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万大瓦子,金拱楼内。

    “客省小哥你竟是此处的元首?失敬,失敬!”

    开封菜还没有摆上席面的时候,阿骨打已经搞清楚眼前这个和自己一见如故的青年居然就是这座肥得让人流口水的界河城的元首!

    “不过就是一座小小的商城罢了,”武好古笑着答道,“怎地能和你家太师拥数千铁骑,纵横白山黑水间相比?”

    阿骨打笑着:“客省这边也不差,恁大的城池比契丹人的辽阳府都不差分毫了。而且这边的房子也漂亮,都是红色的,真好看,民人也富庶,个个都穿绫罗绸缎,吃的东西也好,就是兵太弱了客省,你就不怕别的元首带兵来抢吗?”

    别的元首?武好古心道:这个完颜大和尚把元首当成部落首领了吧?

    还有,为什么会有别的元首带兵来抢呢?不是说好了民族融合、民族团结的吗?

    “和尚,你以为这边和生女真的地盘一样,成天就是打打杀杀么?”光明君端着杯云雾茶,笑着插嘴道,“宋人是重文轻武的,只喜欢读种地做买卖,不喜欢杀人放火的。”

    “那也不能没有厮杀的好汉啊!”阿骨打扫了陪着武好古坐在席面上的林冲和周云清一眼,笑道:“不过我瞧跟随客省的两位都是好汉,定是客省的谋克吧?”

    武好古也不隐瞒,笑着承认道:“这二位的确英雄好汉,俺家的商市虽然处在太平安乐的地界,但是忘战必危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不是小弟吹嘘,若是真有不开眼的贼人赶来打界河商市的主意,界河商市也能叫他们有来无!”

    武好古的话听着仿佛在吹牛,但其实却是真话!现在的界河商市可是河北两路兵力最强的地方。阿骨打觉得此处兵弱,只是因为他没去城外的“学院区”看看。

    1000名御前骑士正在那里接受训练,说他们是眼下大宋最强的骑兵肯定是过头的,但是在整个河北和开封禁军的序列中,是没有谁能和他们相比的!

    除了这1000名御前骑士之外,武好古的另一支金牌打手团队界河版的“武卒军团”也在成型之中。

    在界河商市建立之后,通过辽国商人购买少年奴隶的渠道就被彻底打通了。所以武好古也就加快了购买草原小奴隶的步伐,一本千字文现在都快凑满了武好古的奴隶兵都以武为姓,用千字文上的字为名,这些孩子现在都交给了从开封府逃亡过来的周同的徒子徒孙,在界河北城辽国土地上建立个界河拳馆,以训练扑交力士的名义对这些少年进行训练。

    武好古原来的计划是想将“奴隶兵”训练成骑兵的,不过武好古现在有了更可靠的骑士来源御前骑士的“备份”骑士家庭不可能只有一个骑士,所以就改变了计划,将这些小奴隶往重步兵的路子上培养了。

    另外,界河院六艺院和云台学宫界河分院,还有云台学宫界河船政学堂,也会在不久的将来陆续开办。届时界河商市将会具备批量培养低级军官的能力

    酒菜一样样上来的时候,阿骨打就没心思和武好古扯闲篇了,美酒佳肴都来不及享用呢!

    不过武好古却对一桌子的油水和白酒没多大兴趣,而是和光明君谈起了生意。

    “客省要买辽东的麦子?需要多少?”

    光明君对武好古提出的要求并没有太意外,因为界河商市的人口现在是越来越多了,那么多人都得吃饭啊!而河北东路的粮价并不低,比辽东的东京道可贵多了!

    “一年需要100万石。”

    “那么多?”光明君一愣,“客省的界河商市现在有多少人口?”

    “差不多十万了。”武好古笑着,“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粮食可要不够吃了另外,界河这边还要酿造酒中仙,所费粮食颇多啊光明君,东京道那边的渤海右姓各家能匀出100万石吗?价钱好说啊。”

    “粮食当然是有的,”光明君轻轻皱眉,“东京道有沃土无数,已经开垦出来的不到十分之一,便是这十分之一中也有不少经常撂荒。

    可是客省能找到那么多的船来运输这100万石粮食么?客省大概不知道,对辽东的渤海人而言,种地缴粮食并不是多大的负担,真正让他们苦不堪言的是运粮的徭役造船海运,把粮食运进析津府那才是真苦啊。”

    100万石粮食听上去很多,但是对东北的黑土地而言,种上三十万亩麦子就足够了黑土地的粮食产量和开垦了近两千年,地力早就耗尽的中原黄土地可不是一事儿!

    所以100万石粮食是有的,可是要把这100万石粮食从辽东运出来却很费劲儿。

    至于运输费劲儿的原因,其实也不是辽东道路有多艰险。现在辽国东京道绝大部分的土地并没有开垦,开垦出来土地都在靠近渤海湾的辽河平原上。可问题是辽国没有发达的商业运输,主要靠官派的徭役进行输送的。

    而徭役运输这事儿在陆地上就很难组织好了,更别说下海了。辽东道的官府征集到的役夫哪儿懂什么造船航海?即便是海边生活的渔民也造不了能够远航的海船,而只靠辽国官府一味蛮干的结果,就是从辽东海运粮食到燕云的差事就成了辽东渤海人最痛恨的事情了。早年的大延琳起义就和这事儿有一定关系!

    “粮食不必你们运,”武好古道,“我自己安排吴家的商船到辰州装运。”

    辰州是辽国辽东道的第二大港,仅次于苏州,地处辽河的入海口附近,也是辽粮西运的主要港口。号称“井邑骈列,最为冲会”。

    光明君点点头道:“是这样啊若是你们自己来运,那么别说100万石,就是再多100万石也是不成问题的。不过老夫在渤海右姓诸家中的那点人脉只能保证粮食能种出来运到辰州城。

    至于从辰州运出去,那老夫可就管不到了。”

    辰州是个节度军州,管事儿的是辰州奉国军节度使司。这个衙门光明君可疏通不了,不过却也难不倒武好古。他是有门路的,再花点钱疏通则个便是了。

    “运到辰州即可。”武好古笑着,“至于粮价几何,待药师和大和尚北返之日,吾遣苏家粮行的管事跟随同去,和渤海右姓诸家面谈如何?”

    “行啊,”光明君点头道,“老夫写上几封信叫药师带着去给渤海右姓诸家你们宋人花钱买粮食,我们渤海人岂有不卖的道理?

    不过,老夫和药师在界河的事情也不知何时能了?说不定就要耽误客省买粮食了。”

    “哦?”武好古当下就是一笑,“不知光明君南来界河是为何事?”

    “嗨,还不是为了卖掉些兽皮药材?”正在吃喝的阿骨打听到武好古的问题,就插话道,“今年也不怎么了,兽皮药材都卖不上价了,按出虎水部的儿郎们可是辛苦了大半年才搞到恁多好东西的。”

    女真人和高丽人从去年开始就往大宋市场上抛售兽皮药材套现,供求关系自然就失衡了。

    “哦,”武好古轻轻点头,“这事儿我听说了,这两年市面上的兽皮药材特别多,宋国的药商皮货商根本吃不了大和尚,你知道这是怎么事儿吗?”

    “还不是为了筹钱打仗?”阿骨打叹了口气,显出了凝重的表情,“辽国的老皇帝死了,国内不大稳当,高丽国的大王又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入侵我们女真人的土地,为了筹集兵费就往你们这里大卖皮货药材。而我们女真的汉子自然不肯当高丽人的奴隶,只得奋起备战,也多多的采药狩猎,拿到你们这里。”

    武好古从阿骨打的脸上察觉到了忧虑的表情,好奇地问:“高丽人很强么?”

    “如何不强?”光明君悠悠地道,“自圣宗统和三年到开泰八年,前后三十年攻占,辽国竭尽全力发兵攻打,最后也没有能占到便宜,而且还败多胜少。特别是开泰六年至七年的大战,乃是以辽国的十万大军惨败告终的。天云、右皮室二军死伤惨重,遥辇帐详稳阿果达、客省使酌古、渤海详稳高清明、天云军详稳海里战死!

    辽国的倾国之兵都打不赢高丽,以生女真部数千之众,想要抵抗高丽实属不易。只怕这场大战最后会演变成又一轮高丽和大辽的决战了!”

    “原来如此”武好古心道:显然生女真和渤海人都高估了高丽人,而契丹人多半也没有想到生女真已经生猛到了可以用几千人就打败高丽举国之兵的地步了。

    各方面在这场战争之前,都出现了误判。而高丽女真之战结束后,女真完颜部的威信应该就能建立起来,足以号令生女真各部了。

    “这样吧,”武好古想了想,对阿骨打说,“我和大和尚你既然是朋友,那么这些皮毛药材,大和尚你开个价,我都买下便是。”

    “这”阿骨打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武好古不等他开口,又往下说:“不过也请你帮我一个忙,算是咱们互助一。”

    “好啊!有何事要谋帮忙,尽管说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