布是地位最高的,自然要他来拿最后的主意了。

    曾布眉头皱着,仿佛在苦苦思索,看见章惇投来的眼神,才沉吟道:“别的都好说,只怕商人借着买扑三处商市进一步做大啊!”

    船舱中的几位听了曾布的话都是一愣,接着全都沉默不语了。

    曾布接着又道:“本朝不抑兼并,而且又宽待工商,只是王荆公在位的那些年搞、抑了工商。可现在早就是工商大兴了,界河商市能起来与其说是武好古有本事,还不如归功于本朝工商大兴。而工商末业又借着界河商市大发了一笔界河商市的人口现在怕是不下五万了吧?再过几年十万二十万都是有可能的,这可是一个州的规模了!

    现在咱们又要搞京东市舶司,一下开出三个新的商市这商人的势力,会不会太大了?”

    “不会的,”吕嘉问接过问题,“如果这三个新的商市叫武好古来搞,的确会让商人势力膨胀的。让咱们来搞怎么会壮大商人的力量呢?咱们的海州商市要在天涯镇的基础上发展,依旧要实行三级会议,士农工商的等级可不能乱了。”

    曾布眉头还是皱着,不过却轻轻点头:“若是如此,倒也不妨一试不过登州蓬莱商市和密州板桥商市那边怎么搞,还是要从长计议的。”

    就在章惇、纪忆、曾布、吕嘉问等人商量着要开办京东市舶司的时候,武好古也已经到秋高气爽的海州了。

    他这次海州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陪伴刚刚生了女儿的潘巧莲散心。因而没有住在日益繁华的天涯镇上,而是搬去了云台山上的别墅居住。除了陪伴妻儿,也会去云台学宫讲课,传授和,如果还有时间,则用在著立说上。

    最近他正在撰写几本绘画方面的著作,分别是、、、、等等和哲学相比,美术才是武好古是老本行,当然要趁着还没有因为诸事繁忙而把老本行丢光的时候,给全人类多留下一点文化遗产了。

    他现在就穿着一身宽松的袍服,坐在树荫下的一张玫瑰椅上,悠然自得的拿着毛笔在纸上写着什么。罗汉婢在旁边为他磨墨和收拾稿件。这个黄毛丫头现在已经完全发育起来了,身材婀娜,凹凸有致。

    潘巧莲从院子外面进来,看到她,罗汉婢连忙行了个福礼。

    “罗汉婢你忙你的,”潘巧莲吩咐了一句,就走到了武好古身边,“官人,大姐儿的信寄到了,一切都好,胎位也很正,算算日子就是这几日了。你可真是有福气,转眼就是五个孩子的爹爹了。”

    “大姐儿那边只能让她自己应付了,我还要在海州多住段时间日本那边的事情,怎么都得安排妥当了。”

    武好古留在海州的目的是为了给苏适拼凑访日使团。花满山的信几乎和武好古前后脚到达了海州,花满山在信上高速武好古,他在日本国的博多港真的联络上一个愿意派人到大宋来的日本“国主”,名叫阿比留亲忠的反正武好古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日本有个阿比留氏的。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有个名头,能让苏适带着一个“访日使团”从高丽国南下就行。反正武好古也没真的打算一步到位,现阶段能在济州岛上布一个点儿,那就是极大的成功了。

    而要完成布点,靠只会开嘴炮的苏适是不行的,必须得安排几个剑不离身的博士跟随。

    当然了,也不能都是博士。一来云台学宫才开张没多久,真正能用的博士也没几个海州云台学宫的这一届博士素质是不行的。大部分人在入学前根本不会武艺,现在才练了多久?怎么可能就和子路一样善于以德服人了?武好古自己就练过,当然知道练武的难度不在习文之下,而且最好是要从小打基础的。

    武好古这样半路出家的“武士”,现在别说和周云清、赵钟哥这种壮士打了,就连奥丽加,哦,不是奥丽加了,就连罗汉婢武好古也打不过啊!给武好古陪练剑术的就是罗汉婢,这丫头壮得很,不仅力气大,而且耐力也足

    所以武好古就想着从云台学宫里面挑几个比较能打的呃,就让罗汉婢去考他们!只要能和罗汉婢较量几十个合的,就能凑合着当个“指挥员”了,真正打架的,还得从界河商市购买。

    对,就是购买!

    界河商市是光明正大买卖奴隶的!在界河北市那边还有一个萧保先投资的大型奴隶市场,有不少阻卜奴隶在那里贩卖。

    武好古已经让林氏父子从界河奴隶市场购买“战奴”调教,现在已经凑齐了上百个战奴,完全可以抽调一部分给“遣日使团”当打手。

    另外,武好古还打算在海州和附近的密州板桥镇雇佣百十个跑海的护卫,可以和阻卜战奴混在一起使用。

    此外,武好古还从输往高丽的武器装备中扣下了一批皮甲、水牛角弓、刀剑、藤牌和箭镞。可以把将近200人的使团卫队装备起来。还让人从徐州订购了不少铁锹、铁铲、大斧和锤子等施工用具这些是用来在济州岛上构筑院的。

    “官人,”潘巧莲顿了顿,又道,“你打算几时启程?今年的除夕还来吗?”

    武好古道:“最晚九月底总要启程了,这不能太赶了,奥丽加刚生了孩子,铁哥又小,这一路得半个月以上了。除夕看来要在界河过了,等到来年运河开冻了你再带着孩子坐船开封府吧。我们春暖花开的时候,在开封府相会吧。”

    “铁哥”是奥丽加给武好古生的儿子,因为是孽生,所以也不入武家族谱,也就不是义字辈了。所以武好古就给自己的这个混血儿子起了个“铁哥”的小名,大名则留待以后再说了。

    因为武铁哥是孽生子,所以礼法上不是潘巧莲的儿女,也就不方便让潘巧莲一直照看了。所以武好古准备将奥丽加母子带去界河商市安置。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