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客省还记得那日和老夫所说的在高丽国弄个商市的事情么?”

    临海庄,外客堂上,吴延恩和武好古寒暄了几句,便话锋一转,直入主题了。

    听到吴延恩提及在高丽国弄个商市的事情,武好古马上笑了起来,点点头道:“殿直吴延恩的官职还记得此事啊,那殿直可知耽罗国吗?”

    “耽罗国?”吴延恩点点头,“知道啊那里是高丽人的属国,而且高丽国如今的大王可一直琢磨着要把耽罗国变成郡县。客省,你不会叫老夫去打耽罗国的主意吧?”

    “怎地不行么?”武好古反问,“又不叫你拿下整个岛子,不过是圈个港口,修个商市至于恶人,自有我来安排人做。”

    吴延恩沉默了片刻,“客省想要作甚?”

    老头子倒也直白!

    武好古笑了起来:“我想要耽罗国向大宋称藩,有这可能吗?”

    济州岛这个地盘有多好且不去论,光是替朝廷拉到一个藩国就是一桩大功了。

    “让耽罗国称藩?”吴延恩一怔,“那可是高丽的属国!

    客省大概不知道,高丽国现在日益自大,也开始以上国自居了,而耽罗又是高丽唯一的属国,高丽人在那里经营多年,早就视之为本国之土了。

    若是我朝想将耽罗收为藩属,只怕会引发和高丽国的战争!”

    “会开战?”武好古当然不想和高丽国开战了,倒不是担心打不过,而是妄开边衅这事儿对武好古这样的武官来说,本身就是罪过!

    不过要武好古放弃济州岛这么一块宝地也是不可能的,万一阻止少数民族南下的阴谋没有得逞,那里可就是武氏集团的海外庇护所了。

    另外,济州岛据说还是个养马的好地方。因为岛屿四面环水,外面的马匹上不去,所以不容易串种,而且岛上还有草场,可供大量的马匹活动。

    一旦界河马的培育工程完毕,济州岛就是最理想的大规模繁殖基地了。

    所以济州岛是一定要设法搞到手的不过现在还不能硬来!毕竟王氏高丽可不是李氏朝鲜那样弱鸡。

    武好古盘算了一番,笑着发问:“既然你家不想在耽罗国境内开辟商市,那么对高丽国的其它地盘可有兴趣?”

    “高丽国入海的商路向来有三处,”吴延恩掰着手指头道,“一是靠近高丽京城的海州,那里是高丽国市舶司的所在,也是最大的商港,大宋输往高丽国的货物大都是走海州上岸的。不过海州地近高丽国京城,想在那里弄块地盘可不容易。

    第二处则是高丽国南部蔚州的东平县釜山,和日本国的贸易主要走的是这里。

    第三处则在高丽国西北部和辽国保州、宣州和定州接壤之处,靠近鸭绿江入海口和千里长城的地方。那一带盛产毛皮、人参、木材,还是辽国铁器输入之口。

    武好古已经明白吴延恩的意思了,“你想要在高丽国西北部建个商市?”

    “对!”吴延恩笑道,“就在辽国和高丽国之间,靠近鸭绿江入海口有一些岛屿,很是不错。”

    海州吴家当然不可能跟着武好古的指挥棒跳舞,他们也有自家的小算盘。

    在耽罗国上设点,早晚会被牵扯进宋朝和高丽国的纠纷,那是吴家承受不起的!

    而且在耽罗国搞个港口也没多少油水。耽罗国虽然地处大宋、高丽、日本之间。但是由于济州岛上没有良港,物产也不丰饶,所以这里并不是三国贸易的中转站,也没有条件成为中转站。

    因此在耽罗国建立贸易据点对海州吴家来说没有多大的利益。相反,如果能借着宋辽两国的力气,在鸭绿江口搞个岛屿,倒是能牟取暴利的。因为毛皮、人参等等的并不是大宗物品,走私起来非常方便。

    如果吴家能在鸭绿江口的“争议”地区弄个小岛,就能绕开高丽国的税关,直接从鸭绿江两岸的部落、村落收购毛皮、人参了。

    “你想借辽国之势吧?”武好古问。

    吴延宠苦笑道:“不向辽国借势难道还向大宋借势吗?人家高丽人可不惧我们大宋国啊!要不然我那三弟也不去做高丽官了。

    客省,据我所知,你在辽国那边有不少朋友吧?”

    武好古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在思索什么,然后才轻轻道:“行啊!我去联络辽人等到高丽和女真打到难解难分的时候,这事儿应该就能成功了。

    不过你们吴家也得帮我做件事情!”

    “客省有何事相托?”

    武好古道:“最晚明年,朝廷就会派出一个访问高丽、日本两国的使团。你家的船队要负责把这个使团送去耽罗国!”

    “访日的使团,送去耽罗国?”

    “对,就是送去耽罗国!”武好古点点头,“理由你来编,大风吹过去的,船队迷航了,船只漏水了总之,一定要找个理由让使团在耽罗国停留,然后返,暂时不要前往日本国。”

    “行啊!”吴延恩想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太大的风险,便一口答应下来。

    武好古的要求当然是不寻常的,他是在欺君书包网www.bookbao2.com上!

    其实他根本不可能在明年安排出一个访日的使团此时的日本国在外交上很封闭,根本不肯和东亚大陆上的国家展开正常的交往。武好古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打开局面,更不可能安排使团到访平安京,最多就是在博多登岸和日本的太宰府互动一下。

    不过武好古还是要促成这个访日使团。因为只有用这个名义,才有可能名正言顺的在大宋和耽罗国之间建立起官方联络。

    如果大宋上国的使团驾临耽罗小邦,耽罗国的星主和官员不可能避而不见吧?

    只要他们相见,武好古就有办法让耽罗国的君臣同意大宋在耽罗国设立一个“访日中转港”日本距离大宋那么“遥远”,中间没有个补给港多不方便啊?

    为了中日两国的世代友好,大宋在耽罗国设个补给港没有问题吧?

    另外,耽罗国是高丽的藩属这一点大宋肯定是承认的那就必然是儒家道统的范围了,云台学宫向耽罗派出博士,建立院,传播最纯正的儒家学问,肯定也是有利于大宋、高丽、耽罗三方面的好事儿啊。

    而且大宋的使团也不白用耽罗国的港口,是租借的会向耽罗国的星主支付租金,而耽罗国的星主再把其中的大部分送给高丽国,用于采购大宋的兵器去攻打野蛮的女真人!

    当然了,高丽国王本人,高丽国的大臣,国王后宫的美人和阉人,凡是能说得上话的,都少不了一份厚礼。

    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共同开发啊!

    不过,耽罗国附近海上是有强盗出没的,为了保卫大宋使团和赠送给高丽国王、日本天皇还有耽罗星主的礼物的安全,使团和博士团肯定要配备武装。

    而且还要在租借来的中转港内修建堡垒

    “客省,这次朝廷真的打算卖兵器给高丽人?”

    吴延恩的话锋一转,就从长远的“共同开发”,转到眼下将要进行的“军火贸易”上去了。

    “是啊!”武好古笑道,“自然是要卖给高丽人了!殿直,这可是大买卖,你家能做得了吗?”

    “客省真能做主吗?”吴延恩没有答武好古的提问,而是反问了一句。

    “能!”武好古道,“界河市舶司直接从朝廷的军器监拿货,都是现成的兵器。”

    “军器监的货?”吴延恩眉头皱皱,“有何限制?”

    “神臂弓肯定是不卖的,”武好古说,“水牛角弓肯定要限制的。”

    宋朝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弓弩了!而单兵使用的弩中最厉害的则是神臂弓,是一种复合踏张弩所谓神臂就是指弩臂特别牛逼,自然是用水牛角为主要材料打造的复合型弩臂。这种武器当然是严禁民间持有和出口的!

    而弓不是限制级的武器,包括水牛角弓在宋朝境内也是不限的,出口的话会有一些限制,比如水牛角弓就不能随便卖。

    当然了,水牛角弓肯定贵得要死,就是在大宋这边,也只有军官或者少数精锐曾经的精锐吧部队可以装备。就算敞开了往高丽贩卖,高丽人也买不起啊。

    “殿直,”武好古笑着问,“高丽人那边没有问题吧?他们有钱可以付给我们吗?吴州牧能够一手代理吗?”

    “钱嘛,不是很多。”吴延恩道,“不过我那三弟倒是深受高丽国王信任的。”

    武好古笑了起来:“钱不多不要紧,只要吴州牧能做主,就有办法变出钱来。”

    “变钱?”吴延恩问,“怎么变?”

    武好古一挥手:“钱的事儿不在海州谈,去界河谈。”他顿了顿,“殿直,我明年夏秋两季需要用船运粮食和兵器。从界河商市运兵器去高丽,再从辽国的东京道运往界河商市!运80万石。还要从海州运一批小麦去界河夏天起运,可有船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