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封只有几页纸的信函拿在手中,武好古却是翻来覆去地看。

    这是潘孝庵寄来的私信,与自家共和行的年报一并送来。虽然信并不长,但里面说的事情却不少。比如范纯仁的病逝;比如蓝田吕氏的吕景山奉诏入京而且得到了越次入对的待遇;比如天子最近经常微服光顾御拳馆;比如最近京中流行起了办旬报,新党和旧党之中都有人指使没有官身的子侄门客出头办报,京中的商人也纷纷出钱投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新一年的年号终于确定了,是建中靖国二年。

    建中靖国的宋徽宗的第一个年号,意思大概是走中间路线和稀泥,历史上只有短短的一年,然后又开始绍述行新法了。而现在有了建中靖国二年,也就意味着宋徽宗对建中靖国元年的成绩还是非常满意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年的成绩还真是挺大的。先是靠着“地产兴邦”之法筹集到了巨款,得以进行琼林宫的建筑工程。随后御前骑士也得以组建,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是1000家骑士已经开始安顿了,到明年十月就能开始番上服役。府兵制的试行也取得了成功这大概是最让宋徽宗感到兴奋的事情了。要不然铁杆旧党加贬二代的吕景山也不会咸鱼翻身,被宋徽宗越次召见了。

    潘孝庵在书信里面猜测,天子很有可能在更大的范围内试行府兵制,多半会在枢密院或兵部下面设立一个新的衙署主管府兵,并且由吕景山主管。

    这一点,在天子最近频繁驾幸御拳馆一事上得到了佐证虽然天子在御拳馆里认识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女拳师名叫周飞燕的,不过他也不会因为一个漂亮女人就在御拳馆里面一呆半天,观看一群肌肉男训练。据陪同天子前往的李忠李忠调回了开封府,当了勾当皇城司事说,天子对周飞燕之父周同更加看重。准备为其创设提举御拳馆事的差遣,还想把御拳馆变成一个开封禁军武官的专用“健身房”,只有经过御拳馆的训练,才有资格去调教府兵。

    这几件事情看起来都不坏,至少对武好古来说不是坏事,但是潘孝庵写在书信最后的消息,却让武好古感到有些不对头。

    武好古和苏迨、苏过、吕好问合编的实践证道试论通论一书,突然大量出现在了开封府的书市之中。

    毫不夸张的说,这本实践证道试论通论是武好古给这个时代所带来的最重要的财富,甚至超过了界河商市和云台学宫!

    因为“实证主义哲学”就是界河商市和云台学宫的指导思想。没有实证主义,云台学宫就不可能变成儒家自然派的大本营,而界河商市也不可能诞生出真正的资本主义。

    实证主义首先是一种探索自然科学的工具,没有实证主义和与之配套的科学方法,天工开物这样的技术书籍就是本手艺大全,不可能通过分类、归纳、实验、得出定律理论,使之成为科学。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没有科学技术的推动,界河商市和海州的资本主义萌芽根本不可能开花结果。

    其次,实证主义还是一种社会学工具,它可以把人的思想从禁锢的教条中解放出来,可以对各种新生的制度进行实验,可以完善儒学的体系,使之可以凌驾于神学和玄学之上。

    而且对儒学这个原本就将世界观设为一个问题的学派来说,有没有实证主义这个工具,层次就完全不同了。没有实证主义的儒学就是一个伦理学,而有了实证主义之后,儒家的世界观才算完整历史上佛教的传入和兴盛,道教的出现,其实都和儒学的世界观存在存在重大缺陷有关。要骗人又不会编造,要探索又没有工具,不让人趁虚而入才有鬼。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实践证道试论这本小册子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里面装着科学,装着资本主义,也装着教派和学派间的残酷斗争……历史上的中国,直到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十年之后,才用实证主义取代了教条主义,而且这种取代在后来还是存在大量的争议。更不用说在中世纪的宋朝了!

    “都和他们说了暂时不要往外传的……”武好古在新落成的界河商市政所楼的大书房内自言自语。他早就知道这实证主义是个大坑,因此在离开海州的时候就关照苏迨、苏过和吕好问等人,不要把没有完成的实践证道试论拿出去散发。

    可是才一转眼的功夫,开封府居然就有实践证道试论通论的小册子出现了。

    “大宋朝可是有文字狱的!”

    武好古虽是这么在想,心中却没有半点恐惧,只是为即将开始的学派斗争感到那么点惋惜,被他斗趴下的那些人在历史上恐怕也有大儒之名吧?可惜他们斗不过自己,多半也不会加入自己。

    将信叠起收好,武好古拿起桌上的一张由自己的文案武诚兰拟好的名单看了看这位武诚兰是武好古叔叔一辈儿,族中排行十三,也是个读书人,元符三年的时候还进京应考,不过没有高中。后来在开封府呆了一阵,看到了什么叫富贵,什么叫黄金屋,什么叫颜如玉,于是对自己的科举人生产生了怀疑,就找上了武诚之,然后抱上了武好古的大腿,在赵佳仁去当了报社主笔后,就做了武好古的文案,也就是秘书。

    在界河的武好古可是非常繁忙的,要处理堆积如山的政务,要见各种各样的客人,还要抽出时间去城外游猎,每天还要安排健身锻炼。

    所以就让武诚兰这个秘书拟了日程安排,每天照着执行,以达到合理运用时间的目的。

    看了看名单,武好古就吩咐门外的跟班道:“去侯见室领赵钟哥、马政二人进来。”

    赵钟哥和马政是北上去完颜部观军容的使者,其中赵钟哥因为会说一点渤海话和女真话,所以是必然的人选。而马政则是武好古从御前骑士的名单中挑出来的一个熟人历史上受命以买马为名渡海出使金国的好像就是这位啊!没想到武好古在骑士名录中见到他了,原来他也是西军系统出身的杂品武臣。

    很快,赵钟哥和一个二十多岁,锦袍玉带,戴着一顶洒花头巾,满脸都精悍和英武的高大青年一起走了进来,见到武好古后就双双行礼通名。这青年就是马政,熙河军出身,累世从军,家里兄弟四人都是西军的小将,所以就拿到了一个入兵学司的指标,现在成了拥有1500亩土地的“骑士”。

    不过武好古却不打算让马政去服番上役,而是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他要去观摩生女真部和高丽人的战争!这当然也是在培养马政了。

    看到赵钟哥和马政在自己的面前落座,武好古温和的笑着,“钟哥儿,仲甫,有一趟远路要跑,颇是艰险,你们二位可愿意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赵钟哥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所以当下就拍了胸脯,“大丈夫志在四方,又何惧遥远?”

    马政听赵钟哥这么一说,也点头道:“客省想让晚生去哪里?只管说吧。”

    “仲甫,”武好古笑着,“你家还有三个兄弟也在西军么?”

    “是啊。”马政不大明白,只是点头。

    “你还有三个儿子?”武好古又问。

    “是有三个犬子。”

    别看马政才二十出头,老婆却娶了好些年了,儿子都生了三个,其中最小的一个名叫马扩。

    “其中是不是有个名叫马扩的?”

    “有……”马政愣愣地回答。

    这是要查户口吗?

    “那就好。”武好古笑着点头,马扩在历史上也是大名的,可不能让他因为马政出远门后没有机会和老婆牵手的原因就湮灭了。

    武好古接着说:“你的这趟差事怕要好几年,家里面没人照看可不行,不如写信去西北,再叫一家兄弟过来,让他代替你去服役和看家吧。我再另给你1500亩田,也叫你家的兄弟帮着照看则个。”

    “客省,您给我的1500亩田是……”

    “是界河市舶司给你的!”武好古明白对方的意思,“因为这一次北去的差事非常危险,很可能有去无回。”

    这是一大笔安家费!同时也是将马政一门和武家还有界河商市捆绑起来的绳索!

    “大郎你莫吓唬人,”赵钟哥这时插话道,“不就是走一趟生女真?有甚大不了的?”

    武好古笑了笑:“路途遥远,时间又久,而且还得观摩女真人和高丽人打仗,不过只要能回来,便是将种了……钟哥儿,我也给你1500亩田吧,你的儿子和妻妾,都接到界河来,我会替你照看的。”

    他又笑着问马政,“仲甫,你去不去?”

    马政已经盘算了一番,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于是当下起身,行了一礼:“客省但有吩咐,属下莫敢不从!”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