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郎,十八又给你生了个女儿?”

    在武好古离开开封府启程东去的前一天晚上,赵佶在琼林宫的水心殿设宴,给武好古送行这样的面子也真是大到家了,在皇宫中设宴啊!而且还要留宿当然了,今晚上陪寝的女人是自带的,武好古带来了白飞飞。

    在酒宴开始的时候,宋徽宗就有点惋惜的问起了潘巧莲又生闺女的事儿。

    “嫡子总会有的,”武好古无所谓的笑着,“十八姐这次生得挺顺利,好好养上一年两年又能怀了。”

    虽然武好古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而且还都非常健壮,应该不会夭折。但那都是庶孽,和嫡子还是有区别的。当然了,武好古的长子武义勇因为是媵妾西门青所出,地位是无限接近于嫡子的。如果潘巧莲真的没儿子,那他就能获得继承权。不过这对潘巧莲是不公平的,所以武好古还是希望能和她生个儿子。

    “说的也是”赵佶点点头,“不过生女儿也是喜事。朕写了一帖千字文,还是用朕最新创出的瘦金体写的,就送给你新得的女儿吧。”

    武好古的这个女儿也算是有财运了,不仅投生在大宋首富之家,而且刚一生下来就得了一本宋徽宗的瘦金千字文,在后世那可是连疑似赝品都能拍出4亿的珍品啊!而武小妹妹手里的这本,百分之百是真的

    武好古连忙起身道谢,赵佶一笑,摆摆手道:“不就是一本字帖,你老师写得可比朕好啊,你自己写得也不差。”

    武好古摇摇头道:“家师现在写不了千字文了,我的字也就是勉强可看罢了。”

    写千字文不难,但是写法千字文就不易了。一千个字不能写错一个,而且还要注意结构布局,是非常耗费精力的。对于宋徽宗这个年纪来说没有什么,可是苏东坡却是精力不济了。

    至于武好古的字则是习自清末大法家黄自元,写得还是可以,但是算不上大家。

    “你的字真是不错,有自成一体的苗头,就是没功夫打磨。”赵佶笑着点评,“你家二郎的字就进步很快,一手颜体的楷相当不错啊!”

    赵佶果然是大内行,武好古习的是黄自元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放在宋朝当然是自成一体了。不过他练得不够,也没这方面的天赋。而武好文则是个法家的苗子,别看才21岁,一手颜体已经写出了大家风范了。

    “他可是进士,”武好古笑道,“臣是武官,怎地和他相比?”

    赵佶嬉笑着,“你不是大儒么?大儒不比进士值钱?对了,武好文来了么?纪忆三日前就到了,算算日子,他也该来了吧?”

    “他在洛阳停留了几日,今天下午才到的,去韩相公那里接他的妻儿了。”

    武好文倒是早早就有了一个弟子,名曰义礼。

    “哦。”赵佶微微皱了下眉,也不怎么了,一提起武好文,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位风韵无限的冯二娘了

    “他在蓝田做得不错,”赵佶收心神,笑道,“没有辜负朕的期望,接下去也该让他京城做官了。大郎,他和你说过想去哪个衙门做官了吗?”

    “说了,”武好古道,“他想当崇政殿说。”

    “行啊,”赵佶笑道,“说可以有四个,现在虽然都有人做了,但是只有苏迨一人是本职,别人都是兼职,免去一个就是了。

    大郎,你的官也该升了吧?这次和高丽国的兵器买卖为军器监赚进二百万缗,又帮了高丽人一把,功劳不小啊。头升你做个供备库使吧,再给加个閤门宣赞舍人。”

    供备库使是正七品的武阶官,閤门宣赞舍人则是个閤职,武官加閤职就和文官加馆阁职一样,都是一种荣誉和可担重任的意思。另外,武官加遥郡之前一般都先加閤职,然后落閤职加遥郡。

    武好古现在已经有资格加从五品遥郡官衔了,而一旦加上遥郡也就意味着进入了中级武官的行列,有资格担任一路统军了。

    “谢陛下厚恩。”武好古再一次起身道谢,然后又道,“陛下,臣还有一请。”

    “说吧。”赵佶笑吟吟地问。

    “臣日前在军器监挑选器械,发现大部分兵器都陈旧破烂,难以运用。”武好古斟酌着说,“臣只能让人挑些比较精新的卖给高丽人,但是军器监里面精新器械不多,也不能都给高丽人,所以明年就要给他们陈旧器械了。所以臣想在界河商市开个器械修造所,用来整修旧械。”

    “整修?”赵佶一愣,“怎么整修?”

    武好古笑了笑:“就是木杆烂了换根新的,箭杆折了也换根新的,铁器锈了磨一磨,甲胄的皮绳朽了也换新的,再刷点漆,上点油。能凑合着用就行了,总比没有的好吧?”

    “听着像以次充好啊,”赵佶笑着,“这是奸商做到事情吧?”

    “可不就是以次充好吗?臣真的要做奸商了。”武好古叹了口气,“不过军器监里面的兵器质量的确堪忧,想要好的也没有啊。”

    赵佶点点头,他也知道一些军器监武器不大堪用的事情。他想了想说:“昔日太祖在朝时,每隔十日就要亲自抽查兵器,难道朕也要这样做吗?”

    你就是这样做也没什么效果!武好古心说:赵匡胤打了一辈子仗,是能临阵冲锋的官家,兵器好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赵佶哪儿来这种眼力?赵佶的眼力都在画文玩和女人身上

    “陛下,倒也不需要。”武好古道,“军器监、群牧监这些衙署不得力主要还是伎术官的问题。现在翰林四局中的艺、图画就很好啊,待诏的水平比起国朝初年还是有所进步的。如果军器、群牧等监中也有高水平的伎术官,兵器和马匹的质量就不会那么差了。”

    “本朝文治的确鼎盛,”赵佶点头道,“而武略的确略逊于汉唐,在打造兵器和蓄养战马的本事也不如前朝。”

    这其实有市场导向的原因。宋朝画文玩的价格高,市场大,自然能够吸引到足够的从业人员,精益求精,磨练技艺了。

    而宋朝的武器市场规模虽然不小,但是要求很低因为经济条件较好的官员子弟、世家子弟和大地主的子弟几乎不会从军,对精品武器的需求也就少了。

    赵佶又道:“对了,你的老师苏东坡日前上了个乞准民间办伎术院疏,好像就是说这事儿的。”他想了想,“要不就先办个打造兵器的院试点则个,只是有人肯来读吗?”

    有没有人读的确是个问题,学而优则仕早就深入人心了。而工匠技艺自古也是口耳相传,极少有通过学校传授的。不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有没有人来读。

    武好古笑道:“有没有人肯来读是后话了,当下的问题是这种院怎么开起来?要设立多少科目?课本要怎么编写?老师又要到哪里去请?要安排多少课堂教学和工场实习需要摸索的东西太多了,若是没有个章法,就算朝廷鼓励,民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办,现在朝廷自己也开不了伎术院,何况民间?

    所以臣就想在界河商市试办器械学堂和畜牧学堂,现在开个修械所也可以为开器械学堂的先行探路。”

    “修械所,器械学堂,畜牧学堂”赵佶笑道,“大郎你的界河市舶司管的事情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这话若是西军的那些将主听了,或许老心肝儿都要抖三抖了,可武好古却是浑然不当事儿,只是笑道:“不管不行啊现在高丽人和女真人就要开战了,一旦决出了海东霸主,接下去怕就是辽国的大难了!陛下要建盖世之武功,就得抓住机会。臣现在不做准备,将来如何为北伐大军输送器械、粮饷、战马和船只?

    打仗,其实就是打后勤,打物资啊!”

    听武好古怎么一说,赵佶的精神头马上起来了。他的文治已经前无古人了,若是武功再能跟上,那可就是十全十美的君王了。

    “大郎,”他看着武好古,“你真有办法收复全燕?”

    武好古笑着:“陛下,臣可不能上阵去厮杀,也不会带兵练兵。不过臣会经营,能把界河商市经营起来,还能攒起一大笔钱。到时候总能做到后勤不乏,物资不缺,还能用高价替陛下买来几万燕云壮士。这样陛下只要派遣十万府兵,几员良将,就一定能恢复全燕了。”

    武好古是不会打仗,但是他的“银弹”、“肉弹”可不比后世那位蒋校长差。

    “好!”

    赵佶非常满意,武好古的办法听上去是最靠谱的,也不会出那种桀骜难治的功臣。他举起酒杯,大笑道:“大郎,朕先敬你一杯界河之事,你放手为之,朕给你便宜行事之权!待得来日北伐,朕就让你当主帅,这封王的功劳,只给你一人!”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