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十名服色杂乱的轻骑飞也似的卷过铺满了白色雪花的大地,直奔界河商市北城的北开门而去。这些服色杂乱的轻骑,多是少年,人人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精力勃勃的模样儿,其中一半人是汉家儿郎的衣着,还有一半则穿着契丹式样的长袍,不过每个人头上戴着的都是契丹风雪帽。

    这些少年的马术都是极好的,人人胯下都是没有阉割的公马,撒开蹄子奔跑起来就和飞似的,还上下颠簸剧烈。不过那些马背上的少年却都稳得跟在平地上一样。有几个还卖弄起了马术,在马背上直起了身子,眺望前方,看见了界河商市北城的红色砖墙,还有城头上迎风飘扬的彩旗,兴奋的大呼小叫。

    “真的是红墙啊!这是用红土夯成的吗?界河这边的泥土都是红的?”

    “铁牛你个土包子就不要丢人现眼了,界河商市可不是土城,人家是砖城!是不知多少万块的红砖垒砌而成的!”

    “奶奶个熊,大石头你尽欺负铁牛我老实!这界河的城墙虽然不高,却宽阔的很,都要用砖石垒成得多少块砖头?怕是把整个上京的砖头都用光了都不够吧?”

    “哈哈哈,铁牛你就知道上京城吧?这天底下大城可多了去了,咱大辽的上京城论起繁华富庶,真个是排不上号啊!”

    “大狗,咱的上京排不上号,你家住的燕京就能排上号了?燕京城不也是土墙吗?”

    “燕京当然也不行啦,要说天下大城那还是南人那边比较多啊。不过那些大城都没有办法和界河相比。”

    “难道是因为界河有红墙?”

    “红墙是一个,那是用红砖修葺的!不仅界河北城有红砖,比北城大了不知多少倍界河南城的城墙,也都清一色的红砖!而且界河城内的房子,也都是砖墙!都结实得跟山也似!比起俺家的头下军州,天上地下去了,恐怕全大辽的砖头都没人家一座城用得多啊!

    这还不是最稀奇的,最稀奇的是界河商市从开工建筑到现在不过两年时间。才两年啊!就平地起高城了,而且筑城的钱都是商人拿出来的!”

    “甚?都是商人出的钱?这南朝的商人怎么恁般有钱啊?真是羡煞人了”

    这些个坐在马背上议论着说笑着的少年转眼就驱马飞驰到了界河商市北城的辖区之内,马蹄踏上了铺满了条石的大道,一阵风似的从官道两边不知堆了多少木材的堆场卷过。在这些木堆旁值守的几个界河商市的警巡,连看都懒得多看这些纵马奔驰的北地少年一眼。

    不用说,这些都是被那个劳什子云台学宫界河分院忽悠来的辽国贵人子弟了。

    辽国的贵人现在真是不能和澶渊之盟前相比了,不见他们打打杀杀,就看他们吃斋念佛修寺庙了。跑到界河商市来避难的辽国贵人也大多如此,很少见他们去城外游猎,只看到他们不是泡在万大瓦子、恒大瓦子中,就是去大相国寺烧香。一点都不像蛮夷了,

    倒是界河这边的元首,明明是个画画的汴梁子,现在却硬充起武夫了,三天两头出去游猎,还要求公吏考射箭最近还在折腾一个劳什子射击大奖赛,第一名的奖金是一万匹绢啊!他也真舍得!

    同样是他花钱其实是市舶司花钱的盖在界河南城西开门外的那个云台学宫界河分院,这段时间也在招生,同样要考射箭和骑马好好的读人谁会骑马射箭?也就是这些还没有丧尽野性的北地少年贵人符合条件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北地契丹的儿郎开始怕冷了,春天和夏天的时候他们在山北的上京、中京或是自家的头下军州猫着,到了秋风大起后就纷纷南下越过燕山,住进了整个大辽国最繁华的燕京城。

    所以慕容完忘忧和武好古也牢牢抓住这个时机,通过辽国南京道警巡副使马植,在析津府城内散发了十万份印制精美的招生广告。

    还打出了“东坡门徒”的招牌,还喊出了“为天地成仁,为生民取义,为往圣传大道,为天下开太平”的口号,当然还有免收一切学费杂费的优惠

    免收一切学费杂费什么的,这些北地的贵人子弟也不在乎,他们虽然不富裕,但是这几个钱还是有的。至于“博士四句”他们也听不懂,真正吸引他们的,其实还是“东坡门徒”这个名号。

    苏东坡在北宋末年可是“国际才子”,不仅在大宋本土粉丝无数,在辽国,在高丽,甚至在日本国,也都是大名赫赫。而他之所以那么倒霉,被贬去了儋州,其实也和他的名气有关。

    他被贬斥的表面原因似乎是在湖州谢上表中写了“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这些话,但是根本上的原因,其实还是学派之争。

    苏东坡是文坛领袖,同时也是苏门蜀学的学阀,在当时和二程、张载是一个级别的人物。也就成了想要推行新学和新政的新党的眼中钉,被好一顿恶整。

    不过他被恶整的结果,则是被不明真相的各国儒生捧得更高,真个当成了才高八斗的硕儒。在辽国这边人气更高,几乎每个儒生都视苏门之学为儒家正统,把王安石的新学看成了伪学。

    所以“东坡门徒”真的在析津府的恁般无所事事的辽国贵人子弟中产生了极大的号召力反正也是闲着,不如到界河商市去念吧,就算学不到什么,一个“东坡门徒”的名头也值得了。

    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三个在燕京贵人子弟圈子里面小有名气的人物,横帐皇族,阿保机八世孙耶律大石,国舅别部出身的萧铁牛和玉田韩家的韩大狗才各自纠集了一片好友伴当,南下到界河这座半宋半辽的商人之城来求学了。

    这几十起兴冲冲而来的辽国少年终于在敞开的北开门外被守门的警巡阻拦住了。

    不是不让进,而是要登记一下姓名,询问一番来意,如果打算在界河商市长住,那就要申领户口册了,如果只是短期访问,那么发一张身卡即可。

    就在警巡官们一一给他们登记发卡的时候,刚才还和耶律大石、韩大狗辩论的萧铁牛已经看清楚了构成城墙的红砖。

    “奶奶个熊,真个是红砖啊,这界河商市该多有钱啊!”

    大约十五六岁,长了张国字脸,皮肤很白,脸上的稚气尚未褪去,身材却非常魁梧的耶律大石爽朗的大笑起来:“铁牛,不就是几块砖头吗?看把你馋的,等你名落孙山了,哥哥我就送你十斤砖头带着燕京,也算没白来一趟。”

    名叫萧铁牛的少年比耶律大石更年青,看着只有十二三岁,有点愣头愣脑,听了大石的玩笑话却认真的想了想,道:“我才不要砖头,你就送我几斤界河酒中仙吧!听说那是全天下最好的酒,俺爹爹最喜欢了。”

    酒中仙已经在界河商市的潘楼酒坊实现了量产,这种蒸馏过的白酒在辽国极受欢迎,到了一酒难求的地步。

    名叫韩大狗的青年是三个人中最年长的,约莫有二十岁的样子,他是燕京本地人,是玉田韩家的庶流子弟。家里面在界河商市买了房子,还经营着一座木料场,算是最有钱的。

    听到萧铁牛要酒,当场就笑了起来:“铁牛你可真会挑好东西,几斤酒中仙在界河商市也得几万钱啊!大石头可没带那么多钱,还是我请吧。”

    这大辽国还是穷啊!几万钱不是缗居然也算大钱。

    “也不须你请,”耶律大石虽然年少,却俨然是这群人的头目,看到大家伙有点泄气,这时候说起了鼓劲儿的话,“咱们都得留在云台学宫!

    不仅是一座汉人的学宫吗?要是完全考文的,咱们进不去也罢了。可是那些花招儿上都说了,学宫是允文允武的路线。

    今日咱们入了城,先去大狗家里面休息一日。明日我和大狗、铁牛一起去云台学宫探一探。摸清楚他们考甚底,再来好生准备。”

    “好!”

    “就依大石头的!”

    这群北地贵人少年轰然应道,一个个有趾高气昂了,仿佛已经考进了云台学宫,成了苏东坡的门徒一般。

    “那个白衣少年不错啊,不知道说了甚,竟让几十个人应和他!”

    耶律大石这个时候大概不会想到,界河商市的元首武好古,这个时候正和西门青立马在考进界河商市北开门的一个十字路口,远远看着这群来界河求学的少年。而且还被表现优异的耶律大石给吸引住了。

    他和西门青今天是去北界河的第一马场视察的。马场被管理得井井有条,第一代波斯种马和河北、契丹和西极品种的高大母马杂交生出的小马驹现在快有一岁了,总共生了三四十匹,每一匹都在屁股上烙了编号,还建立了各自的档案,以便展开进一步的杂交。才看完马场出来,就遇上了这群北地来的“小博士”。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