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御史台,公堂之上,灯火通明。

    今天是挑灯夜审,同时也是初审。

    主审是左正言任伯雨,陪审是右正言陈瓘、殿中侍御史陈师锡和侍御史陈次升。无一不是旧党在台谏系统的主将。如果他们四个垮台,那么旧党虽然不至于就此完结,但也会失去攻击新党和章惇父子的工具。

    看着堂上端坐着的四个袍褂整齐的台谏官员,作为犯官的章援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拱了拱手,笑道:“下官章援,见过四位。”

    “章援,”任伯雨语气阴沉地说,“本官是奉旨到诏狱问案的,你可得老实交代!”

    “好好好,”章援连连点头,“下官都交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真的假的?

    四个旧党君子互相看看,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章惇的儿子这么怂,都没吓唬呢就投降了?他真是章惇的种?

    右正言陈瓘厉声喝道:“公堂之上,可没有戏言!”

    “下官明白,下官所言绝无半点虚言。”

    陈瓘问:“元符三年元月十三日清晨,你父子可曾派纪忆去端王府,企图引端王出府?”

    “确有此事。”章援道,“当是下官父子得到密报,内宫突然被甲士封闭,内外隔绝,便知道先帝将要不予了。所以才令纪忆引端王出府。”

    内宫被甲士封闭?听上去不对啊……按照惯例,官家将要不予应该招宰执和翰林学士翰林学士起草内制,也就是不通过门下省发布的诏令入宫相见,起草遗诏。怎么可以封闭内宫,还动员甲士?这怎么有点夺宫政变的意思?

    “尔父子因何要引官家出府?”陈瓘皱着眉头又问。

    “自是为了拥立简王入继大统,”章援一字一顿地说,“此乃先帝之遗命!”

    “一派胡言!”任伯雨猛地一拍案几,“章援,公堂之上,可容不得你胡言乱语!”

    “并非胡言乱语!”章援高声道,“若无先帝遗诏,家父何必冒此大不韪而行事?开封府内谁不知道太后深爱端王,只要家父议立端王,定策之功,唾手可得!”

    这这这……好像捅了马蜂窝了!

    堂上所有的人,除了章援,此时都有点傻眼了。章援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啊,章惇那时不是吃错药一样非得拥立简王吗?难道这真的是先帝的遗命?

    如果立简王是先帝的遗命,那就不是章惇谋反,而是端王篡位了!而更加要命的是,端王好像篡位成功了!

    真是该死!谋朝篡位成功这种事情那是能知道的吗?知道就有罪了……

    “你,你说有遗诏?”还是任伯雨最先反应过来,脸色铁青着大声发问。

    “是有遗诏的。”章援道,“此事在宫外本来就只有我和我父亲知道。”他冷笑一声,“现在嘛,你们都知道了,哈哈哈……”

    知道太多不好啊!知道了太多,脑袋就有搬家的可能……

    在场的四个正言、御史,还有一些御史台的胥吏、台卒脸色都白了。

    “你,你,你……你胡说!”任伯雨猛地站了起来,“遗诏在哪里?在哪里?”

    章援两手一摊,“不知道!不在我们父子手中……要不然简王现在就是天子了。”

    “不知道就是没有!”任伯雨道,“根本没有遗诏,也没有先帝的遗命!”

    “遗诏是有的,遗命也是有的……”章援笑道,“你们不相信可以去查啊。当日带兵封锁禁宫的是潘孝庵,在内宫指挥宦官软禁朱太妃和刘皇后的是庞宽。他们现在都还在呢,朱太妃和刘皇后也在,你们可以去问啊。”

    封锁禁宫,还软禁皇后和太妃……这事儿要是真的,那就肯定是有人在谋朝篡位了,而且已经大功告成!

    此时在御史台大堂上的人心里面都有数了,他们很可能知道了一个不该知道的秘密!

    不该知道的,他们都知道了。那不该说的,是不是要说出去呢?

    御史台的公堂之内,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摒住了呼吸,一言不发。

    每个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对策。章援捅了个大马蜂窝,大家伙却都得跟着吃瓜落……杀头什么的兴许不至于,但是贬去海州肯定挡不住,多半就是去儋州了,搞不好还会被发配去沙门岛!

    这可怎么办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任伯雨嗯咳了一声,打破了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只见他从公案后面绕了出来,走到了旁边负责记录的书吏跟前,拿起写满了文字的纸张。

    “这上面都是一派胡言!”说着话,任伯雨就把纸张放到火烛上点燃,烧成了灰烬。

    “对,对,对!都是一派胡言!”右正言陈瓘也反应了过来。虽然这位陈青天在历史上有清廉和不畏强权的美名,但是陈青天敢于弹劾的都是奸臣,这回遇上了个谋朝篡位的官家那可就没辙了……世上哪有言官弹劾官家的道理?弹劾官家是造反,造反是要杀头的!

    所以章援的那番交代是不能上报的,就算要上报,也只能暗入文字,决不能走公开的程序去上报。

    “既然是一派胡言,”任伯雨沉声道,“那么谁也不许到外面去乱说!”

    这话是说给在场的御史台的书吏和台卒听的!

    “我等知晓!”

    “我等打死也不敢说出去的……”

    书吏和台卒们纷纷应着,心里面却都在盘算跑路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家也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要不赶紧跑路,就要被杀人灭口了!

    “把……把章援带下去好生看管吧。”任伯雨也没心思再审了,章援都交代了,还审个屁啊!而且人家敢知无不言,你们几个青天敢向上面报告吗?

    章援被人带走了,堂上的书吏台卒也呼啦啦作鸟兽散了,就剩下了左正言任伯雨、右正言陈瓘、殿中侍御史陈师锡和侍御史陈次升四人相对无语。

    “德翁,”过了半晌,右正言陈瓘才打破沉默,“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弹劾奸佞了!”

    任伯雨眯着眼睛,已经有了决断,“事到如今,我等也是有进无退。章援今日所言之事皆是胡言,自不可上奏……而纪忆此贼,亦是狡诈奸猾,同章援勾结欲陷我等于不忠不义,将来有的是机会穷治其罪。”

    将来有的是机会治纪忆的罪……也就是说暂且只能放过这个小人了!

    “那章惇谋反之罪该怎么办?”

    “只能继续弹劾,”任伯雨咬着牙,“弹章我来写!”

    陈瓘问:“那元符三年元月十三日清晨的事情……”

    “不提!”任伯雨道,“就当章援和纪忆都没说,我们也不知道。”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想不了了之,就只能这样慢慢来,等官家不穷治章惇之罪了,我等再请郡吧。”

    还是任青天经验老道!他们现在是不能马上收手的,要不然赵佶立即就会意识到这几个多管闲事的谏臣言官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杀人灭口什么的可就要来了!

    大宋的不杀士大夫是不能明杀,暗杀什么的,可不好说啊……

    所以四个正直敢言的青天就只能不拿证据干咬章惇反正御史谏官可以风闻言事,就算说的没道理,也不会治罪。

    而且他们四个都是高级言官,官阶都够请郡外放了。等到官家不治章惇的大罪时没有证据自然不能治罪了,他们四个就能借口外任,离开开封府这个是非之地。到了外郡就比较安全了,因为大宋的特务机关只有一个皇城司。在外郡要暗杀一个知州、知军是很困难的。

    ……

    翌日,午时,御史中丞赵挺之心事重重的来到御史台,也没心思处理公务,只是将张克公唤到了自己的都堂之内,想问问审问章援、纪忆的情况。结果张克公一进门,就告诉了赵大中丞一个做梦都没预料到的情况。

    御史台里面好像闹起瘟疫了!

    “瘟……瘟疫?”赵挺之愣愣地看着张克公,“介仲,你在说甚?”

    “就是瘟疫啊!”张克公苦苦一笑,“下官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今天御史台里面有一个书吏、八个台卒告了病假,陈师锡和陈次升也病倒了……一下子病倒了十一人,肯定是闹了疫病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赵挺之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找郎中去看了吗?”

    “已经安排了,”张克公道,“厨房也叫人去清扫了,水井也封了,饮水都叫人送来。”

    “哦,”赵挺之点点头,“那章援和纪忆审得怎么样了?”

    “下官不知。”

    “不知?”

    “昨天审问的时候,他们不让下官靠近听审。”

    赵挺之一笑,“那你不会去打听?总有在旁听用的台卒和胥吏吧?”

    “可是他们都病倒了……”

    “都……病倒了?”赵挺之瞪大了眼珠子,心说:难道疫病是从章援和纪忆他们身上传出来的?

    “章援和纪忆二人有没有得病?”

    张克公点点头:“好像也病了,他们不肯吃东西,水也不喝……还口口声声说要见中丞您。”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