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东京汴梁开封府。

    六月盛夏,热浪滚滚。

    炽烈的阳光没有半分遮挡,直直的落到了大地之上。

    水滴落到晒得发烫的路面上,转眼就会消失不见。连空气都在阳光下晃动着,使得远处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

    开封府城西的金明池上,尚有着一点凉意。碧绿的荷叶铺满了半幅湖面,朵朵白莲亭亭玉立。只是看看,便觉得心静而凉起来。

    往年的这个时候,金明池周遭就会变成开封府的士子佳人还有官员们消暑纳凉的一个去处。每到傍晚落日时分,画舫轻舟都会遍布湖面,丝竹轻歌悠然飘荡。可是今年这个夏日,金明池的这片凉意却被高大的红墙和水门包裹了起来,不再对外开放了。

    不过今日诺大的湖面上,此时还是有几只轻舟,载着穿着清凉,戴着遮阳的竹笠的采莲少女,在荷叶青莲之间穿行。

    一艘轻舟划到了金明池中央一座四方形的人工小岛的岸边停好了,几个莺莺燕燕的少女挎着装满了一个个莲篷的小篮子,上了小岛,然后就熟门熟路的向岛上那座五殿相连的水心殿而去。

    水心殿顾名思义,就是矗立在金明池水面中央的殿宇,共有五座殿宇相连。远远观去,只见水面之上赫然立着重殿玉宇,雄楼杰阁,非常壮观。

    少女们嬉笑着走进了面向南方临水而建的一座殿阁。

    殿阁之内,有着丝竹歌舞。

    一队宫廷乐工坐在殿中角落处,前面摆着一幅帘幕,将他们和殿阁的其他部分区隔开来。而在殿阁中心,六名色艺俱佳的舞姬,正随着乐曲跳着热情奔放的胡旋舞。艳丽动人的舞姿,让坐在殿中观看的几个官人都看得目眩神迷。

    这是尚右仆射兼中侍郎蔡京在奉旨视察琼林宫的施工进度。

    自从蔡京当上右相之后,本来不在政事堂视线中的琼林宫建设工程,不知怎么就成了蔡右相最关心的事情了。隔三差五的,就会向官家赵佶请旨,到琼林宫视察一番。

    这位蔡右相的视察可不是装装样子,没有一点实际作用的,因为世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叫做意境。

    武好古虽然是当世无双的画家,但是他骨子里却不是文人,不是艺术家,而是一个商人哪怕是贩卖艺术品和文化的商人,终究还是商人。哪怕他现在当了大儒,仍然少了几分高级文士才有的意境。

    另外,他的审美观难免受到前世的影响。喜欢的是西洋风格他是学油画的嘛,而且脑海中总有“完颜敢达”汹涌南来的阴影,有点缺乏安全感。所以就特别喜欢高大、威严、整齐和坚固的建筑了。

    恨不能把琼林宫修成个沃邦式星堡再架上大炮

    而提举琼林宫修造所的潘孝庵出身开封潘家将门,又是“开银行”的商人,自然更缺少文人的高雅意境了。所以也不可能造出让赵佶这样的“才艺无双”的帝王满意的离宫。

    至于高俅,更是连文人的边都不沾,对盖园子这种事情就更没什么感觉了。

    所以一直以来负责琼林宫修造所设计工作,其实就是蔡京的儿子蔡攸。细论起来,他才是和赵佶最合得来的世家子和文人名士。而他的那位会办事的老爹蔡京,肯定也为这座美轮美奂的离宫别院暗中出了不少主意。

    而今天,武好古和潘孝庵向宋徽宗请了旨,邀蔡京到刚刚整修好的金明池视察的目的,除了联络感情,也是想请他点评一下金明池的装修。看看有什么应该改进的地方。

    身为一个忠臣,为官家办事儿,就应该是尽心尽力!

    保养的极好的蔡大忠臣右手捋着乌黑浓密的须髯,半眯起的眼眸中藏着深如渊海的心思。看着墨娘子调教出来的舞姬,心中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采莲的越女笑吟吟地将一蓝子莲蓬递到了蔡京跟前,蔡京看着莲蓬,又打量了一番跟前的少女。笑着点点头:“大郎,这个心思好啊,是谁想出来的?”

    一旁的武好古笑着说:“是蔡大哥儿的点子,潘十一哥张罗的。”

    在场的潘孝庵也笑道:“琼林宫能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安居兄可是居功至伟啊!”

    “呵呵,倒是会用心思,”蔡京笑着,“若是能把这份心思用在读上就好了。”

    蔡攸今天没有来,他在父亲蔡京当上右相后就请了长假,家闭门读了。

    现在已经是六月盛夏了,再过不久就是开封府解试的时候了。蔡攸现在还缺个进士功名,能不去用功吗?

    虽然赵佶肯定会帮着开后门,但是走前门总比走后门要过得硬!

    除了开国那一辈靠刀子杀出来,靠阴谋诡计赚进来的宰执,后来能位列政事堂的重臣,谁是后门进士?

    武好古笑道:“蔡大哥儿今科必中的,荐跻二府也不过时间问题。蔡相公,说不定您还能和蔡大哥父子同列宰执呢。”

    蔡京摸着胡子大笑:“大郎你可真会说笑,吾那儿郎便是今科高中,能做到宰执起码也得二十个春秋,老夫今年都五十六了,二十年后即便不入土,也得家养老了。”

    武好古摇着头,“您可不能那么早养老,如今朝中论及行政做事,谁能和您相比?您要是那么早退了,一大摊子事儿谁来做啊?”

    “不是还有你吗?”蔡京笑吟吟看着武好古,“论起做事,别人比不了老夫,可老夫却比不了你啊!

    最多再有十年,你就该进政事堂。”

    “我可当不了那样的官。”武好古笑着,“我是武官,而且也中不了进士啊。”

    “武官可以知枢密院啊,”蔡京笑道,“直到仁宗朝还有武资出身的枢密使。

    相传神宗曾有遗训,能复全燕之境者胙本邦,疏王爵。大郎,你要是能得了这份大功,一个知枢密院事还做不了吗?”

    宋朝对异姓王爵的控制是很严的,除了开国时期和后来的统一战争过程中封了几个活着的异姓王,之后的三百多年中就极少有人在世时封异姓王,绝大部分异姓王都是追封的。

    而宋神宗那个复燕封王的遗训也不是写在遗诏里面的哪敢啊!遗诏要颁布天下的,让辽人知道还了得?而是口说无凭的事儿,不过童贯倒是因此封了个王,不过最后也没啥好下场。

    武好古看着蔡京,笑着摇摇头:“恢复燕云谈何容易。”

    蔡京笑得更开心了,“谈何容易,就是有希望了,对吗?”

    武好古沉默着点点头。

    收复燕云当然是有希望的,童贯都收复了,何况自己?虽然自己打仗的本事多半还不如童贯。但是自己有钱,有主义,有界河商市,有云台学宫,有仁义博士团,还有大石头

    可以说是要经济有经济,要政治有政治,要军事有军事!

    如果这个时空的大宋还有谁可以收复燕云,那毫无疑问就是武好古了!

    而武好古如果要把目标放在复燕封王上了,那可就不能转文资做宰相了,撑死了就是个知枢密院事。

    “大郎,你真的能收复燕云?”潘孝庵看着武好古点头,也是吃了一惊,虽然武好古现在成天带着宝剑,但是他的武官毕竟是假的。

    别说是假的武官,就是真的,你让西军的那些名将过来,谁敢夸口打契丹啊?

    “能!不过”武好古看着蔡京,“相公,恢复全燕是天下间的头等大事吧?”

    “确实是头等!”蔡京道,“也是官家所望!”

    “这事儿,”武好古顿了顿,“的确只有我能办好!”

    “对,”蔡京笑道,“只有大郎你能办好,西军的那些人是不行的。

    因为他们没有钱,也得不到官家的信用,更无法蛊惑燕地的豪强名门。所以我知道这事儿只有你来了!”

    复燕云其实是五分经济,三分政治,一分外交,一分军事!

    历史上的童贯既没有经济上的准备,也没有政治上的准备,只有外交上联络了女真和军事上很不充分的准备,也勉强成功了。

    这事儿如果让武好古来,估计不需要动武,靠收买和拉拢,靠界河商市对燕云经济的辐射,就能兵不血刃收复全燕了。

    而全燕如果得复不是被打成白地,而是全须全尾的收复,那么以燕云的力量抵抗女真也就是可能的了。

    不过这事儿并不容易做到。

    “既然相公知道此事只有我才能做到,”武好古看着蔡京说,“那么北方之事,就得听我的,不能胡来,也不能冒进。”

    蔡京笑着:“行啊!北方之事,你说怎么办,老夫就在朝会上怎么提。”

    “好!”武好古举起酒杯,对着蔡京笑道,“那咱们就合力同心,一块儿为官家,为大宋收复了燕云失地!”

    “就是这样啊!”蔡京大笑了起来,“咱们文武合力,定能随了官家的心愿!”说着话,他也举起了酒杯,“老夫就先干为尽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