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道,道夫,你们可算来了!一定鞍马劳顿了吧?快快请进!”

    童贯这辈子恐怕都没有享受过一个五品文官这般的礼遇。他和武好古才到慕容忘忧的营前,慕容老头已经官服严整,带着赵钟哥以及其他几个兵学司的教授、博士,在营门口等候了。大营之内,则是甲胄皮甲俱全的几百上千名骑士整齐分列,看上去就有一种慑人的气势。

    这是精兵啊!

    作为一个军事宦官,童贯自己不会练兵,但是眼光并不差,一眼就看出了这些被慕容老头调教出来的骑士都是好样的光是这卖相,老头也对得起先帝和章惇的知遇之恩了。

    只是以他怎么一个五品文臣,还是赐了进士出身的,跑到大营门口来迎接一个没卵子的宦官,还是有点掉身份要是让御史知道了,少不得弹劾他巴结内侍。

    说真的,大宋开国以来这样公然巴结内侍的五品文官也没谁了吧?

    现在可是建中靖国元年,不是宣和年间,大宋文贵武亲,宦官低调的规矩还没坏。童贯自然也不敢在一个五品文官面前端架子,赶忙从马背上下来,到了慕容老头跟前就深深行礼下去“兵学何等尊贵,怎地出迎咱家这么个内侍,这叫咱家如何担待?”

    慕容老头却是一愣,心说老夫不是来迎你的……老夫是来迎接元首的!界河这里他最大啊,自己这个五品文官也得跟着他混才行啊!

    武好古也从马上下来了,他当然明白慕容老头的想法慕容老头是辽人,没有文贵武轻的概念,而且也不是很看重官阶。辽国那边官阶远远没有官职重要,拥有很高的官阶却没有职位,在家里念经吃闲饭的辽国贵人有的是儿。

    而武好古虽然官阶不高,但却是实打实的界河城主,搁在辽国那边就是部落节度使!和完颜阿骨打他爹是平起平坐的!

    而且慕容老头现在没有了靠山,在朝中根本没他的位置,只能在界河商市当个“大学校长”,武好古不就是他的上级吗?

    另外,慕容老头不是一个人啊,背后一整个家族都以界河为家了,严格来说,他们可就是武好古的家臣了……

    “慕容先生,钟哥儿,”武好古上前几步,很随意的拱了拱手,“今日赶了大半天的路,真个是又累又饿,可有口热乎的吃食吗?”

    他的态度也让童贯大皱眉头近幸也不能这样啊!别说武好古才是个从七品的客省副使,就是做了一品太尉,见了五品文官那也得低眉顺眼……武好古这样跋扈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到了五代呢!

    不过这个慕容老头也不对劲儿,他好像在练兵啊!大宋哪有文官练兵的?估计也就是个特例,不会再有下一波了。

    “有有有,这几日可是猎到了不少好东西……”慕容老头这时连声答应,又唤过一个有骑士身份的子侄,让他赶紧去通知伙夫准备饭食。然后就一手拉着童贯,一手拉着武好古,一块儿往大帐所在的方向走去。

    “好兵啊!”

    童贯走了几步,已经注意到分列两侧的骑士了,忍不住就夸赞起来“先生练兵的本领,可真是堪称大宋第一了!”

    “过奖了,过奖了,”老头子笑了笑,“这骑兵啊,其实并不难练,你叫西军的那几位,种家的,折家的,姚家的过来,也不会比老夫差。”

    这话……一五品文官在和一帮西军将主比练兵!

    童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慕容老头接着道“但是这骑兵却难养得很!”

    “难养?”

    “就是难养啊!”

    说话的时候,慕容忘忧、武好古、童贯和赵钟哥等人已经入了大帐。

    和总是放满了各种享受物品的宋军帅帐不同,慕容老头使用的这个大帐和普通的营帐相比就是大一点罢了,地上就铺着最普通的羊毛毡,摆了些矮几和蒲团,也没有姬妾伺候,只有一些打杂的辅兵在忙活这些辅兵都是骑士的随从,绝大部分的御前骑士原本不是西军小将就是大族子弟,要是没一点身价要练不出马上的功夫。

    可是要长期维持这些骑士家族的财力以及他们对“骑马运动”的热爱,却是非常不容易的。

    也就是说,骑兵部队可以靠严格的训练形成战斗力,而骑兵本身却要养成,而骑兵的文化和经济基础,更加需要长期的培养。

    这是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的!

    哪怕是后世科学训练的近代骑兵,也是在火枪淘汰了弓箭之后,才有了替代封建骑兵的可能。

    否则的话,使用马枪冲锋的重骑也许可以靠短期几年的严格训练得到。但是用马弓作战的轻骑却无法速成,依靠使用马枪的骑兵分散去当轻骑的话,肯定会被对手射成刺猬的……

    ……

    “不难养!”武好古盘腿坐在了蒲团上面,笑着和慕容老头还有童贯说起了养骑兵的事情,“只要界河商市存在,有云台学宫界河分院存在,有界河书院存在,有界河骑士学堂存在,这骑士之家就能越养越壮!”

    “哦?”童贯感兴趣地问,“客省,你打算怎么做?”

    武好古笑了笑,掰着手指头说“要维持骑士之家,首先要有职田,一家1500亩田是必须的,而且不能析产分散。

    不过光靠1500亩田也不能保证骑士之家不陷于贫困破产,因此必须要有支持骑士之家和为不能继承骑士职田的多余子嗣出入的产业。

    而为了维持骑士及其继承人的马术,这产业还必须和马有关。

    所以就得在界河商市发展马市,在开封府、海州和界河商市发展赛马和马球了。一来可以为骑士之家养出的马匹寻找出路;二来也可以为多余的子嗣寻到出路……”

    武好古的路子其实也不复杂,就是有针对性的发展和扶植出一系列能够让骑士之家维持经济地位和武力的产业。

    1500亩亦牧亦耕的土地已经足够用圈养的方法饲养出小型马群了,如果武好古能够优良的种马,就能帮助这些骑士家庭养出质地优良的战马。

    而一匹一等战马的官方收购价就成功了300缗,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如果界河市舶司开出400缗甚至500缗的价钱收购,只要能把足够的一等战马献上去,那是绝对可以报账的。

    有了这笔收入,界河骑士们自然不容易破产。而且养马本身就是在训练他们的马术,可以最大程度为大宋养成一个骑士群体。

    而为了给“候补骑士”们寻找到财路,赛马和马球也是需要重点发展的行业。这两个行业,可都少不了马术精良的骑手。

    此外还有一个行业,是武好古没有向童贯透露的,就是传播儒家真理,专门以德服人的博士了,而且是骑马的博士……在历史上的欧洲,隶属于教宗的骑士团不就是封建骑士家族的那些没有继承权的儿子们的一条出路吗?

    “客省果然有办法啊!”童贯抚掌笑道,“若是照着客省的办法,北沧州的骑士多半可以越养越强的!而现在蓝田那边的辅兵试行又非常顺利,看来咱们的官家将来定能如愿以偿了。”

    蓝田的“义务府兵制”试行的确非常成功!荫200亩田的好处对农民们的吸引力或许不大,但是服役5年就终身免徭义还是很吸引人的。

    这宋朝的徭役对普通民户而言,可是一大灾难啊!

    另外,蓝田吕家得到了在全县试行“乡约”和“井田”的机会,自然非常卖力的帮着武好文、纪忆“拉壮丁”了。按照八户抽一丁的高标准,为他们抽了1000个壮丁,现在都送到了京兆府训练。明年10月绝对可以在御前亮相!

    若是“义务府兵”真的好用,那么将来北伐的时候就不差步兵了。北沧州这边如果再能1000名骑兵,那么“联丽伐辽”大概就可以成功了!

    童贯在幻想“联丽伐辽”的时候,武好古又和慕容老头提起了“天津大学”和“界河书院”的事儿。

    “先生,现在学宫分院和书院的房子都盖好了,界河这边也愈发兴旺,我已经和东坡先生约好,待到来年春暖花开,就请他来此主持两学开办事宜。您看,咱们是不是要提前开始为两学招生了?”

    “好啊,”慕容老头摸着胡子,苦苦一笑,“老夫这个香山先生昔日也是燕云名师,没想到南下一遭,最后还是为人师表。”

    武好古摇摇头道“先生在香山的书院怎么能和云台学宫界河分院相比?这所学宫分院,将来一定会名垂青史的!”

    慕容忘忧点点头,“不是崇道你想把这所学院办成何等模样?”

    武好古道“自是要为天地成仁,为生民取义,为往圣传大道,为天下开太平!”

    “错了!”童贯这时忽然插话,“客省背错了,横渠四句可不是这样的。”

    武好古笑了笑,“我说的可不是横渠四句,而是博士团的格言!”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