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贫寒士子不是还有科举左榜吗?”

    苏东坡的眉头也皱起来了,苏辙说的话他完全可以理解的。武好古给府兵制支的招,本质上就是用官换兵。因为右榜进士要考武艺,所以必然会把大批只能苦读五经的寒门士子挡在外面。而进入国子监和云台学宫,无疑就是寒门士子考右榜进士的唯一途径了。

    而国子监原本分成国子学、太学和武学的时候,除了国子学是给官n代们留着的后门之外,太学和武学主要都是面向寒门子弟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特别是前途最好的太学不仅要州府官学推荐,而且还有入学考核,还排除了中高级官员子弟入学,完全是给寒门学子的晋升之途。

    可现在一旦用帮助招募府兵换取保送新国子监的名额,那么国子监就必然会变成富家贵子的后门。此举虽然可以让朝廷获得大量的“义务制府兵”,但是却让神圣的国子监和科举考试右榜变成了国家和豪门巨室交易的场所。

    “子由,”苏东坡两手一摊,苦笑起来,“现在禁军废弛不能战,花钱又太多,所以国家必须靠府兵来护卫。而征召府兵又必须豪门巨室出力,不给他们好处,他们肯白白出力?他们不出力,就靠现在地方官员的办事能力,府兵制怎么可能成功?”

    “你这话说的是不错,”苏辙摇头,“可终究是授人以柄了。不仅熙宁奸党不会放过你,就连元佑老臣也不会支持你的。

    对了,朝中其他的宰执都知道了吗?”

    苏东坡点点头,笑道:“都知道了,韩师朴没说话,蔡元长是竭力支持的,温禹弼也是支持的,许冲元有点微词,只有李清臣明确反对。”

    “韩师朴就是太弱了,蔡元长一切看官家的脸色,温禹弼也和蔡元长一样,李邦直是因为和你不睦才反对的,只有许冲元是公心,可惜年纪大了”

    苏辙一边点评一边摇头,现在朝中的正人君子真是快没有了,一个个不是只想自保就是热衷政争,自己的哥哥则是冒进改革,几乎就是王安石的翻版。

    他叹了口气:“我不去趟浑水了,你若觉得我还可以养小民,就让我去河北东路做安抚使吧。”

    “也好。”苏东坡点点头,“辽人挺喜欢你的,你去河北东路一定可以让两国相安无事的。”

    海州湾,此时正是秋风送爽的时候儿。和秋风一起到来的,还有从北方的辽国、高丽国还有界河商市驶来的商船,成百上千艘的拥挤在海湾之中,显出了无限的生机和繁华气象。

    此时也是出游的好季节,海面上除了商船之外,还有不少装饰精美的画舫,在海州朐山县的陆地和郁州仙岛之间往来,丝竹之声若有若无,在海面上随风飘荡。

    其中一艘特别巨大坚固的画舫海舟上,还有一众军士守卫,虽然都持着在海上没有什么用的长枪,但是这份阵势,就让周围的船只纷纷避开去了。

    船舱之内,有着丝竹歌舞。六名色艺俱佳的舞伎,正随着乐曲且歌且舞。艳丽动人的舞姿,让坐在船舱中的乘客们看得眉开眼笑。

    这条船上坐着的人可不得了,有纵横朝堂数十年的两位领袖,武昌军节度府副使章惇和观文殿大学士、知海州事曾布,还有已经成为海州巨富的吕嘉问,还有吕嘉问的女婿六路发运使蹇序辰,还有因为在京兆府的府兵试点中立功,改了京官,当了从八品承务郎后请假家探母的纪忆这船要是就此翻沉了,那武好古一定会非常感谢龙王爷的!

    不过这样的好事儿真是很难碰上的

    船不会翻,而且船上的人,还在商量怎么和苏东坡、武好古过不去!

    “用国子监的生员名额换府兵亏得苏东坡和武好古想得出!他们这是不把天下读人放在眼里了!”

    正恨恨而言的是武好古对头吕嘉问,他现在的生意越做越大了,不仅做石炭,而且还从徐州利国监的冶主那里购入生铁锅卖给海州的盐户煮海盐一年十几万缗稳稳的可以赚啊!这做生意的本事,真是直追武好古。

    不过吕嘉问并不是这条船赚钱最多的人,纪忆才是!纪忆在过去一年中至少赚到了三十万缗!不过他在过去一年中什么生意都没做什么都没做就赚了三十万,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让纪忆转到那么多钱的当然是海州地价的上升了,纪忆在元符三年的时候,就让家里人到海州大肆购买土地。不仅在朐山县城以南购买,而且还在天涯镇上和天涯镇附近购买。前前后后投下了五十余万!

    这些地皮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幅上涨,涨出了至少三十万不过纪忆对于这样的资产报率似乎并不满意,因为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了。

    章惇看见他的脸色,于是发问:“忆之,你有何见解?”

    “未必是天下读人,”纪忆说,“陕西六路、河东路、河北两路的读人未必不满啊!

    譬如陕西六路一科才出多少个进士?现在500个府兵就能换一个国子监生,两个国子监生至少可以出一个进士陕西六路民风彪悍,一年拉出几万府兵问题不大吧?将来的右榜进士中,恐怕少不了陕西人了。”

    “拉拢西军?”章惇挑了下眉毛。

    纪忆点点头:“不仅是西军,凡是军府遍设之地的读人都可以受惠。而军府遍设之地,除了陕西六路,还有河东、河北和河南府,都是旧党势力盘根错节之地。

    对那些世家大族而言,五百个壮丁干上五年换取一个国子监生的名额实在太划算了。

    而且那些充当府兵的壮丁还可以得到免徭役终身的利益,官家多少会给点赏赐,也是有利可图的。”

    其实纪忆完全想多了,武好古和苏东坡根本没往这方面想,他们只是没有办法拉壮丁蓝田县的办法也就在蓝田管用,别的地方还是得给出更加吸引人的条件。

    所以绞尽脑汁之后,武好古就在离开开封府之前,给苏东坡支了这么一个招陕西六路,还有河东、河北和河南府的贫下中农被地主老财威逼利诱去当兵,地主老财的子弟拿了国子监生的名额学军事将来去做军官,看上去蛮靠谱的。

    曾布摸着胡子,“怪不得旧党的那些人都不怎么发声”

    章惇却笑了笑:“官家也肯定会支持的顺着苏东坡、武好古的路子走下去,兵有了,将也有了,还不花多少钱,多好啊?”

    “难道咱们就这么看着苏东坡、武好古二贼得意?”吕嘉问恨恨地说。

    “当然不行了,”章惇笑道,“苏东坡此举虽然讨好了陕西六路、河东路、河北两路和河南府的读人,不过其他地方的读人一定是不满意的。

    而且讨好巨室,压制寒门的罪名的跑不了的!便是旧党中人,肯定也有不少对他不满。而且天理说和实证论终究是会引起儒门大争的。所以苏东坡和武好古将来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可是现在呢?”吕嘉问还是一副压根痒痒的模样,“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们得意?”

    章惇笑起来:“眼下就要靠望之兄你了!”

    “靠我?”吕嘉问道,“我能做甚?”

    “你能做买卖啊!”章惇又瞧着纪忆,“忆之,你家也是巨商,总不能看着武好古把钱都赚完了吧?”

    “岳丈的意思是”

    “老夫看望之也是能经营的,你们不如合起来做点大买卖,抢一抢武好古的财路?”

    “做买卖?”纪忆皱起眉头,他就是为了不做买卖才苛刻读考进士的。现在怎么又绕到买卖上去了?

    章惇笑道:“老夫这些日子冷眼旁观,发现武好古之所以能助苏东坡上位,之所以能讨官家的欢心,其诀窍就在政商联手!这商不仅能来钱,而且能办事儿啊。

    而我们想要扳局面,就不能一味清高,就得向武好古学!”

    “可是岳丈,咱们该做何买卖?”纪忆有些迟疑地问。

    “向武好古学!”吕嘉问说,“他做怎样的买卖,咱们也做怎样的买卖。”

    “那他现在在做”

    纪忆心想:武好古的佳士得行、花魁行、酒中仙这些买卖,别家好像也做不好啊!至于开封府的地产倒是大买卖,可是人家有官家帮衬,自己这边怎么做?

    “做商市啊!”章惇笑着,“武好古最大的凭借并不是共和行,而是界河商市啊!他能有界河商市,咱们就不能照葫芦画瓢也搞一个?

    忆之,你觉得怎么样?如果能行,咱们几个老头子就帮你运动一个提举市舶司。”

    提举市舶司?纪忆问:“岳祖丈想让小婿去提举哪个市舶司?”

    “京东市舶司。”章惇道,“虽然泉州、明州的钱更多,但是京东市舶司却能和界河商市争抢辽国和高丽国的买卖那里才是将来十数年的大热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