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郎,你是不是得了官家的言语?”

    第二天一早,在界河商市的武家大宅中用早饭的时候,童贯终于忍耐不住,开口向武好古发问了。

    “我得的官家言语多了,道夫,你所指何事?”

    武好古一边喝着香喷喷的白米粥,一边微笑着发问。

    “当然是借钱给高丽人啦,400万缗呢!”童贯看着武好古,“是不是官家从内藏库里拿出来?”

    “怎么可能?官家怎么可能那么大方?”武好古噗哧一笑,“而且借给高丽人的400万又不给现钱,是给兵器的。”

    “对对对,”童贯拍拍脑袋,“那么这些兵器是不是送给高丽人了?”

    “送?”武好古放下筷子,“道夫,你说甚呢?价值400万的兵器怎么能送?当然得收钱呢,军器监那边没170万缗可摆不平的。”

    武好古是奸商不假,但是他也不会乱来,拿了军器监一大堆的破烂武器不给钱,还不得让御史弹劾死?而且宋徽宗还得挥霍呢,他丰亨豫大啊

    “170万缗的兵器倒给高丽人要400万缗?”童贯掰着手指头,“那些高丽人还给了200万现款,那你倒是赚钱了。”

    “那200万是另外一笔,”武好古摆摆手,笑道,“而且这笔交易也不会亏啊高丽人用关税做了抵押。”

    “你还能去高丽国收税?”

    武好古摇摇头,“我怎么去啊?我是以德服人的,这税可收不上来。”

    “那你不是亏了?”

    “亏不了,怎么会亏呢?”武好古一笑,“我收不了高丽人的税,自有别人能去收啊。”

    “谁去收?”童贯愣愣地看着武好古。

    “辽人啊!”武好古笑道,“道夫,我们以德服人,辽人可是以力服人的两个税关到时候100万一个转给燕四家和萧保先、萧奉先兄弟。我,哦,我们不就赚了50万了?到时候咱们一人一半。”

    童贯吸了口凉气儿,50万一人一半,那可就是25万缗啊!

    他这下终于知道武好古是怎么样以德服人的了这可是真正的有德大儒啊,童贯真是服了!

    不过童贯转念一想,还是觉得不对。

    “大郎,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武好古点点头:“那是,说起来容易,真要做起来还是得费一番周折的,不过应该能够成功。”

    其实这个事儿成功的概率很大,且不说武好古和马家叔侄还有萧保先关系很好。就说这事儿对辽国也没一分钱坏处啊,大宋给兵器让高丽人和女真人互杀,死多少都对辽国有利啊。在他们两败俱伤的同时,大辽再和大宋联手去剥削高丽这不正是宋辽兄弟之邦友谊的体现吗?

    而且,武好古也不会真的要辽人拿出200万来收购税关。武好古是要拉他们的虎皮去吓唬高丽人!到时候高丽人吃了女真的亏,还敢同时和辽人翻脸?真想亡国啊!

    所以打着大辽的招牌就一准能收到税了,收到钱以后,分个几十万给辽人不就行了?

    当然了,真的分给辽人几十万,武好古也不可能不让他们出力的。不仅招牌要借,还得帮着武好古在辽国招募一支能打的“税警团”去高丽海州和釜山驻扎吧?

    应付好了童贯,也吃完了早餐,武好古就和西门青一块儿换了便装,带上林冲和周云清两个大块头保镖出门“散步”去了。

    界河商市比起武好古几个月前离开的时候,着实又繁荣了不少。望北街两侧的建筑大多已经落成,在武好古的大宅两侧,万大瓦子已经显出了几分热闹的气氛。而由鲁智深大和尚主持的界河大相国寺,同样有了香火鼎盛的苗头,今天正是上香的日子,不少善男信女进进出出,其中有相当部分还是辽人的打扮。

    “他们都是无忧园的辽人?”武好古也是往大相国寺而去的,一边走还一边小声问林冲。

    “对。”林冲道,“最近不少辽国贵人住到无忧园了,大概都是得罪过辽国新皇帝的大臣的家眷。

    根据北面传来的消息,萧保先和马人望受命追查昭怀太子被害一案,如今辽国的显贵高官有不少人开始自危了。因而入住界河的辽人,已经流入的金银绢帛都大幅增加了。不仅无忧园里住满了人,其余几个园子里也都住了许多辽人。”

    在界河商市搞房地产的可不仅是武好古的万和行,还有向家的保利行、纪家的恒达行、苏家老醋的利达行、吴家的中远行等等的,都圈地建房,而且也都抄了“石库门”的设计。南来的辽国贵人和北上的大宋商人,则是这些房产的主要主顾。

    在“石库门”大量兴建的同时,“筒子楼”也悄然出现在了界河商市。

    这种用木材和红砖修建的三层住宅大都是界河商市的营造所修建的,免费供给商市的公务人员和营造所的劳工们居住对眼下的界河商市而言,人口可是宝贵的财富!可没有什么高端低端之分,哪怕免费提供住宅,也是要尽可能多的吸引一些的。

    走进了大相国寺的山门,武好古才发现这里面竟然也和开封府的大相国寺一样,摆着许多贩卖物品的摊位,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几乎和开封府大相国寺的场面无二,只是口音大多是沧州当地的。

    “这不是武大郎么?”

    刚走进界河大相国寺的市集,还没有来得及四下转转,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武好古循着声音望去,就见一个铁塔般的高大和尚,身边跟着一群小沙弥,犹如一阵风似也的走了来。

    “原来是智深大师。”武好古马上认出了来人是鲁智深,上前见了一礼后,他就低声问,“大师,郭药师那厮可来了么?”

    “来了。”鲁智深笑道,“还带来一个老头,几个熟女直,就住在几间僻静的僧房里面。”

    界河大相国寺原来是郭药师、光明君和大宋方面联络的一个据点。和渤海人联络的当然不止武好古一方了,往来国信所也和这些渤海人保持着联络。鲁智深现在是皇家寺院的主持,当然也要替皇家办事儿,所以也参与到联络渤海人的活动中了。

    不过也仅仅是保持联络而已。之前允诺的援助却因为大宋这边的君王更替而泡了汤。

    “那就劳烦大师带路吧。”

    “且随洒家来吧。”鲁智深说着话就做了个肃客的手势,然后引领着武好古在新修建的寺庙中七拐八弯走了好一会儿,才进了一个僻静的院子。

    院子门口守着个和尚,大概是鲁智深的心腹弟子,向大和尚恭敬行礼。

    “客人们在否?”大和尚问。

    “都在。”

    “去通报则个,就说客省副使到了。”

    一心想要维持大辽国腐朽统治的武好古,和一心想要让女真人摆脱大辽国统治的完颜阿骨打就在界河大相国寺内的一个小院子里面见面了。

    不过他们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是身份。

    阿骨打只知道来人是宋朝的官员,武客省。

    而武好古则知道对方是按出虎水完颜部的大和尚他倒是知道按出虎水完颜部就是后来威震天下的完颜部。不过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看上去强壮结实,浑身满满的都是爆炸般的精力,眼神锐利已极的男人就是完颜阿骨打。

    “好一条汉子!”武好古打量着阿骨打,由衷的赞了一句,然后问居中介绍的光明君,“这位好汉定是完颜部的贵人吧?不知道和盈哥太师怎么称呼?”

    “这位是盈哥太师的远房侄子,”郭药师笑着说,“也谈不上贵人,按出虎水完颜部一共就两三千条好汉,大家都是完颜,人人沾着亲戚。”

    说不定那将来也是个人物啊!

    武好古想到这里便一拱手,笑着对阿骨打道:“原来是盈哥太师的侄子,在下久闻太师和按出虎水完颜部的威名,今日终于得见了完颜家的英雄,真是不虚此行了。”

    阿骨打因为常和渤海商人和汉族商人打交道,因而能听懂汉话,知道武好古在吹捧自家的老爹和部落,当下就大笑了起来,用生硬的汉话说道:“武客省说得好,俺家太师现在可是威震生女真诸部,便是契丹人也不敢踏入生女真的地盘了!哈哈哈”

    听了阿骨打的这里自吹自擂,和武好古一块儿来的童贯却是嘴角浮出嘲讽的笑容。他自是知道女真生猛,可是两三千条好汉再生猛又能猛到哪里去?莫说拥有二十万骑兵的契丹人了,便是小国高丽现在也准备发兵去你家生女真的地盘上撒野了。

    若是完颜部真的只有两三千人,那高丽国看来必胜无疑了。高丽国若是胜了,恐怕辽国人也不敢去高丽的税关收税了吧?

    看来武好古的这笔生意要亏了!

    他在这边替武好古的钱袋子盘算,武好古却已经和阿骨打一见如故了。

    “和尚大哥,小弟能在界河这里见到完颜部的好汉,心里高兴的紧,不如就让小弟做东,咱们去金拱楼畅饮,不醉不归!”

    “好!就和客省小哥不醉不归!”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