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来来,再来一杯酒中仙,吴州牧,咱们一醉方休!”

    武好古殷勤的给吴延宠斟了一杯酒中仙,又给自己和童贯满上。

    摆在界河市舶司衙署内的酒宴,已经喝到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主全都尽兴的时候儿了。

    摆在衙署大堂里面的流水席已经换了席面,而在衙署后院的花厅之内,武好古则挥手让陪酒的歌姬退下,然后就和童贯一块儿,摆出了一个和吴延宠促膝谈心的架势。

    谈心的内容当然主要是友谊了,和万恶的金钱也稍稍有那么一丁点的关联。

    不知道几杯酒中仙下肚,已经半是酒醉半是清醒的吴延宠也开始大吐真言,皱着眉头说:“武客省,实话和您说了吧,那帮高丽人是真没多少钱他们那边和咱们大宋不一样,还都在以物易物,除了高丽海州和开京,别的地方都见不着钱。

    对了,不久之前高丽人才刚刚铸造了钱币,叫海东通宝的,总共才15000缗,真是穷得不像话啊!”

    高丽国其实也没他说的那么穷,只是经济发展的程度不同。庄园经济就是自给自足,不需要什么通货就能让经济正常运转的,打仗的成本也就比较低了。

    武好古和童贯其实都没喝多少,两人互相对了个眼神。

    童贯先开口道:“我朝和高丽国不谈钱,咱们两国是友邦,官家说了,高丽国没有钱买咱们的兵器,咱们就借钱给高丽国等高丽国以后有了钱,再慢慢还。”

    武好古也笑道:“对对对,没钱可以借啊!界河商市这边可有不少解库,以高丽国的信誉,几百万缗总是能借到的。”

    “借?”半醉半醒的吴延宠也觉得这事儿不靠谱,连连摇头,“大官和客省说笑了,谁肯借钱给高丽国?要是大王不还,不就血本无归了吗?”

    “怎么会?”武好古笑了起来,“高丽是君子之国,是箕子之后,怎么会借钱不还?”

    其实高丽人借钱不还,武好古也是不怕的。界河“铁银行”的钱,你说不还就不还?做梦呢?而且高丽国和女真的战争有的好打了,他们要是敢赖帐,呵呵呵

    童贯也哈哈笑道:“是啊,高丽君子怎会借钱不还?况且借钱都是有抵押的,只要高丽国给抵押,就不怕借不到钱了。”

    “抵押?”吴延宠听着这话都新鲜,抵押什么?把高丽国的王玺抵押出去?

    “抵押税关啊!”武好古笑着发问,“现在高丽国有几个大的税关?每年能收入多少关税?”

    “高丽国有三大税关,”吴延宠也是半醉了,居然真的和武好古说起税关的事儿了,“一是西北方千里长城上的威远关;二是开京附近的高丽国海州关;三是高丽南方蔚州釜山关。不过这三关都收不到多少税,平均一年都没有十万缗。”

    “才十万?”武好古问,“高丽国和大宋的海贸还是挺兴旺的,怎么才那么点儿?”

    “嗨,”吴延宠一挥手,“武客省有所不知,能在高丽国做海贸的都和两班贵族有关系,钱都进了两班的口袋”

    “那不就行了,”武好古拍拍手,“只要把海州关、釜山关抵押了,几百万缗还怕拿不到?你们大王的损失也就是一年十万,算个啥?”

    “是啊!”童贯也道,“就把税关押出去,让商人去收钱也不须多押,押个20年,保管能借到400万缗!到时候也不需要还账,就让债主自己在税关收钱吧。”

    “真的假的?”吴延宠掏掏耳朵,“不可能吧?两个税关20年能收到120万就不错了。这还是高丽国官府去收,要是换成大宋的商人,恐怕60万都收不到”

    那是啊,商人嘛,在大宋都落了下乘,何况在庄园贵族把持的高丽国?

    那帮高丽国的两班贵族会向大宋的商人交税?这不是做梦吗?不怕死是怎么着?

    武好古一挥手:“吴州牧,你不必管这些只要你们家大王肯抵押税关,我们就能借给你们400万,有了这笔钱,多少兵器都能买到,还怕打不过女真人?”

    “是啊,”童贯也道,“只要打下了女真,到时候就是宋丽联手了400万缗算个甚?”

    武好古满饮了杯酒,一嘴酒气地说:“吴州牧,你真当我们的官家会在乎区区400万?官家是真心想帮着高丽的”

    “武客省!”童贯仿佛有些清醒,大声喝了一声。

    武好古这才按了按额头,“啊,这个不是官家的意思,呃这个就不必说了。

    总之,只要押上两个税关,我们给你们价值400万缗的兵器!”

    吴延宠听得有点明白了!

    这400万大概是大宋官家从内库里面拨出来的可能大宋朝堂上那帮怕事儿的大头巾文官拦着不让公开支持高丽,才这么安排的吧?

    这事儿看来是可行的!还有四五分清醒的吴延宠暗自盘算着,两个税关算不了什么,横竖是在高丽国的地盘上。宋人收不到税也无计可施,这个不怕的。

    对,头就派人去高丽国内向大王报告好消息!

    同一时刻,在界河商市之内新落成的金供楼三层之上,和武好古已经有多日未曾谋面的渤海人“大光明”、郭药师,在一个摆满了开封菜的包间儿之内,和几个穿着圆领广袖皮袍,光头没戴帽子,光秃秃的大脑袋后面拖着两根细长的小辫子的粗壮汉子。

    这几个留着小辫子的汉子显然是以一个三十几岁,满身满脸都是精悍味道的壮实中年为首的。他就和“大光明”面对面坐着,一手拿着只皮色金黄的炸鸡,一手捏着个白色的酒壶。喝一口酒,便啃一口炸鸡,咕噜吞下后,又笑着用渤海话笑道:“直娘贼的,这汉人的东西就是好,酒也够劲儿,饭菜也可口,布也织得好看,这城更是繁华得叫人欢喜!

    某在北方时,听人说起南朝特等繁华,何等的花花世界,还不敢相信,现在算是知道了。”

    “大光明”闻言一笑,和郭药师对视一眼,只是哈哈大笑:“这里才到哪儿?界河商市不过是摆在宋辽边境上的一座小城,往南去的那些南人的大城,真不知比此处繁华多少倍呢!

    药师去过开封府的,你和阿骨打说说开封府吧!”

    阿骨打!正在和“大光明”还有郭药师一起吃饭的女真人名叫阿骨打,是完颜部人就是完颜阿骨打了!

    如果武好古听见完颜阿骨打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周云清、林冲、赵钟哥三个打手一拥而上,把这个祸害剁成十七八块!

    可惜武好古不大可能知道完颜阿骨打已经来了界河商市,因为界河商市本来就是个鱼龙混杂之地。进入商市也不用什么护照、签证,报个假名登记一下就行了。如果想要长住,也就是办个临时户口,姓什么叫什么都可以自己编的,根本没有办法核实。

    而完颜阿骨打在入城的时候,郭药师提他报了个完颜大和尚的假名这种佛教名在辽国是非常流行的,根本不足为奇。而完颜姓的女真人也极多,不一定是生女真,就是熟女真里面也有许多完颜。

    “不想南朝汉人竟然如此阔绰!”听了郭药师的一番叙述,完颜阿骨打用羡慕的口气说着。

    阿骨打这个时候可不会想到自家的子孙有朝一日会成为中原这个花花世界的主人。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家将来可以灭了大辽国成为大金国的开国之君。

    实际上他现在也不可能想那么远,因为他根本不是完颜部的继承人,他哥哥完颜乌雅束才是完颜部继承人和女真部落联盟下一任的都勃极烈大酋长的意思。

    正因为他不是继承人,才会被父兄派到界河商市做皮毛和药材买卖这档子买卖过去都是通过渤海人和燕云汉人进行的,但是因为今年他们要出售的东西特别多,渤海人和燕云汉人的商人吃不下,才会让阿骨打出马。

    另外,还有一样出自界河的宝贝也引起了女真完颜部的兴趣,就是阿骨打正在畅饮的酒中仙。

    和高丽人需要大量的兵器去武装他们多而不精的府兵不同,完颜部的精兵拢共就几千人,不需要多少装备,而且也可以通过渤海人得到许多铁器和顽羊角,马匹也足够他们使用。

    所以完颜部备战需要的不是兵器,而是足够的绢帛和美酒。这两样东西是用来笼络生女真诸部首领的,在完颜部建立女真部落联盟的过程中可少不了喝血酒和送绢帛没有好酒好绢怎么能行?

    这一阿骨打南来,主要就是想从界河商市搞到足够的绢帛和美酒带按出虎水的。

    而他次要的任务,就是想打听一下高丽人的虚实他的父亲完颜盈哥和哥哥乌雅束都不大想同高丽国开战。

    因为传说中的高丽国是很强大的,曾经和契丹人打得难解难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