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西京洛阳城内外,和开封府的拥挤繁华相比,又是截然不同的味道了。

    如果说开封府是一位正值妖娆年华,姿色无双,引得万千宠爱的美艳佳人。那么作为汉唐故都,被壮丽山河所簇拥的洛阳,则是美人迟暮,风韵犹存。虽然没有了昔日的荣华喧闹,却有一种宁静幽雅之美,有一种跳出红尘,笑看风云的气度。

    而这种山河壮丽,底蕴深厚的迟暮之美,并不是武好古那样的商人可以欣赏的。开封府的烈火烹油在武好古看来都显得过时,他钟爱的是半只脚已经踏进了资本主义深渊的界河商市,而不是城内外遍布公卿园林,处处弥漫着仿佛永不消逝的太平安乐气氛的洛阳城。

    所以身为洛阳人武好古祖居洛阳的武好古,即便在发迹之后,也没有去过洛阳,更不用说在洛阳购置园林长住了。

    不过他的二弟武好文,却是异常钟爱繁华以逝的洛阳城。因为他虽然长与开封商家,但是却没有沾上多少商人的市侩,始终是一位出淤泥而不染的士大夫。

    在他看来,开封府是政治的舞台,界河商市和海州是充满铜臭的商场,洛阳才是高贵而宁静的士大夫之乡。而这里,还是旧党和关、洛之学的大本营。在洛阳拥有一座园林,在将来退隐之后可以居住其间,同一般旧党君子和关洛大儒诗往来,大约就是他入仕之后,在个人享受方面最大的梦想了。

    这样的梦想,对于首富的兄弟而言,似乎就是开开口的事情。不过他却并不愿意多花哥哥的钱,本朝毕竟是厚养官员的,他又是少年得志,今年不到二十二岁就做到了知县。而且因为试点府兵成功,减了一年的磨勘,而且还得到了越级升迁,跳过了文林郎,直接升到了正九登仕郎。虽然还是个九品芝麻官,却已经是选人四阶中的第三阶,再升一级。只要再来一次“超转资”有进士出身的文官可以越级升迁,称为超转资,就能跨入京官的序列了。

    以他这样宰相女婿,天子垂青,科举第六的资历,二十五岁之前怎么也该位列京官了。有这等光明的前途,还需要为在洛阳买个园林接受商人兄长的馈赠吗?

    虽然还没有在洛阳购置宅邸,但是武好文依旧把洛阳当成了家乡,上次去蓝田上任的途中,就在洛阳白波的祖宅中小住。这一次奉命上京的途中,也在洛阳停留,他想在洛阳城南伊皋镇上的伊皋院上住上几日。

    因为他得知自己的老师侯仲良和师公程颐,前些日子到了洛阳的伊皋院。

    这座院本是文彦博赠送给程颐的旧园,周遭良田数千亩,也都属于院所有。

    被院的一位知客在前引着,武好文穿廊过户。他看着前面知客所穿的衣服,竟然不比他这个首富弟弟兼宰相弟弟身上的差多少。同时他又发现陈旧不堪的院里面到处堆放着质地优良的建筑材料,还有一看就是有点身价的都料匠和大匠在绘制着什么图样。

    在廊道上左绕右转,最后武好文在知客的带领下,终于走进了一间门额上端端正正的写着“天理一”三个大字的小厅中。厅门内,迎面便是一张单扇屏的立式屏风,上面挂着一幅画有儒生舌战“剑客”的白描人物画。见到这图画,武好文就是一愣,呆呆的站住了。

    因为他认出这幅画是李公麟的手笔!

    “望道,这是李龙眠托人从龙眠山送来的坐而论道图,画得是‘国子监论道’的场景。”

    侯仲良的声音隔着屏风传了过来,武好文连忙绕过屏风,就看见侯仲良和程颐对面而坐,正在对弈。

    武好文连忙上前,躬身向两人行礼:“弟子拜见老师,师公。”

    程颐指了指旁边一张玫瑰椅子,“坐!”

    武好古看过去,发现椅子旁边有一张案几,几上放着两本崭新的线装。

    他依言在椅子上坐好,拿起线装看了看,封皮上分别写着天理说和实证论。

    “先看看。”程颐又说。

    武好文闻言就开始翻看,先看起天理说,然后再看实证论。就在他的时候,一个院的仆役还端来了刚刚点好的云雾山茶。一股清香,顿时在不算太大的厅堂内漂浮起来。

    不过武好文并没有留意茶香,他完全被手中的两本线装吸引了。虽然他早就了解程颐的“天理”和武好古的“实证”。但是他从没想到这两者可以如此和谐的融为一体,非常圆满,似乎毫无破绽,至少他看不出破绽在哪里?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武好文放下手中的实证论的时候,他发现程颐和侯仲良的对弈已经结束,两个大儒正捧着茶碗,笑吟吟看着武好古。

    “怎么样?”

    程颐开口了,说得话多了一点:“圣人之问,终于在我辈手中得以圆满答了。”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从现在开始,关、洛之学,要变成显学了。”

    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吧?武好文心里想着:天理说和实证论解决的只是“道”和“求道”的问题。其实是儒学对佛、道等神鬼之说的反击。但是并没有涉及儒家最核心的东西,也就是伦理纲常和治国理政之说。

    现在的情况,不过是天理说、实证论和王安石注释的五经并驾齐驱。后者恐怕还占了多数

    武好文想了想,又问:“是不是天理说和实证论要入科举了?”

    “没错,”侯仲良说,“日前官家已经批准了东坡先生上的奏章,要各地官学从明年开始教授天理说和实证论,再下一次的科举考试就要考了儒门怕是要从此多事了!”

    “多事?”武好文皱着眉头,“难道是新学还要和咱们斗?”

    “岂止新学?”程颐道。

    “除了新学还有谁和咱们过不去?”武好文有些不明白了。虽然天理说和实证论有侵犯佛门、道门的嫌疑。可是道教本身就喜欢搞实证啊!炼丹求仙,算卦飞升,哪个不能验证?所以道教和实证论是可以相容的。剩下一个佛教,连国教都不是,还想挑战儒家的道统?

    “实证论可以证天理说,也可以证五经!”程颐一字一顿地说。

    武好文吃惊的猛摇头,五经怎么可以用实证论去检验?这怎么可以?

    程颐身子略略前倾,看着武好文道:“圣人所治之诗、、礼、易、春秋,还有礼记、论语、孟子这些儒家的经典,可以用实证论去检验吗?”

    “不能!”武好文斩钉截铁地答。

    程颐点了点头,“望道,你这次上京一定可以见到官家,千万记得提醒官家实证论的错谬之处。”

    “学生明白!”武好文略一思忖,便点头称是,程颐说得的确没错。实证论最大的错谬就是一切皆可验证,包括儒家经典!

    程颐脸上露出了微笑,“你在蓝田试点府兵已经成功,此次入京面君之后,必然会有新的职官。若是有可能,你要争取做上崇政殿说。”

    崇政殿说是宋仁宗时设立的职官,掌为皇帝讲说史,解释经义,并备顾问。是个非常重要,而且几乎通天的职位!依着惯例,这个职位应该是正七品的朝官才能担任。不过宋朝有很多“权发遣”,可以让低级官员担任高级职务。

    对于武好文这样的宠臣,越级担任说也没什么不行的,而且他还是程门弟子和武好古的弟弟,对于天理说和实证论的理解应该非常到位吧?

    “可是弟子的学问不足,怕是很难担当啊!”武好文心里还是有点打鼓。

    “老夫让师圣跟着你去就是了。”程颐笑道,“东坡先生已经推荐他做国子监教授了,你有不明白的,可以直接向他请教。”

    “弟子明白了!”武好文送了口气,有侯仲良这个老师跟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另外,等自己到了开封府,一定要先和哥哥武好古说一说这事儿

    程颐和侯仲良则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那么一点战意。道统之争,哪儿那么容易结束?这才刚刚开始呢!

    之前程颐答应和苏东坡联手做局坑新学的事儿已经过去了,程门理学已经拿到了显学的地位,但这是不够的!必须得把实证论从显学的位置上挤掉这个实证论的危害太大了,它是一种辨证之法啊!万物皆可证!这是坏人心的邪说!虽然可以打击佛教,但同样也可以用来检验儒家经典啊!

    和佛教相比,儒家其实更害怕这一套。因为佛教说佛说,儒家是子曰,佛是万能之神,子不过是肉骨凡胎神,人岂能无过?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