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二年,正月初二。在家休息了一天的武好古,今儿一大早就和米友仁、苏适一块儿去了苏东坡的宅子。在苏府的花厅里面,和刚刚哄完孩子的东坡先生商量起了怎么应付知海州事曾肇对天涯镇可能采取的行动了。

    “叔父,小侄这几日打听到一点消息。”苏适笑吟吟告诉苏东坡说,“曾子开好像受了那个藏头露尾的吕秀才的蛊惑,想要改一改天涯镇上的规矩了。”

    “知道吕秀才是谁了?”苏东坡一脸的无所谓,似乎根本不在乎天涯镇的规矩怎么变,反而对那个写文章的吕秀才很感兴趣。

    “他的文章写得很好,”苏东坡赞赏地说,“如果不是哪个贬官的化名,恐怕下一科大比就能金榜题名了。”

    武好古笑问道:“那老师觉得他的文章有无道理?”

    “道理自然是有一点的!”苏东坡笑道,“天涯镇毕竟不是界河商市,怎地能让商人和士人平起平坐?”

    武好古连连点头,心里却想:看来苏东坡是部分同意那个该死的吕秀才的观点了。

    “师公,”米友仁插话道,“您觉得这个吕秀才会不会是吕嘉问的化名?””不好说。“苏东坡摇摇头。

    “吕嘉问现在怎么样了?”武好古问。

    “他发财了。”

    “发发财?”武好古一愣,他还不知道吕嘉问现在已经是商业奇才了。

    “是啊,”米友仁笑着,“他在做石炭生意,在运盐河边上买扑了一个码头,还租下了一个堆场。十二月份的时候从徐州运来了许多石炭转手倒给了海州的盐户,估计总赚了好几万缗。”

    “还真有本事啊!”武好古吸了口气,心想:徐州的石炭和铁矿可是资本主义之宝!自家早就想插一脚的,没想到居然被吕嘉问那厮抢先了。

    “那算甚本事?”米友仁道,“都是他女婿蹇序辰和海州这里的曾子开在照应他。”

    “不,不,不。”武好古摆摆手,“能把生意做成了就是本事!而且他还寻到了一门好营生。”

    米友仁问:“老师,莫不是你也想做徐州的石炭生意吧?”

    “徐州何止有石炭?”武好古摆着手指头道,“利国监的铁矿,还有彭城周遭那么多的瓷窑,可都是好买卖啊!”

    “大郎,你现在是大儒了。”苏东坡笑道,“可不能张嘴闭嘴都是生意经啊。”

    “老师教训的是。”武好古嘴巴这样说,心里却在琢磨:头一定要把手伸进徐州可是该怎么下手呢?看来得好好研究一下。

    “仲南,”武好古把心思收了来,“你打听到曾子开准备怎么改规矩了吗?”

    “听说了一些,”苏适说,“仿佛准备推行士大夫治事,凡是商人和武官,都不许出任天涯镇的镇老和镇长。”

    “连武官都不许?”

    苏适很肯定地说:“不许。”

    “老师,”米友仁看到武好古眉头微皱,低声提醒道,“曾子开虽然是知海州事,但是他所颁布的政令必须由通判联署方才有效。”

    通判和知州通常是不和的,在海州这边也不例外。不过武好古也没把握能把海州通判拉过来,而且他毕竟是武官,公然插手地方政务可是非常不妥当的。

    武好古摇摇头,把目光转向了苏东坡,笑着说:“老师,学生有一事相求。”

    “相求?”苏东坡一挑眉毛,“相求何事?”

    “求老师出面拜访曾太守,和他商谈天涯镇士约改进之事。”

    “老夫出面?”

    “您出面是最合适的,”武好古笑着,“您是文官,又住在天涯镇上,而且又是提举云台学宫,士约的事儿您说话谁都不会多说甚底。”

    苏东坡拈着胡须,连连点头。这事儿他的确可以去说,他是天涯镇乃至整个海州的士林领袖嘛!

    现在聚集在云台学宫的苏门弟子就有好几十,这还不包括云台学宫的生员。论起麾下的士子,谁有他多?而且在云台学宫内还有许多特别善于讲道理的博士科弟子那些人可都是剑不离身、以德服人的

    “大郎,”苏东坡道,“不过为师也是士大夫,也不赞成让商人和士大夫坐而论道的。”

    武好古笑了起来,“那是,那是,商人怎么能和士大夫平等呢?本朝可是和士大夫共天下的,只是”

    “子开,你说这何等样人才能算是士大夫啊?”

    海州州衙之内,年初三到访苏东坡和曾肇聊了没几句,就忽然问起了一个让曾肇有点意外的问题了。

    “士大夫者,乃是士人和文官的合称。”

    这个问题当然难不倒曾肇的。曾肇不仅知道士大夫是什么人,还知道士大夫的起源和演进过程。

    而且曾布也大约能猜到苏东坡提问的目的,所以他道:“在春秋战国时,只要有才学德行,能被贵族卿大夫所用,哪怕鸡鸣狗盗,亦可称之为士。

    而卿大夫者,则是天子、诸侯所分封之臣属,担任要职,辅弼君王,并且要纳贡服役。而此时的卿大夫是不分文武的,如圣人之父叔梁纥就是陬邑大夫,其人身高十尺,武力绝伦,性情暴躁,乃是鲁国三虎将之一。此人若是在本朝,是不能位列士大夫的,但是在春秋时期却是鲁国的卿大夫。

    不过本朝的士大夫,必须是生,必须是文士!”

    实际上宋朝对士大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认定。不过宋朝重文轻武,所以有些人就把武官排除在士大夫的序列之外了。孔子他爹若是生在宋朝,自然也不是士大夫了。

    而曾肇将武官排除在士大夫之外,就是要封上商人参政的漏洞。因为商人捐纳一个武官者大有人在

    “生?”苏东坡笑了起来,“何等样人才算是生?”

    “自是读之人!”曾肇知道苏东坡的问题中藏着陷阱,于是又补充了一句,“至少要上过州学或是有文官的官身,或者参加过一次礼部试者。”

    滴水不漏啊!

    苏东坡笑了起来,今天他和曾肇的谈话的内容当然都同武好古商量过了。

    “云台学宫呢?”苏东坡笑着问,“老夫的云台学宫可是官学啊!”

    “苏门学子,自然是士!”曾肇说,“不过以商人身份入学的学生,必须得过了一次发解试才能算是士。”

    苏东坡笑着:“还是子开周道,那么子开兄准备甚时候把这个士大夫认定之准则上奏朝廷呢?”

    “上奏?”曾肇一愣。

    这事儿能上奏?朝廷重文轻武是一事,但是将武官排除出士大夫的序列是另一事了。

    苏东坡捋着胡须笑道:“过了上元节老夫就要离开海州,先去界河,然后上京,准备在开封府和程正叔论道到时候就把子开的士大夫之论也拿出来论一论吧。”

    还要公开讨论?

    曾肇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苏东坡的眼神已经有点不快了。苏东坡这是在抬杠了!

    有些事情就是潜规则,不能说,特别是不能在朝堂上说的。韩琦那句“东华门外唱名的才是好汉”谁人不知?但是他也不会在崇政殿问对时说这话啊。韩琦都不会说,曾肇就更不能把这事儿捅到朝堂上去了。

    你要捅上去了,皇帝该怎么答啊?能说武官不配当士大夫吗?且不说在西北前线打生打死的厮杀汉都是武夫,就是在开封府城内不少亲贵也都挂着武官啊。就连官家即位之前也挂着镇宁军节度使、昭德军节度使的武官啊。你敢说他连士大夫都不配?那武小人、潘小人、高小人就要开始进谗言了

    另外,苏东坡说自己要去开封府和程颐论道?这事儿好像闹得越来越大了!会不会论来论去把新学论成伪学?

    “子瞻,”曾肇皱起眉头,“谁是士大夫这事儿士林早有公论,你难道想为商人和武夫争士大夫之名吗?”

    苏东坡一笑:“当然不会了,不过天涯镇上也不是只有士大夫的。人家吕氏乡约也没排除农夫啊,天涯士约怎么就排除商人和武官了?这恐怕不合适吧?”

    “士农工商,工商为末!”曾肇道,“工商不如农夫,也是有公论的。”

    “哦,”苏东坡一笑,“那武官也不如农夫吗?”

    “这个”曾肇已经明白苏东坡要找茬了,“武官自然比农夫要高等。”

    “那天涯士约就不该不让武官参与啊。”

    曾肇反问:“子瞻难道想让文士武士在天涯镇上平等吗?”

    “当然不是了。”苏东坡摇摇头,他也是文士文官,还是士林领袖,很可能还要拜相,怎么可能去帮武夫说话。

    “不过武士也有参政之权啊,”苏东坡说,“我看天涯镇的镇老会可以分成三级,第一级是文士,第二级是武士,第三级是农工商民。其中第一级占镇老人数的五成,第二级占镇老人数的三成,第三级占镇老人数的两成。这样总行了吧?”

    曾肇想了想,苏东坡提出的三级会议好像也可以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