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收了一个契丹皇族的孩子入门下?”苏东坡撩起马车的窗帘,望着骑马走在一旁的武好古,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东坡先生现在已经跟着武好古一起北上界河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苏迨、苏过、吕好问以及另外十几名苏东坡门下的徒子徒孙。

    其中苏迨、苏过和吕好问是准备陪同苏东坡和武好古一起入京论道的,其他人则是去云台学宫界河分院担任教授的。

    云台学宫界河分院目前虽然只有博士一科,但也不能只有“以德服人”的路线,儒家的道理还是要的。所以武好古就从海州的云台学宫调了一批“大儒”和自己一块儿北上界河。

    而这一次北上因为带上了苏东坡和其他一些不大能骑马赶路的东坡门下,所以就走得慢了。在路上,武好古还和苏东坡提起了自己新收的徒弟大石头。

    不过苏东坡却认为武好古收一个契丹皇族子弟入门是相当不妥当的。

    “老师,”武好古无所谓的笑着,“契丹的皇族、后族人数众多,他们几乎就是耶律和萧两大姓氏,要避开皇族、后族,也就收不到契丹人做弟子了。”

    “一定要收契丹弟子吗?”苏东坡皱着眉头。

    “当然了,”武好古笑道,“开办界河商市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以此为据点渗透燕云,刺探辽国吗?而想达出目的,最好的办法不就是利用云台学宫广收门徒吗?”

    “话虽如此,”苏东坡叹了口气,“但是朝中的奸党还是不会放过这个借口大郎,你可要做好被弹章压身的准备啊!”

    收了耶律家的弟子为徒,在某些人看来就是里通契丹的铁证!

    “为了国家,为了能收复十六州,背点弹章没甚大不了的!”武好古却不放在心上,“他们若是要弹劾,界河商市现在也是辽国东粮西运的中转之地通辽的罪名,怎么都跑不掉的。”

    苏东坡眉头大皱,“你是仗着官家宠幸,只怕有朝一日君恩不在了,这些可就都是能杀你的大罪了!”

    武好古笑了笑:“老师,您以为官家是何等样人?”

    “官家?”苏东坡看着武好古,等着他自己答这一问。毕竟武好古才从官家赵佶的头号心腹!

    武好古笑道:“官家是有厚福之人,享用当会远迈前代。至于治道如何,当在可倾心托人,这一点和先帝其实是相同的。一旦得到官家赏识,必然信重无疑,不必忧虑谗言。若是官家能得名相辅佐,一番大业也未尝一定。只是这名相”

    后世对宋徽宗的评价是很低的,不过武好古和他接触了几年,却发现宋徽宗的为人还不错。而且也不像历史上的许多君王那样有疑心病,器量也很大。若说有什么不足,一是轻佻;二是自我感觉太好他没疑心病的原因大概也是感觉太好,自以为古今帝王文采第一,别人都不如他吧?

    总之,宋徽宗就是个既自信,又能信人的皇帝!如果他能遇上几个名相,成就一番伟业也不是不可能。可问题是,如今这个时代,大宋朝廷内外谁能算真正的名相?

    面对开了挂的“完颜敢达”们,蔡京、王黼、童贯这些奸贼搞不定,让韩琦、司马光、欧阳修他们来当宰相,让包青天当枢密副使包公当过这个官职代替童贯主持北伐就能打败“完颜敢达”们了?

    在武好古看来,他的铁哥们宋徽宗也是个背锅侠!他是在替大宋列祖列宗的重文轻武国策和科举制度大兴之后,宋朝士大夫阶层的全面文弱化在背锅。

    也不需要大宋的士大夫们像汉末群雄和隋唐关陇那样能打,有大石头、姜邯赞、尹瓘,甚至吴延宠的能力,大宋也许就能扛住了。

    当然了,这种局面也不是士大夫本身的错误,还是宋徽宗的祖宗们埋下的祸根。他们用科举制度和洗脑式的教育,让大宋的精英士子们放弃了武力,同时还把国家赖以存在的禁军养成了废物。

    实际上,宋徽宗接手的是一个基本解除了武装的国家

    所以这个名相,一不小心就当成背锅侠了!

    苏东坡摸着胡须,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琢磨要去当一背锅名相。

    “大郎,”苏东坡道,“既然官家相信你,那为师也不多说了。

    你还是和为师说说论道的事情吧,你打算怎么揭穿程颐的伪学?”

    “老师,”武好古眉头大皱,“其实伊川先生的天理之论并不能算伪学”

    “怎不算伪学?”苏东坡横了武好古一眼,“程正叔的学问不伪,难道你的学问是假的?”

    武好古想了想,摇摇头道:“学生说的不妥,伊川先生的学问的确是伪的,不过却是有用的,所以不能全盘否定。

    至于学生的实践之论则是一门需要探索几百上去年的学问,是不能给出一个简单易懂的答案的。”

    “老夫明白,”苏东坡皱眉,“你就是想把程正叔的学问整合进云台学宫的体系。

    只是,这道怎么论?这瞎话怎么圆?我们和程正叔谁主谁仆?”

    武好古笑道:“老师问的这些,就由论道而定吧!

    伊川先生要论高下,而学生却想合二为一只有合二为一,才能把儒学向外面传播啊!”

    “那新学呢?”苏东坡冷笑道,“新学眼下可是显学!要是不扳倒新学,就算你能把程正叔的谬论整合进实证论,还是会被新学压制的!

    新学的那些人,可是相当霸道的!”

    武好古笑了笑:“总有办法的,他们霸道不了太久的。”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就是:只要曾布、许将、赵挺之这些人没有办法变出钱来给宋徽宗玩“丰亨豫大”,那自己和实证主义就能屹立不倒!

    此时此刻,就在武好古盘算着要怎么通过一场论道把实证派和理学整合起来的时候,新党新学的那些人却已经先赢下了一句。

    大宋建中靖国二年二月初一,官家赵佶通过翰林学士颁下内制,授权政事堂和国子监筹备儒家论道大典!

    “制已经下达了,诸位觉得这次的论道大典该怎么办?”

    韩忠彦手中捧着碗茶汤,目光在一众新党宰执身上扫过。

    他和苏东坡、苏辙之间,当然是有信往来的,也知道二苏兄弟准备利用这次论道复出!

    这也是他们二人的最后一搏了。虽然实证论不是二苏兄弟的学问,但是武好古、苏迨、苏过这三人都是苏学门人。所以二苏是可以以“实证派”师尊自居的。

    一旦“实证派”击败新学成为新的显学,那么二苏宣麻就是必然的了这场论道用后世的标准看,就是主义之争!获胜的一方当然就是儒家领袖,替代失败一方掌握政权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大宋政坛的特点就是“刀把子”基本不参与政争,政争就是生嘴炮,所以新党掌握的权力在嘴炮战中作用不是很大。

    “当然是先定题目!”

    陆佃答道。

    因为学术斗争的原因,被韩忠彦提拔起来的陆佃现在彻底倒向了新党的阵营。所以在政事堂中新旧二党的人数对比现在是5:1了!

    陆佃说:“儒家的道有伦理纲常,有道德修养,有治国之策,此三者皆不必论!”

    构成儒家思想的当然不止是世界观和方法论了。还有伦理学和政治学。伦理学规定了汉人的生活方式和道德规范中国人认为乱伦的那些事情,绝大部分就是来源于儒家伦理。比如哥哥妹妹什么的,当时在很多地方可不是乱伦!

    而儒家政治学说因为不断吸收各家之学,到了宋朝则变成了一个大杂烩,既有加强君主专制的东西,也有限制君主权力的内容;既有加强中央集权的主张,也有实行地方自治的理论。既有主张国家垄断官营的经济路线,也有官不与民争利的论调。

    可以说想要什么路线,都能在儒家这个大杂烩中找到理论依据,甚至后世的gc主义真理也能在儒家的理论里面找到一个“大同思想”。

    而新学的主要功力,就是用在儒家的各种政治学说之上。

    “伦理、道德、治国之策皆不论,”韩忠彦问,“就只论一个大道吗?”

    “论一个大道还不够吗?”陆佃摸着胡须,“儒家的大道不全,因此才被佛道所趁,如今关、洛之学提出了天理之论,云台学宫有提出了实证之法,难道不应该让他们一论高下吗?”

    “陶山说的不错,”曾布开口帮腔了,“光是一个大道,就足够苏学和洛学论上十年了,哪儿还有功夫论别的道?”

    “没错,”许将也道,“这一次就论个大道吧。”

    “是啊!”李清臣点点头道,“师朴,现在全天下的儒生可都想知道天理和实证谁对谁错?”

    “”

    政事堂内是一边倒的五比一,韩忠彦本来就软弱,现在也不坚持了,只是心里面在想:这次二苏是肯定要来的!到时候论什么不论什么,恐怕政事堂和国子监都控制不了啦。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