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论道,要转向批斗了?

    武好古听到程颐的问题,就知道这程颐和苏东坡这俩老头的人欲来了

    “人言未必足恤,祖宗未必可法。”苏东坡早有准备,笑着答道,“是非对错,岂能不加证实只听人言?至于祖宗之法,改之则需谨慎,毕竟成法行之多年,必有其可行之处,若要以新法代之,也少不得假设、求证,以及不断修正。若盲目行事,则变不如不变!”

    “苏东坡,你是在妄议先帝之法吗?”国子监司业刘逵忽然厉声发问,打断了正在开嘴炮的苏东坡。

    苏东坡哼了一声:“这法议都不能议,又如何能变好?不可议,则不能证,不能证,则不能知其优劣好坏。不知其优劣好坏而变,就是盲目求变,这法如何能越变越好?

    变法本就是上下求索而进之事,行了那么多年的祖宗法度都不合用了,身为晚辈臣子,就真的可以不论不证,只从通经中求出新法?”

    太好了!终于抓到把柄了!苏东坡这是在诽谤新法新政往大了说就是谤君啊!

    在场主持的周常、刘逵那个高兴啊!

    不过专门请了假来这里旁听的陆佃却是眉头大皱,苏东坡的确在攻击变法,但是人家用上了实证论,让攻击变得非常有力,而且很难反驳。

    另外,苏东坡现在也有小人相助了,想要批斗人家可不容易啊。小人有钱啊,而且这个小人还是民不加赋来钱快,官家又特别会花钱!

    就在陆佃想着要怎么找出铁证来打倒苏东坡的时候,程颐又一次发话了:“子瞻,今日论的乃是大道而非伦理法度,就不必多言变法得失了。如果真的想要议论,不如等你我的大道论完,再请仲修、公路和农师一起来论吧。”

    苏东坡道:“正有此意!”

    这是下战吗?

    陆佃听到程颐点了自己的名,冷哼一声道:“我对新法态度如何,正叔还不清楚吗?要论新法不要找我,如果要论新学,我倒可以奉陪。”

    “好啊,”苏东坡笑着应道,“那么今日还是论大道,待明后天有时间再论新学吧。”

    “一言为定!”陆佃并不想论,但是程颐和苏东坡公开下了战,他作为王安石之后的新学领袖,怎么可以当缩头乌龟?

    程颐一笑:“那么,老夫就像东坡先生和武崇道请教天道了。”

    请教天道了!

    下面坐着的听众,包括大食儒生白斯文和大理国的枯荣大和尚,还有在大殿的一扇侧门外坐着听讲的赵佶、高俅、蔡攸都打起精神来了。

    儒家的大道一直不完善,所才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遇上了瓶颈,被佛教、道教钻了空子。

    武好古解释道:“天道者,自然也,自然万物之道所合为一,就是天道!此天道,尚未可证,因而是可信之假说。此天道者,可信,可求,可知也。

    只有信天道,才能求天道,只有求天道才能知天道。但是天道难知难求,不可妄想一步登天。

    所以求天道之法必是由小处入手,先求万千小道,再由小入大,汇集而窥大道,证大道。

    至于求道之法,唯有先提出一个可信之假说而后实证。

    实证者,便是事实必由所见、所感、所验、所试而来。人虽万物之灵长,但是也非生而知道万事万物,必须由学习、探索、感知、验证而得到知识,同时在此过程中推论还没有实证过的知识,便是可信之假说了。当假说的知识得到了反复实证,总结出规律定律,便是人所掌握的知识了,也就是道。

    当人掌握了万千的道之后,我们所假设的大道,就能得到验证了”

    武好古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天道和实证。整个大殿之内,所有的人都竖着耳朵在听。不论这些人之前是怎么看武好古的,不过现在他们都不得不承认,武好古提出的学说是非常完美的。至少他们找不到漏洞在哪里?

    当然了,找不到漏洞不等于他们人人都能接受这一套理论。

    因为武好古的理论,直接将各路神仙都变成了假说!假说可以证实,也可以证伪,这可就有点犯众怒了。

    大食国儒生白斯文自是眉头大皱,他虽然不是天方教的宗教专家,但是他了解儒学啊,知道儒家过去都是避大道的。避大道,就不会和天方教的大道发生冲突,甚至可以用开放的心态接纳天方教的道。

    但是现在武好古提出的大道理论一旦成为儒家正统,那么儒家就将从避大道变成验证大道的学派!

    而这真理大道可以验证吗?

    武好古这厮幸好是在大宋这边,要是去了西方,十有七八就要引发一场宗教战争了!

    坐在白斯文身边的苦荣大和尚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张胖乎乎,一点都不苦的老脸儿拧成了一团。

    他们大理国是相信儒学的,讲究的是佛治心,儒治国实际上不仅大理国是这样,大辽国、高丽国、安南国现在都是这个路线。连大宋本国,也有人提出“以儒治国,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分工合作方式。

    而武好古现在提出的“天道假说”、“信天道”和“实证求道”合在一起,是既可以治国,又可以治心的。最可恨的是,还可以用来检验别人家的真理还讲不讲理了?

    宋徽宗赵佶则笑眯眯听着武好古的道理,并没有决出什么不妥。他是相信道教的,而道教的道就可证!羽化登仙,白日飞升,炼丹求长生,算命测字看面相,这不都是在证道?

    要是啥都不灵验,那不就是蒙人吗?那些不会求仙炼丹算卦的教,那才是假货!

    而新学的理论家陆佃这个时候气得已经快不行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他是做学问的,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

    这场论道压根不是分高下对错,而是在商量怎么一块儿同流合污啊!

    关洛之学的天理元气体系完全可以和苏东坡、武好古的实证假说体系合一啊!

    天理就是一个可信的假说!是可以由实证慢慢检验的

    且不说苏东坡、程颐、武好古这奸贼小人最后能不能驳倒新学的“通经致用”,就是这么一个圆满的天理假说实证体系,都已经确立了儒家宗师的位置了。

    “你们上当了!”

    傍晚时分,曾布的相府之内,已经知道白天国子监里面所论之道的曾布,一看见来访的陆佃、周常和刘逵就埋怨起来了。

    “子宣,人家指着鼻子下战,难道还能避而不战吗?”

    陆佃一边坐下一边说:“若是不战,岂不是要叫天下人耻笑了?”

    “陶山说的对啊!”刘逵也跟着帮腔,“武好古和程颐的那一套用来治心还可以,却不能治国。”

    周常点点头道:“那武好古太年轻了,就算他有天人之资,悟得实证之道,也不可能精通百家经典,所以一定说不过我们的。”

    武好古肯定是悟道了!

    不过悟道和通经不是一个概念,释迦牟尼29岁出家修行,35岁时在菩提树下悟道。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才26岁。穆罕默德见到天使加百列时虽然已经40岁了,但是他并没有进过学校,目不识丁。那么25岁的武好古悟得实证之道也就不奇怪了。

    可是武好古却不可能读通了诸子百家之经,没有读通,那怎么能驳倒通经致用呢?

    “武好古自然不通百家之经,可是苏东坡和程颐学究天人啊!”曾布看着眼前的几位,“如果王荆公在,自是不担心的,可是现在”

    “子宣,”陆佃摇摇头,一脸坚定地说,“苏东坡和程颐的学问虽然高,但是我也不怕他们。因为道理毕竟在我们这一边!”

    曾布心说:道理应该是在我们这一边的!可是人家现在有了很厉害的说理办法了,真要论起来,不一定能赢啊!

    不过避而不论肯定也是不行的,自己缩去了,将来有理也变没理了。

    “好吧,”曾布点了点头,“你们且去休息一晚上,养足精神再和他们好好论一论吧!”

    “老师,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当然是要把新学批成伪学了!”

    “不是这个”

    “那是哪一个?”

    “长嫂如母”

    “大郎,你现在是大儒了,能不能别说这个了?”

    梨花别院里面,武好古听了苏东坡的话,心里面只有一声叹息了。不就是拍马屁吗?不就是阿谀奉承吗?不就是当一小人吗?有什么嘛将来还不知道谁写历史呢!你在乎这个有啥意思?现在要紧的是权啊,大权在握才能用天理假说和实证主义拯救国家民族。

    要不然将来就是脱脱帖木耳那个蛮夷写宋史了,咱才不要他来说好话呢!

    看到武好古愁眉苦脸,苏东坡笑道:“大郎,你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明天咱们一块儿去驳倒王安石留下的伪学。”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