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官人,那少年应该也是来考云台学宫的吧?”

    西门青笑着对武好古道:“要不奴让人去警巡那边取了他们的案册,看看那白衣少年是何人,到时候就招他入学宫吧。”

    “不必了。”武好古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他今天遇上的人是耶律大石。“若是有本事,一定能考上的又不难考。”

    两所云台学宫的招生要求其实是很低的未来的千年大学,在这个时代可不怎么吃香啊!别看苏东坡的名气不小,可是他的学问在眼下并不是显学。科举考试可不考这个,科举的标准现在仍然是王安石的新学。

    至于武好古提出的实证主义和自然之道,更是连台面都还没上呢!

    要不然,武好古也不会急吼吼在界河商市这里开了分院,还免费招收来自辽国的学生这都是在为即将开始的学派斗争和儒学外传打基础啊。

    “走,”武好古笑道,“大姐,咱们今天去马植的庄子走一遭,他今日该从析津府过来了吧?”

    西门青点点头道:“马二伯是昨天晚上到的,今日应该就在他的庄子里。”

    “那好,咱们就去叨唠一番,做个恶客。”

    马植这段时间也挺忙的,他的叔父马人望受命协助萧保先、萧奉先和萧嗣先三兄弟去抓捕昔日参与迫害大孝顺圣皇帝耶律延禧他爸和宣懿皇后萧观音的罪人。马植则在析津府这里等叔父派人送来的名单,拿到名单后就马上抓人。已经抓到了好几十个后知后觉的罪人,还有更多的罪人则得到消息,躲到界河商市避风头了。

    也算能交代的马植总算得了空,就带着家眷离开了因为大搜捕闹得人心惶惶的析津府城,到了自己在界河商市北面的堡坞。

    这座堡坞是今年刚刚修建的,正好紧挨着商市的北部边界,还扼守着大道。而且修建得高大结实,也用了大量红色的砖头包裹夯土。

    这么一座堡坞,自然是拥有防御功能的,名义上是防备界河南岸的宋人,实际上则是界河商市北城的一座重要支城。可以用来屏蔽商市的北城的北面。

    武好古和西门青带着几十骑随从主要都是西门家、慕容家和柴家的子弟,武好古也依着御前骑士的标准给了他们土地,将他们变成了依附商市的骑士浩浩荡荡的就到了马植的堡坞之外。

    高处瞭望警戒的马家家丁早就发现他们了,所以当武好古到达堡坞南门的时候,马植已经带着两个看着不到十岁的儿子,身边还有两个年纪和武好古相仿的锦袍大汉跟随,笑呵呵站在敞开的大门口迎接了。

    “马二哥,”武好古下了马,就大笑着上去,一把抓住了马植伸过来的两条胳膊,用力摇晃了一下,“真是想煞小弟了。”

    “嚯!”马植已经感觉到了武好古的手劲儿,讶异了一下,“大郎,你这些日子可没少练功夫吧?”

    “那是,”武好古笑了笑,“我现在可是大宋的武官,还是带御,总得有两下子吧?”

    武好古又将目光转向了跟着马植的两个娃娃,“这两位应该是令郎吧?”

    “燕儿、云儿,快来拜见武叔父。”马植笑着将两个儿子,马燕和马云介绍给了武好古认识。

    两个生得虎头虎脑男孩子闻言全都恭敬地向武好古行礼,口称叔父。武好古身后的西门青大概早就知道马家的小郎君要来,已经准备好了见面的礼钱。也不是塞着大面额私交子的红包,就是小串的铜钱,用红绳子系着,笑吟吟递给了马家的两个小郎君。

    “大郎,我来给你介绍两位燕中豪士。”马植接着又把自己身后的两位锦袍大汉介绍给了武好古。

    “这位是武清刘范,这位武清李奭,俱是与你我同心的好汉子!”

    燕地汉人豪杰中当然有不少心向大宋的,辽国奉行世选制,扶植的是燕四家这样的豪门,对于普通的燕云汉人百姓而言,除了被燕四家这样的豪门和契丹人联手压迫,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因此在辽末大乱之中,就由不是燕云百姓发起暴动,脱离豪门控制,投归大宋。

    而在如今,被界河商市所吸引的辽人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是燕地的平民甚至豪门的逃亡部曲,原本在析津府城开买卖的商人,现在也大量迁往界河商市。

    不过马植介绍给武好古认识的这两人,却不是准备南迁到界河商市的商人,而是马植新收的骨干家臣。现在马植的人生轨迹也因为武好古的出现而发生了改变。不再是一个不吃香的医巫闾山马家的子弟,而是借着参与主管界河商市的机会,成了萧保先的亲信。

    当今的大辽皇帝没有什么班底,身边真正可以依靠的也就是皇后的三个兄弟,萧保先、萧奉先和萧嗣先。

    当上了萧保先的亲信,马植自然就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得以在界河以北的辽国武清县境内经营庄园堡坞,建立家丁私兵了这可不是医巫闾山马家的堡坞和私军,而是马植自己的实力!

    而刘范和李奭二人,多半就是武清县这边的土豪,现在为马植所用了。

    “马二哥,你这城池真是不错啊!”

    在马植和西门青的陪同下,武好古已经登上了马家堡坞的城头。在辽国这边,大族豪强私建城池根本不是个事儿。所谓头下军州就是私人所建,做大以后朝廷给个军州号,算是国家的地盘,不过头下军州之主,却是世袭莽替的。

    而马植在武清县南部所建的这座私城,更是坚固异常,城墙高约三丈,一水的红砖包裹,南北两处城门旁还修建了掩护的角楼凸壁,城外还有开挖了一半的壕沟,看上去又深又宽。

    城内的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却设施齐全,房舍、仓库、马厩、校场、手工作坊一应俱全。

    马植也恁是得意,倚在一处垛口,用手抚摸着心爱的城墙,咧嘴笑了起来:“大郎,某家这城别说在辽国,就是在大宋,也能算得上有数的坚城了放在两年前,某是想都不敢想能有这样的城池的。”

    两年前还没有红砖和界河泥灰界河泥灰就用石灰和黏土磨碎煅烧,然后再掺入碎砖一起磨碎,再加水加糯米汁加沙子搅拌均匀而成的。算是武好古和黄四郎还有其他一些工匠共同发明的土质水泥。质量其实并不好,但是比原本的三合土还是强了许多,加上红砖修出来的城池,的确是天下少有的坚城了。

    “此城周边的土地也都悉数归附马二哥了?”

    武好古则站在另一处垛口,向北探望。冬日的阳光这个时候,从西面撒下,将眼前的河川平原,都蒙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

    界河以北的辽地,比起界河以南的宋地,稍显繁华,可以望见不少小型的壁坞堡垒,目之所及,没有一处可以和马植的堡垒相比。

    马植闻言笑了起来,得意的说:“修建城堡的土地,还有周边的数万亩,原本都是别家的,被某用高价盘下。起了这座城池后,还有不少土豪前来归附,如今小半个武清都可以说是马某人的地盘了。

    某在那些土豪之家中选了1000壮士,携着家眷入住此城,交给刘范、李奭二人调教,算是有些实力了。再过上两三年,等某家把这千人调教好了,便可以去谋苏州安复军节度使的差遣了。”

    原来马植也在建立自己的私军!

    不过他的进展要比武好古快多了!因为辽国统治下的燕云土地本就是庄园制的根底,大大小小的庄园,都是拥有武力的。而马植又是燕云世选名门的子弟,又得了萧保先的信用,号召力和权力都不缺。界河商市则给了马植修建城堡,建立私军所需的财力,让他可以收买武清县境内的小土豪,为己所用。所以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积聚起上千名壮士。而这些汉人壮士并不是大族出身,因此对契丹皇帝的认同度不高,所以马植才是他们效忠的君主。

    有了这上千人的私兵,马植才有能进一步去谋求军州节度使的地位。要不然就算通过萧保先的关系买到了一个节度使,上了任也是没有实权的。

    相比之下,武好古在界河建军的步伐可就小的多了。北沧州的骑士虽然都是他和慕容忘忧、施国忠一起操办出来的,可是其中绝大部分人效忠的还是宋徽宗!

    哪怕那些不名列殿前御马直,而是被武好古私募起来的西门家和柴家的骑士,也不能算是武好古的私军宋人对军阀的认同度是很低的,别说武好古了,就算是历史上岳飞、韩世忠这样的人物,也架不住赵构的削权。

    所以武好古想要建立自己的力量,就必须另辟蹊径,建立起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军队模式的新式军队用儒家实证派的思想武装起来,决心为天地成仁,为生民取义,为往圣传大道,为天下开太平的武装博士团。

    这是拥有思想武装的新式军人!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