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即将要在界河商市开办的云台学宫界河分院,当然也是未来的“千年名校”了!将来肯定是仅次于连云港淮海大学的中国第二名校了,什么清华北大复旦浙大,都得排在人家后面武好古估计,这个大约就是天津大学的前身了!

    而武好古期待中的天津大学著名校友有耶律大石、萧干、郭药师、金兀术等等而要把这些年轻有为的北方学子都变成天津大学的校友,肯定要有一面能忽悠人的大旗了。

    考虑到苏东坡在辽国的高人气,武好古就想把自己的这位老师请到界河商市去一游,顺便主持“天津大学”的开办大典。

    苏东坡看着自己这个大异于寻常儒生的好学生,沉吟良久,点点头道:“老夫在海州这里,常常听说界河商市的名头倒真的想去走一遭。不过现在天气渐凉,不是老人出门的时候,等到明年春天再启程北上如何?”

    武好古忙拱手道:“老师能去,定能让界河商市名声大振,学生在这里谢过老师了。”

    苏东坡拈着胡须,笑道:“崇道,你是要借老夫的名气壮大界河商市和云台学宫界河分院的声威吧?”

    “果然瞒不过恩师。”武好古笑道,“弟子一介商人,办个商市还可以,可是要办院却有点沐猴而冠了。”

    “是吗?”苏东坡笑眯眯地看着武好古,“你真这么想的?”

    “”

    武好古一愣,不知道该怎么答的时候,苏东坡就自顾自往下说了:“这些日子,老夫常和章子厚一起探讨你的道在老夫和章子厚看来,当今世上的大儒没有人可以和你相比。”

    这捧的太高了吧?是不是传说中的捧杀?

    “我的道?我的名”武好古一愣,心里有些发毛自己这两年可是做了不少离经叛道的事情,该不会是让章惇那老贼给瞄上了吧?

    有点心虚的武好古笑道:“老师,您说的是学生的经商之道吗?”

    苏东坡摇摇头,“你经商的本事虽然举世无双,但是远远称不上道至少不是为师和章子厚看得上眼的道。”

    武好古这样的商人在将来肯定是要被人当成“商神”、“商圣”和“财神爷”供奉起来的。不过苏东坡和章惇也不可能天天凑一块谈生意经啊。

    “老师是说学生的绘画之道?”武好古又提出了绘画。

    他在世界美术史上的地位也是毋庸置疑的!的确可以称为“道”,不过在苏东坡看来,画画终究是小道。

    “崇道,”苏东坡笑着说,“你就不要在为师面前装糊涂了!经商也好,绘画也罢,都不过是小道。能让为师和章子厚论上多日的,自然是能够窥见到大道的道了。”

    还是被发现了!

    武好古吸了口气:“老师说的实证之论吧?”

    “对!”苏东坡笑着,“章子厚和老夫都是天下大局之外的人了,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做学问了。所以才会注意到你的实证之论这可是大道之门啊!”

    后世中国人几乎人人都知道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就是一条哲学大道!

    这是一种认识和探索世界的方法,是一种检验真理的方法,是可以用来和玄学、神学,还有教条主义相抗衡的思想方法。

    在后世,这种思想方法的确立,其实就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基础有了实证主义哲学,中国人才能解放思想!如果人的思想被各种条条框框,各种教条所禁锢,是无法发挥出最大的潜力的。

    实证主义并不是完美的,同样存在着漏洞和谬误。不过却可以用来破除教条对人的思想的束缚,同时实证主义的确是一种可以支持科学进步的思维方法。

    而在眼下的北宋末年,教条主义正在占领人们的思想后世的人总喜欢把中国人思想的僵化归咎于骗文盲的朱程理学,其实这个锅应该属于教条主义。言必称孔夫子,必称老祖宗,连孔孟之道的解释都完全固化,不得有半点突破,这就是教条主义。

    而王安石提倡的“一道德”,就可以看成教条主义大洗脑的开端。连儒家经典的解释都被教条框死了,不允许创新,不允许思考,一切照本上的来,人的思维怎么能不僵化?

    至于怎么解释,解释的对不对,好不好,是不是往里面加上一段重视技术革新的话语,都改变不了教条主义的本质。因为僵化的教条不能与时俱进,即便现在是对的,将来也会变成谬误。

    所以武好古提出的“实证主义”,其实就是站在“一道德”对立面的。

    甚至,实证主义还可以用来检验孔孟之道本身

    不过武好古现在提出的仅仅是非常肤浅的实证主义观点,并没有,也不敢进行深入的阐释和研究。生怕引起奸臣和君子们的注意!

    可问题是“实证主义”是可以用来寻求“大道”就是世界观的工具,而“大道”的缺失,正是儒家思想在面对佛教、道教、天方教和景教等宗教思想时的一个巨大缺陷。

    也就是说,实证主义既可以用来质疑儒学,也可以成为儒学的思想武器!

    没有实证主义,儒家的“大道”是缺失的,而有了实证主义这个工具,儒家的“大道”就变成了科学儒家的大道是一个问题,是要“求道”的,而实证主义就是求道的工具。

    和拥有了实证主义的儒家相比,其他各种将大道归于神和玄的思想,就都处在了被检验和被批判的地位上了。

    这样重要的哲学理论的提出,在儒学的世界观尚没有被补齐的北宋末年,又怎么可能长期被人忽视呢?

    “崇道,”苏东坡拈着胡须,认真地看着武好古,“你的实证可以答圣人的问道这可是儒学千年来没有过的创举啊!后世将会称你为子,你这样的大儒,应该专心学问,应该著立说,不应该把太多的精力摆在官场和商场之上。

    如果你能把实证之论和儒家的道理结合在一起,甚至孔孟之后的儒,也没有人能和你比。也许再过百年,老夫就要借你的名望为后人知了。”

    著立说,还武子武好古脑门上直冒冷汗,自己这个大儒是装的,装着装着怎么就成真了呢?

    而且这实证主义大旗在20世纪中后期的中国被高举起来后,都招致了相当强烈的反应,何况在眼下的11世纪?

    自己会不会陷入一场儒家学术斗争的漩涡?

    “父亲,您叫我们?”

    苏东坡的两个儿子,次子苏迨,三子苏过这时连袂走进了苏东坡的房。

    “仲豫兄,叔党兄。

    武好古认得他们,连忙拱手行礼。苏迨和苏过也各自还礼。

    苏东坡对武好古道:“仲豫和叔党对你的实证之论也极有兴趣,想和你一起探讨钻研,他们还可以帮助你著立说。”

    “老师,学生”

    武好古刚刚想要婉拒,苏东坡却一挥手,以少有的严肃表情说道:“崇道,你既然拜了老夫为师,就应该听老夫的教诲。你如果没有提出实证之论也就罢了,老夫也不会逼着你去钻研。但是你既然有此见地,已经立在了古往今来探寻大道的儒生们的最前列,那老夫就不能容你埋没这个学问了。

    因为儒家有了实证之论,才是真正完整的大道!在为师看来,天下间没有比这事儿更要紧的了。如果你不答应,这云台学宫,不办也罢!”

    武好古知道自己不能拒绝苏东坡的要求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填了它啊!

    武好古掉进自己挖的学术大坑里去的时候,他的兄弟武好文则掉进了官僚主义的大坑。

    “大府,这是下官和忆之兄联名的奏章,请您过目。”

    武好文已经被纪忆说服了,不再坚持自己站在做官的观点,转而做一个跪着的青天了。

    青天既然都跪着了,那么在蓝田县试行府兵制的事情就好办了其实根本用不着试行,府兵制就是起源关陇啊!就是宇文泰的主力被高欢拼光后,不得已拉拢关中豪右乡兵从军搞出来的东西。

    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北宋的禁军都被养废掉了,新军又因为各种扯皮建立不起来,只有府兵制是共识旧党一边范仲淹和司马光都推过府兵制,新党一边王安石也推府兵制。所以部分恢复府兵制,似乎也成了北宋王朝重建武装力量的唯一办法了。

    除了府兵制之外,和周礼沾边的井田制和吕氏乡约所面临的争议也不是很大。毕竟源出周礼,谁也不好公开反对吧这其实也是一种教条主义,可以用武好古提出的实证主义进行反驳

    不过用实践检验周礼并不是武好文要考虑的事情,他现在要考虑的,就是这么把眼前的差事糊弄好了。

    糊弄好了,才能做一个官阶更高的,跪着的青天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