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政殿。

    大宋帝国多才多艺的英明官家赵佶现在心情很好,因为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英明了。在他的英明领导下,大宋的文治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历朝历代都没有的高峰!昔日圣人孔夫子都没有寻到的答案,现在被大宋的儒生们攻克了!

    用实证论的标准来说,就是用实践证明了赵佶的英明伟大和大宋文治的鼎盛。真是太英明了,大宋百姓真不知道几辈修来的福气,居然有了这样英明的官家。

    除了文治鼎盛之外,赵佶的“武功”也有了一点盖世的苗头了。他低头盯着铺在御案上的高丽国大王王颙的国。“世为盟好”四个字一入眼,就像有什么东西吸住了赵佶的目光,久久都没有挪开高丽国的大王在国上给了准话了!等高丽国打败了生女真,吞了他们的地盘,高丽国就和大宋正式结盟!

    现在的高丽国可是辽国的藩属啊,而且还不完全是名义上的藩属。这样的国家是没有资格和大宋结盟的,如果要和大宋结盟,就意味着高丽要和大辽撕破脸了撕破脸后那可要打起来了!

    这对大宋而言,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不定再过上几年,文治武功就都齐全了,以后就能安心悠游享用了。

    不过这几年还是要好好励精图治一番的,府兵得赶紧建起了,禁军也得好生整顿,殿前精锐也得严选精练,界河商市也得加紧发展好作为日后用兵的转运据点

    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也不知道苏东坡能有什么安定天下的妙计?可惜武好古的年纪太轻,又是个武官,要不然让他去政事堂或是枢密院,大概会有不少良策献上来吧?

    想到这里,赵佶终于把目光转向了崇政殿中的宰执和两制,人数比起国子监论道之前略少了一些。曾布和陆佃今天又一次递交了请郡的折子,这已经是第三次请郡了。按照惯例,不必再慰留也可以了,不如就许可两人外放州郡吧。

    赵佶抬起头来,“曾卿、陆卿已经第三次请郡,其志颇坚,朕若不再慰留,可是亏待了有功老臣?”

    之前章惇九次请郡都被慰留,现在曾布只请了三次郡就许可,的确有些亏待了。

    “陛下!”韩忠彦当先上前,“曾布、陆佃去意已决,两度慰留已经够了,若陛下还想厚待他们,可以多给一些爵禄和实封。”

    “韩卿言之有理。”赵佶点点头。

    他其实早就想把曾布撵走了,曾布虽然沾了那么一点定策的功劳,但是为相两年多来也没什么建树,只是一味建议“绍述”。可“绍述”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虽然在哲宗执政期间的确取得对西夏作战的胜利,但是灭亡西夏的希望仍然没有出现,更不要说和辽国开战收复燕云十六州了。而且国家每年花费几千万缗养一群不能打的弱兵的局面也没有多少改变。

    而在曾布和新党无所建树的同时,旧党倒是接连拿出了两个不花多少钱的强兵之法。一是依靠职田维持的御前骑士;二是“义务府兵”制。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是总归不会比新党的办法还差吧?

    “那么就让曾布以观文殿大学士知海州,再加实封二百户。陆佃赠资政殿学士,知亳州,也加封二百户实封吧。”

    所谓二百户实封其实也是虚的,根本没有二百民户归曾布、陆佃调用,不过就是一户多给个几十文钱的俸禄罢了。

    打发了曾布、陆佃后,政事堂里面就空出两个位子了。

    就在翰林学士起草制的时候,赵佶又开始讨论右相和尚右丞的人选了。

    “现在右仆射和右丞空缺,”赵佶说,“谁人可以继任?”

    “陛下,”韩忠彦道,“臣推荐太府寺卿蔡京出任右仆射,提举云台学宫事苏轼出任右丞。”

    赵佶微微点头,这两个人选都是他满意的,蔡京乖巧能办事儿。而苏东坡不仅是大儒,而且还有武好古这个学生的帮衬,应该也不会差的。

    “诸卿可有异议?”

    “臣等并无异议。”

    赵佶脸上早就写了标准答案了,谁还会说错话?赵佶道:“那就拟旨吧。”

    崇政殿中的翰林学士很快就起草好了四份任免宰相的诏,送到了赵佶跟前。赵佶看了一遍,就笑着拿过朱笔,签字画押,盖上印章。

    在等待宣麻的这段时间里,苏东坡和他的学生武好古一块儿搬到了城内的武家大宅居住。

    由于潘巧莲、西门青都不在,武好文又去蓝田县做官,武好文的妻子韩娘子则去了韩忠彦的相府暂住。所以这座大宅院中一度显得有些清冷。

    但是现在搬进了苏东坡、苏迨、苏过、吕好问、武好古,还有刚刚从海州赶来的俏金娘母女,还有服侍这一大群人的丫鬟、仆役,诺大的武家宅院也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不过苏东坡、苏迨、苏过和吕好问并没有要搬出去另外找房子的意思,倒不是房子难找,当然也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苏家父子和吕好问、武好古这些日子还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要聚在一起做完他们必须尽快完成天理说和实证论两的编纂和修订。

    除了他们,程颐和侯仲良这些日子也常来武家大宅,和苏门中人一块儿编。

    之前的国子监论道毫无疑问就是苏门、程门合起来把新学坑了!

    其实苏东坡的次子苏迨就是二程和张载的学生!苏门、程门的矛盾不过是苏东坡和程颐互相看不惯,并不是根本性的。而且两派都被新学欺负了好些年,绝对有共同点敌人,所以暗中联手,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而现在,则是把两派学问融合起来,共同把持儒家正统的时候了。

    实际上,“理学”和“实学”也的确是可以互相融合的。这两个学派如果放到21世纪,那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是在北宋末年,却是另一种形势了。

    如果没有天理假说,实证派是没有传播儒学的能力的实证派的理论无知妇孺和各种蛮夷根本听不懂。就算有带剑的博士去以德服人,也达不到教化的目的。

    至于能听懂实证论的外国学者那就更要多生几个心眼了!

    实证主义是“工具”,是“方法”,而且也不是儒学专用的。他们完全可以不接受儒学,只接受实证论,这对大宋可没有一分钱的好处。

    所以天理假说,才是儒学外传的主流思想,实证主义则是用来批评外道和发展自然科学求道的工具。

    一本侯仲良、苏迨根据程颐的言论整理出来的天理说拿在苏东坡手中,字里行间满是武好古做的注释和修改。程颐的路数其实就是变儒学为儒教,而为了让这种改变拥有权威性,程颐就必须从儒家经典中去寻找理论根据这是一本正经的胡说,所以很难的,让武好古这个“大儒”来弄得话,多半编不到那么圆。

    不过程颐的“天理学说”有过于注重道德的缺点也有点强使人成圣的意思。所以这个缺点也限制了理学的扩散,武好古现在所做的修改,主要就是降低道德标准。

    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统统都要改掉。另外还要加上“传道证道”的理论

    大概因为心里有心事,苏东坡今天有些烦躁,几个时辰过去了,并没有看进几个字。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不是苏东坡等待的消息,而是苏东坡的儿子苏迨走了进来,表情有些为难,“侯师圣刚刚来了。”

    “哦。”苏东坡随口应了一声,侯仲良昨日拿了武好古修改的天理说去了程颐那边,程正叔那个呆子一定不满意武好古的篡改。

    “说伊川先生对大郎的修改非常不满。”

    苏东坡放下,冷淡地一笑:“等老夫做了右丞,给他的弟子安排则个,他就满意了。”

    程颐和苏东坡的联手当然是有条件的,不仅天理说要成为显学,而且程门子弟也要尽可能安排做官。

    儒家学派嘛,当然是学而优则仕的,要是没得做官,学习的动力在哪里?

    程颐自己七十岁了,也不想那么多了,可是他的学生还有很多没有做过官呢!作为恩师,当然要为弟子考虑了。

    苏东坡看着儿子苏迨,“仲豫,为父过去不走运,也连累了你和迈儿苏迈、过儿苏过。现在机会来了,也是时候给你们安排了”

    他话刚说到这里,就听见房门外响起了武好古的声音:“老师,好消息,御药院的杨都知来宣麻了!”

    终于宣麻了!

    苏东坡咧嘴笑了起来,看着儿子道:“头给你安排一个崇政殿说怎么样?”

    苏迨是哲宗绍圣元年的进士,论资格也可以做个上县知县了,不过知县的前途怎么能和崇政殿说相比?况且苏迨参与编纂了天理说和实证论,如何不能去崇政殿?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