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一个貌美如花,阴险毒辣的太后啊!

    武好古听了刘太后的进言,心里已经明白,旧党被她狠狠阴了一把。

    赵佶明天只要问起任伯雨的弹章,让宰执重臣们一一表态,凡是支持任伯雨的都是“闻辽主喜而喜,闻辽主忧而忧”的奸臣!朝中的旧党还不被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啊!

    这个任伯雨的文章写得是好,可是却没摸准赵佶的心思啊!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做官的?怎么就写出这样的文章了呢?

    只是武好古哪里能想得到,任伯雨是“中了章援放的病毒”才存心上这么个弹章的。要不然他还能怎么办?向赵佶坦白,然后等着品鉴鹤顶红吗?他是忠臣不错,但他不是傻子。

    至于由他自己来杀人灭口……这也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那种剑不离身,以德服人的儒,他杀谁去啊?再说他又不是御史中丞,那些御史台的胥吏、台卒岂是他能操弄的?

    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求能把章惇父子弹劾到沙门岛去了,只求自己能安安稳稳被赵佶赶出御史台……能外放个知州就很不错了。

    至于他的上书会不会被人利用作为打击旧党君子的工具,他暂时也顾不上了。

    而武好古这个时候却还想要拉旧党一把,他现在和旧党走得太近,虽然新党方面有个蔡京关系也不错,但是曾布、安焘、李清臣这帮人多半想把自己除掉的。

    想到这里,武好古又开口进言了:“陛下,任正言的上书虽然不妥,但是却可以用来迷惑辽主。”

    “迷惑辽主?”赵佶有些不解。

    “陛下,”武好古道,“大辽的军力强盛,非我朝可比,若欲图之,还需暗中行事,不可让辽主有所警惕。”

    赵佶蹙起眉头,“大郎,你先说说辽国有多强?”

    武好古吸了口气,语气沉重地说:“目前辽国有十二宫一府的宫帐亲兵,总计有战兵十万一千人,俱是精锐骑兵!其中号称铁林的具装甲骑约有数千,其余都是装备了人甲的精骑,既可以骑射,也可以冲阵,也能下马步战。

    除此十二宫一府之外,辽国还有部族骑兵和皮室亲兵。其中部族兵大多来源于契丹、奚人部落,人数和所备甲械器具皆不如宫帐兵,但是辽国多年以来多用部族兵冲锋陷阵以保存宫帐实力,因此部族兵的实际战力还要胜过宫帐兵。

    至于皮室兵最早也是宫帐兵,且是其中的精锐,只是在后来独立成部,如今和部族仿佛。

    各大部族之兵加上皮室之兵,大约也有战兵十万,而其中的两万则长驻在漠北可敦城,称为镇州安复军。此部同阻卜人连年交锋,上下皆耐苦战,实力非同小可。

    而在此二十万精锐之外,辽国还有一万八千汉军侍卫亲军和数千渤海精兵,皆乃可用之兵,战力绝不亚于我朝的西军。”

    也就是说,衰弱的辽国拥有二十万以上可战的精锐!而且大部分都是可以快速机动的骑兵。而大宋这边,五十万禁军中有四十五万是“装”的,剩下是五万西军战兵最多也就是辽国精锐的水准,而且大半是步兵。怎么打得过辽国的二十多万以骑兵为主的精锐?

    “那岂不是打不了辽国了?”赵佶的言语有些阴沉。

    “也不是打不过,”武好古扫了一眼拧着眉头的赵佶,“而是不能用堂堂之战去对付辽国……便是先帝和章相公,也都想要智取燕云,否则就不会有界河商市了。

    所以陛下最好将图辽之念暂时藏于心中,以免被辽人奸细洞悉。如此方能暗蓄实力,等待时机,同时渗透辽国上下。”

    “也有道理。”赵佶轻轻点头,他现在还没完全糊涂,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伐辽之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才是!

    说了一大堆话,绕了好大的圈子,武好古总算是稍微替旧党挽回了一些局面……也不知道能不能让韩忠彦和范纯礼这两个旧党的宰执在位子上多熬几年旧党现在被人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可不符合武好古道心意啊。

    蔡京这厮可是六贼之首,武好古虽然巴结他,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忠臣,和六贼之首的蔡京怎么可能和睦相处呢?

    ……

    “御史台……瘟疫?”

    “可派了翰林医官前去?”

    “赵正夫怎么样?他没有染病吧?”

    “章援和纪忆二人如何了?”

    政事堂内,刚刚吃完午饭,正在议论政事的宰执们现在也知道御史台闹瘟疫的事情了。

    来向他们汇报的是隶属于门下省的右正言陈瓘。他和任伯雨一样,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大病毒”章援、纪忆了,所以也就捏着鼻子承认了御史台瘟疫瘟疫是会传染的,他这个右正言可是在门下省办公的,要是把疫病传给几位相公,那谁来辅佐官家呢?

    所以本正言也不能去御史台狱了……回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外任!

    “目前赵中丞并未染病,翰林医官也已经去了御史台,”陈瓘回答道,“下官和任正言已经一起移牒御史台,让他们暂时释放章援和纪忆了。”

    “放了?”

    范纯礼并不知道“元符三年元月十三日清晨事件”的内幕,所以才感到非常吃惊。

    章援和纪忆才在御史台狱呆了不到一天,怎么就放了呢?

    “放了就放了,”说这句话的居然不是曾布,而是韩忠彦,“他们都染上瘟疫了,要再留在御史台狱里面万一,万一不行了怎么办?”

    不行了?范纯礼扭头看看曾布、许将、李清臣和温益,四个人脸上则少许浮现出惊恐。

    他们想到的不是章援和纪忆本身是“大病毒”,而是赵挺之在搞鬼!

    赵挺之一向是新党集团中的狠人,整起人来六亲不认赵挺之是京东东路的密州诸城县人,他的同乡同窗大多是旧党……他整人的时候可不认昔日的情份!

    另外,吕嘉问的儿子吕本知不也是不明不白死在御史台狱了?

    难道这一次赵挺之变本加厉,要用瘟疫的名义杀掉章援和纪忆?

    也许章援和纪忆,现在已经死了吧!?

    四个新党的宰执还没想明白出了什么事儿的时候,一个閤门宣赞已经到了政事堂了,还传了官家赵佶的口谕,召集宰执重臣和御史言官再去崇政殿问对。

    ……

    崇政殿上,刚刚告别了嫂子和武好古的赵佶正端坐其上,望着一群匆匆赶来的重臣。

    其实赵佶也特别不愿意深究章惇、章援父子的罪过没有这两个人才好呢!可别查了查去,查出一张传位简王的遗诏。到时候怎么收场?他的皇帝还没做过瘾呢,当然不可能让出来的……可要杀掉亲兄弟,这又有点下不去手。

    而且,赵佶发现现在他手中好像也没有特别可靠的武装!御前骑士才刚刚组建,所有的骑士都在沧州接受训练和等待领取职田。而“房奴”步兵现在也没选出来,房子也没盖好呢……

    所以,眼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想到这里,赵佶就把目光投向了坐在角落中一张杌子上的赵挺之了。

    赵挺之看上去气色不错,脸色红润,精神抖擞,看上去没有感染疫病。

    “赵卿,”赵佶问,“章援、纪忆二人情况如何?”

    “回禀必陛下,”赵挺之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病得不轻,已经根据任正言和陈正言的移牒,让他们回家休养了。”

    他压根就没见过章援和纪忆这俩“大病毒”已经放倒了小半个御史台,他当然不敢去见了。而且也没啥好见的,见了也没话说……

    “哦。”赵佶点点头,“那御史台可曾审问过他们?”

    “是左正言任伯雨、右正言陈瓘、殿中侍御史陈师锡和侍御史陈次升他们负责审问的,臣没有参与。”

    “任卿,陈卿,”赵佶问,“你们审出结果了么?”

    结果不明摆着吗?除了任伯雨和陈瓘,其他人都病倒了……

    “回禀陛下,”任伯雨奏道,“此二人百般抵赖,章援还刺血上书,因此臣今日再上露章弹劾章惇。

    臣请诛章惇!”

    这就要诛啊?

    赵佶眉头大皱,弹章上乱写,现在还信口开河,正是太不像话了!

    “臣也请诛章惇!”

    右正言陈瓘这时也高声发言,同样喊打喊杀。

    赵佶把目光投向了曾布,曾布和章惇是同党,总该说几句好话吧?

    “陛下,章惇的确有迷国书包网www.bookbao2.com上之罪!且又企图乘先帝变故行拥立之事,违逆太后,其罪不轻,虽不致死,也应该追贬岭南。”

    赵佶眉头大皱,你这个同党太不够朋友了……他又看向了韩忠彦,韩忠彦已经隐约猜到一些章惇倒霉的原因了他爸爸可以有两次拥立定策大功的,对这套把戏非常熟悉。所以他知道现在旧党的情况比新党更危险,所以万万不能突破“贬官止于海州”的底线。

    “臣以为,”韩忠彦斟酌着用词,“章惇虽然有罪,但是……陛下早就下诏,往后贬官止于海州了。章惇现在已经在海州,不如就以团练副使永居海州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