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好好,老夫和伊川先生多年未见,也早就想和他见面论道了,既然伊川先生提出论道,那老夫岂有不去的道理?”

    苏东坡满脸都是和蔼的笑容,用长辈关爱晚辈的目光看着来访的侯仲良,满口答应了程颐的请求他那么和蔼当然是怕吓着侯仲良了。程颐虽然是大儒,但是他这个大儒是靠道德和学问撑起来的,苏东坡的名气则是嘴炮撑起来的。属于有理没理都能把人说急眼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被发去儋州了。

    现在嘴炮无敌的苏东坡有了“实证主义”这个理论,那喷起来还不用唾沫星子淹死程颐啊!而程颐又不是宋神宗,可没办法把苏东坡送去儋州的。

    知道苏东坡厉害的侯仲良心里面直打鼓,可是却不好拒绝苏东坡。而且也拒绝不了,苏东坡和程颐才是平辈啊,武好古是晚辈,程颐和武好古论道是有欺负晚辈嫌疑的

    “东坡先生,武客省”侯仲良顿了顿,看着武好古,又瞧了瞧着厅堂里面伺候的罗汉婢。

    武好古明白侯子的意思,笑着说:“师圣先生,这里没有外人的。”

    这个金毛小妞不是外人?难道是武好古的女人?侯仲良心说:武好古这厮学问是有一点的,就是人欲太多,天理太少了,终究成不了圣人的

    “师圣,有话就说吧。”

    苏东坡当然知道侯仲良有什么不能让天理知道的悄悄话要说,多半是和人欲有关的。

    “东坡先生,客省。”侯仲良眉头一皱,有些痛心地说,“家师之所以发起论道,并不是认为实证之说有违儒家大道。而是想借论道的机会,扫除盘踞儒学正宗的王安石的伪学。”

    扫除了伪学,理学就可以做大了?武好古心想:这是大大的人欲啊!这是不对的!

    “老夫也正有此意!”苏东坡拈着胡须,笑呵呵说,“老夫和叔正有何好论的?我们两家都不是显学,本来就应该联手啊!”

    什么?武好古一愣,东坡先生不是批了程颐一路吗?现在怎么要和程颐联手了?该不会在晃点侯仲良这个老实大儒吧?

    苏东坡顿了顿,又抚掌笑道,“其实王安石的新学才是大大的伪学,所谓通经致用根本就是既不通,又无用,就只是生事害人!若是能利用这次的机会一举批倒,那才是真正的儒门盛事!”

    真的要批新学?武好古眉头微皱,现在六个宰执里面有五个是新党,真要批他们的新学,那五个人还不得急眼?

    这事儿不靠谱啊!

    “对对对!”侯仲良重重点头,“就是生事害人,其实一点用也没有。”

    这话说的也不对,武好古想,新政在王安石手中的确没什么用新政的目的是强兵,所以光捞到钱是没有用的。而强兵的目的因为那场企图一举灭亡西夏的灵武之役的惨败而宣告失败!不过在章惇执政时期,还是通过横山之役取得了对夏作战的优势,所以也不能完全否定新政。

    苏东坡笑着:“不知道程叔正想从何处入手批王?”

    “自然以从‘新’字入手!”侯仲良道,“以复古批新学只有这样才能把新学批成伪学,把王安石批成儒门败类!”

    好嘛,这要批王批新了!武好古心说:也不知道会批成什么样子?不对啊,自己怎么好像被两个老家伙当成枪使了?最后不会被他们连累了一并发送去海州吧?

    武好古现在手里面没有几千个以德服人的博士,论起道来还是心虚啊!

    “复古?”苏东坡拈着胡须,“不知程叔正想怎么复?”

    “自然是去法存儒,去伪存真。特别是要批一批王安石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武客省,东坡先生真的来了界河商市?”

    “是啊吴州牧,您也想见一见家师?”

    武好古满脸堆笑着问来访的吴延宠,自从苏东坡来了界河,武好古就不再是这里的“男一号”了。凡是来这里的人物,只要够点分量,都想去拜见一下东坡先生。

    现在马植、张觉、马人杰、施国忠都来见过了,萧保先和马人望人在上京,也走不开,也派了门客带着礼物拜访。至于在界河商市开了买卖的大商人,更是以各种名目求见,直把个苏东坡当成了后世的大明星一般了。

    而从高丽国风尘仆仆赶来的吴延宠听说苏东坡来了界河,见了武好古的面也不谈军火贸易了,直接问起了东坡先生。

    “东坡先生方便吗?”

    “方便,当然方便。”武好古心说你是大顾客啊!顾客就是上帝,哦,顾客就是存天理的那个天理!别说要见东坡先生了,就算宋徽宗你都是能见到的。

    “家师这几日在云台学宫讲学,吴州牧随我一同去吧,路上再说说进京的事儿对了,你家大王同意我方的条件了?”

    “同意了,怎么会不同意?”吴延宠从身边一位随从手中取过一个匣子,让罗汉婢转交给了武好古。

    武好古取过匣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份合同凭由这是武好古让担任界河商市裁判所裁判长的前任开封府金牌讼师任真任大状起草的,绝对符合大宋和高丽国律法,滴水不漏。现在合同上面已经加盖了高丽国大王的印玺!

    不过将来能不能执行,还是要看强盛的高丽大国能不能打败“完颜敢达”们了如果高丽人打败了,就不再说强盛大国,自然只能任凭大辽和大宋联手压迫了。

    若是高丽人打败了“敢达”武好古心说:那他们就犯了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是不允许的!

    “还有一份国,”吴延宠笑道,“是本使带来交给大宋官家的。”

    几百万的大买卖,自然要有国家信用背的!

    另外,吴延宠还带来了高丽国王的“言语”。

    “客省,”吴延宠笑着,“现在我家大王已经答应了你们的条件,预付的款项也都给了。你们何时可以发货?我高丽大军还等着用呢!”

    “等运河开冻,第一批纲船返的时候,就会运送兵器到海州,然后装上吴家的海船。”武好古笑道,“顺利的话,四五月份就能把第一批兵器甲胄运到高丽了。”

    吴延宠摸着胡须,笑道:“那便好了等兵器到了,我高丽大军就可以北出千里长城了。

    那么你们的人何时来接管海州关和釜山关?”

    “这个不急。”武好古一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等你们拿下了曷懒甸和太白山再说吧。”

    “哈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吴延宠笑着,心里愈发坚定了原本的判断大宋方面根本不为钱,人家就是要找个借口送兵器给高丽国。

    如果高丽国第一阶段的进攻顺利得手,生女真各部纷纷归顺。那么之后要考虑的就不是怎么还钱,而是两家怎么联手伐辽了。

    对了,还有岁币!一年五十万银绢是怎么都不能少要的等高丽打败了契丹,高丽国可就是海东上国了!

    “吴州牧,”武好古忽然又开了口,打断了吴延宠的思绪,“在下听说生女真部落悍勇能战,素有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之说。贵国真有必胜把握?”

    “那是契丹人的昏话!”吴延宠笑道,“契丹人就喜欢夸大对手以显示自家的勇武。生女真还不是被契丹人压迫了恁多年?倒是高丽人过去打败了契丹的十万大军。就凭生女真的几千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那是几千人?那是几千个“敢达”好不好啊!武好古心想:还好你们穷,要不然后世多半就没有南韩北朝了

    “实话和你说了吧,”吴延宠也知道武好古是赵佶的头号心腹,所以就不瞒着他了,“如果单是那几千女真兵马,我家大王才不会派我来大宋采买兵器呢!”

    “哦”武好古怎么会不明白?当下就笑着说,“明白了,明白了,等入了京,我就把州牧的意思告诉官家。”

    吴延宠笑着,“这个现在大宋一年不是给契丹人五十万岁币吗?若是将来我们两国合力败了契丹,这岁币”

    “自是转交给高丽国!”武好古笑道,“我朝只要燕云十六州便满足了。”

    话虽这么说,武好古心里面却在盘算着有什么办法能让女真人越过千里长城南下高丽国吗?若是完颜阿骨打能入主开京,或许就不会对大宋的花花江山起什么坏心思了

    想了一会儿,武好古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便笑着对吴延宠说:“州牧,今日先在某这里用餐,吃完了一块儿去云台学宫,下午家师要将填词的技巧,有兴趣一块儿听听,晚上我再做东,在博士团大楼四层观景台吃饭,家师也会到场的。

    三天后,我就要和家师一同入朝了,州牧是不是随某一起走一遭?”

    “如此甚好!”吴延宠笑着,“本官还带来了国,正要去开封上呈给大宋官家。”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