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潘巧莲陪嫁的临海庄宅子里面,这个时候却是红烛高烧。花厅之内,一席家宴,已经吃到了人人酒足饭饱的时候儿。

    对于现在的生活,武好古只有一个感觉爽!

    房子、娘子、票子、孩子,该有的都有了,而且还都超过了一个品德高尚的大儒应该享受的标准,都有点腐化堕落了。唉,这主要都是大宋封建主义社会的环境太恶劣了,以至于让武好古近墨者黑了。

    在心底里面狠狠谴责了一番大宋腐朽的社会风气之后,武好古就把目光投向了奥丽加。这个“筋肉洋妞”怀了身孕,终于没有办法按照一个“帕拉丁”的标准锻炼自己了。大半年将养下来,身材终于圆润丰腴了,特别是那两座山峰,隔着衣服都能看出有多可观了。等孩子生下来,自己可得好好和她牵牵手,算是弥补了之前的遗憾。

    接着武好古又把目光转向了在一旁伺候自己的完颜罗汉婢,这个黄毛大丫鬟现在也已经长熟了,发育得非常好,长相虽然不如奥丽加,但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而且还有一种印在骨子里的山野情调看来是时候享用这个黄毛丫头了。

    被武好古色眯眯的一盯,罗汉婢心头的小鹿顿时乱撞起来了。她可早就把自己当成武好古的人了,只是自己这个主人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比自己晚来好久的奥丽加连孩子都快生下来了,自己怎么还是一个丫鬟?难道自己最后要和金瓶儿、苏影娘一样,最后被主人“送人”其实金瓶儿是嫁人的,嫁给了慕容忘忧的一个侄子慕容鹉吗?

    今天主人的目光好像有点意思了,要不等晚上就去给主人还有主母暖个被窝?

    不过席上的武好古,这个时候已经把目光从罗汉婢鼓鼓囊囊的胸脯上挪走了。因为潘巧莲这时笑吟吟地开口说话了,“官人,奥妹妹眼见着就要生了,可是连个名分都没有,要不就叫她做个妾吧。”

    “妾?”武好古看了一眼奥丽加,充满异国情调的俏丽面孔上露出了一丝忧愁。她已经在中国呆了许多年,知道“妾”的地位是什么样的?

    中国人实行的一妻多妾制,而妾是没有地位的,理论上完全受妻子的控制奥丽加宁愿做一个没有名分的情人兼“帕拉丁”,也不愿意做武好古的妾。

    “不合适吧?”武好古笑着,“我有西门大姐一个妾就够了。”

    “那奥妹妹难道要”潘巧莲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奥丽加。

    其实她不是很在乎武好古纳妾,因为武好古拥有的最重要的财产共和行的股份,是由武家内账房持有的。而武家内账房一半的权益属于潘巧莲。所以潘巧莲的孩子们将来是不会没有钱花的,而且武好古总是能打拼出一个将门的,以后潘巧莲的儿子也不怕没有官可做。

    “奥丽加也开个外室吧,”武好古笑着,“我要把她带在身边的,纳了妾就不方便了。”

    “那奥妹妹的孩子怎么办?”

    武好古和奥丽加对视了一眼,发现金毛美女显得非常满意,然后就笑道:“奥丽加的孩子就让他们在界河发展吧,将来可以加入博士团,也可以做骑士。”

    对于这个安排,武好古早就和奥丽加商量过了。奥丽加是“帕拉丁”,她的儿子们也将是“帕拉丁”。会有各自的庄园,会在界河商市内拥有一定的财产,还会接受严格的“骑士”和“博士”教育。

    “那可就有点亏待奥妹妹了”潘巧莲说着话,又瞅了一眼奥丽加,见对方显得非常愉快,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大郎,”潘巧莲又将话题转到了开封府发生的一些事情上,“奴昨天收到了十一哥托人捎来的信。

    信上说,伊川先生要派侯师圣来请你去开封府论道。”

    “论道?”武好古一愣,“谁和谁论?”

    “好像是伊川先生要和官人你论啊。”

    “啊?”武好古瞪大了眼珠子,“十八,你说伊川先生要和谁论?”

    “和官人你啊。”潘巧莲说。

    “和我?”武好古愣了又愣,“不是和东坡先生?”

    “不是啊,是和你论道”潘巧莲从一个贴身的女使那里取过了潘孝庵派快马送来的信,交给了武好古。

    武好古展开信一看,眉头就大皱了起来。潘孝庵的信上写得很清楚,武好古和苏迨、苏过、吕好问合编的实践证道试论一在开封府被盗印了不知道多少,国子监里面几乎人手一本。

    而且这本还引起了好大的波澜,不仅有许多朝臣在私下议论这本,连大儒程颐也当真人,决定派侯仲良去界河商市请武好古前去开封府论道论一论理学和“实证主义”谁才是真理!

    看到武好古眉头大皱,潘巧莲以为他担心说不过程颐,于是就笑着安慰道:“官人,伊川先生是大儒,学究天人,你论不过他也不要紧,能和他论一论,就足以名流史册了。”

    武好古摇了摇头:“论道是不会输的若是要同和尚、道士论,那我未必是对手,但是伊川先生大儒,他赢不了我的。

    大儒有大儒的原则,就是不能脱离孔孟之道,也不能引用鬼神之说。所以他们不能用有神论的观点去批判实证主义,同时也不能阻止实证主义对天理的批判和质疑因为天理不是出自孔孟之口,而是关、洛学派自己瞎琢磨出来的。”

    “那官人为何烦恼?”潘巧莲秀眉微蹙。

    “因为捧得越高,掉下来的时候就跌得越疼啊!”武好古轻轻叹了口气,“伊川先生这是把我和实证论架在火上烤了。”

    “火上烤?”潘巧莲的眉头蹙得更紧了,“那官人就别去和他辩论了。”

    武好古笑了笑,“十八,这事儿等明儿见了东坡先生再和他老人家商议吧,总会有办法应付伊川先生的。”

    潘巧莲点点头,“对,是得和东破先生好好商量则个。”

    “时候不早了,”武好古拍了拍肚皮,笑了起来,“十八,不如早些休息,明天还有的好忙呢。”

    第二天一早,武好古就带上礼物,前往苏东坡的住处去拜年了。

    苏东坡在天涯镇上的宅子是新落成的,自然也是武好古这个好学生相赠的,三进三出的院子,就建在海边上,站在自家的花厅里面就能望见大海和对岸的云台山,景色非常不错。

    不过今天苏东坡却没有什么兴致看海,而是在忙着看孩子。他的爱妾俏金娘不久之前给他生了个女儿,乳名小云。晚年得女的东坡先生喜爱的不行,武好古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怀抱着小婴儿,脸上笑得都开了花。见武好古来了,就笑着招呼:“大郎,你快过来瞧瞧,这是为师新得的女儿。”

    武好古走上前去,看了看东坡先生怀中的女婴,长得非常秀气,和自己的女儿美娘有的一比了。

    “你看她长得像谁?”东坡先生问。

    “像先生。”武好古昧着良心说。

    “呵呵,尽胡说,”苏东坡笑着,“她要长得像我这个糟老头子还好看?她呀和遁儿刚生下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苏遁是苏东坡的四子,由爱妾朝云所生,可惜生下没多久便夭折了,而苏东坡的这个爱妾朝云也在绍圣三年病逝惠州。苏东坡给自己这个新得的女儿取名苏小云,大概也是为了纪念这位早逝的伊人吧?

    “大郎,”苏东坡轻手轻脚把爱女交给了一位奶妈,然后又问武好古,“你昨日才海州的吧?”

    “是的。”

    “那你知道最近开封府的士林之中因为你的那本实践证道试论闹得沸沸扬扬,程颐那个呆子还要找你论道吗?”

    “学生已经知道了。”武好古一边说一边看着苏东坡,发现自己的这个老师一脸笑嘻嘻的样子,仿佛在说一个笑话。

    “他也真是老糊涂了,”苏东坡笑着,“居然和你这个晚辈论道,要是输了,还有脸面称大儒吗?”

    “老师,”武好古说,“他倒是不会输的而且学生也不敢去和他论道啊。”

    “不敢去?”苏东坡一愣,“为何不敢?”

    武好古苦笑了起来:“伊川先生此举是把学生架在火上烤了学生若去了开封府,得罪的恐怕就不是关洛之学了。”

    说真的,程颐那个老学究武好古一点都不怕。论道是不会输的,而且程颐无权无势的,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老师,”武好古接着又说,“现在实证之学跳得太高,起得太快,学生有点怕了。”

    苏东坡皱起眉头,“你是怕新学?”

    武好古点点头,“新学毕竟是显学。”

    “哼!”苏东坡冷哼一声,“那就和新学的那几位论道啊!有甚好怕的?老夫陪你一起去,再把子由也叫上,好好和他们论上一!”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