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为天地成仁,为生民取义,为往圣传大道,为天下开太平呵呵,他还真敢说!”

    曾布将一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实践证道试论通论,猛地甩在了自家房内的案几上,满脸都是阴沉的颜色。

    现在时近腊月,整个开封府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了。不但市井街巷中的人们为了即将到来的年节忙忙碌碌。连朝堂上的气氛,也因为“建中靖国二年”这个年号的确定,变得和缓喜庆起来。

    不过这段时间,一本名为实践证道试论的小册子,却在开封府的士林之中引起了越来越大的波澜,这波澜一开始只是在中下层的儒生和国子监生中传递,但是到了年节将至的时候,终于传到了曾布这个层级了。

    和实践证道试论一起送到这位曾相公手中的,还有武好古在界河商市喊出的博士四句。

    曾布手中的实践证道试论是国子监司业刘逵带来的,看到曾布阴沉的面孔,刘逵吞吞吐吐的说:“相公,现在国子监三学里面的生员人人都在议论实践证道试论,还有人说”

    “说甚?”曾布皱着眉头问。

    “说如今被奉为显学的荆公新学并没有被实证检验过,还说熙宁新政中的很多新法用起来也不是恁般好”

    武好古的实践证道试论对荆公新学还有各种新法的威胁是很大的!甚至超过了对关洛理学的威胁。因为“天理”目前不能证伪也不能证实的存在,属于目前不可证的假说。

    而荆公新学的许多主张都是可证的,而且实证主义并不是“不可致用”的学问,而是一门实在可用的经世之学。和荆公新学经世致用的主张是一致的。两者的目的一样,但是方法却不同。

    荆公新学主张“通经致用”,而实证主义则主张实践检验真理,主张摸着石头过河这两者怎么可能共存?

    另外,实证主义哲学有个非常讨厌的特点,就是把自己置于批判者的位置上。而且自身却处于很难被彻底批倒批臭你咋证明实证主义是完全错误的?总不能用实证证明实证是错的吧?

    当然了,实证主义并不适用于所有的领域,因此要证明它的局限性是可能的。但是完全打倒根本不可能,连动摇根基都不可能。

    而曾布显然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了,所以他并不打算去和实证主义论道。

    “哼!”曾布又是重重一哼,“那就叫他们去云台学宫吧!以他们的才学,不会考不进去吧?”

    “他们才不会去呢!”刘逵嗤地一笑,“去了可就没有官做了,如今的显学毕竟还是荆公新学。只是”

    又是欲言又止,曾布皱起眉头,不耐烦地说:“公路,你有话就说嘛!这里又不是朝堂,可没有御史弹劾你失言。”

    “只是这些信了实证论道的生员以后入朝为官了,说不定就会把苏东坡和武好古的学问当成显学了”

    “啪”的一声,打断了刘逵的话语。国子监的这位司业看了一眼曾布,发现曾相公的脸色铁青的都快变成黑色了。

    “武崇道真的那么说了?”

    程颐不论何时地,无论身前有没有人,都坐得端端正正,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一看就是个饱学鸿儒,这份气质别说武好古这个“恶儒”,就算武好古的老师苏东坡也比不了。

    他的两个学生,以程门立雪闻名的杨时和游酢也都和他一样,坐的笔直,气度森然,满满的都是浩然之气。

    而一直陪伴在程颐左右的侯仲良,此时却只是在叹息,满脸都是惋惜的表情,仿佛在替“横渠四句”被人篡改而可惜。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又干了几年知县的杨时这时看着侯仲良道:“师圣,你和武好古走得近,倒是说说那人到底是忠是奸,是正是邪?”

    杨时是知县任满京守选,等待新的任命的。而游酢则是刚刚得到了知和州事的任命,准备出京的。之前他曾经在朝中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御史,虽然是旧党战线中的人物,也没有和武好古发生过任何冲突,但是他对武好古作风还是很看不惯。于是就冷冷哼了一声:“武好古是阿谀之辈,无良小人无疑!”

    “既然是小人,那么何来大儒之名?”杨时追问。

    侯仲良叹息道:“他的大儒之名是来自学问的他人是小的,可学问也是真的!中立兄,你敢说实践证道试论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吗?”

    “”

    杨时也知道武好古的实践证道试论是有道理的!

    但是武好古的道理,却戳在了关洛理学的痛处之上!如果武好古早生个几十年,也不是个满身铜臭的商人,杨时或许会去武好古家门外“立雪”。

    如果武好古不是个商人,而是和他弟弟一样,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杨时或许会承认对方寻到了窥见大道的门径。

    可武好古偏偏是个商人,而且还是个幸近小人私德大大有亏啊!

    这样的人怎么可以问鼎儒家正宗?儒家可不仅只有问道,还有伦理纲常呢!把一个四民之末的商人其实武好古从来就是士族尊为大儒,天下的秩序还不得颠倒过来了?

    程颐这时轻轻叹着:“此子的道虽与我不同,但是的确被他窥见门径了。若是他能早出一千多年,位列七十二贤之一,名教早就传于四海之外,天下也早就致太平了。可他偏偏晚出了一千多年”

    这番评论,让到访的几个大儒都有一种震惊的感觉听程颐的话,武好古仿佛是可以和孔子论道的高人!是可以位列七十二贤的人物!

    “老师”杨时看着恩师,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程颐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师圣,年节后你走一趟界河,邀武好古入京论道吧!”

    “论道?”杨时一愣,“老师,您要和武好古论道?”

    程颐是什么人啊!成名已久的大儒啊!宗师泰斗一级的人物,他和武好古论道,而且还是由他提出这身份可不是掉了一丁半点!

    程颐一笑:“和当世子贡论道有何不可?

    对了,师圣,在文曲星旬报上把论道的消息登出去!”

    “登出去?”侯仲良愣了又愣,“老师这是要”

    程颐冷冷道:“关洛之学和苏武之学论道,荆公新学总不能避而不见吧?他们只要出来,那就是输定了!”

    原来如此!

    几个程门弟子终于明白了。关洛理学要和荆公新学论道是不行的,不仅是人家手里大权在握,而是真的论不了。

    理学是圆大道的,而新学则主讲经世致用,两边论道那就是鸡同鸭讲,论个屁啊!

    而实证学派则是伦理、政治、大道一把抓,都通用的。理学和他们论道虽然占不了上风,但是不会输天理不能证,不能证就是无对错。虽然论道的结果会大大提升实证派的地位,也会确立武好古的学阀地位。但是只要新学参与,那么崩盘的一定是新学!

    因为新党的“通经致用”,怎么能和实证派的实证检验相比?两者根本没法比啊!一个是求大道的工具,一个不过就是教条主义改良。

    而新学、新党是一体的!如果新学崩了,新党还能猖獗多久?到时候真理在实证派,在关洛理学那边,新党手里只有谬误,还怎么混?

    自家的恩师就是高啊!

    “你你真是耶律大石?”

    同一时间,正准备离开界河商市,冒着风雪南下海州去和潘巧莲一块儿过除夕的武好古终于知道自己无意是无意吗?之中收到了一个超级牛逼的弟子耶律大石!

    那个在宣和北伐中仅凭数千之众就把童贯的十几万大军一顿暴打,后来还于绝境之中收揽辽国的残余,西征中亚,建立庞大的西辽帝国的耶律大石,现在考进了云台学宫界河分院的博士科!

    “学生正是耶律大石,请元首受学生一拜。”

    正在拜武好古的就是少年大石头,他以总分第一考入了云台学宫界河分院博士科第一期。

    如果没有如果,大石头肯定能以高分从学院毕业,然后加入仁义博士团,成为一位为了传道卫道而战斗的仁义博士!

    “好!”武好古看着英气勃发的大石头,越看越喜欢,点点头,“你是本届的第一名!无论文采武艺,都是最好的,你会是我最好的学生!”

    说着武好古就解下了自己的佩剑,递给了耶律大石,“大石,这是我的佩剑,现在送给你,希望你能用这柄剑去斩魔卫道,弘扬我儒家之真学!”

    耶律大石也没想到武好古居然会把佩剑送给自己,愣了一愣,还是双手接过了长剑。

    “学生必不负元首所望”

    武好古抬起手,“不要叫元首了,要叫老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亲传弟子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