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终于到了启程离开开封府的日子了!

    虽然是拖家带口的,但是武好古还是保持了雷厉风行的作风,没有去乘坐慢悠悠的官船,而是选择了车马。在大宋建中靖国元年的九月初九,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开封府城。

    随行的人除了潘巧莲、西门青、奥丽加、杜文玉这些家人和女性友人之外,还有就是周云清带领的卫队和勾当往来国信所的童贯及其随从,以及苏辙的儿子苏适了。

    周同的这个儿子,现在替代了林万成、林冲父子,成了武好古的护卫队长了。他的武艺是周同真传,绝不在林家父子之下。而且他还有个林家父子不大擅长的技能用后世的标准看,他就是个第一流的健身教练。

    呃,他爸爸管理的御拳馆大概就是开封府第一的健身房吧?

    总之,周云清对“打熬气力”的方法是很有研究的这事儿可是门学问!

    按照周云清的说法,“打熬气力”可不仅仅是苦练,而且还得能管住自己。吃什么?喝什么?几时睡?几时起?上多少女人?都得有严格的计划,绝对不能由着性子乱来。

    否则的话,就算有一身的蛮力,用不了多久也会被富贵温柔消磨殆尽武好古现在就稍微有点纵欲了!而童贯就很好,很能自律!所以一大把年纪还保持着很好的身体状态。

    另外在周云清看来,真正的精兵是绝对不能“放纵”的,天天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是绝对不行的。必须向御拳馆里面的相扑手、拳手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圈起来,一个月当中只有几天可以放出去和家人团聚。

    而且,和家人团聚时也要禁酒忌口,绝对不能这么快活怎么来,要不然“休假”回营就得胖上不少,再练回去多麻烦?

    像水浒传里那些动不动就来几十斤牛肉和多少缸酒的家伙,身体没毛病就不错了,还想风风火火闯九州?那是不可能的!

    “周大哥儿,”和武好古、周云清一起并辔而行的童贯闲得有点发慌,便和周云清聊起了练兵,“照你家的规矩,我大宋岂不是没有精兵了?”

    “怎地没有?”周云清笑道,“御拳管里不就有二三百?他们可都是能在明年十月的御前比武中脱颖而出的!”

    “真的能脱颖而出?”武好古也问,“才多长时间?靠临时抱佛脚就能练出来?”

    “怎地不能?”周云清拍拍胸脯道,“客省以为练兵多难?只要有身强力壮的汉子给我,哪怕一点武艺没有,最多两三年时间,保管练出魏武卒的体格和武艺来!”

    周云清是“健身教练”,战术、战阵什么的是不懂的。除了“健身”之外,就是兵器的使用,而且他的马上功夫也不咋地,还不如林家父子,不过单兵步战的技艺绝对一流。

    不过他的这点本事,还是值得了一年3000缗的……等到了界河,武好古就准备让他去云台学宫界河分院担任“军训教官”和“体育系教授”,专门负责武装博士的训练和军队“体育教官”的训练。

    “照你的说法,”童贯也道,“有个五万农夫,练上两年三年的,就能去灭辽平夏了?”

    “行啊!”周云清笑道,“不过下官一个人可管不了五万,能管个一百人就不错了!

    童大官,您可不知道,御拳馆里面那个棒头皮鞭不知打断过多少……一身的力气,都是棍棒打出来的!”

    体罚是少不了的!别说在宋朝,就是到了欧洲近代军队里面,哪一家能少得了体罚?

    需要体罚,也就是说士兵们其实是不够自觉的,如果没有军官严厉督促,他们是会偷懒的。所以不存在一个教官训练几万人的可能性,更不可能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就把血性激发出来,然后就嗷嗷叫着苦练了。

    童贯轻轻叹了口气,“看来慕容老先生是对的……这兵啊,还是得靠官逼着去练!这一队、一部的兵权,还是得放下去的。”

    像周云清说的办法,没有包干制是不行的……

    武好古笑道:“道夫,现在不是还有府兵制么?府兵不必恁般精锐,可以靠人多取胜的。”

    “府兵?”童贯只是摇头。

    他可是跟着李宪在军前厮混多年的,见识过西军、保甲、缘边弓箭手类似于府兵的部队和折家的军队也类似于府兵。当然知道府兵难搞了!

    “道夫,”武好古这时又道,“过不几日就能见着吴延宠了……到时候不妨和他提出派人去高丽观军容。你若不怕艰险风浪,也去亲眼见识高丽国的府兵和女真人如何?”

    所谓的“观军容”就是军事观察团了!看别人怎么打仗,也是积累军事经验的办法。

    武好古准备趁着高丽国和女真大战的机会,派出一个“观军容使团”,看看人家是怎么打仗的。

    “仲南,”武好古回头对骑着一匹兔儿马赶路的苏适说,“你也跟着走一遭吧。”

    苏适现在不当什么太常寺祝了,武好古给他安排了一个界河市舶司监官监官是主管市舶司下属的分支机构市舶务的官员,不过现在界河市舶司下属没有市舶务,只是预备在海州天涯镇设立一个米粮务。苏适就是这个米粮务名义上的监官,不过武好古不会让他真的去管买粮食的事儿。他想让苏适参与同高丽、日本的外交活动。

    “我也去?”苏适愣了愣,“大郎,我可不懂打仗,也能去观军容?”

    “当然不用你去观军容了,”武好古笑着,“你去花钱!”

    “花钱?花谁的钱?”

    “当然是界河市舶司的钱了……”武好古笑着,“不花掉一点小钱,如何能赚得到大钱?仲南,你会花钱吗?”

    苏适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道:“大郎,我可会花钱了,就算有金山银山,也保管能花出去的。”

    武好古笑了起来:“那就辛苦你了。”

    苏适正色道:“不辛苦,不辛苦,为朝廷办事,说甚底幸苦啊!”

    花钱其实很辛苦的!

    特别是对于武好古这种钱多得快闹灾的正人君子而言,整天和各种各样的人应酬,简直就是在燃烧生命。所以他才把苏辙的儿子拉到身边,就是想找个可以帮忙花钱,而且也会花钱,会交际的人才。

    就在武好古花钱花到腻的时候,他的好弟弟武好文却在为没钱发愁。

    武好文当然不是没钱花了,他离开开封府的时候,武好古给了他五千缗,武诚之也给了五千缗,一共一万缗“零花钱”,足够他在京兆府这种地方挥霍了。

    不过他有钱并不等于他领导的蓝田县有钱蓝田县地处关中平原,距离京兆府城很近,想当年也是个富庶繁华的所在。可是在西贼兴起之后,西北连年交兵,西去的丝绸之路又被切断,整个关中也就不免没落下来了。

    所以当武好文抵达蓝田县城的时候,他见到的是一个相当萧条的没落的城市。

    蓝田的县城其实是很大的,应该是始建于唐朝的,因为县城的格局是唐式的,城墙之内是十二个坊,也各有围墙分隔。不过城墙和围墙都不是砖石的,而是夯土所建,年久失修,非常破旧了。

    在县城的城墙上,武好文发现了多处破口,最大的破口甚至可以容纳马车出入。

    除了城墙破烂,城内的人口也很少。原本的县城大概可以容纳数万人,街道整齐,房舍林立。可是现在,大部分的坊内都空空荡荡,随处可见坍塌的房屋。只有县衙周遭的几个坊内,才有比较多的居民,县城之内的人口大约有几千人,商业萧条,别说晚上,到了下午街道上就没有什么行人了。

    不过整个蓝田县还是有点户口的,超过了八千户,口大约四万指男丁,也不愧了畿县京兆府是五京之一的名号。

    可是八千户的大县之中,田册上的土地却只有区区四十余万亩,而且几乎都是贫瘠下田。而且也没什么工商业,能够收到的税赋很少,百姓也非常贫困。

    至于富户,大概就只有蓝田吕氏一门,凭借着庞大的家族和赫赫有名的吕氏乡约,还有大量的姻亲,还有吕氏家学,至少半个蓝田县就在吕氏家族的实际控制之中。

    对于远道而来的宰相女婿武好文,蓝田吕氏家族也显得非常冷淡,吕氏族长吕景山和吕家这一代的大学者吕义山,甚至没有出面迎接武好文,只是派了个吕家旁支蓝田四吕的后人之外的吕海山常驻县城,和武好文这样的县官交往。

    而武好古交给武好文的那一套“拉拢豪绅”云云的,蓝田吕家根本不敢兴趣。对于试行府兵什么的,吕家更是兴趣寥寥。

    反正蓝田吕家对于保甲法早就适应了,能在蓝田县当上都保正、保正的人物,也都是蓝田吕家认可的。何必再横生枝节搞劳什子府兵呢?对于蓝田吕家,府兵制又能带来什么样的利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