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元年,十月初八,崇政殿。

    刚刚结束了“常起居”的官家赵佶高居御座之上,看着底下的群臣向自己参拜,脸上带着微笑,显得心情舒畅。

    让亲爱的嫂子刘皇后堵心的孟皇后,现在已经被一脚踢到瑶华宫中去当女道士了。而朝中的旧党大员也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只有副相范纯礼上表请郡。赵佶假装挽留了两次,在范纯礼第三次上表后予以批准,让范仲淹的这个儿子以端明殿学士知颍昌府去了。

    现在六个宰相的位子中就空出了一个,让谁去填补的问题,便摆在了赵佶面前。

    赵佶心目中的最佳人选当然是现在的太府寺卿蔡京了,不过现在任命蔡京为相的话,那新旧两党在朝中的平衡可就完全被打破了。在六个宰相当中,只有一个是旧党,剩下的五个都是新党。

    而且在仅剩的一个旧党韩忠彦又是个没大用的老实人根本不可能独立支撑起旧党的局面,早晚会被曾布这个凶人轰走。

    如果让曾布独大,恐怕也不是国家之福啊!

    赵佶思考了半天,还是觉得蔡京不适合宣麻,便不问其他宰执的意见,而是只问韩忠彦一人了:“韩卿,如今尚右丞空缺,谁人可任此职?”

    韩忠彦出班道:“礼部侍郎陆佃三朝宿臣,元丰时就担任过中舍人和给事中,之后又久历地方,颇多善政,足以担任右丞一职。”

    陆佃是陆游的祖父,曾经是王安石的弟子。但是在王安石问新政于佃时,陆佃却说:“法非不善,但恐推行不能如本意。”

    意思大概就是经时好经,就是和尚们的嘴都是歪的

    因为有了这样的表态,所以陆佃就不再是王安石一党,而变成了党派色彩不浓的官员了。不过他也不是王安石的对头,只是靠边站着而已。

    但是站啊站的,就变成了元老级的人物,而且新旧两党都可以接受他在靠边站的同时,王安石还把修订三经新义的工作交给了他,所以他仍然算是继承了王安石的学问。

    而韩忠彦现在没有够资格的旧党干将可以推荐,就只能推荐这个中间派了。

    赵佶对于陆佃也没什么恶感,不过还是要征求一下其余几个宰执们的意见,于是就将目光转向了曾布等人:“陆佃此人的学问是很好的,为官也不错,就不知道能不能做宰相了。”

    曾布听到韩忠彦推荐陆佃,真是在心中长出了口气,其实他最担心韩忠彦举荐蔡京。蔡京要当了右丞,那绝对可以干出右相的声势。而这个陆佃,向来是非常知趣且会明哲保身的好人官

    “陆佃为官三十余年,颇有政绩,”曾布说,“臣以为他能做好右丞。”

    左右二相都一致了,陆游他爷爷宣麻拜相的事情自然就定了,其余的几个宰执也没什么人会反对。

    议论完了尚右丞的人选,赵佶又把话题转向了府兵制。

    “知京兆府李格非,勾当京兆府保甲军府公事纪忆和知蓝田县武好文联名的奏折,诸卿都看过了吗?”

    李格非、纪忆和武好文联名递交的奏章是前天送达的,赵佶看完后就令人抄送政事堂和枢密院了。

    “陛下,李格非等人所奏之法,将府兵、井田、乡约合为一体,同时在蓝田免行保甲法颇为严密,非常可行,如照此法试行,一年之后蓝田军府必可小成,数百精锐就能番上服役了。”

    韩忠彦当然是支持的。倒不是因为他家是相州巨室,如果照此方法在相州施行,韩家在相州的势力将会更加强大。而是在韩忠彦看来,适当放权给巨室豪门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否则还能怎么办?分田地给府兵是不可能的,也没那么多官地可以分啊,要动私人手中的田地那就是做梦了。

    而且拥有大量土地的富人是不大可能去当府兵的,他们要读考科举,怎么可能去当兵?

    如果不能分田地,富人又不当兵,那么一个府兵“荫”200亩地的奖励政策就毫无意义有田的不当兵,当兵的根本没有田,你免200亩田税有什么用?

    至于司马光早年在上疏中提及的办法,就是自家没田就把免税额度让给亲戚,然后问亲戚收点好处的办法,实则不就是把府兵的召集权交给巨室豪门吗?实际上就是给豪门免税,再让豪门去逼着佃户当府兵用这法子,还不如用“井田、乡约”来将农民组织起来比较靠谱呢。

    至少在“井田制”和“乡约”的保护下,府兵之家是不会没有饭吃的劳役地租的剥削效率低下,也就有利于农民维持生计了。毕竟地主的收益通过农民的劳动而非地租实现的,地主也就必须和农民一起承担种地的风险了。

    而乡约对地主和豪门巨室其实也有一定的约束作用,同时也能约束和团结府兵。有了乡约的存在,府兵战死后家属也有人可以帮助抚养,如果临阵脱逃也会祸及家人!

    另外,如果这种“井田、乡约、府兵”捆在一起的制度得以实行,那么对于相州韩家这样的北地豪门而言,无疑是非常有利的。

    因为府兵制不可能,也不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推广。府兵毕竟不是长年累月服役的“长征兵”,所以最好在靠近前线的地方大量设置军府。否则府兵还没有赶到前线,他们的服役日期就过去了。

    对于眼下的大宋而言,在河北两路、陕西六路、河东路和京东京西两路大量设置军府就够了。

    而这些地盘都是旧党士大夫占优势的也就是说,旧党士大夫将会成为保卫朝廷的武力支柱之一!

    韩忠彦说得似乎有道理,赵佶又转头看向曾布。

    曾布当然明白韩忠彦的心思,所以马上反对道:“陛下,若将乡约、井田、府兵融为一体,那么在蓝田县做主的到底是朝廷委任的官员,还是吕氏豪门呢?这府兵可不是乌合之众的保丁,而是能够上阵作战的精锐啊。这样的精锐,怎能掌握在豪门巨室手中?”

    “竟有此事”赵佶也是汴梁子,不知道开封府外的乡间有多少豪强巨室,他沉吟了一下,又向左相韩忠彦征求意见,“韩卿,以你之见,蓝田吕氏会否借着试行府兵进而称霸一方?”

    韩忠彦摇头:“豪门巨室没有府兵也已经垄断一方了,如今从政为官的诀窍就是不与巨室为难。所以陛下欲行府兵,就必须依赖巨室去征兵,而要依靠巨室征兵,就必然会让巨室掌握一些权力。

    不过一家巨室负责征兵数百,也不会对朝廷的安危构成太大的影响。而且巨室所招募的不一定是兵,也可以是壮丁。”

    豪门巨室垄断一方其实并不是这些以考科举为主要上升通道的家族有多强,而是朝廷派出的流官太弱,使得基层被地方胥吏掌握,而胥吏又多依附或出自地方豪门,也就造成了实力并不强大的地方豪门垄断一方。

    所以在韩忠彦看来,朝廷要征募府兵,就只能依赖巨室要不怎么办?让县官、主簿、县尉这仨流官上大街上拉壮丁?看到身强力壮的捆了就拉走?

    而新党官员提出的反对意见和赵佶的疑问,韩忠彦也早就想到了他的女婿武好文早就给他写信提过这个问题了,所以韩忠彦有了准备,还想到了一个糊弄人的办法

    “陛下,”韩忠彦顿了顿,又往下说,“依着李格非、纪忆和武好文所奏之法行事,壮丁是必然可以从蓝田县征调到的。若是担心蓝田吕氏因此掌控府兵,完全可以通过调整兵役之期加以避免。”

    “如何调整?”赵佶追问。

    “可以将府兵的三季务农一季服役之期,变成连续服役数年,而后除役家务农。这样府兵服役之期都在军营之中,由军官掌握,除役家就是百姓了。”

    “发饷吗?”赵佶最关心的还是发不发钱?

    “不需发饷,”韩忠彦道,“一兵荫田200亩,除役时止。朝廷则供应该兵服役时的饮食衣被兵器等等,不需该兵自备一物。”

    韩忠彦还真是挺会糊弄事儿的!他想出来的府兵都快接近后世的义务兵了适龄青年服役几年,然后除役家。

    当然了,征兵还得依赖地方上的豪门,要不然县老爷一样没地方去拉壮丁。

    听了韩忠彦的话,赵佶顿时眼前一亮,而在场的新党重臣,则全都不由得微微皱眉。

    韩忠彦糊弄事情的本领可见长啊!居然想出了连续服役几年的府兵这事儿想着挺好,真的做起来怕是要出问题啊!

    赵佶将目光投向了知枢密院事安焘,“安卿,你以为如何?”

    “陛下,”安焘皱着眉头说,“此等府兵并不发饷,全赖荫田200亩之利益将养只怕难以长期安心服役啊!”

    韩忠彦笑道:“不过数年之苦,总是可以忍受的,还可以在除役之后,免其终身徭役,这样数年之苦也算有所收益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